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315 放棄挑戰

感謝兄弟“小小火花”投出的4張寶貴月票支持!拜謝!
  ————
  嗖嗖嗖!
  在眾多目光注視下,周四少爺、安千羽、王道虛、蘇禪四人,一個個腳踏虛空,身法如電,氣度凌人,宛如天人一般,從不同方向朝擂臺掠去。單是那颯然漂亮的身法,都引來觀眾席上的陣陣喝彩。
  不過最讓人吃驚的是接下來一幕,這四位頂尖的年輕一代強者,目的竟然出奇的一致,都是齊齊朝三號擂臺飛掠而去。
  三號擂臺上,可不就是陳汐嗎?難道他們都要挑戰陳汐?
  在場所有人頓時嘩然,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陳汐何德何能,竟然引起四位頂尖高手的戰斗欲望?
  “是不是有點欺負人了?”有人弱弱說道。
  “欺負人?這是挑戰賽,按照規矩,只要站在擂臺上,誰都可以上去挑戰,周四少爺他們出手,合乎規矩,怎么叫欺負人?”有人反駁道。
  “可是陳汐剛經歷一場惡戰,體力的消耗甚大,這時候再挑戰他,就是贏了只怕也不光彩吧?”
  “哼,這些事情不用咱們這些小人物操心,金池大會的規矩既然是這么規定的,肯定有其深意,或許這也是告訴世人,想要取得百連勝,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有歷經眾多高手的阻擊,所取得的百連勝才實至名歸。”
  “欺人太甚!這些家伙怎么能這樣!”觀眾席另一側,雅晴恨得柳眉倒豎,杏眼圓睜,直欲噴火。
  甄流晴攏了攏耳畔青絲,沉吟道:“事情并非如你我所想,若我猜測不錯,陳汐剛才的那一劍,已徹底點燃了周四他們的戰意,或許在他們看來,能夠與陳汐一戰,對自己的實力提升有著莫大的補益。”
  說到這,甄流晴唇邊不由泛起一絲笑意,“這也充分說明,在他們眼中,陳汐已經成了值得平等對待的對手,歷經接下來即將開展的戰斗之后,無論成敗,陳汐之名都將聲傳青州,被整個中原修行界認知。”
  “按照你這么說,陳汐反而應該感到榮幸了?”雅晴皺眉道:“若是公平競爭,我倒也可以接受,可他們這哪像是公平競爭?”
  “這就是金池大會的規矩,想要取得百連勝,又豈是那么簡單的事情?”甄流晴淡然道:“其實你我根本不必擔心,或許陳汐巴不得這些人挑戰他呢。”
  “此話怎講?”雅晴問道。
  甄流晴大有深意道:“難道你沒有看出來,直至擊敗寂月,陳汐似乎還沒有施展出全力?”
  雅晴回憶了一遍剛才的戰斗,果然發現,自始至終無論寂月攻擊如何強大,陳汐好像都是一副隨意之極的樣子,沒有半點如臨大敵的緊張感,這說明什么,說明在陳汐心中,寂月的實力根本不能帶給他任何威脅!
  想到這,雅晴心中的擔憂和憤怒一掃而空,唇邊不自覺浮起一抹醉人笑容。
  三號擂臺上。
  那些白發蒼蒼的符陣師,仍舊在飛速地修補擂臺上破損的防御陣法,陳汐則立在旁邊,看得津津有味。
  一直以來,他在符道的學習上,都是自己一個人在摸索,還不曾見過其他符陣師的手段,此刻略一觀摩,果然讓他發現了許多值得學習的地方,例如如何運用陣盤和陣旗,使陣基的力量發揮到最佳狀態。在例如各種不同陣法之間如何配合,才能達到完美契合的地步,使之看上去宛如出自一個陣法……
  或許這些符陣師的水準不如他,但其所擁有的經驗,卻是值得他學習和借鑒,三人行必有我師,就是這個道理。
  周四少爺、安千羽、王道虛、蘇禪的到來,陳汐同樣注意到了,除了略感驚訝之外,并沒有其他多余的想法。
  他的想法很簡單,既然是挑戰賽,肯定有人要來挑戰自己,別人能來,周四少爺他們自然也可以來,一視同仁就行了,反正自己此次前來,只是為了測試自己進階金丹境之后的實力,高手越多自然越好。
  總而言之,與高手對決,才能讓自己認清自己的實力,不是么?
  相較于陳汐的淡泊心態,周四少爺、安千羽、王道虛、蘇禪四人之間,卻是暗流涌動,火藥味十足。
  他們都很驚訝,想不到其他三人竟會跟自己的想法一樣,欲要趁此刻與陳汐一戰。但驚訝之后,就是無聲無息的競爭了。
  眾所周知,這四人皆是此次金池大會上的熱門人物,每個人的實力都不容小覷,甚至要凌駕于諸多參賽者之上,再加上出身尊貴,傲骨錚錚,彼此之間的關系,自然不會和睦到哪里去。
  “看來諸位都欲要和陳汐一戰,不過周某覺得,咱們任何一個人現在踏上擂臺,即便勝了陳汐,也有失公平,你們覺得呢?”周四少爺搖動手中玉扇,目光一掃其他三人,悠悠說道,聲音平緩,卻帶著一股令人不得不聆聽的懾人氣魄。
  “的確,陳汐已歷經四十一場戰斗,體力必然有所消耗,我等若再前去挑戰,卻是有點勝之不武,有失身份。”安千羽點頭道。
  “那周四少爺莫非有什么好的建議?”王道虛在一側說道。
  周四少爺微微一笑,一拍手中玉扇,說道:“周某的確有個提議,不但能解決這個問題,還能把決定出誰先挑戰陳汐。”
  這下不止是王道虛,安千羽也露出饒有興趣的神情,只有蘇禪,一直漠然而立,眼眸冰冷地盯著擂臺上的陳汐,好像除了陳汐,周遭一切都引不起他的興趣。
  “很簡單,陳汐不是取得了四十一場勝利么?那你我四人同樣也取得四十一場勝利,再來挑戰陳汐如何?”周四少爺說道:“誰先做到這一點,誰就第一個挑戰陳汐,其他人按照次序靠后,如此一來,不就解決了一切問題?”
  “如此也好。”安千羽點了點,這樣的確又做到了公平,又解決了挑戰陳汐的次序問題,再妙不過。
  “不過我還有一個疑問。”王道虛皺眉道:“若第一個挑戰陳汐之人戰敗了的話,其他三人只怕還要給陳汐留出一些恢復體力的時間吧?否則那跟車輪戰又有什么區別?”
  周四少爺一怔,啞然道:“如果我第一個上場,就絕對不會讓陳汐繼續贏下去,所以你擔心的問題應該不會發生。”
  好狂妄的家伙,他以為自己可以率先達到四十一連勝,從而第一個挑戰陳汐,并且打敗陳汐?
  安千羽和王道虛皆是眉頭一皺。
  “罷了,為了讓你們安心,我拿出一枚龍魂玉佩為賭注如何?”周四少爺嘆了口氣,摸出一枚血氣氤氳、嬌艷欲滴的玉佩。
  這塊玉佩只有巴掌大小,甫一出現在空氣中,頓時涌出一股驚人之極的磅礴龍氣,不錯,的確是龍氣,那濃烈的生機和沛然之極的力量,甚至在虛空中幻化出一條真龍虛影,傲嘯游走,震蕩虛空,異象驚人。
  “龍魂玉佩!據說其內蘊含著一絲太初神獸蒼龍的一絲精血魂魄,佩戴身上,萬邪不侵,百病不生,且對修煉有著神秘的助益作用,功效參天,在大楚王朝內,似乎只有皇室中人才擁有此瑰寶。”安千羽眼眸一凝,驚訝道,似是不敢置信周四少爺竟然拿出此物做賭注。
  “不錯,正是此物。”周四少爺輕輕一笑,把玩著掌心龍魂玉佩,悠悠說道:“咱們四人中,誰能夠第一個挑戰陳汐,誰就能得到此物。當然,如果我是挑戰陳汐的第一人,假如戰斗失敗了,此物就歸陳汐所有,擁有此物,只要汲取其內的龍魂精血,他的體力必然能在一盞茶時間內恢復至最佳狀態,不管是誰再去挑戰他,也不會出現勝之不武的情況。周某這么做,諸位以為如何?”
  大手筆!
  竟然拿出一枚龍魂玉佩來做賭注,除了證明這這四少爺財大氣粗之外,也說明他對自己的實力有著極為強烈的自信,否則也決不至于拿出一枚龍魂玉佩來開玩笑。
  在這種情況下,安千羽和王道虛哪里還會再猶豫,當即同意。
  只剩下蘇禪,自始至終都一言不發,甚至周四少爺拿出龍魂玉佩這等瑰寶做賭注,都沒有引起他的注意。
  “怎么,你不同意?想要一意孤行?”周四少爺眉頭一皺,眼眸中冷電閃爍,直接掃向蘇禪。
  安千羽和王道虛也是面露不悅,冷冷望了過去,帶著一絲強烈的威脅味道。論身份、論實力,他們毫不遜色于來自戰王府的蘇禪,豈會容忍他一人破壞了大家的好事?
  感受著三人赤裸裸的威脅,蘇禪雖然對自己如今的實力極為自信,但也明白一旦自己直言表示不同意,必然會遭到這三人的共同打壓,如此的話,他背后雖然有戰王府為依靠,也是完全承受不住。
  沉默半響,蘇禪心有不甘地點了點頭,從牙縫中擠出一道聲音:“好,那就看看,咱們究竟誰先打敗陳汐!”
  “好氣魄,這才像一位真正的武者說出的話。”周四少爺朗聲大笑,而后目光一掃其他擂臺,說道:“除去陳汐所在的三號擂臺,其他還有十七個擂臺,咱們就一人挑一個,比一比誰先取得四十一連勝!”
  “開始行動吧!”
  話音剛落,四人頓時朝其他擂臺暴掠而去,無不想在第一時間抉擇出第一個挑戰陳汐的人選。
  看到這一幕,擂臺上的陳汐終于回過神來,摸了摸鼻子,自語道:“想不到,我竟然成了人人搶手的香餑餑了……”
  撲哧!
  觀眾席上,雅晴再忍不住笑出聲,眼眸似一對彎月,吃吃笑道:“這家伙太混賬了,都這時候了還有心情給自己開玩笑。”
  一旁的甄流晴也不由莞爾,星眸灼灼,明亮如湖,說道:“由此看來,陳汐對即將來臨的惡戰還是很有信心的,拭目以待吧。”
  這時候,觀眾席上的眾人也都看明白過來,對于周四少爺的提議,他們也是極為感興趣,一個個睜大眼睛,想要看看誰能成為第一個挑戰陳汐之人。
  然而就在這時,出乎意料的一幕發生了。二號擂臺上,那東海碧淵仙島的花漠北,在擊敗自己的對手之后,竟然一跳而下,來到陳汐的擂臺上,遙遙拱手道:“陳兄,趁此機會,不如咱們先切磋切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