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310 龍獅明王印

血氣澎湃,沸騰如漿,透體而出,滾滾似狼煙,沖蒼穹,化云霄,這是煉體者進階金丹境界之后,才能顯現出的征兆。
  寂月頭頂上空的千丈血云,就是由其血肉皮膜內的血氣所化,達到這種境界,一聲大吼,都足以震殺邪靈,蕩滅鬼物。
  府邸中有此等境界的煉體者坐鎮,血氣沖霄化云,陰魂鬼物遠遠一望,都將紛紛潰逃,不敢上前。
  并且想要知道煉體者達到金丹何種境界,從他頭頂所化的云霄中就能看出,云霄覆蓋十丈,是煉體金丹初期,覆蓋百丈,是煉體金丹中期,覆蓋千丈,就是煉體金丹后期了。而當千丈云霄中出現電閃雷鳴的跡象,就表明達到煉體金丹圓滿境界了。
  寂月在戰斗中所展現出的實力,無疑證明了這一點。
  “厲害,也不知北蠻玄極宗什么時候出現了這樣一位厲害人物,一般而言,同等境界中,煉體者可是完全碾壓煉氣士的存在啊。”雅晴驚訝道。
  “此人應該一直未曾踏出山門,這次參加金池大會,或許是他第一次在修行界露面,否則憑他的實力,名聲恐怕早已傳遍五湖四海了。”甄流晴也是輕聲點評道。
  聽兩女對此寂月如此高的評價,陳汐卻是有些心不在焉,他隱隱約約感覺到,寂月身上的氣息,有一種令自己熟悉的味道,其煉體功法展現出來的巫力,圓潤、純凈、堅定、浩大,迥異于常,卻厲害之極。
  “好古怪的巫力,為何自己會有熟悉的感覺呢……想起來了!在浮屠寶塔頂層內,那座須彌山所散發的氣息,不就是這種味道?”陳汐腦海靈光一閃,頓時想起來了,他甚至想起,那九字真言鎮靈符上,隱約也散發出這樣的氣息。
  “這家伙修煉的只怕是佛門的煉體功法……有趣,佛門早不知湮滅在那一段歲月中了,這寂月卻能獲得佛門傳承,或許也是一個擁有大機緣之人。”
  想明白這一點,陳汐對這寂月愈發好奇了,要知道他身上的那件浮屠寶塔,雖然早已破損不堪,可當初也是一件佛門仙器,并且據季禺所說,想要修復浮屠塔,必須以佛門發力孕養煉制,方才有重新孕育出器靈的可能。
  “快看,東海碧淵仙島的花漠北也出場了!”
  “好厲害,那家伙竟然一劍就戰敗了三十六連勝的陸尋,絕對是除寂月之外的又一匹黑馬!”
  “寂月、花漠北、再加上周四少爺、安千羽、王道虛、蘇禪等人,這一屆的金池大會可真是高手如云啊。”
  現場猛地傳出一陣驚呼,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二號擂臺,那里,正孑然立著一名一襲綠袍的俊逸青年,頭發隨意用一根草繩扎在腦后,看上去既清新,又帶著一絲無拘無束,瀟灑之極。
  陳汐抬眼望去,也敏銳察覺到,這綠袍青年花漠北的實力,如淵如海,浩大無垠,隱隱有種包容萬物的無量之感。
  單從氣息上判斷,此人的實力就非尋常修士可比,并且他能夠一劍戰勝之前取得三十六連勝的陸尋,其實力究竟強大到了何種地步,誰也不好判斷出來。
  “陳汐,你要不也上去試試?看看是否能引來大家的驚呼。”雅晴扭頭調侃道。
  “好。”陳汐點點頭,他也早已手癢難耐,當下就朝其中一個擂臺掠去,那里正好有一名修士落敗,還沒有人頂替上去。
  “這家伙怎么變得如此聽話?”雅晴呆了一呆,抬起頭時,卻見陳汐早已躍上了擂臺。
  “他可不是聽話,擂臺上的修士所展現出的實力,已引起了他的一絲戰斗欲望,即便你不說,他也會去參加挑戰的。”甄流晴在一旁悠悠說道。
  “要你管!”雅晴狠狠瞪了過去。
  “我現在可不想跟你斗嘴,錯過了陳汐的比賽,那可就太可惜了。”甄流晴輕輕一笑,目光卻望向陳汐所在的擂臺。
  雅晴怔了怔,目光卻也是投了過去。
  ————
  “小兄弟,你要挑戰韓昆?”三號擂臺上,主持比賽的涅槃境修士名叫崔山,是一名面目祥和的老者,見陳汐走來,不由一臉詫異道:“他雖然僅是十連勝強者,但在剛才,他可是終結了一位二十八連勝的對手,實力強勁,你如今只金丹初期修為,我勸你還是三思三思,最好換一個實力稍弱的對手。”
  “不用了。”陳汐笑了笑,身形一展,落在擂臺上。
  崔山搖頭嘆息了一聲,不再多說,離開擂臺,把場地留給了陳汐和韓昆。
  觀眾席一個偏遠位置,正在閉目養神的蘇禪霍然睜開眼睛,目光如電,瞬間鎖定二號擂臺,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他唇邊不由泛起一抹冰冷的弧度,“終于打算上場了么?希望你能取得更多的勝利,到那時再打敗你,感覺肯定極為美妙。”
  “他若是很快就敗下陣了呢?”尖嘴猴腮的竹竿男笑嘻嘻在旁邊開口道。
  蘇禪冷冷說道:“若他實力太弱,那我再殺他,可就沒多少成就感了,不過他終究難逃一死,不是嗎?”
  竹竿男嘿嘿一笑:“那是當然,被蘇師兄你盯住的敵人,焉還有活命的道理?”
  蘇禪不再多說,緊盯著陳汐的身影,他要看看,這些年來這個可惡的掃把星又成長到了哪種地步。
  寬闊堅硬的擂臺上,韓昆和陳汐對峙而立。
  “陳汐?我聽說過你的名字,速度很快,打敗了秋巖。”韓昆淡淡說道,他身材瘦削高挑,眉宇間帶著一絲矜持和驕傲,說話也是慢條斯理的,仿似天生就有一股高人一籌的優越感。
  “不過秋巖那等貨色,根本就入不了我的法眼,你也一樣,所以我給你一個機會,自己主動認輸,免得輸得太難看,你覺得呢?”韓昆問道。
  陳汐笑了笑,說道:“你若再廢話,我可就把你丟下去了。”
  “你……”韓昆眼睛一瞪,正待好好教訓一下這個從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哪曾想眼前一花,已是失去了陳汐的影子。
  下一刻,韓昆就感覺身體一輕,脖子被一只鐵箍似的大手抓住,直憋得臉紅脖子粗,雙眼暴凸,并且他無論如何掙扎,竟然無法擺脫束縛!
  “我說了,再廢話我就把你丟下去。”陳汐淡然的聲音在耳畔響起,韓昆直感覺自己身體嗖的一下飛出去,根本不受自己控制,下一刻已跌落擂臺外,摔了個狗吃屎,姿勢極其狼狽不堪。
  “我草,韓昆竟然被拎小雞似的丟出擂臺了!”
  “大家快看,滄州韓家最騷包的公子哥韓昆,竟然被人摔了個狗吃屎,哈哈,他媽的笑死我了。”
  “果然是韓昆,這家伙嘴巴可是刻薄的很。”
  擂臺四周的觀眾席上,看到這一幕的眾人都是轟然大笑,幸災樂禍,顯然,這位韓昆公子的人品似乎并不怎么好。
  跌坐在的韓昆聽到這些大笑,一張俊臉漲得通紅,晃悠悠站起身體,目光怨毒地瞪了陳汐一眼,想要撂一些狠話,可是一想到剛才自己瞬間被制服,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登時心中一顫,所有的話又咽進肚子里,狼狽而走。
  “原來是陳汐,他的身法速度可是快的很,早先就一招擊敗了秋巖,如今又抬手把韓昆丟了出去,簡直讓人不敢相信,要知道那韓昆嘴巴雖歹毒,但實力卻高出秋巖不止一籌啊!”觀眾席上,之前曾見過陳汐出手的的一群人脫口而出。
  “的確厲害,也不知和那寂月、花漠北比起來又如何?”
  “看下去就知道了。”
  擂臺上。
  主持比試的涅槃修士崔山,笑瞇瞇環顧四周,朗聲說道:“就在剛才,來自南疆的陳汐打敗了連勝十場的韓昆,這份實力,連老夫也是驚訝不已,現在他是二號擂臺的擂主,有沒有挑戰他的?”
  崔山的確很驚訝,他早已看出陳汐是金丹初期修為,卻能隨手把金丹圓滿境的韓昆丟出擂臺,其真正的實力又該有多強?
  “我高殿宇來領教陳汐道友的高招。”很快,就有一名修士站了出來,渾身氣息凌厲,氣度沉凝,也是一個金丹圓滿境的強者。
  鏘!
  高殿宇拔劍出鞘,在身前劃出一道渾圓的劍幕,劍幕瑩瑩,宛如潮汐流轉,蘊含著極為強烈的水行道意。
  做完這一切,高殿宇唇邊泛起一絲得意,小心躲在劍幕后,目光緊緊盯著陳汐,希望尋覓出一絲破綻。
  “這家伙明顯極為擅長以守為攻,以為能克制自己的速度……”陳汐無奈一笑,劍箓橫空而出,故意露出一絲破綻。他可不想跟一個擅長防御的家伙苦苦耗下去。
  有破綻!
  高殿宇眼睛一瞇,劍刃劃動,如潛伏陰暗中的毒蛇倏然出動,吞吐不定的劍芒,以一個詭異的角度刺向陳汐。
  砰!
  陳汐毫不猶豫施展出“震劍道”,如雷霆乍現,電芒掠空,充斥著震蕩毀滅力量的劍意,瞬間覆蓋整座擂臺上。
  嗤!
  一聲輕微的聲音在耳畔響起,高殿宇初始不在意,但是當他的劍刃快要刺中陳汐時,額頭驀地掉下一縷斷發,映入了他的視野。
  一瞬間,高殿宇身體僵硬在那里,呆若木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