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313 龍魂玉佩

嗡!
  伴隨著寂月雙手幻化出千百重手印,天地間驀地想起一陣天籟似的禪唱聲音,隨即每一道手印中,都出現一尊佛陀,一個個三頭六臂,眉心豎眼,周身大放光明。
  梵音禪唱!
  佛陀化形!
  看到這一幕,擂臺四周的所有人都是心中一凜,感受到一股磅礴浩然,凜然滅世的恐怖氣息。
  “這家伙的佛門神通倒也奇妙,竟然擁有著如此好大氣息,連我都忍不住想要與之較量一番……”周四少爺劍眉一挑,眼眸中閃過一絲興奮,戰意彌漫。
  “古怪,隨著佛門湮滅歲月長河,佛門功法極少臨世,原本以為也不過尋常法門而已,但如今看來,也是不遜色于一些頂尖的道品武學。”安千羽喃喃自語。
  王道虛雖不曾言語,但他凝重的臉色卻表明,其內心也是頗不平靜。
  “這下陳汐那小子只怕要敗了。”蘇禪眉頭蹙起,他還想待會沖上擂臺,狠狠蹂躪陳汐一番,卻被這寂月搶了先,不免有些遺憾。
  “一定要擋下來啊!”雅晴悄然握緊雙拳,星眸一眨不眨盯著陳汐。
  “有機會,倒是要跟寂月交手一番,見識見識這佛門神通究竟有多厲害……”甄流晴眼眸如霧,衣袂飛舞,戰意涌動。
  “咄!”擂臺上,寂月口中發出一聲晦澀浩瀚的真元,萬千手印驟然一頓,融為一尊宛如琉璃般的巨大手印,金火燃燒,佛光萬道,其內龍獅咆哮,佛陀怒目,散發無窮凜然恐怖氣息。
  轟!
  寂月發動第二次攻擊,這一尊手印,聲勢浩大,虛空宛如紙糊的一樣,瞬息就被碾壓成粉末,形成一個觸目心驚的真空裂痕。
  “來而不往非禮也,你還是先接我一劍好了!”
  陳汐身形閃爍,游走虛空,手中劍箓道意狂涌,施展出水火相間的“坎離劍道”,直接切入掌印中,猛地一劃而過,森然無匹的劍氣撕裂長空,凝聚出一道巨大的真空劍痕,看上去,整個擂臺的空間仿佛被斬為兩半,強勢逆襲。
  砰!
  那尊宛如琉璃般的巨大手印被一斬為二,其內龍獅崩碎,佛陀橫死,悉數化作破碎的光斑,飄灑四周。
  一劍之威,恐怖如斯!
  在場眾人頓時震驚無語,他們還在苦苦思索陳汐該如何抵擋,陳汐卻以一種極為強悍直接的一劍,直接破開了危局,這種強大的逆差,令得他們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水火相容,兩極相間,厲害,竟然已把萬藏劍典的坎離劍道參悟到這種程度,此子的武道修為不容小覷!”周四少爺霍然動容,再忍不住撫掌贊嘆起來。
  其實不止是周四少爺,其他諸如安千羽、王道虛、蘇禪、雅晴、甄流晴等人,也都看出了陳汐這一劍所蘊含的恐怖劍意,心中也都是泛起陣陣波瀾,不能自已。
  此時的寂月卻是來不及感嘆,他正面臨陳汐那一道可怖劍勢的威脅,別說感慨,連分神的功夫都沒有。
  關鍵時刻,他眼眸一瞇,右腳跨后,雙手虛握,浩蕩如潮的佛力凝結出一個巨大的龍獅虛影,龍須飄蕩,眼眸如燈籠,張嘴咆哮之間,無匹佛光劇烈旋轉,形成一個個漏斗狀的粗大漩渦。
  “龍獅涅槃,明王之怒!”
  轟隆!
  下一刻,坎離劍勢破空斬來,那一道道漏斗狀的漩渦被撕裂,轟然爆碎,由金色佛光凝結的龍獅虛影遭受這一擊,全身頓時泛起劇烈的波動,幾欲破碎,變得暗淡無光,再沒有半點的靈性。
  “區區一道劍勢,就想贏了我?給我滅!”
  這一刻,寂月終于明白低估了陳汐的實力,心中震驚之余,全身佛力頓時催動到十成,那頭龍獅虛影重新煥發生機,龍須飄灑,眼眸如燈,龐大如山岳的身軀上,更是生出一層金燦燦的鱗片,泛著金屬的光澤。
  砰!
  龍獅虛影腳踏虛空,一抓拍下,劍勢頓破,然而出乎寂月意料的是,那劍勢破碎之后,竟然化作細碎的劍芒,狠狠切割在龍獅虛影身上,巨大的反震力道,波及而來,以他那強悍的肉身力量,也感到一陣痛麻的感覺。
  好在劍芒并不是無窮無盡,很快就耗盡,那頭龍獅虛影與寂月息息相關,倒是兀自猙獰盤踞虛空,咆哮不已。
  “不錯,我承認從一開始,就小覷了你。”寂月深吸一口氣,周身氣血狂涌,身上所有的不適統統消失,氣息反而愈發強大起來。
  “如果你僅有這點實力,必敗無疑,我勸你還是早早退出擂臺為好。”陳汐并沒有趁勝追擊,淡然道。
  “你以為憑這點手段,就穩贏我了?你還不夠資格!”寂月突然露出一絲詭異陰森的笑容,在其頭頂上,那一副刺青般的紅蓮圖案驟然泛起一抹赤色霞光,就像一朵血蓮在眨眼間盛放,一片片赤色花瓣上,都涌動著黑色的暴虐氣息。“本來打算教訓你一下,交出浮屠寶塔就放過你,但既然你不識抬舉,狂妄自大,就別怪我讓你出丑了!”
  “你竟然還兼修了魔門功法?”陳汐眼眸一瞇,看出寂月身上的氣息,和自己在藤氏兄弟、梵云嵐身上的出自同源,皆都霸道肆虐,張揚狂猛。
  據他所知,大楚王朝內除了血月魔宗的魔修之外,也有一部分修士修煉的是魔功,只要不干十惡不赦、傷天害理之事,倒也不會遭人圍剿。
  “你現在才看出來么?不錯,我的確佛魔雙修,以佛為心,以魔為用,融會貫通,既是屠世之魔,又是普世之佛,你一個小小劍修,又如何是我的對手?”
  此刻的寂月,周身佛光浩蕩,眼眸內卻是魔焰洶洶,飛揚跋扈,似佛似魔,氣息比之剛才何止強大了一倍?
  陳汐搖了搖頭,此人還真不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他隱藏了實力,自己何嘗又沒有隱藏實力,甚至直至此時,自己才動用了五成的實力罷了。
  “三招之內,若不能打敗你,我主動認輸。”
  寂月的神色有那么一瞬間的凝滯,臉色也變得陰沉起來,他盯著陳汐,毫不掩飾自己沸騰的殺機,“很好,我倒要看看,三招之內誰輸誰贏!”
  咚!
  話音剛落,寂月腳掌一踏地面,如六星墜地,震得整座擂臺都劇烈晃動起來,他整個人則如離弦之箭,暴掠而出,左手魔焰滾滾,右手佛光繚繞,一個詭異霸道,一個浩瀚宏大,形成兩種迥然不同,但同樣可怖之極的力道。
  “魔血無極,染青天,佛掌屠刀,度眾生!”
  轟!
  一瞬間,寂月就轟出了上千掌影,整個虛空都扭曲著,處處都是震蕩毀滅之力,一股股金色的佛火流淌下來,一聲聲魔神的怒吼沖蕩天地,籠罩四方八極。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下屠刀……”一陣陣佛號在響起。
  “入我魔門,為我所驅,戰天滅地,逍遙宙宇……”一聲聲魔神的旨意傳達而出。
  整個空間,都仿似化作了一個浩大恢弘和魔焰滔天相結合的世界,那矛盾扭曲的力場,令人只遠遠一看,就氣血翻騰,神魂顫抖,直欲吐血。
  “這個寂月倒是天縱之才,佛魔相融合,開創出屬于自己的一條路,只這一招都足以讓我重視了。”周四少爺動容道,眼眸中的戰意卻是越來越旺盛,顯然寂月所展現出的實力,已徹底溝動他的戰斗欲望。
  “厲害,面對此招,只怕我也得施展出全力。”安千羽眸光灼灼,喃喃說道:“陳汐呢,他又該如何破了此招?”
  “我也很好奇。”王道虛點點頭。
  “陳汐能贏么?”風雅轉頭望向甄流晴,眼眸中不自覺流露出一抹擔憂,這一刻,她渾然沒了跟甄流晴斗嘴的心思。
  “比賽尚未結束,靜靜看下去就知道了。”甄流晴投給她一個放心的眼神,緩緩說道:“他不會止步于此的。”
  觀眾席上,眾人臉上都涌出一抹駭然和惋惜之色,在他們看來,陳汐在這一招之下,只怕要飲恨而敗了。
  時間,仿似都在這一刻凝固了。
  充斥著佛光、魔焰的兩種可怖力量,覆蓋擂臺的四方八極,令陳汐整個人完全被封鎖其中,宛如驚濤駭浪中的一根稻草,顯得如此渺小微弱。
  “佛魔兩種力量,應該也如同水火、陰陽、天地一樣,處于兩極,相互排斥,如果能運用到大湮滅拳中,似乎也不錯……”陳汐一動不動,還有時間感知寂月這一擊所蘊含的奧妙,不過他也察覺到,寂月并沒有完全融合佛魔之力,兩種力量只是以一種奇妙的方式在相處,而非融合。
  “若這家伙完全融合,說不定還真能逼出自己施展出全力,可惜,他也只能就此止步了。”陳汐劍尖倏然一動,劍箓周身,驀地浮現出滾滾水霧、滔滔火焰、其中又流竄著一道道炫亮的雷芒電弧、一縷縷飄渺無蹤的颶風漩渦……
  這一剎那,水、火、雷霆、風四種大道之力,完美融合在劍箓之上,那澎湃純粹的殺戮之力,竟仿似令四周一切都凍結、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