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317 皇甫太武

雅晴的疑惑很快得到解答。
  甄流晴并無隱瞞的意思,徑直說道:“剛才陳汐戰勝花漠北的一擊,還留有近一半的余力,你感覺若是全力施展,以你的修為能擋下嗎?”
  安千羽初開始有些不服,畢竟在他心中,之前完全沒曾把陳汐放在眼中,也就在今日的金池大會上,他才開始重視起陳汐,但也僅僅只是重視,若說陳汐能穩勝自己一頭,他怎可能服氣?
  但隨即,當他細細思索陳汐與花漠北戰斗的一幕幕時,額頭上頓時彌漫上一層細密的汗粒,臉色也一點點變得凝重起來。
  那一劍若全力施展……
  安千羽臉色已是凝重萬分,眉頭緊皺,像遇到了極大的難題,甚至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許久之后,他才咬牙說道:“我承認,那一劍的確厲害,但若我動用一些殺手锏,也并非不能擋下來。”
  “擋下來之后呢?”甄流晴似早已預料他會如此回答,不假思索問道。
  安千羽一愣,整個人就像失去了支持,神情頓時變得頹廢起來,是啊,即便擋住了這一劍,還有第二劍,第三劍……自己又能擋到什么時候?
  陳汐可能再施展出第二劍嗎?
  肯定會!
  打敗花漠北時,他都能保有余地,又豈會施展不出第二劍?
  可怕!
  此子的確可怕,才只金丹初期修為,還能在歷經幾十場戰斗后,依舊保留有余力,其實力真正的極限又在哪里?
  安千羽思緒亂如麻,許久才苦澀說道:“此次甄姑娘可是幫了我一個大忙,否則只怕也逃不過失敗的結局。”
  話雖如此說,他聲音中卻是透著一股不甘。想想也是,三言兩語之間,就讓他承認不如陳汐,換做誰,心中只怕也不會甘心了。
  甄流晴微微一笑,說道:“知道你不會甘心,你看,王道虛要上場挑戰陳汐了,他的實力與你大致相當,等這一場戰斗結束,你或許會徹底改變自己的想法。”
  安千羽怔了怔,抬眼朝三號擂臺望去。
  此刻,場地內絕大多數目光都已投向三號擂臺,王道虛已立在擂臺之上,與陳汐遙遙對峙。
  王道虛是中原赫赫有名的古老宗門明霞宗弟子,資質超群,實力強大,年紀輕輕已闖下偌大威名,聲震中原修行界。
  此刻他頭戴明霞羽冠,腳踏七星云紋靴,身姿挺拔,落落大方地立在擂臺上,風采凌然,自然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
  鏘!
  在王道虛背后,一道劍光沖天而起,精芒直接連接天際,貫穿冥冥天地上下,夭矯絢麗。此劍明顯是一柄地階極品法寶,劍身明亮如水,篆刻著無數云霞符紋,宛如從天邊裁剪而下的一截彩云,云氣蒸騰,瑰麗中泛著絲絲縷縷的冷厲氣息。
  “陳兄,請指教。”王道虛持劍而立,語氣之中有著無比強大的自信,渾身的精氣神高度凝練,瞬息已達到一種最佳狀態。這是劍修必須的一種手段,劍修的道,一往無前,斬殺一切阻攔在自己面前的人。
  陳汐點點頭:“動手吧。”
  “飛霞連天!”王道虛一旦動手,毫不拖泥水,干脆利落,長劍潑灑,瞬間在虛空中卷起片片云霞劍光,如同一**暴風雪,席卷向陳汐,刺眼無比。
  轟!
  暴風雪爆破,劍氣四散,一襲青衫的陳汐毫發無損,王道虛這一擊,都被他以“巽劍道”一劍斬成虛無。
  “明霞爭艷!”
  王道虛似毫不意外,身形掠空,腳踏罡斗,劍芒破空,于虛空凝結出一朵朵嬌艷欲滴的花朵,仿似由云霞澆筑而成,在陽光下泛起七彩琉璃般的璀璨光芒。滴溜溜一陣清吟,這些明霞花朵化作漫天流光,從各個方面朝陳汐籠罩而去。
  “王兄,你還是拿出真正的實力吧。”
  陳汐踏步上前,劍箓隨意一劃,便有大片的云霞花朵被斬碎,劍氣余波橫沖直撞,切割得虛空破碎如棉絮,顯現出極為凌厲可怕的鋒芒。
  “好!既然如此,我就不藏拙了!”王道虛眼眸霍然爆射一團精芒,哈哈一笑,右手一引劍訣,驚人的真元波動擴散而出。
  轟隆隆!
  一片璀璨無比的浩蕩云海,轟然涌現,云霞片片,只怕數以億計,而這些云霞都是由一絲絲的鋒利劍氣交織而成,匯聚成云海,劍氣沖霄,大放光芒,那等氣象,令得天地日月都黯然失色。
  在陳汐的壓力下,王道虛在開戰之初便已動用了殺招。
  這也沒辦法,不和陳汐交手還好,一交手,王道虛終于感受到了陳汐所帶來的壓力,陳汐的每一劍,看似簡簡單單,不帶煙火氣息,可正是這種輕描淡寫,才是最可怕的。你不知道他什么時候會突然出擊,什么時候會抓住你的破綻窮追猛打。
  如果劍修也分種類,有的人是獨來獨往的孤狼,隱忍狠辣;有的人是潛藏陰暗處的毒蛇,不動則已,一動殺人;有的人是猛虎,勇悍霸道,氣勢絕倫……
  而陳汐就像一位熟悉叢林法則的獵人,再譎詐的狼,再陰狠的毒蛇,再威猛的老虎,也完全逃不開他的掌控。
  王道虛從來沒有在哪個金丹境劍修身上感受到這種無形存在的壓力,今天,是第一次。
  所以他毫不猶豫地施展出了自己的殺手锏,務求在一擊中扭轉局勢,取得絕對優勢,從而贏得最后的勝利。
  “明霞萬丈!這是王道虛的殺招,其內蘊含云霞道意,聚如雷,散如風,忽聚忽散之間,猶如蛛網般,埋伏著寸寸殺機,只要被籠罩其中,必然要遭受到重創,此招也是明霞宗的道品武學《明霞斗霄劍》最厲害的殺招之一,他怎會剛開始戰斗就施展出來?”
  觀眾席上,安千羽眼眸睜圓,有點搞不懂王道虛是如何想的,作為王道虛的一位至交好友,他可是知道,王道虛的戰斗風格就是徐徐圖之,潤物細無聲,敵人不知不覺就已被他逼入絕境,像現在這種一開始就施展殺招的情況,可是罕見的很。
  甄流晴微微一笑,也不點醒他,有些事情,必須分出勝負,才會明白一切,別人的指點和勸解再多,也于事無補。
  砰砰砰!
  云海蒸騰,覆蓋四方八極,整座擂臺都在磅礴劍氣的滾動下,發出沉悶如鼓點的碰觸聲,搖晃不休。
  而陳汐,則被圍攏在云海的中央,遠遠望去,無盡的云霞從四面八方朝他圍攏擠壓而去,仿似要把他吞沒。
  面對這鋪天蓋地的攻擊,陳汐突然揚起了手中劍箓。
  觀戰者無不感到莫名其妙,不知道在這關鍵時刻,陳汐為什么不發動凌厲的攻擊,跳出云海包圍。要知道那些云霞可都是由一絲絲鋒利的劍氣所化,在這么耽擱下去,所遭受的攻擊必然如同暴風雨一般,想躲都躲不開了。
  嗚嗚嗚……嗚嗚嗚……
  一陣若有若無的風聲乍起,旋即如鬼哭狼嚎一般,席卷天地,聲浪震得在場所有人的耳膜都是一陣刺痛。
  轟隆!
  眾人這才看清,在陳汐身體四周,不知何時已升起一道瘋狂旋轉的颶風,直通天際,那一道道風之力猶如實質一般,透著撕碎、碾壓、破壞一切的可怖氣息。轟然朝四面八方擴散而去。
  那一片滾滾云海在颶風肆虐下,就像被絞碎的柳絮一樣,化作絲絲縷縷,被颶風橫掃而開。
  風卷殘云!
  這一幕簡直就是這個詞匯的最真實描述。
  “居然強大到這種地步,輕易就破了我的殺招。”王道虛蹬蹬蹬退后數十步,臉上泛起一抹震驚,旋即恢復如初。
  “你也接我一招,離火焚天!”
  把實力保持在六成左右,陳汐身體憑空而起,手中劍箓驀地涌出一抹透明火光,旋即,無窮盡的火浪轟然朝四面八方涌去,那情景宛如火山爆發一般,熔漿如龍,無孔不入,瞬息已把整座擂臺覆蓋。
  這些火焰皆是由劍氣所化,蘊含著暴虐張揚的火行道意,若仔細望去,就會發現,這一招和王道虛剛才所施展的“明霞萬丈”出奇的相近。
  不過還是略有不同,如果說王道虛的劍氣是一片洶涌云海,那么此刻,陳汐的劍氣就是洪流,浩浩蕩蕩的火海洪流!
  這是陳汐突發奇想,創下的一招,也算是活學活用了。
  躲閃已是來不及,王道虛當即全力運轉真元,凝聚出一道劍幕,隔絕身體四周。然而當那火海洪流沖擊而來,他才知道其中力道有多可怕。
  砰!砰!砰!……
  一瞬間,王道虛自己都不知道遭受了多少次打擊,劍幕搖搖欲墜,幾近破碎。
  “不好!快要撐不住了。”防御再強,可也經不起這滔滔不絕的攻擊,終有水滴石穿的時候。這一刻,王道虛知道自己剛才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那就是不該去被動防御……
  “明霞……”
  王道虛反應也極快,當即決定變防為攻,破開重圍,但陳汐又豈會給他機會,劍氣洪流來的更猛,更密集,直逼得他不得不全力支持,臉色已是漸漸蒼白起來。
  砰!
  劍幕破碎,四分五裂。
  眼見那火海洪流就要把王道虛吞沒,甚至觀眾席上的眾人都露出不忍目睹的模樣,就在這時,一剎那之間,所有的火海洪流瞬息消失無蹤,宛如憑空蒸發了一般,顯現出陳汐對力量精準之極的掌控。
  “我竟然輸了……”王道虛神色恍惚,喃喃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