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326 五大惡人

感謝兄弟“醉青天”的捧場打賞!拜謝了!
  ————
  松煙城,陳家。
  如今的陳家宅邸,又擴建了近十倍。其內宮殿樓宇,鱗次櫛比、亭臺樓榭掩映翠竹松柏之間,小橋流水處處可見回廊假山,內擁碧湖,映霞舞飛鶴,外抱群山,藤蘿掛飛檐,景色如畫,宛如仙境,美不勝收。
  就連陳家的仆從婢女,也都錦衣裹身,精神奕奕,與別家氣象不同。
  現在松煙城內幾乎所有修士都知道,若論府邸之堅固雄渾,底蘊實力之雄厚,當屬陳家第一。
  這種翻天覆地變化只發生在短短幾個月時間,原因很簡單,如今的陳家把控著整個南蠻深山內所有資源,那十萬里范圍內的靈脈、靈礦、靈材、靈藥……價值何其驚人,給陳家帶來的財富也是源源不斷,滾滾如流水。
  在這種渾厚財力的支持下,陳家想不崛起都難。
  如今不止是松煙城內的商販,就連松煙城意外的南疆其他各大城市,也都有諸多商會前來與陳家洽談生意,謀求合作。
  像勢力遍布整個大楚王朝的天寶樓,更是與陳家簽訂了長期合作條款,陳家供應各種材料,而天寶樓則朝陳家輸送各種精良裝備、法寶。
  可以說,如今的陳家,說是坐地生財都不夸張。
  財富雄厚了,家族勢力也是以一種突飛猛進的速度節節攀升。現在陳家有外姓弟子一萬人,這其中精銳弟子三千,負責陳家宅邸的守衛,其他七千弟子則照看、運營著陳家的各種生意。
  當然,這些外形弟子修為都談不上多高,考慮陳家日后發展,陳昊也已囑托人從四面八方招收來一批資質、悟性、忠心都在上上之選的幼童,人數在三百,打算花費大力氣、大財力把這些幼童培養成陳家日后的中堅力量。
  雖說陳家如今沒什么高手,但流云劍宗每三個月就會派來一些涅槃境長老,坐鎮陳家威懾宵小之輩,三個月后,就會換另外一批涅槃境長老前來。
  所以如今的陳家倒也不缺高手,并且有了這些涅槃境長老的坐鎮,也無形中幫陳家化解了數場為難。
  畢竟如今的世道,被利益熏心的人太多,盜匪流寇也不少,陳家蒸蒸日上,財富與日俱增,在這些人眼中無疑成了一塊肥美無比的肉塊,都像啃上一口。有了這些涅槃境修士坐鎮,再加上流云劍宗的招牌,間接就把這一切不安定因素扼殺在萌芽中。
  總而言之,如今的陳家正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崛起、壯大,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會出現內憂外患的狀況。
  甚至流云劍宗太上長老北衡預言,按照這種勢頭發展,陳家甚至不用百年,已足可以與龍淵城六大宗門、五大家族并駕齊驅,完全凌駕于南疆其他各大勢力之上。
  今天的陳家,熱鬧非凡,甚至可以說是近些年來最熱鬧的一天。
  松煙城內的各大勢力之主、松煙城外的一些地位尊崇之輩、南疆各大商會的主事人,以及流云劍宗數位長老、南蠻深山中的各大妖修首領,皆在今天攜帶貴重禮物,或三兩一伙,或四五成群,朝陳家紛至沓來。
  一大早,松煙城上空就被各種遁光、飛行法寶、靈禽坐騎所覆蓋,情景壯闊浩大之極,也熱鬧喧囂之極。
  原因很簡單,陳汐在金池大會上取得百連勝的驚人消息,已經傳遍了整個南疆,而陳汐出身松煙城陳家的事情,如今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所以這些個與陳家有關系的修士、勢力、商會,焉有不來拜賀的道理?
  “松煙學府府主寧道甫、楓葉學府府主葉秋到!兩位前輩特送上千年翠心蓮一份、九曲血靈參一份。”
  “嵐海城百寶齋、玉華城如意坊、萬霄城聚寶庵……各位大管事到!特送上玄精子母鐵一份、碧霄玲瓏丹一份、地階法寶赤云劍一份……”
  “啊,玄睛前輩,青丘前輩,你們也來了,快請!快請!哎,還拿什么禮物,這若讓家主知道,非狠狠責罵我不可……成,就按您說的,這寶貝小的肯定親自送到陳瑜少爺手中。”
  小孬帶領著一眾仆役,一道早就站在朱紅大門之外,迎賓接客,笑的臉頰都僵硬,喊的嗓子都啞了,但心中的興奮和自豪卻是越來越盛,身為陳家之人,能接待如此多身份尊貴的客人前來,也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陳家宅邸內,此刻也早已是高朋滿座,賓客云集,酒席擺列,處處都是談笑飲酒之聲,所談最多的當然還是有關陳汐的事情。
  陳家正廳,能坐進陳家正廳的,地位和身份自然都是眾人之中最為顯赫的,翡冷翠坐在正廳,正在招待這些貴客,陳昊卻是不在,不過即便如此,倒也沒人有非議和不滿。
  畢竟翡冷翠可不止是陳昊的妻子,她還是當年流云劍宗的頗負盛名弟子,再加上陳汐的關系,在場又有誰敢小覷她?
  “弟妹,陳昊那小子莫非遇到麻煩事情了?怎么還不來?”最終,還是有人沒能忍住心中好奇,此人正是玄睛老黿王,這個問題由他來問也最為妥當。
  翡冷翠搖了搖頭,神色中透著無盡喜悅和傷感,復雜之極,說道:“他和瑜兒去靈堂了,說要把大哥陳汐的事情,也講給爺爺聽。”
  眾人頓時默然。
  他們大都知道陳天黎,知道正是這位老人一手把陳汐和陳昊兄弟倆帶大的,當時的陳家覆滅一空,窮困潦倒,這爺孫三人的生活不止拮據,還遭受過諸多譏諷和嘲笑,可謂是舉步維艱。
  如今的陳家飛快崛起、壯大,在南疆更是如日中天,比之以前的確稱得上是天壤之別,但卻再難換回陳天黎的死,的確是一件令人嘆息的事情。
  ————
  陳家靈堂中。
  一排排的燭火長久而明,上邊羅列著很多靈位,上邊篆刻著當年陳家破滅時,死去的每一位族人的姓名。
  陳昊跪在蒲團上,望著中央那座靈位,喃喃道:“爺爺,當年你讓我哥賺錢養家,卻什么都不讓他學,說他的資質不如我,憑咱們家的財力,也只能供一個人專心修煉,所以就讓他放棄所有,承擔起維系家計的重擔……”
  “但如今,我哥他不但取得潛龍榜大比第一,還取得了金池大會的百連勝,成為了咱們南疆修行界唯一一個獲得此榮譽的修士,震驚天下,聲名遠揚。您當年……可是看走眼了啊。”
  “我哥他從沒有怨恨您當年的決定,他知道您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心中也很痛苦。我現在也終于理解了這種感覺。著我哥他獨自一個人在外邊闖蕩,一個人去承擔咱們陳家的仇恨,不知遭受了多少生死危機,我心中也很痛苦,這些事情,本就應該是由我來承擔的,不是么……”
  “父親,您流淚了,您不是說男兒有淚不輕彈么?”小陳瑜安安靜靜地跪在一側,看見父親陳昊臉上涌滿淚痕,就伸出小手幫他擦淚。
  陳昊深吸一口氣,揉了揉小陳瑜的腦袋,說道:“瑜兒,父親這輩子欠你大伯的太多,你長大了,也要好好報答大伯好不好?”
  “嗯!大伯對瑜兒最好了,我肯定會一輩子報答他。”小陳瑜狠狠點頭,旋即他又皺了皺眉頭,問道:“父親,瑜兒該如何報答大伯呀?”
  陳昊笑了笑,望向爺爺陳天黎的靈位,說道:“很簡單,把咱們陳家發揚光大,讓咱們陳氏一族永恒不朽!”
  “永恒不朽?”小陳瑜還小,明顯不理解此話的含義。
  “對,永恒不朽,哪怕天地坍塌,歲月侵蝕,哪怕天災不斷,萬敵來犯,咱們陳氏一族,都不允許倒下!”陳昊一字一頓道。
  小陳瑜盯著父親陳昊的眼睛,認真說道:“父親,瑜兒記在心中了。大伯曾跟瑜兒說過,行動永遠比說話更有力量,您就看瑜兒的行動吧。”
  “走吧,今天是為你大伯慶賀的日子,咱們去見一見你那些叔叔伯伯們。”陳昊點點頭,站起身子,牽著小陳瑜的手,轉身離開靈堂。
  “哇,太好了,這下又能得到好多好玩的東西了……”小陳瑜興奮大叫道,旋即一捂嘴巴,一臉歉然道:“父親,我是不是太貪玩了?”
  “今天隨你玩個痛快,不過以后你必須好好修煉,還記得我跟你說的么?”陳昊笑道。
  “記得,當年大伯時時刻刻都在用功修煉,所以才能變得比別人都強大,瑜兒也當如大伯一樣,抓緊每一分時間修煉,不落后于大伯。”小陳瑜脆聲回答道。
  陳昊點點頭,心中卻是暗自嘆息道:“瑜兒,別怪父親逼你,你以后是要繼承陳家大業的,不像其他孩子,可以有一段無憂無慮的童年……”
  ————
  ps:這一章我自認為必須寫,一部小說,不能保證每個角色都有血有肉,最起碼和主角息息相關的親人、朋友,不能當路人甲來寫,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