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319 萬眾來賀

感謝兄弟“iceman”投出的2張寶貴月票支持!
  ————
  明霞宗年輕一代頂尖金丹修士王道虛,輸了!
  觀眾席上出現了一陣短暫的沉寂,但隨即就被各種驚呼聲所取代,每個人臉上都寫滿了震驚。
  太意外了!
  才只三招,王道虛竟然已落敗,這才眾人看來,簡直就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你現在感覺如何?”甄流晴問道,說實話,即便她早已預料到陳汐能夠取得勝利,可當親眼目睹他如此干脆利落地戰敗王道虛,心中仍不免泛起一陣驚嘆。
  安千羽沉默許久,點頭道:“的確很強,我不如他。”
  甄流晴笑道:“你不必氣餒,按照你的實力,躋身群星大會前一百名應該不難,如果運氣好,躋身前五十也有可能。”
  安千羽苦笑道:“你不用安慰我,這點挫折我再承受不住,那可就白活到現在了。”頓了頓,他突然問道:“那他呢?”
  他,自然指的是是陳汐。
  甄流晴聽得出來,她思索片刻,笑著搖頭道:“誰知道呢,要知道他的命格,連我水煙閣的星相水鏡術都推演不出,我也不好對他妄下定斷。”
  “按我說,陳汐必然能夠躋身前十,創造出一個令世人矚目的奇跡!”雅晴在一旁笑吟吟說道,清眸里異彩漣漣。
  甄流晴和安千羽互望一眼,皆是沉默不言,正如甄流晴先前所說,陳汐的命格被天機掩蓋,再綜合他如今展現出的實力,說不定還真有可能在群星大會上,取得一個令人驚嘆的成績。
  “你很厲害,在登上擂臺之前,甄姑娘就曾說我不是你的對手,當時我還不信,如今看來,還是我錯了。”擂臺上,王道虛笑了笑,神情有些頹靡。
  陳汐想了想,說道:“你保留了很多實力,若拼盡全力,戰斗或許會是另一番局面。”
  王道虛苦笑不已,反問道:“你不是也保留了么?就是拼盡全力,最終還是要落敗,還不如像現在這般,干脆利落地失敗,倒也能讓我承受。”
  陳汐默然。
  “真希望下次在群星大會上不會碰到你,告辭。”王道虛感慨了一句,轉身跳下擂臺,很快就消失在觀眾席上。
  沒有人關注王道虛的離開,此刻所有的目光都幾乎聚攏在陳汐身上,望著那峻拔如槍的身影,眼眸中有著震驚、敬畏、欽佩。
  北蠻玄極宗煉體金丹圓滿修士寂月。
  東海碧淵仙島金丹圓滿修士花漠北。
  中原明霞宗年輕一代頂尖強者王道虛。
  這三人對在場大多數人而言,都是不可戰勝的強大存在,然而就在當下,卻悉數敗在了陳汐手中,敗在了這個來自南疆名不見傳的金丹初期修士手中,這在之前,誰可曾預料到?正因為不曾預料過,所造成的震撼才直至心靈,由不得誰不欽佩。
  周四少爺的出現,打破了這種沉寂,他早已在陳汐和王道虛對戰時,就已取得四十一連勝,此刻正立在擂臺下,手搖著玉扇,盯著陳汐看了許久,才突然笑道:“不錯,你的實力接二連三地出乎我的意料,也只有和你這樣的對手戰斗,才是人生之快事。”
  說著,他摸出那一枚巴掌大小的龍魂玉佩,拋了過去,“按照之前的賭約,王道虛戰敗,這枚龍魂玉佩就歸你所有。你現在趕緊汲取其內的龍魂精血,速速恢復實力,而后再與我戰一場。”
  陳汐抬手接過龍魂玉佩,正待想一番措辭,再把這枚玉佩還回去,然而這塊玉佩甫一落入手中,他便感覺周身氣血一陣翻騰,轟然流走全身,仿似恨不得透體而出,把這塊玉佩一口吞掉,沸騰之極。
  “這枚玉佩好像對煉體也有著莫大好處……對了,龍魂精血內蘊含著龍之力,不就是用以增強肉身力量的至高圣藥么?借助其內的龍魂精血,再以玄煞圣水做輔助,必然能令自己的煉體修為一舉沖進金丹之境!”
  陳汐心中一震,又有些猶豫了,當即朝周四少爺說道:“這枚玉佩我收下,改日必定有所回報。”
  周四少爺揮揮手:“什么回報不回報,愿賭服輸,這東西是你的就是你的,咱們兩不相欠,我可不愿別人因此就欠我一個人情。”
  陳汐怔了怔,知道自己再多說,只怕周四少爺也不樂意聽,當下不再提此事。
  “陳汐,我來挑戰你。”一旁,蘇禪突然開口說道,在周四少爺來的時候,他也已趕到此地,剛才一直在冷眼旁觀。
  周四少爺眉頭一皺,不悅道:“蘇禪,你剛才使計阻攔我,我都沒跟你算賬,你現在還要搶我一頭?莫非你還真當我不敢揍你?”
  “哼,這是金池大會,人人都有資格挑戰陳汐,我阻攔你作甚?當然,我挑戰陳汐也最厭惡別人再來橫插一腳。”蘇禪冷冷哼道。
  “好!很好!你蘇禪還是頭一個敢這么和我說話的。”周四少爺哈哈大笑起來,聲音卻是冰冷之極,“不如咱倆先玩一玩?敢不敢?”
  蘇禪一愣,略有一絲猶豫,若換做尋常,他自是早應承下來,根本不會理會周四少爺究竟是何許人。但如今卻不同,在擂臺蹂躪陳汐,令其在萬眾矚目之下出丑,可謂是他一個心結,巴不得早早實現呢,眼下好不容易等到機會,他可不愿因為其他無關緊要的事情失去了此次機會。
  “怎么,你不敢?”周四少爺不屑道:“也是啊,像你這等逞口舌之快的家伙,也只會玩弄一些卑劣的勾當,根本沒膽量動手。”
  “你……”蘇禪眼眸一凝,就是泥人還有三分土性,更何況在他心中,也根本不曾畏懼過周四少爺,一瞬間,他就有種把這家伙暴打一頓的沖動。
  “你什么你,我就問你敢不敢?”周四少爺嘿然冷笑道。
  “戰!”
  “戰!”
  “戰!”
  觀眾席上的眾人,見周四少爺和蘇禪竟然先掐起來,頓時跟打了雞血似的興奮起來,紛紛叫喊出聲。
  這上千上萬人一起吶喊,聲如雷霆,氣勢浩蕩,宛如兩軍在千軍萬馬中廝殺,換做再麻木的人,只怕也會被刺激得熱血澎湃,戰意洶涌。
  以蘇禪的修為,自不會被這聲浪影響了心智,但在眾目睽睽之下,若拒絕了與周四少爺,只怕以后都沒臉在修行界立足了。
  “好!戰就戰!我早已很想見識見識錦繡城周家的絕學,今日由此機會,倒也不容錯過了!”蘇禪冷冷掃了陳汐一眼,似是再說“你等著,待會我再來狠狠收拾你。”然后才轉頭望向周四少爺說道。
  陳汐哪里會被一道目光給嚇住了,其實他心中也遺憾不已,若非周四少爺橫插一腳,只怕自己此刻已經在蹂躪蘇禪了吧?
  可惜,眼下的局面并不能按照陳汐的意志為轉移,他也只能在腦海中想想而已。
  此刻,周四少爺和蘇禪之間即將上演的對戰,已經成了金池大會上的焦點,每個人都屏住呼吸,睜大眼睛,唯恐錯過一絲細節。
  “蘇禪!跟我回王府!”
  然而就在這劍拔弩張,大戰一觸即發的時候,一道驚雷似的聲音隆隆從天邊傳來,聲音淡然平靜,卻透著一股令人心顫的霸道氣息,在場所有人,無論修為高低,只聽到這道聲音,都是感到一陣心悸和恐懼。
  聲如驚雷,威懾天下!
  眾人抬起頭,只見遠處天邊,正立著一個高大偉岸的人影,渾身沐浴在刺眼神霞中,宛如一輪璀璨的太陽,雖然是背對眾人,但其身上涌散出的可怖氣息,卻是驚動天地,睥睨八極,令人遠遠一望,就像置身尸山血海的戰場,心生無盡慘烈絕望的情緒。
  戰王!皇甫太武!
  一瞬間,眾人腦海中就滑過一個人名,也只有驍勇善戰,威猛冠絕天下的戰王,才擁有此等可怖氣勢。
  “好濃稠的殺意,這該經歷多少場血腥戰爭才能逸散出如此恐怖的氣息?”陳汐看到那一道偉岸身影,也是呼吸一窒,心中震驚不已。
  “師尊!”蘇禪一怔,轉身深深望了一眼陳汐,毅然離開擂臺,朝那道偉岸身影掠去。對于他而言,戰王皇甫太武的話就是無上圣旨,莫敢不從。
  “可惡,還沒有打就走掉了……”周四少爺雖然對那道偉岸身影極為忌憚,但他本就是桀驁不馴之輩,忍不住低聲嘀咕了一聲。
  “你這小頑皮,還是這么沒大沒小。”就在這時,又是一道聲音響起,蒼老、溫和、令人如沐春風,一瞬間就把籠罩天地間的慘烈肅殺之氣一掃而空,令在場眾人都是暗松了一口氣。
  旋即,所有人心頭又升起一抹震驚,是誰,竟然能把戰王皇甫太武所釋放的氣息抵消融化掉?
  “這老家伙不好好在家呆著,怎么也來了!”周四少爺如老鼠遇到貓一樣,驚叫一聲,抬腿就朝遠處逃竄而去,速度之快,瞬息已掠出千丈之外。
  令人頭皮發麻的一幕出現了,一只滿是皺紋溝壑的蒼老大手,無端端地從虛空中探出,一下就把周四少爺抓在了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