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309 四十連勝

那名涅槃境修士略帶驚訝地瞥了陳汐一眼,然后掠上擂臺,目光掃視四周,沉聲道:“十六號擂臺,陳汐勝!”
  聲如黃鐘大呂,響徹十方,眾人這才如夢初醒,長長吐了口氣,思及陳汐剛才那一劍的速度,他們兀自心有余悸。
  “好快的速度,好可怕的劍!”
  “身法如風亦似虛,明顯蘊含著風之道意和天空道意,厲害啊!”
  “南疆什么時候出現了這樣一位高手?往屆的金池大會上,南疆的修士可是都在第一輪都被淘汰掉了。”
  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陳汐踟躕了半天,也不知道去哪里,只得很無奈地坐回了那個令周圍所有人艷羨的座位。
  “厲害,一劍擊敗一名金丹后期修士,你這家伙隱藏的可真夠深的。”果然,陳汐剛坐回座位,雅晴就笑吟吟開口了。
  “若我沒看錯,你剛才似乎并未用全力。”另一邊,甄流晴也開口說道。
  “的確沒出全力。”陳汐點了點頭,自己何止是沒出全力,連三成的實力都沒施展出來,可惜那秋巖實力太弱了。想到這,他摸了摸下巴,問道:“我剛才是不是有些過分了?其實我可以讓他輸的好看一些的。”
  兩女都呆了一呆,旋即雅晴撲哧一聲笑出來,笑靨如花,嗔道:“你這家伙看起來一本正經,想不到嘴巴也這么損。”
  甄流晴也不由莞爾,心中卻是愈發好奇,這家伙剛才究竟施展了幾成實力?
  此次參加金池大會的修士,足有六萬人,第一輪一對一的比試,將會淘汰掉一半人數,勝利之人才有資格參加第二輪的挑戰賽。而這挑戰賽,才是重頭戲。
  不過由于參賽者人數太多,第一輪一對一的比試,足足進行了三天,方才結束。這三天時間里,十八座擂臺上每天都有無數的戰斗上演,不過大多都乏善可陳,真正精彩的戰斗少的可憐。
  原因就在于參賽者的實力懸殊實在太大了,雖說都是金丹境,但也有初期、中期、后期、圓滿四重小境界的差距,即便是同等境界,戰斗實力也是有強有弱。大多修士都是在寥寥幾招之間,就被對手擊敗。
  有的甚至更絕,像周四少爺、安千羽、王道虛的對手,連擂臺都沒上,就自動認輸了,令得想觀摩一下這些絕頂高手戰斗風采的觀眾,都是一陣失望。
  陳汐這三天也沒閑著,陪著兩個莫名其妙的女人,觀看了三天的比賽,其中滋味,大概也只有他自己一人知道。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參加金池大會的南疆修士,除了陳汐一人,其他人悉數被淘汰掉。這個結局讓陳汐不由一陣無語,心中有些不舒服。
  在南疆,松煙城是自己的家鄉,在中原,南疆就是自己的家鄉,看見家鄉的修士一一落敗,陳汐心中自然不會高興,這是人之常情。
  更何況在如今的金池大會上,其他人只會把他當做南疆修士,而不會在細細劃分到南疆松煙城。這也就是說,進入第二輪挑戰賽的修士中,陳汐成了南疆修士中唯一的一個。由此也可以知道在整個大楚王朝的區域中,南疆有多么勢弱了。
  金池大會第四天,第二輪挑戰賽將于今天開始!
  這一天,會場中早已坐滿了黑壓壓的人群,數量比之前起碼又多了兩成,場面火爆至極,盛況空前。
  “要我說,能夠取得百連勝的就周四少爺一人而已,其他人再厲害,難保不會被同等級別的高手打敗。”
  “哼,你又懂什么,這一屆金池大會可是有很多高手的,像那裂霄劍派的安千羽,明霞宗的王道虛,以及那個戰王府弟子蘇禪,可都是厲害之極的角色,比之周四少爺也毫不遜色。依我看,他們都有可能取得百連勝。”
  “愚蠢!這些人都早已名震天下,贏了也不稀奇,我倒是發現了很多新面孔,論及實力,也毫不遜色于這些人,只不過名氣不響罷了。”
  “哦,那你說說究竟是哪幾人?”
  “北蠻玄極宗的寂月,東海碧淵仙島的花漠北,還有南疆的陳汐,這三人以前都名聲不顯,但在第一輪比賽中卻都展現出驚艷之極的戰力,不容小覷。”
  “你說的寂月、花漠北的確了得,皆都有金丹圓滿境修為,實力也極為了得,但我卻不看好那個陳汐,他的速度的確很快,對付一般人綽綽有余,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光有速度是萬萬不行的,更何況他的修為還是一個明顯的弱點,又怎可能與其他高手相提并論?”
  “話別說的這么滿,說不定那陳汐還有什么殺手锏沒施展出來呢。”
  “殺手锏?別人也有啊,這根本就是兩碼事!”
  ……
  金池大會整個場地中,人聲如浪,都在七嘴八舌地討論即將開始的挑戰賽,而討論最多的,無疑是周四少爺、安千羽、王道虛、蘇禪等寥寥幾人。
  這些人都來自赫赫有名的古老宗門,天資超群,修為高深,很早之前就已名震天下,所以也成了這一屆金池大會上,能夠取得百連勝的最熱門人選。
  至于陳汐,除了那驚艷的速度令眾人印象深刻,其他再沒有引人注意的地方,受關注的程度也就變得相對較低。
  陳汐到沒有感覺什么,參加金池大會,他只是想測試一下進階金丹境之后,自己的極限在那里。至于什么關注度、名氣、獎勵,他卻是不怎么在乎。
  當然,該有的重視他還是有的,因為在挑戰賽上取得連勝,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參加比賽次數多了,招數和實力會被別人摸清楚,而你卻不知道別人有什么厲害招數。再者,久戰之下,必然沒有一開始的銳氣,身心也會感到疲憊。此時來一個同等級的強者,就能終結你的連勝成績。
  尤為重要的是,隨著連勝的成績越高,后邊挑戰的高手也會越發強大,沒有誰是傻子,膽敢走上擂臺挑戰的,必然是對自己的實力有極大把握,或者是早已摸透了你的底細,所以說,想要取得百連勝,并不像想象中那樣簡單。
  當!當!當!
  一陣清越悠揚的鐘聲在天地間響起,場地中的喧嘩聲頓時消失無影無蹤,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望向十八座擂臺上,他們知道,金池大會第二輪挑戰賽開始了!
  “在下中原水崆山吳銘,在此靜候各位道友賜教!”
  “如此盛況,豈能少了我廖慕白?這挑戰賽,我也要搶個頭籌!”
  “北蠻牛蠱山,魯達!”
  ……就在鐘聲剛落下,十余道人影已是沖上了十八座擂臺上,一個個精神抖擻,顯現出強大的實力。
  “這些家伙倒是聰明,知道挑戰賽剛開始,真正的高手不會登場,自身實力若是不差,倒是可以趁此機會連贏幾場比賽。”雅晴在旁邊輕笑道。
  “不過最終他們也只會落敗,擂臺只有十八個,實力不夠,是無法長時間占據住的。”甄流晴也是悠悠開口道。
  陳汐略一思索,也很快就明白過來,不由搖了搖頭,正如甄流晴所說,沒有絕對的實力,想要占據擂臺,直至取得百連勝,根本就不可能實現。歸根到底,這挑戰賽考驗的唯有實力二字。
  當然他也知道,參賽者中只怕大多數人的目的,都是為了那豐厚的獎勵,而非是為了百連勝這個榮譽。
  要知道取得十連勝,就能贏得十萬顆凝嬰丹,二十連勝,就能贏得二十萬顆凝嬰丹,依次疊加,只需贏上幾輪,幾十萬凝嬰丹就到手了,就是最終止步在百連勝之前,又有何妨呢?
  這就叫有多大的利益,就有多大的動力。
  果然,接下來的戰斗中,像周四少爺那等高手都沒有出場,仿佛都在等待一個絕佳的時機。
  雖然擂臺上暫時少了這些高手的身影,但相較于前些天的第一輪比試,戰況明顯要精彩許多,引得整個場地上一陣陣驚呼尖叫,氣氛火爆。
  陳汐也沒有出手,坐在觀眾席中,津津有味地看著各個擂臺上的戰斗,也是頗有收獲,大開眼界。
  這些修士都是來自大楚王朝各個地方的年輕一代佼佼者,所使用的法寶、道品武學、以及戰斗技巧,簡直是包羅萬象,無所不有。
  甚至陳汐還看到一位極為奇葩的修士,渾身上下掛滿了儲物法寶,裝的不止有各色各樣的符箓,還有補充體力的丹藥、實力強勁的傀儡戰偶等等,自是實力雖平庸,但卻是把外物利用到了極致,連連獲勝,看得觀戰修士一個個目瞪口呆,大呼傷不起。
  也有一名女修士精通豢獸,操控著數百數千只靈蝶進行戰斗,這些靈蝶色彩繽紛,看似孱弱,但卻各有厲害法術,像迷惑心神、音波攻擊、噴吐毒霧等等,在那名女修士操控下,爆發出可怖的殺傷力,同樣連連獲勝,令人驚嘆。
  不過最引人注目的,卻是一名麻衣赤足的煉體者,他膚色黝黑,渾身肌肉一塊塊凸起,棱角分明,泛著玉質般的光澤,光頭上浮現一個醒目的紅蓮花刺青圖案,令他那肅穆莊嚴的氣質中,又帶上一絲妖異的氣息。
  他的戰斗風格干脆利落,剛猛絕倫,連續戰斗二十余場,無不是一招敗敵,并且似乎還留有余力,顯得游刃有余之極。
  并且在戰斗時,他周身那澎湃如沸的氣血就會透出體外,在頭頂升起一團百丈范圍的血云,血云內電閃雷鳴,滾動著諸多神秘符文,醒目之極。
  此人就是來自北蠻玄極宗的寂月,一位煉體金丹圓滿境強者!
  ————
  ps:不幸發燒了,武漢這邊天氣好惡心,一天下降十幾度,現在意識有些懵,堅持吧,爭取碼完再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