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321 劫殺緣由

感謝兄弟“軒天”的3666捧場打賞,拜謝!
  ————
  茫茫蒼穹,云海升騰。
  此刻正有一老一少兩道身影在云間踱步,衣衫獵獵,宛如神仙一般。
  “九龍寶輦不讓我坐,又不帶我穿梭虛空,非要在這鳥不拉屎的天上飛馳,您老真是閑的沒事做了。”周四少爺悻悻嘀咕道。
  “小兔崽子,不就是把你從金池大會上帶走了,沒完沒了的發什么牢騷啊,我這可也是為你好。”周玄通冷哼道。
  周四少爺皺眉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您不是一直在閉關么?怎么也火急火燎地跑出來閑逛來了?”
  閑逛?
  周玄通一呆,一巴掌打在周四少爺腦門上,罵道:“老頭子我這是坐不住了,你可知道現在有多少老怪物的弟子盯上了群星大會?連邋遢老道都坐不住,抓了一頭遠古神魔,要用遠古神魔的一絲精血,為他徒兒趙清河伐毛洗髓增添實力,好讓趙清河那兔崽子競爭群星大會前十名額。你說我能不急嗎?”
  “用遠古神魔的精血增添實力?”周四少爺大吃一驚,說道:“邋遢老道倒是好大的手筆,難道他以為憑趙清河的實力,還無法進入群星大會前十名?”
  周玄通哼道:“還不是因為一些老東西的徒弟突然殺出來,打亂了所有人的計劃?你沒看皇甫太武都坐不住,匆匆帶走了他的徒弟,只怕他也知道了此事,打算趁這一年時間,好好為他徒弟提升實力呢。”
  周四少爺皺眉道:“總該有一些原因吧?”
  “塵封無數歲月的化龍池,要開啟了……”說到化龍池三字,周玄通的神色也變得肅穆起來,眼眸里更罕見地泛起一絲灼熱向往之色。
  化龍池!
  周四少爺眼眸一凝,頓時明白了所有,心中的一絲不滿也蕩然無存,默然許久,才問道:“您要帶我去哪里?”
  “自然是去一個提升實力的好地方。”周玄通拍了拍周四少爺的肩膀,說道:“不用有太多壓力,這一年的時間只要你好好修煉,躋身群星大會前十之列也是有希望的。”
  “我會的。”周四少爺點頭道,神色間盡是堅決。
  “哦,忘了問你一件事情,你為何要把龍魂玉佩給那個陳汐?”周玄通突然問道。
  周四少爺聳聳肩,說道:“沒什么,愿賭服輸而已。”
  周玄通似暗松了口氣,點頭道:“那就好,龍魂玉佩雖珍貴,但對咱們周家而言也不算什么,給他就給他了。”
  周四少爺狐疑道:“您究竟想說什么?”
  “沒什么,我只是得到消息,那小子只怕再難走到錦繡城了,說不定還有血光之災。”周玄通隨口答道。
  周四少爺霍然道:“這是為何?莫非有人要對付他?”
  “不是有人,而是很多人。”周玄通皺眉道:“此事與你無關,可莫要摻合進去,要知道這可是一場黑日劫殺,咱們周家若摻合進去,會很麻煩。”
  黑日劫殺?
  周四少爺悚然一驚,默然不語。
  ————
  戰王府。
  皇甫太武高坐中央之位,渾身散發出的氣息刺眼奪目,光芒萬丈,遠遠望去,他就像一輪璀璨的太陽一般,威勢滔天。
  “師尊請放心,弟子一定會在戰魂血洞內好好修煉,在群星大會上取得前十名之位,如此才不負您的期望。”蘇禪跪倒在地,堅聲說道。
  “好!戰魂血洞共有十八層,只要你能進入第十五層,實力差不多就足能夠和其他人抗衡了。”
  皇甫太武說道,聲如驚雷,隆隆激蕩在大殿之內,“另外,你也無須為陳汐之事苦惱,專心修煉就是。若我估計不錯,不出數日,他必定包庇而死。”
  蘇禪心中一驚,問道:“師尊,難道您要親自出手?”
  皇甫太武搖了搖頭:“不是我,你大概也聽聞過黑日劫殺之事吧?陳汐現如今,就被一群人設下了此局。”
  “黑日劫殺?好狠啊!陳汐這該死的混蛋,竟然得罪了這么多人,結下這么大的仇,真是出乎我的意料……”蘇禪心中又是一顫,黑日劫殺,他又怎可能沒聽說過?
  ————
  青州城,一處客棧房間內。
  陳汐盤膝坐在床榻上,正在靜心修煉。在他身前,還擺著三個紫金大葫蘆,里邊皆裝著一千斤玄煞圣水。另一側則擺放著一枚血色玉佩,正是龍魂玉佩。
  在取得金池大會百連勝之后,他就離開了比賽場地,回到了客棧中,打算借助玄煞圣水和龍魂玉佩內的龍魂精血,一舉把煉體修為沖擊進金丹境界。
  他之所以如此急迫,一方面是因為煉體修為已經觸碰到金丹境的邊緣,令一方面則因為他心中隱隱有種不妙的危機感。
  在三天前的金池大會上,聽到周家老太爺那一句提醒之后,他就感覺有些不對勁,一位實力深不可測的地仙境強者,卻無緣無故地勸說自己,實力不夠莫要參加群星大會,這件事實在太不正常了。
  也正是從那天起,他心中就不時浮出一絲莫名其妙的危機感,雖然推演不出所以然,但他卻不敢掉以輕心,所以才決定再把自己的實力好好提升一番,以防不測。
  許久之后,陳汐從打坐中醒來,感覺身心都已達到清寧平和,純凈剔透的地步,當即便決定,開始沖擊煉體金丹境界。
  只要達到此境界,自己的神通星空之翼、以及星斗大手印的威力,都將有著明顯的提升,作為殺手锏使用,必定能起到出其不意的作用。
  并且煉體修為進階金丹境之后,肉身的恢復能力也將獲得一次飛躍,只要不被傷及心臟和腦袋,都可以憑借沸騰如漿的血氣在瞬間恢復如初,這無疑是一個保命的絕佳手段。
  咚咚咚……
  就在陳汐打算修煉之際,一陣敲門聲響起,神識擴撒房外,當看清來人,他不由一怔,她怎么來了?
  門外之人正是甄流晴,她似乎遇到什么難題,黛眉緊鎖,妍麗秀美的臉上有著擔憂、驚詫、惘然之色,復雜之極。
  吩咐木奎開門之后,陳汐便即從臥室走了出來,訝然問道:“甄姑娘莫非有急事?”
  甄流晴的確有急事,不再隱瞞,說道:“我剛才得到消息,有人針對你,布下了一次黑日劫殺!換句話說,你如今的處境已變得岌岌可危。”
  “黑日劫殺?”陳汐眉頭一挑,疑惑道。
  甄流晴一眼就看出,陳汐還不知道黑日劫殺的嚴重性,當即解釋道:“這是一種針對修士的刺殺行動,是由一個名為黑日樓的勢力發布,這個黑日樓專門進行暗殺之事,勢力不止遍布大楚王朝,據說在其他王朝,也都有黑日樓的勢力分布,極為可怕,就連大楚王朝皇室都奈何不得。并且只要出得起價錢,黑日樓就會安排刺客進行行動,每一次行動都沒有失敗過,可怕至極。”
  陳汐心中一凜,終于明白周家老太爺為何說那句話了,只怕他也知曉了此事,所以才會看在周四少爺的面上提醒自己一句。
  說起來這個黑日樓的勢力的確很恐怖,遍布數個王朝,簡直就是生存于黑暗中的無冕之王,被這樣一股勢力盯上,的確讓人心寒不已。
  不過陳汐也很疑惑,自己又得罪了誰,又為什么要委托黑日樓,對自己進行一場黑日劫殺?
  是劫殺,而不是追殺,只聽名字都耐人尋味。
  “甄姑娘,那你可知是誰要這么對付我的?”陳汐也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皺眉問道。
  甄流晴緊緊盯著陳汐的眼睛,說道:“難道你就沒有猜測出些什么?”
  陳汐怔了怔,旋即眼眸一冷,問道:“莫非是皇甫崇明、林墨軒、蕭靈兒他們背后的勢力?不對,應該還要加上柳鳳池、蠻洪、裴鐘、薛晨等人背后的勢力。”
  甄流晴默然,明顯是默認了。
  陳汐深吸一口氣,抱拳道:“多謝甄姑娘提醒,這份恩情陳某記下了,改日必定十倍奉還!”
  甄流晴搖頭道:“你還是先考慮一下,如何應對眼前的局面吧。”
  “還能怎么辦,敵暗我明,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了。”陳汐笑道,得知事情緣由之后,他反而鎮定下來,不過他說的也是實話,眼前的局面只能暫時地被動相抗了。
  “陳汐,陳汐……”就在這時,雅晴竟然也找到這座客棧,飛快沖進了房間內,看到甄流晴也在,她頓時知道,只怕自己來晚了一步。
  雅晴此次前來,也是為了把黑日劫殺的事情告訴陳汐,不過相較于甄流晴,她掌握的消息明顯要更多。畢竟她出身天寶樓,而天寶樓本身更兼具著搜集信息的作用。
  “這場劫殺,會發生在青州和錦繡城之間。換句話說,只要你去錦繡城,就會遭到黑日樓此刻的刺殺。而此次出動的刺客,實力都在金丹境界,并沒有金丹境以上的高手參與其中。不過這些此刻實力都不容小覷,都是活了數百年的金丹境強者,若論實力和經驗,遠非一些年輕的金丹修士可比。”
  雅晴說到這,臉上浮起一絲古怪之色,緩緩說道:“并且據我所知,此次的劫殺行動,消息并不隱秘,對方明顯是想讓你知道。”
  陳汐訝然道:“讓我知道?”
  雅晴點頭道:“我來之前,曾被人囑咐,說讓我帶你一句話。”
  “一句話?說來聽聽。”陳汐沒有問是得到誰囑咐,他已經知曉誰是幕后真兇,問這些已無意義。
  “對方說,若你能從此次劫殺中活下來,彼此的恩怨就一筆勾銷。”雅晴一字一頓道,似乎在模仿說話那人的語氣。
  “一筆勾銷?”陳汐唇邊泛起一絲嘲諷:“明知道黑日樓的刺殺行動沒有失敗的記錄,還如此說話,對方這是看得起我?還是在挖苦我?”
  甄流晴突然道:“劫殺?以我看來,對方明顯也為你留了一條后路,那就是不去錦繡城,如此一來,就談不上劫殺了。而你也能保全性命。”
  陳汐想都沒想,決然答道:“不可能!無論如何我都會去錦繡城參加群星大會!”
  _____
  ps:本來想寫一個大情節,可惜體力堅持不住了,明天繼續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