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32 蘇嬌


  答案很快揭曉。
  眾目睽睽之下,一個青裙少女踱步神態平靜地踱步而入。
  明眸皓齒,秀發如云,嬌媚的瓜子臉微微抬起,神情恬淡中透著一絲無法掩蓋的驕傲之色。
  “蘇姑娘!”
  看到這個青裙少女,李淮率先反應過來,猛地站起身子,驚喜出聲。
  而此時,在場眾人也認出了青裙少女的身份,有的激動、有的驚訝,有的卻眉頭微微一皺。
  “龍淵蘇嬌見過各位叔叔伯伯。”青裙少女微微一彎身,語聲嚦嚦說道。
  李家諸位長老從最初的驚訝中恢復過來,紛紛含笑與之寒暄,待蘇嬌落座之后,大長老李鳳圖突然問道:“小嬌,你剛才所說的杜清溪是何人?”
  “自然是清溪酒樓的老板了。”蘇嬌輕輕一笑,隨即輕嘆道:“她可是龍淵城有名的天之驕女,杜氏家主的掌中寶貝,就連我也不敢輕易得罪于她的。”
  什么!
  清溪酒樓的幕后老板竟然是龍淵城杜家的大小姐?
  滿座皆驚。
  龍淵城是百萬里南疆的核心之地,宛如王都般的所在,整個南疆幾乎所有稱得上實力恐怖的大家族、大宗門皆盤踞于此。
  而在這眾多大勢力中,尤以八大宗門、三大學府、六大家族最為引人注目。這些大勢力實力之強,底蘊之雄厚,一般人根本無法想象的到。
  像蘇嬌出身的蘇氏,杜清溪出身的杜氏,便是龍淵城六大家族中的兩個,李氏家族雖然在松煙城稱王稱霸,可面對蘇嬌這位來自龍淵城六大家族之一的小姑娘,依舊不得不保持足夠的尊重,這,就是實力和底蘊的差距!
  該死!
  若非蘇嬌出現,這次我李家差點就闖下了彌天大禍……想起清溪酒樓的恐怖背景,李鳳圖就一陣后怕不已。
  “各位叔伯無須擔心,也不用再為一個破滅家族的廢物出手了,據我所知,杜清溪似是想要把他培養成靈廚師,帶著他進入南蠻冥域試煉之地,到那時,我進去把洞冥令搶過來就是了。”
  蘇嬌神色恬淡平靜,就像在說一件不起眼的小事,輕聲笑道:“我倒想見識見識,這個自幼跟我訂婚的家伙究竟有何能耐。”
  “蘇姑娘既然來松煙城了,身為東道主,就由我陪你一起去吧。”李淮朗聲開口,眼中毫不掩飾地流露出濃濃的熱切。
  “那就有勞了。”
  蘇嬌笑吟吟頷首,神色恬淡依舊,看不出她心中究竟是如何想的。
  ……
  三個月匆匆而過。
  陳汐坐在地上,緩緩打開一本書籍。
  書籍上記載著他這三個月的修煉體會和心路歷程,從那次殺掉雙首紫犀大妖那天起,他就開始一筆筆在書頁上記下每天的修煉所得。
  之所以如此做,陳汐也說不出個原因,好像是因為告別了從事四年之久的制符工作,令他感到難以適應,所以才會總想拿起符筆亂寫亂畫一番。
  其實陳汐自己清楚,他還是極為喜愛制符的,喜歡從自己筆端傾瀉而下的符紋圖案,喜歡那些玄妙纖細充滿美感的符紋軌跡……
  而如今,這一切則以文字的形勢出現在書籍上,一點一滴地記載著他不愿跟別人傾訴的心事。
  “很開心,季禺前輩贊許我步法進步神速,其實我知道,若沒有季禺前輩的指點,我決不可能這么快把《天龍八步》臻至‘知微’境界。”
  “今夜修煉《亂披風劍法》劍法不得要領,遲遲無法突破‘知微’之境,心情很是懊惱,坐于溪畔發呆,想起弟弟以左手練劍兀自堅定不懈,我又有什么資格去懊惱退縮呢?”
  “終于成為一名二葉靈廚師了,裴姵和喬南都贊美我是廚道天才,馬老頭則表示強烈反對,說是怕把我慣壞了,不利于我的成長……哈哈,其實馬老頭脾氣雖暴躁古怪,性格還是蠻可愛的。”
  “深夜,行走于南蠻禁地,偶遇一先天境神獸大力黃猿,皮若精鐵,刀劍難傷,其速如電,力大無窮。見逃脫不得,毅然奮起而戰,直至真元枯竭,肉身重創,方才以劍法洞穿其喉,擊斃當場。此次歷經生死惡戰,大崩拳終于進階第三重‘崩石如針’之境,連同劍法也進階‘知微’,真是可喜可賀,季禺前輩笑說,當浮一大白!”
  ……
  一頁頁翻看過去,仿佛看到了自己當時的喜怒哀樂,陳汐唇邊不由浮起一絲笑意。
  “咦,你小子竟然還會笑?”
  馬老頭推門而入,驚訝開口。在他印象中,陳汐的確如同其綽號‘面癱陳’那樣,臉色都沒有過變化,此刻見到陳汐唇邊一閃即逝的笑容,不由大感驚奇。
  陳汐合上書籍,問道:“是不是該修習三葉靈廚師的廚藝了?”
  “你還沒有進階紫府境,現在學習進步不大。”馬老頭搖了搖頭,說道:“我這次來時通知你,待會杜老板找你有事相談。”
  說著,馬老頭一瞥眼看到陳汐身旁的玉簡,拿起一看,不由愕然道:“亂披風劍法?”
  “嗯。”陳汐點點頭。
  那次獵殺紫犀大妖獲得的儲物戒指中,儲藏著三千塊靈晶,兩個月前,他拿出五百塊靈晶托裴姵在市面上購買了這部《亂披風劍法》。
  《亂披風劍法》在中品武技中也算是珍品,劍招以飄渺如風,凌厲靈虺著稱,經過洞府之靈季禺親自修繕之后,寥寥六招劍式已完全改變了一個模樣,品質更是上了一層樓,令陳汐愛不釋手。
  “不錯,修煉一些劍法可以用來自保。”
  馬老頭干咳道:“不過陳汐啊,我覺得你的心思應該放在廚道上,像你這樣具備廚道天賦的少年,完全可以達到靈廚師的最高境界,聲震整個大楚王朝,到時候就是連楚皇也會邀請你做他的御廚的。”
  馬老頭給陳汐畫了一個足以令所有靈廚師亢奮的誘人大餅,陳汐卻是無動于衷,因為他要做的事情太多,根本不可能一輩子做一名靈廚師。
  “唉,你自己好好考慮一下吧,我也不勉強你。若有機會,你去參加一下大楚王朝十年一度的靈廚榜大比,算是幫我完成一個心愿,怎樣?”
  馬老頭拍了拍陳汐的肩膀,臉上罕見地露出一絲緊張和期冀。
  這或許就是馬老頭這輩子都渴望完成的夙愿吧?這讓陳汐想起自己的爺爺,老人家臨死都渴望著有朝一日能夠重建陳氏家族,可惜愿望未曾實現,便已被敵人殺害……
  想到這,陳汐心中一酸,神色堅定道:“我答應您!”
  馬老頭愣了愣,半響之后,默默轉身離開,直至走出房門,這才猛地放聲大笑起來,低沉沙啞的聲音中透著無盡的歡愉和欣慰。
  若是爺爺活著,見我修為突飛猛進,也會像馬老頭這樣開心地大笑吧?
  陳汐搖了搖頭,努力驅散腦海中不切實際的想法,拿起符筆在一張空白的紙上書寫著什么。
  咕嚕咕嚕~
  季禺不知何時已出現在小黑屋中,拎著酒葫蘆灌了幾口,問道:“寫好了嗎?”
  陳汐嗯了一聲,把被一行行蒼遒字跡填滿的紙張遞了過去。
  紙張上的字跡分作四大類。
  第一類,修為篇,煉氣先天圓滿,煉體先天第五重。
  第二類,武技篇,《大崩拳》臻至天人合一圓滿之境;《天龍八步》臻至‘知微’之境;《亂披風劍法》臻至‘知微’之境。
  第三類,兵器篇,青沖劍,不入階法寶。
  第四類,自我戰力評估:紫府之下無敵手,然,越境界挑戰對手勝率不大。
  從修煉身法和劍法那天起,季禺便要求他每一個月抽出一天的時間,用來自省,體悟實力變化和總結戰斗經驗。
  按季禺的說法無苦修,不足以談進步;無自省,何以成大事?
  陳汐很喜歡這種做法,只有善于總結經驗和反省自我,方能彌足自身缺陷,在修煉一途上走得更為踏實迅速。而這種書寫自省的紙張,則被他珍惜地保留起來,編撰成冊,名之為《自省錄》。
  季禺看罷,不置可否,拿起筆在上邊又添加了一行字:“神魂,念力之境。”
  陳汐拿過一看,不由一愣。
  據他所知,在人體中,神魂可以說是最為神秘的存在,神魂力量玄妙莫測,大致可以分作感知、念力、靈念、神念、神識五重境界。
  不過,這種力量的劃分,并不嚴謹,有些人天生就神魂強大,踏入先天之境,就已能夠凝結念力,而有些人直至踏入紫府境界,神魂力量方才形成感知。
  其中差距,歸根究底,大多是因為缺乏神魂觀想之法造成的。
  沒有觀想之法,就無法修煉神魂之力,只能隨著修為境界的提高而提高,也正因如此,在修行界中,有一個統一的認知,那就是先天境的修士擁有感知之力,紫府修士擁有念力,黃庭修士擁有靈念,涅槃之上皆為神識。
  “神識妙用絕非你想象那樣簡單,你日夜觀想主人留下的那尊真身烙印,或許就已經發現,神魂力量的強大,不僅能令你感悟力不斷增強,同樣能反哺于修為和武技上。”
  季禺懶洋洋躺在藤椅中,輕聲解釋道:“若非你的神魂強大,絕無可能這么快就把大崩拳修煉至天人合一的地步,同樣的,你的身法和劍法修為的快速進步,除了勤修苦練,強大的神魂也起著無法估量的作用。”
  其實陳汐早已從制符以及廚藝中,隱約察覺到神魂力量的厲害,此時再聽季禺一番講解,瞬間有種茅塞頓開之感。
  “看來我以后要更加重視神魂的修煉了……”
  喃喃自語一聲,陳汐抬起頭一看,卻不見了季禺的身影,正自愕然,便聽到房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
  “陳汐,南蠻冥域試煉三天之后就要開始了,你出來,我有話要跟你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