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324 火鴉鎮

夜色如水。
  持續多日的金池大會在今日落幕,許多遠道而來的修士,都選擇在今夜狂歡,無論成敗,他們明天都將啟程離開這座煙雨飄渺的千湖之城。
  這一屆金池大會,雖談不上精彩絕倫,但卻足以稱得上是波瀾壯闊,曲折跌宕。其中最為引人矚目的,無疑只有一個人——陳汐。
  北蠻玄極宗寂月、東海碧淵仙島花漠北、明霞宗王道虛……一眾年輕一代金丹強者,皆都潰敗在陳汐劍鋒之下。
  而他也由此成了有史以來第一個取得金池大會百連勝的修士,并且是本屆金池大會上唯一一個取得百連勝的存在。
  關于陳汐的話題,也就成了青州城街道巷尾、茶肆酒樓內最熱門的話題,并且并沒有因為金池大會的落幕而減弱,反而越演越烈。他的出身、來歷、以及在金池大會上的表現,都令人津津樂道。
  甚至有商家拿了幻影玉簡,把陳汐在金池大會上的戰斗一一記錄下來,這些玉簡也成了青州城市面上最暢銷最搶手的一種商品。
  有人買來是為了琢磨陳汐的戰斗技巧,有人買來是為了讓子侄以陳汐為榜樣,努力修煉,而有些人買來,就純粹是典藏所用,值得一提的是,這些人大多已情竇初開的少女居多……
  在這種情況下,陳汐和木奎剛一走出客棧,很快就被人認了出來,無論走到哪里,都會受到無數目光的追逐,有一些大膽的少女甚至還鼓足勇氣走上前,送上自己的香囊、玉簪、玉佩等貼心之物,以此來表慕自己的懵懂情事,惹得陳汐也一陣頭皮發麻,無奈之下只能落荒而逃。
  少女情懷總是詩,很好理解。
  不過陳汐卻不敢再以真面目招搖過市,買了一件斗篷穿戴身上,這才暗松了口氣,開始帶著木奎購買制符所需的一些材料。
  令陳汐無奈的是,逛了無數商家,所購買到的材料才只夠制作七張上階寶符,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了,這些材料無一不是珍貴罕見之物,自己能夠在市面上買到已經很不錯了。一般情況下,這些價值昂貴罕見的材料,也都只有拍賣會上才會出現。
  不過這并不是重點,重點是在購買完這些材料之后,他從金池大會上贏取的那兩百萬顆凝嬰丹,竟然悉數花光,并且還倒貼進去三萬顆凝嬰丹。換句話說,制作七張上階寶符的材料,竟然價值二百零三萬顆凝嬰丹!
  一想到自己和木奎在對戰司空痕等人時,一下子就消耗掉十五張上階寶符,陳汐心中也有點不淡定了,這若換成凝嬰丹的話,又該有多少?
  “怪不得上階寶符如此罕見,單是材料都如此驚人,若再委托制符師制作出來,只怕花銷還要更大……”
  不過回到客棧,陳汐很快就轉移注意力,望著滿桌子的各種材料,在腦海中默默思索著制符的各個步驟。
  不知不覺,已是凌晨深夜十分。
  天空飄起了輕柔細語,綿密如織,落在窗沿上發出沙沙的聲音,愈發襯得夜色靜謐如水,空靈澄澈。
  正自沉思的陳汐忽然眼眸一凝,沒有抬頭,淡淡道:“既然來了,何必躲躲藏藏?”
  窗戶無風自動,緩緩打開,抬腳走進來一個赤足麻衣的青年,他面容溫潤,眉宇間一片堅定沉凝,光頭上映現一朵宛如刺青般的妖艷紅蓮花,正是北蠻玄極宗弟子寂月。
  “陳兄深夜不睡,莫非一直在等在下?”寂月毫不意外陳汐能察覺自己的到來,事實上他也根本沒有隱匿自己的蹤跡。
  陳汐從案牘上抬起頭,直視這個精通佛魔兩道的煉體強者,平靜道:“從我離開客棧,你就一直跟隨在后,若你今夜不出現,反倒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寂月怔了怔,啞然道:“想不到還是被陳兄發現了。”
  陳汐靜靜望了寂月半響,搖了搖頭,嘆息道:“有話直說吧,你該不會深夜來此就是和我聊天來的吧?”
  “好,陳兄倒是快人快語,實不相瞞,在下此次前來,還是為了上次之事。”寂月微微一笑,說道:“當然,為了讓陳兄心甘情愿把浮屠寶塔交給在下,除了佛修功法,在下再奉上一部魔修功法如何?要知道佛魔兩道,本就南轅北轍,若能融會貫通,陳兄的實力必然能更上一層樓。這個條件足以表明在下的誠意了吧?”
  陳汐想都沒想,斷然答道:“我不需要,多謝你的好意了。”
  寂月面色一滯,強自按捺心中怒意,笑道:“要不陳兄再考慮一下?錯了這個機會,可就會后悔一輩子的。”
  陳汐唇邊發起一絲嘲諷,說道:“我倒是很想知道,你心中真的以為憑借兩部功法,就能讓我答應?”
  “你會答應的,不是么?”寂月唇角突然蕩漾開一抹笑容,宛如漩渦逆轉,充滿了魔魅之力,而他的眼眸中也同時涌出一抹奇異的光澤,似金非金,令人心生安寧之感。
  陳汐識海中登時發生巨變,恍惚間,仿似來到了一片極樂世界,天龍翱翔,彩鳳飛舞,天花亂墜,地涌金蓮,佛陀吟誦經文,信徒匍匐膜拜,神色間盡是滿足安樂。
  “眾生皆苦,生老病死,天降橫災,命中多難,我佛慈悲,普度眾生,迷途者,皈依我佛,可獲極樂,可獲永生之安寧……”一陣陣飄渺梵音在心間回蕩,充滿悲憫心懷,令人忍不住想要跪地膜拜,虔誠祈禱。
  在這道聲音的吟誦之下,陳汐眼眸中也不由閃過一絲惘然。
  注意到此,寂月唇邊不由泛起一絲濃濃的不屑,“任你實力再高,還不是難逃我的雷音普度咒引渡?”
  “哼,便宜了你這小子,現在就讓你安詳死在極樂世界吧!”寂月眼眸睜圓,目光中的金光愈發純厚,幾乎是朝陳汐掃射而去。
  他相信,下一刻陳汐必死無疑,并且死的悄無聲息,看上去就像沉睡了一樣。
  就在這時,原本神色惘然的陳汐,眼眸中驀地綻放出一道冷電,轟然爆出,不僅擊碎了那一抹襲來的金光,更直接沖進了寂月的識海。
  轟!
  寂月腦袋嗡地一聲,如遭雷擊,心中已是一片驚駭,怎么可能!這家伙怎可能破開雷音普度咒?
  然而不等他想明白一切,一股如刀鋸切割的劇痛瞬間涌遍識海,那種感覺就像識海被撕裂成無數片,痛得他幾乎在瞬間,就徹底失去了所有意識,最終噗通一聲,癱倒在地,再沒有了知覺。
  “真是自尋死路,我的神魂之力已完全凌駕在涅槃境之上,又豈是你的鬼把戲能迷惑的了?”陳汐站起身子,望著地上的寂月,不由搖了搖頭。
  神識之間的攻擊,雖然無形無物,但若論兇險卻比直接動手還要可怕,一招不慎就可能損傷神魂,徹底變成白癡。即便是陳汐,在沒有穩勝的情況下,也不敢輕易動用。
  剛才他故意露出一絲破綻,寂月以為有機可乘,心神不知覺已毫不設防,再無防備,而他則趁此機會全力施展“戮神術”,這才一擊摧毀掉寂月的識海。至此以后,寂月沒了識海,根一個沒有行動力的白癡沒什么兩樣,這輩子也只能一動不動地等死了。
  這就叫害人不成反害己,報應不爽。
  寂月倒地的聲音也驚醒了門外的木奎,他走進房來,看到地上一動不動的寂月,驚道:“主人,你殺了此人?”
  “沒有,不過他跟死了也差不多。”陳汐搖頭道。
  “太好了,我來看看這家伙身上有什么東西……”木奎才不管那么多,摩拳擦掌沖上來,開始搜刮戰利品。
  寂月這家伙不愧是出身玄極宗這等名門大派的弟子,身上的凝嬰丹足足有一百多萬,一些療傷所用的各種丹藥,在上面上的價格也同樣驚人。
  除此之外,還有兩部部神通功法,分別是《三頭六臂》、《龍獅明王印》,至于佛修和魔修所用的調息吐納功法,卻是沒有帶在身上。
  陳汐見此,不由搖頭不已,這家伙今夜前來,根本就沒有打算用佛魔兩種功法交換浮屠寶塔的心思,否則怎會沒帶在身上?
  不過這神通《三頭六臂》卻是令陳汐愛不釋手,這部神通并不是佛修專有,其他煉體者同樣也可以修煉,并且陳汐注意到,《三頭六臂》和《法天象地》一樣,皆是一種瞬間提升肉身力量,能夠輔助其他神通來使用,唯一不同的是,《法天象地》在市面上可以購買得來,這《三頭六臂》卻是秘而不傳的神通,市面上根本尋覓不到,也只有在一些古老的大宗門中,才有可能找得到。
  陳汐不禁有些期待,自己若是把《法天象地》、《三頭六臂》相結合,再施展星空大手印,威力又該有多可怖?
  “咦,主人你看這是什么東西?”木奎突然道,他手中拿著一顆血色晶石,這是他剛從寂月身上那一大堆雜物中發現的。
  這塊血色晶石呈菱形,通體晶瑩剔透,其內涌動著血漿似的液體,遠遠一望,都能清晰感受到一股強烈的血氣撲面而來。并且這股血氣并沒有血腥氣息,相反純凈醇厚,嗅上一口,如飲甘露一般,令得渾身血肉都是一陣舒泰活潑。
  “化巫血晶!?”
  陳汐脫口而出,他隱約好像聽說過,煉體者達到金丹境界之后,巫力的補充就會遇到極大障礙,一旦消耗枯竭,需要花費極長時間才能修煉回來。
  而只要有了化巫血晶,其內蘊含的龐大血氣被吸納之后,就可以瞬間化作巫力,涌入血肉皮膜之間,使損耗的巫力恢復如初。
  這寶貝差不多就跟煉氣士所需的凝嬰丹、太清玉液丹一樣,功效相同。
  “這家伙身上還有多少這東西?”陳汐心中也不由升起一絲激動,他已經可以確定,這血色晶石必定是化巫血晶無疑。據說此物生于地心深處,受大地精髓孕養而生,頗為罕見,也極難采擷到。
  “很多,差不多有上萬之數,之前我還以為是一堆沒什么用處的紅寶石呢。”木奎撓頭嘿嘿笑道。
  “寂月這下可真成了我的送寶童子啊,不止送來了強大的神通,還有大量的化巫血晶,有了它,再配上龍魂玉佩、玄煞圣水,我必定可以在三日內順利進階煉體金丹境界!”陳汐狠狠一握拳頭,目光灼灼道。
  ————
  ps:月末了,求一下訂閱,拜謝各位兄弟們了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