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314 花漠北

感謝兄弟“TERRYHONG”投出的寶貴月票和捧場支持!
  ————
  坎者,水也,坎劍道如江似海,如瀑如川;離者,火也,離劍道肆意狂暴,熾烈霸道;震者,雷也,震劍道勢如奔雷,無堅不摧;巽者,風也,巽劍道變化萬千,飄忽輕靈。
  這萬藏劍典四大劍勢,每一種都蘊含無窮變化,反復玄奧,浩瀚如海,各有各的妙用,每一種用以對敵,都可以媲美一部道品武學,可怖之極。
  此刻,這四種劍勢凝聚在一劍之內,水火雷風完美融合,那澎湃純粹的殺戮之意,頓時令擂臺四周一切都仿似凝結、靜止。
  嗤啦!一聲如撕布帛的聲音,凝固的空氣裂開一道無法彌補的口子,那佛光浩蕩、魔焰滔天的封鎖之勢瞬間被打破。
  劍光橫空,如貫通宙宇的虹橋,浩瀚巍峨,橫掃而出,噼里啪啦,寂月打出的萬千掌影連連破碎,一絲一毫都無法阻擋。
  那恐怖的劍勢更是把寂月包裹在內,狠狠劈到了高空之中,他整個人已是渾身浴血,傷痕密布,模樣凄慘之極。
  啪!
  周四少爺捏碎了手中玉杯,他卻仿似渾然不覺,眼眸死死盯著擂臺上,盯著陳汐那即將破空劃出的一劍,目光中盡是震驚之色。
  四大劍勢相融合,力量何止暴漲四倍?這豈不是說……他對《萬藏劍典》的參悟已達到了第四重境界?
  周四少爺幼時曾有幸聆聽一位絕世劍仙講道,其中就曾談及萬藏劍典,說此劍典被譽為世間最難修煉的一部劍訣,其原因有二,一是八大劍勢,每種劍勢都變化無窮,繁若星河,常人難以參悟其皮毛;二是此劍訣需八種道意輔助,無一相同,若無驚世絕艷之才,不能修煉其一二。
  正是這兩種原因,才令得這部劍典哪怕流傳極廣,卻罕有人有勇氣去修煉,歸根究底只有一個字——難!
  但那位絕世劍仙也曾說過,在滾滾歲月長河中,也有智慧過人的通天之輩參悟到萬藏劍典的一絲真諦,不過卻沒人能夠把萬藏劍典修煉至圓滿境界。
  原因只有一個,萬藏劍典的圓滿境界,需要把八大劍勢悉數融為一劍當中!
  這也很好理解,所謂“萬藏”,就是把萬般變化藏于一劍,這也正是《萬藏劍典》名字的真正含義。
  后人也憑借這種含義,把萬藏劍典分作了八重境界。單單掌握八種劍勢,只能算作初窺門徑,是第一重境界。
  第二重境界,需要把八大劍勢中的每兩種劍勢融合為一,例如“坎離劍道”、“乾坤劍道”、“艮兌劍道”等等。
  第三重境界,需要把三種劍道融合為一,例如“坎離震劍道”、“離巽震劍道”等等。
  第四重境界,需要把四種劍道融合為一,像陳汐現在所施展的“坎離巽震劍道”,就是融合了水火雷風四種劍勢的無窮變化。
  依次疊加,直至把八種劍勢完全融合,就是萬藏劍典的第八重境界,至此整部劍訣方才稱得上圓滿。
  按照那位絕世劍仙的說法,世上能夠參悟萬藏劍典之人,萬中無一,能夠達到萬藏劍典第一重境界的,已經稱得上是驚艷之才。而能參悟到更高境界的人物,已是絕世之才,是屬于那種創造奇跡,引領大勢的天驕人物,對于這等人物,任何常理都無法去衡量,去揣度。
  也正因如此,當周四少爺目睹陳汐這一劍,這才無法保持鎮定,內心被驚濤駭浪所填充,震驚無言。
  這一刻,安千羽和王道虛,雅晴和甄流晴,以及其他一些高手,無不察覺出陳汐這一劍所蘊含的真正力量,心中也是五味俱全,復雜之極。
  這家伙簡直就是個怪胎,誰都無法猜出他的實力究竟已強大到了何種地步,當所有人都以為他瀕臨危險時,卻總總能在關鍵時刻化險為夷,然而當你以為他的實力也就如此時,接下來他所展現的實力,卻又瞬間徹底顛覆你所有的觀念……
  就好像他的實力會隨著對手的實力提升而提升,誰都無法知道他的底線在那里,也無法知道他真正的底牌是什么。
  “破開了我的佛魔之域,怎么可能,不可能!”劍芒包裹下,寂月宛如瘋魔,神色猙獰,渾身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
  這就是神魔煉體流的強悍了,只要不傷及心臟和頭顱,就能在瞬間恢復所有傷勢。‘
  怒吼聲中,寂月周身佛光暴漲,整個人陡然化作了三頭六臂的模樣。一個慈眉善目,一個兇狠猙獰,還有一個就是他原本的頭顱。而在那六只粗壯如巖石般的臂膀大手上,則抓著鐘磬、木魚、戒尺、拂塵、念珠、青燈六種法器。每一件法器都是由佛力凝聚,金光流轉,散發出滅魔除邪的光明力量。
  這又是一部神通,名叫三頭六臂,三顆頭顱掃視十方,毫無死角,讓擅長刺殺的刺客也無從下手。那六只手臂同時出手,則宛如面對三個敵人一樣,力量暴漲,也是極為厲害。
  遠遠一望,此刻的寂月宛如一尊神祗一般,寶相莊嚴,威懾人間。從戰斗開始,寂月施展出的手段,無不是強大之極,神通龍獅明王印、佛魔之域,再到現在的三頭六臂,都是難得一見的罕見功法,令得觀戰的眾人也都暗暗吃驚不已。
  “陳汐,再接我一擊!”寂月暴喝一聲,六只大手所凝聚的玄妙法器,轟然大放光芒,佛陀隱現,佛火蒸騰,當空朝陳汐罩去。
  “冥頑不靈,給我回去!”這次,陳汐不打算再見招拆招了,手中劍箓一瞬間凝聚風、雷、火、山岳之道意,宛如暴漲升起的一尊山岳,幾乎涵括了半個擂臺,不但消弭了寂月的攻擊,更把他死死壓向地面。
  寂月兀自掙扎著還要反擊。
  可是陳汐已經沒興趣了,單手握劍,豎直劈斬而下。
  轟!
  咆哮的劍意轟然沖出,森然澎湃的殺意濃烈得讓人幾乎窒息,寂月心中驀地生出一抹恐懼,他恍惚看到,虛無中有著一柄劈山斬岳的大劍正要降臨,不逃的話,絕對會被一劍碾碎頭顱,破開軀殼,最終被抹殺掉。
  雖然擂臺上禁止殺戮,但內心的恐懼卻讓寂月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去賭,他顧不得狼狽,面臨死亡的威脅,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潛力,一掠而出,狼狽逃竄。
  陳汐唇邊泛起一絲嘲諷,他等的就是寂月自己退出擂臺,畢竟他也不愿破壞金池大會的規矩,生出諸多事端。
  轟!
  寂月剛逃出擂臺,陳汐那一劍也已狠狠落下,恐怖的劍意把整座擂臺一斬為二,鋒利的氣流轟然宣泄而出,在擂臺四周的平地上犁出一道道觸目心驚的劍痕,這等可怕的劍氣,每一絲都絕對能置人于死地。
  嘶!
  正面對觀眾席上的看客皆倒吸一口涼氣,雖然隔著十里遠,他們卻仍舊感受到這一劍的可怕,毛骨悚然,亡魂大冒,甚至懷疑,陳汐這一劍會不會把整個觀眾席劈成兩半,把自己碾成肉沫。
  “太可怕了,這才是真正的劍修,攻擊力凌駕一切的劍修!”
  “媽的,這一劍感覺就像劈在我心中,無可抵擋,剛才我還以為自己死掉了……”
  “寂月呢,寂月難道真的在這一劍之下潰敗而逃了?”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之際,那由玄武精鋼澆筑而成的擂臺表面,各種防御陣法皆都變得暗淡無光,瀕臨崩潰的邊緣。
  這下子,主持擂臺比賽的崔山也傻眼了。
  這擂臺的堅硬程度,足以抗下金丹圓滿境修士的攻擊,其表面又被符陣師篆刻了各種防御陣法,就是冥虛境大修士想要破壞它,也得花費一段時間才行。
  陳汐這一劍雖沒有破開擂臺,但卻令擂臺表面的防御陣法瀕臨崩潰邊緣,這一擊的力量該有多可怕?
  慶幸的是此次金池大會的舉辦,充分考慮到擂臺破壞的情況發生,不旋即就有數位白發蒼蒼的符陣師踏上三號擂臺,開始重新布置陣法。
  陳汐的比賽,也只能先暫停下來,不過他并沒有走下擂臺,而是一邊調養內息,一邊津津有味地觀摩這些符陣師布置陣法,倒也沒閑著,看上去剛才贏了寂月,并沒有讓他有任何的自豪感,顯得很平靜。
  相較于陳汐的平靜,觀眾席上此刻卻是炸開了鍋,紛紛在議論剛才陳汐與寂月那一場驚艷無比的戰斗,令得其他十幾個擂臺上正在進行的戰斗,都無人關注起來,很是冷清。
  但有心人隱隱發現,在那喧鬧的氣氛下,隱隱有一種緊張的暗流在涌動,就好像下一刻將有什么事情要發生一樣。
  “攻擊力倒是不錯,但這就是你的底牌了吧……接下來,就讓我來結束這一切!”一襲白衣的蘇禪,倏然站起身子,離開了觀眾席。
  “看,戰王府的蘇禪打算出手了!”
  “莫非他是要挑戰陳汐?不可能,陳汐之前就已歷經四十余場戰斗,剛才又跟寂月惡戰一場,體力只怕已是強弓之末,蘇禪再去挑戰人家,明顯是欺負人,以他的身份肯定不會這么做的。”
  “咦,快看那邊……”
  許多人都注意到蘇禪的舉動,低聲議論起來,而與此同時,有些人也震驚發現,不止是蘇禪,連周四少爺、安千羽、王道虛等人也全站起身子,幾乎不分先后地離開觀眾席,朝擂臺那邊掠去。
  這一刻,這些早已名震天下的高手,同樣也是此次金池大會上最熱門的人物,竟然悉數出動!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金池大會第二輪的挑戰賽進行至此,才只過了一小半,高手不都是壓軸出場的,怎會現在就要登臨擂臺?
  ————
  PS:字數破一百萬了,突然感覺時間過的好快。抽空寫個感言什么的,為我自己慶賀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