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33 龍淵子弟


  來人是杜清溪,一襲黑紗勾勒的她窈窕的曲線畢露,俏生生立在門外,烏發盤髻,素面朝天,帶著一種冰冷純凈的美感。
  “南蠻冥域試煉?”
  看著門外的杜清溪,陳汐疑惑不已,自幼生長于松煙城,他自是知道南蠻冥域試煉的一切。
  在十萬南蠻山脈中,每隔三年就會出現一片環境極為惡劣的奇異空間。
  那里煞氣沖天,草木皆無,常年刮著一種灰白色的颶風,分不清楚白天黑夜,最為重要的是,南蠻冥域中天地靈氣枯竭,宛如一片死氣沉沉的被遺棄之地。對于吐納天地靈氣的修士而言,這里簡直就是地獄般的存在!
  不過,經過千年的探尋摸索,人們對南蠻冥虛也有了新的認識。
  這片空間的確沒有生靈,但卻存在著一種兇殘嗜血的煞獸,實力大致有后天圓滿境界左右。并且在煞獸的身體中,蘊藏著一種煞珠的寶貝,雖不知其用途如何,但其價值確實極為驚人。
  曾有修士拿著煞珠前往千萬里之外的大楚王朝王城所在地錦繡城,一顆煞珠竟然賣到了一百顆靈晶的天價!
  此事傳回松煙城,瞬間引起轟動,于是當南蠻冥域再次出現時,松煙城幾乎所有修士都蜂擁而去。但古怪的是,只有后天境和先天境修士才能安然進入其中,其他修士甫一踏入南蠻冥域的邊緣,便會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阻止步伐。
  也正因此,松煙城各大學府和家族勢力,連同將軍府一道,共同發起了南蠻冥域試煉的活動。鼓勵松煙城內那些具備先天境修為的年輕一代,參與到試煉當中。
  一來可以獲得煞珠,二來在那環境惡劣的南蠻冥域之中,也能夠淬煉修士的生存能力和實戰技巧。
  尤為關鍵的是,許多家族和學府,以獲得煞珠的多少作為標準,來考核門下子弟,數目多者不僅能夠成為核心弟子,享用普通弟子無法奢求的資源,還能獲得一筆不菲的財富義工花銷。
  并且針對在試煉中獲得煞珠數目最多的前三名,將軍府會為其派發一份邀請函,邀請其加入南疆龍淵城楚魂衛分支!
  楚魂衛,大楚王朝麾下的修行者機構,若論實力之恐怖,在整個大楚王朝的疆域上,也罕有能與之并肩者。當然,邀請函只是邀請函,想要加入龍淵城楚魂衛分支,還要通過數種極為嚴酷的考核,難度比參加一個超級大宗門的考核也不逞多讓。
  “南蠻冥域煞氣沖天,靈力枯竭,并且其中煞獸眾多,將時時刻刻伴隨著戰斗,修士想要在其中生存,除了攜帶大量的靈石丹藥之外,別無他法。”
  杜清溪的聲音清冷利落,宛如其冰冷如雪的氣質,帶著一絲令人不容置疑的味道,緩緩說道“我找你來,便是為了進入南蠻冥域中,為我烹飪菜肴。食材和廚具我已幫你準備好,現在我帶你去見兩個人。”
  “且慢,我何時答應去南蠻冥域了?”陳汐皺眉道,他很不喜歡被人命令的感覺。
  杜清溪理所當然道:“你是清溪酒樓聘請的靈廚學徒,這是你的職責之一。”
  “可是,為什么是我?”陳汐繼續問道。
  “你是馬老頭的徒弟,修為又已足夠進入南蠻冥域,除了你,還有誰滿足這個條件?”
  杜清溪似乎被問的有些不悅,秀眉一蹙,“別廢話了,從南蠻冥域出來之后,我不會虧待你的。”
  說著,她轉身就走,似是再懶得跟陳汐多解釋一句。
  “罷了,走一趟就走一趟吧,我也早就想見識一下南蠻冥域是什么樣子了。”
  陳汐想了想,還是跟了上去。
  杜清溪說的對,再沒有離開松煙城之前,他仍舊是清溪酒樓的一員,既然拿人家的薪水,自然應該承擔其相應的職責。
  尤為重要的是,他這幾個月來幾乎天天閉關在小黑屋中,修習廚藝所花費的食材價值,足夠用天文數字來形容了,而杜清溪卻不曾向他索要回報,這讓陳汐感覺有點不好意思,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軟,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
  清溪酒樓后院,一直是杜清溪閉關修煉的場所,環境清幽雅致,尋常除了一些貼心仆役,罕有人能夠踏足其中。
  當杜清溪帶著陳汐進入庭院時,正有兩個青年在等待。
  “他是端木澤,來自龍淵城端木家族。”杜清溪一指其中的白衣男子,簡單扼要地介紹了一句。
  陳汐抬眼望去,不由一怔。
  端木澤絕對是一個身材修長,集優雅、英俊、高貴于一身的男子,白衣勝雪,風度翩翩,薄薄的嘴唇輕輕抿著,矜持中帶著一絲足以令萬千少女瘋狂尖叫的微笑。
  不過,陳汐并不在意這些,他在意的是端木澤背后的家族。
  雖說杜清溪介紹的極為簡單,但是龍淵城八大宗門、三大學府、六大家族這些在街頭巷尾傳得沸沸揚揚的名字,陳汐怎可能沒有聽說過。
  這些勢力個個底蘊深厚,其古老程度可追溯到上萬年前,遠非松煙城李氏家族這類才新興千年的家族能夠比擬的。
  端木家族便是六大家族之一,所以在面對端木澤這位出身于端木家族的子弟時,陳汐自然感到有些驚奇,人長得英俊,出身又好,這家伙想必在龍淵城也很出名吧?
  “清溪,你找這人似乎有點不靠譜吧?”
  端木澤抬眼一瞥陳汐,眉頭不由微微皺起,平淡的語氣中卻帶著一絲氣勢凌人的味道。他實在搞不懂,杜清溪怎會找了一個靈廚學徒加入他們的行列。
  自幼出生于豪門大家,在端木澤眼中,靈廚師雖說廚藝了得,可廚子終究是廚子,本質還是身份低下的仆役一流,哪能跟自己等人混在一起呢?
  也正因此,雖說杜清溪早已囑咐過此事,他也答應不會計較,但是當真的見到陳汐時,端木澤心中還是感到極大的不爽,好像陳汐的出現辱沒了他的身份一樣。
  寥寥一句話,讓陳汐對端木澤的印象變得很糟糕,也再懶得與之打招呼寒暄。相反,他倒是希望杜清溪也說自己不靠譜,如此一來,自己拍拍屁股走人,也就不用再跟這個驕傲得瑟的孔雀男呆在一起了。
  然而令陳汐遺憾的是,杜清溪并沒有這么做,她甚至都沒有理會端木澤,而是眸光一轉,指著另一側的青年,繼續介紹道:“宋霖,來自龍淵城宋氏家族。”
  宋霖長得其實也頗為俊俏,不過他明顯是個極為憊懶的家伙,頭發蓬松,衣衫邋遢,眼睛微微瞇著,渾身像散了架一般,懶洋洋斜靠在庭院中的一顆大樹上,一副睡眼惺忪的樣子。
  見杜清溪介紹自己,宋霖有氣無力地朝這邊揮揮手,含糊嘀咕道:“唔,我聽清溪說起過你,不過等我睡好了咱們再好好聊……”說著說著,他腦袋一點一點的,又進入夢鄉了。
  果然,這宋霖背后的家族同樣來自六大家族之一。
  想到這,陳汐心中一動,猛地意識到一件事情,六大家族中也有一個杜氏家族,杜清溪該不會是杜氏子弟吧?
  這種可能性很大。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看杜清溪對端木澤、宋霖的態度,三人明顯屬于同一類人,只不過性格各有不同罷了。
  “一個普普通通的南蠻試煉而已,卻引來三個龍淵城大家族子弟的參與,難道其中還藏有什么秘密不成?”
  陳汐心生疑惑,突然舉得自己這趟南蠻冥域之行似乎并不像想象中那樣簡單。
  “清溪,你真的要帶他一起?”
  見杜清溪無視自己,端木澤不由心中暗怒,臉上卻依舊一副坦蕩蕩的模樣,皺眉說道:“我聽說那南蠻山脈中妖獸縱橫,危險重重,帶著他一起,萬一遇到一些無法預料的變故,豈不是害了他的性命?”
  陳汐默不作聲,心中不由一陣輕嘆,想要攆自己走就直接說,為何要找那么多牽強可笑的理由?這些大家族子弟也真夠虛偽的。
  “說完了?”杜清溪面無表情道。
  端木澤神色一滯,旋即一臉正色道:“清溪,我這也是為他著想。”
  “說完了,就出發。”杜清溪依舊無動于衷,轉身離開。
  陳汐見狀,也隨之離去,他可不愿跟端木澤呆在一起,誰知道這家伙氣惱之下會說出多么難聽的話。
  看著兩人一前一后走出庭院,端木澤唇邊常掛著的微笑瞬間消失無蹤,臉色變得奇差無比。
  “唔,咱們也走吧。”宋霖揉著惺忪的睡眼,有氣無力地打著哈氣。
  “我不會就這么放過那小子的。”端木澤臉色陰沉,從牙縫中擠出一句話,“我倒要看看為了一個卑賤的仆役,清溪敢不敢跟我翻臉!”
  ——
  PS:這兩天被新書榜搞得心神不定,每天都要刷幾十遍榜單,看著一點點下降的成績,真的是心急如焚,連碼字都集中不了注意力了……從今天起再不這樣了,安心碼字,以上乘的文章以饗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