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329 埋伏殺局

從喬生口中,陳汐大致了解了一些火鴉鎮中的這些惡人的實力。
  在這上千號惡人中,稻草張、人頭李、赤羅蘭、武夫子、齊胤這五大惡人的實力,處于頂尖級別。皆有金丹圓滿境的修為,殺人如麻,戰斗經驗極為豐富。
  剛了解到這一情況,陳汐其實還是很驚訝的,畢竟在他看來,既然火鴉鎮匯聚著整個大楚王朝的窮兇極惡之輩,按理來說最厲害的惡人不應當就這么點實力的。
  但經過喬生一解釋,他瞬間就明白了。
  修為在涅槃境之上的的惡人,威脅太大,在外界犯下的罪愆也太重,天怒人怨,不殺不足以瀉民憤。針對這些惡人,大楚皇朝也不敢怠慢,擔心養虎為患,所以針對這些人,采取了最為冷酷的剿殺。
  在這種情況下,這些修為在涅槃境之上的惡人,哪還敢在火鴉鎮駐足?
  而稻草張他們的存在,是苦力,在大楚王朝的可控范圍內,不虞出現被剿殺的可能,但只要他們進階涅槃境界,也不可避免會被殺掉。
  這對修士而言,可就太痛苦了,不能進階,也就意味著壽命有限,活著也跟等死沒有什么區別。
  或許這就是大楚皇朝對他們的處罰吧,活著等死,有時候比直接殺了他們更折磨人。
  總而言之,了解了火鴉鎮的實力之后,陳汐已不再擔心自己的性命會受到威脅,跟在喬生背后,推門走進了火鴉酒館。
  值得一提的是,在進入酒館之前,喬生小心囑咐陳汐,對于新人,這些老人會故意找茬,立下馬威,所以請陳汐該忍耐時就忍耐一些,千萬別做傻事。
  陳汐對此不置可否。
  門一開,一陣寒風就隨著鉆了進去,陳汐在門口站定,原本喧鬧不休的酒館突然變得鴉雀無聲。
  不大的酒館內,十幾張桌子零散擺置在四周,正有幾十個惡人圍在桌子四周,喝酒聊天。房屋最里邊則設了一個長長的柜臺,酒館老板支著下巴,在柜臺后邊假寐。
  此刻看到陳汐進來,酒館內所有目光都朝這邊望來,這些惡人皆目光含煞,面容猙獰,看到陳汐那張陌生的面孔,神情中都流露出一絲戲謔。
  “喲,又有新人來了,歡迎光臨火鴉鎮。不過這位小哥長得可真俊俏,要不要來姐姐這里喝一杯酒?”
  一名坐在眾多惡人中間,單手托腮的妖嬈女子吹了一個響亮口哨,一對桃花眼直勾勾望著陳汐,秋波流轉,艷麗似桃花。
  這道嬌滴滴的聲音一出口,頓時沖散了剛才的沉寂氣氛,酒館內重新變得熱鬧起來。在這些人眼中,陳汐模樣年輕,身材瘦削,并沒有任何的威脅力。
  “這女人就是赤羅蘭了,你要不要陪她喝一杯?”喬生笑嘻嘻調侃道。
  “喝一杯?小心被破開腦袋,當做種花肥料用了。”在一個角落里,響起一道蒼老的聲音,那是一個手握書卷的儒袍老者,仙風道骨,正在獨酌。
  不用喬生介紹,陳汐就大致猜出,這老者必然就是另外武夫子了,單從面容上看,實在很難想象,這樣一位儒雅的老者,竟然喜歡聽著活人的慘叫聲才能入睡。
  “小哥,別聽那老家伙的放屁,我赤羅蘭只坑殺看不順眼的家伙,姐姐我看你順眼極了,巴不得捧在掌心里呵護呢,怎會拿你做肥料?”赤羅蘭吃吃笑道。
  “喲,哪個新來的家伙不是被你捧在掌心呵護,結果呵護得腦門都被鑿開了?”武夫子似乎挺喜歡跟赤羅蘭抬杠,又毫不客氣揭穿她。
  頓時那赤羅蘭也顧不得調戲陳汐,跟武夫子一來一往爭吵起來,惹得酒館內的其他惡人都紛紛大笑不已。
  陳汐沒有理會這些,來到柜臺前,說道:“我需要一份冥暗森林的地圖。”
  這時候,喬生飛快來到柜臺后,跟酒館老板低語了幾聲,大概是在介紹陳汐的身份,說完之后,就笑嘻嘻離開,留下酒館老板和陳汐兩人。
  酒館老板點頭道:“冥暗森林的地圖我這里的確有,不過地圖不全,價格也貴,你確定要購買?”
  陳汐點點頭,他有種預感,針對自己的黑日劫殺已經開始,若再不抓緊時間進入早已計劃好的“第三條路線”,只怕會被敵人搶占先機。
  而擁有一份冥暗森林的地圖,無疑要方便許多。
  酒館老板抬起頭,打量了陳汐片刻,淡淡報出一個價格:“五十萬顆凝嬰丹。”
  聞言,酒館內的所有喧嘩聲頓時又沉寂下去,一個個目光怪異地盯著酒館老板,似是沒想到這黑心的老板,這次竟然不但黑,而且還如此離譜,明顯是獅子大開口。
  陳汐眉頭一皺,沉默半響,還是拿出一個儲物袋,丟了過去:“希望這份地圖值這個價錢。”
  酒館老板頓時精神一振,笑瞇瞇點頭道:“大概你也知道齊胤那家伙吧,這份地圖就是他在冥暗森林內闖蕩這么多年,親手所繪制,不但記載著冥暗森林的路徑,還把一些兇險之地都標注出來,絕對值這個價錢。”
  說著,酒館老板拿出一枚淡青色玉簡,遞了過去。
  略一打量,并沒有發現什么不妥,陳汐當即收了下來,點頭道:“多謝。”轉身朝門外行去。
  酒館老板一怔,似沒想到陳汐如此急迫,心道:“難道這小子犯下了天怒人怨的罪行,正在被全力通緝只殺?要不怎么一刻也不愿停留?”
  “兄弟,既然來火鴉鎮了,不喝一杯酒再走?”酒館門前,突然被一個魁梧的獨目大漢擋住,望著身前的陳汐,粗聲粗氣說道。
  “讓開,我趕路。”陳汐淡淡道。
  “噢,要趕路也行,不過得先問問在座的各位兄弟姐妹們答不答應。”獨眼大漢冷然笑道。
  “不答應,好不容易來了一位新人,哥幾個興致高,想要喝酒慶賀一下,當事人不在豈不是太無聊了?”
  “對啊,你這年輕人也太沒禮數,請大伙喝一杯酒再走也不遲嘛。”
  酒館內的眾多惡人都紛紛嚷嚷起來,一個個目光戲謔地望向陳汐,眼底深處更有著一絲熾熱的貪婪。
  剛才陳汐拿出五十萬顆凝嬰丹購買地圖,他們可都看在了眼中,此刻陳汐在他們眼中,儼然就是一個肥美的羊羔,不咬上一口實在不甘心。
  “你真決定不讓開?”陳汐渾然不理會周遭一切,只盯著身前的獨目大漢,眼眸地涌出一絲殺機。
  獨目大漢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寒流,感到一種無法遏制的驚懼,但很快,他就驚醒過來,惱羞成怒地盯著陳汐,猙獰道:“你在威脅我?”
  話雖這么說,其實他內心已隱隱感覺到一絲不安,不過礙于面子,他還是在強撐著,甚至他以為剛才那一剎那涌出的寒意,只是自己的錯覺。
  獨目大漢的這一聲猙獰大喝,頓時令得酒館其他人的臉色也變得不善起來,一個個手按在兵器上,殺機畢露。
  整個酒館內,頓時被殺機充盈,空氣也仿似凝固。
  “小哥,你人長得如此俊俏,可莫要做傻事哦,要不你死了,只能被姐姐拿來做肥料了。”赤羅蘭朝陳汐拋了一個風情萬種的媚眼,言辭之間卻是透著無盡殺意。
  “關在老夫的人坑里也不錯,那飽經痛苦的凄厲尖叫,必然可以讓老夫睡一個踏實的好覺。”那武夫子也合上手中書卷,悠悠朝這邊望來。
  “可惜啊,我的人偶只能用美麗的少女尸體,殺了也無用。”就在這時,酒館門被從外打開,錦衣貂裘的稻草張走了進來。
  在他身邊,還立著**上身的人頭李,聞言,不由甕聲甕氣道:“可惜什么,讓我做出骨珠也不錯。”
  陳汐抬眼看了看四周,神色依舊波瀾不驚,平靜說道:“好,我請各位喝酒,一人一壺如何?”
  獨目大漢嘿然冷笑道:“成啊,一壺酒十萬顆凝嬰丹,你拿出兩三百萬顆凝嬰丹,咱們就開開心心喝酒,如何?”
  “我怕你喝不起。”陳汐突然嘆息道。
  “喝不起?小兔崽子,等你死了就知道大爺喝不喝得起!”
  獨目大漢勃然大怒,沒想到都這時候了,陳汐還如此嘴硬,當即嘶吼一聲,探手就朝陳汐抓來,準備先發制人。
  轟!
  掌風呼嘯,渾厚的真元裹挾著兇煞之氣,宛如一頭咆哮而出的兇獸,欲要擇人而噬。這名獨目大漢的實力,明顯也極為強勁,手法嫻熟老道,甫一動手,就毫無保留動用了全部力量,可見其并不像表面那樣魯莽。
  可惜,他遇到的是陳汐。
  鏘!
  一抹寒光乍現,渾厚掌力還未碰觸陳汐的身體,便即在半途潰散。
  獨目大漢瞪圓了眼睛,僵在原地,短短不到十分之一剎那,目光從陰狠轉為震驚,再變成呆滯。他的脖頸間不知何時已被洞穿一個血窟窿,血水直至此時才驟然迸濺而出,噴灑四周,他那魁梧的身軀也隨之轟然倒地,再也站不起來了。
  戰斗似乎還未開始,就已經結束。
  其他惡人還沒來得及行動,獨目大漢就已經轟然倒地,看著地上獨目大漢兀自不斷汩汩冒血的咽喉,眾人心中都是一驚,做夢都沒想到,一個瘦削的年輕人,一個初來乍到火鴉鎮雋秀青年,居然能夠在一剎那間秒殺掉獨目大漢。
  要知道,那獨目大漢實力雖不出眾,可也有金丹后期修為,在沒來火鴉鎮之前,也是北蠻一位赫赫有名的兇徒,雙手不知沾染了多少鮮血。
  然而此刻,卻就這樣死了!
  “我說過,你喝不起我請的酒。”陳汐看也沒看地上的死尸,淡然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