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331 突出重圍

感謝兄弟神之天地魔、流星升騰、凌舌、用戶04628179、醉青天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感謝老兄弟四周再一次6666捧場打賞支持!
  另外說一下,縱橫首頁有個慶十一抽獎活動,可以抽到各種豐富獎品,請大伙抽到【月票】就投給俺吧!
  ————
  陳汐看見酒館老板和喬生的反應,徹底確定了自己的推測。
  其實從進入火鴉鎮前,陳汐就感覺到一絲不妥,自己并沒有在空中飛遁,一直以極為隱蔽的身法在朝火鴉鎮靠近。
  這么做自然是為了防備黑日樓的刺客。
  并且他自信,憑借自己強大的神識之力和“回旋漣漪”對神識的阻礙作用,就是涅槃境修士都很難發現自己。
  然而就在這種情況下,修為才只黃庭境界的喬生卻發現了自己,他好像早已預料到自己會來一樣,守候在那里多事,并且見到自己是從陸地跋涉,而不是空中飛遁時,絲毫不感覺意外。
  這只是疑點之一,陳汐那時初來乍到,也不確定自己的懷疑是否多余。
  不過當進了火鴉鎮,尤其是進了火鴉酒館,見到了赤羅蘭、武夫子之后,他就瞬間明白,只怕自己的到來,早已被黑日樓所了解,并且提前設下了局。
  赤羅蘭和武夫子出現在酒館中,的確很正常,但陳汐的神識一直籠罩四周,很快就發現,當自己踏入酒館之后,那稻草張和人頭李就紛紛放下手中事情,朝酒館這邊接近,并且他們并沒有進入酒館,而是隱藏在了暗處。
  這就令人奇怪了,是什么原因讓這兩位火鴉鎮大名鼎鼎的大惡人,寧愿呆在寒風凜冽的陰暗角落,卻不愿踏入熱鬧暖和的酒館內?
  最為令陳汐感覺不正常的是,除了那個寧胤,加上酒館內的赤羅蘭和武夫子,五大惡人中的四位竟然悉數到齊了!
  一個小小酒館,在如此普通的一個夜色里,卻能把四個性格完全不同的大惡人聚攏在一起,這本身就很不正常,不是么?
  陳汐才不會自作多情認為,這四位大惡人是為自己來接風洗塵的。
  那么原因就只有一個,自己來到火鴉鎮之前,已經有人早早安排好一切,就等自己到達之后,就聚集火鴉鎮最頂尖的力量痛下殺手!
  安排這一切的人,根本不用猜測,除了黑日樓,也沒有誰有這么大能耐,能驅使動這些大惡人為他們鞍前馬后。
  不過很明顯,在黑日樓眼中,或許認為這些大惡人劫殺自己的希望并不大,所以就讓酒館老板準備了一份假地圖。
  黑日樓的刺客計劃的很周到,對人心也洞若觀火,正是利用自己想要快速進入冥暗森林,以避免劫殺的心思,才搞出了一份這樣的假地圖,目的無非是想讓自己拿著假地圖,進入一個他們早已埋伏好的圈套中。
  當然,這一切都是陳汐心中的揣測,不過眼前酒館老板和喬生驚慌頹然的反應,卻令他瞬間確定,自己的所有推演都是真的!
  “聽說你們兩人皆是大楚皇朝楚魂衛之人,此地惡人從冥暗森林中搜集到的材料,都會經由你們兩人上交大楚皇朝,想必你們也經常會私自盤扣一些財物,中飽私囊。”
  陳汐望著嚇得面如土色的酒館老板和喬生,淡然說道:“按理說這也是一筆不菲的油水了,身為楚魂衛一員,想必黑日樓也不會為難你們做一些不愿做的事情。那為何還要聽從他們的指使,欲要對我下死手?”
  酒館老板慘然一笑:“財帛動人心啊,客人應該也知道,只要有足夠的利益,這世上什么事情都可能發生。”
  陳汐點點頭,深以為然,此次黑日樓針對自己的劫殺行動,可不就因為那些老怪物惦念上自己身上的寶物了?
  鏘!
  陳汐手中劍箓發出一聲低沉清吟,殺機畢露,酒館老板和喬生雖是大楚皇朝楚魂衛成員,但既然敢算計到自己頭上,也只有以死抵命了。
  酒館老板和喬生的臉色頓時變得驚恐無比,亡魂大冒,萬料不到自己都說了實話,這個煞星還不打算放過自己。
  “若你不殺他們,我可以帶你去冥暗森林。”便在這時,一道淡漠平靜的聲音從酒館門口傳來,不含任何感情。
  緊接著,一個孔武有力的青年走了進來,他身材高大昂藏,神色剛毅漠然,輪廓似刀刻斧鑿,棱角分明,背上背著一柄漆黑泛著幽暗冷光的大弓,渾身散發著一股陽剛凌厲的剽悍氣息。
  “齊胤?”陳汐訝然道,看此人的形象,倒的確很像五大惡人之一,那個經常呆在冥暗森林與妖獸搏殺的齊胤。
  青年漠然點點頭,說道:“你或許也猜到,黑日樓在冥暗森林中埋伏了一個殺局,就等你闖入其中。他們是拿著我繪制的地圖進入其中的,他們埋伏的位置,組成人員,戰力情況,我都了若指掌。”
  陳汐沉默片刻,問道:“為何告訴我這些?”
  齊胤轉身,指了指酒館外,漆黑的夜色中,那可靜靜站在許許多多人,赫然是剛才從酒館逃出一劫的一眾惡人。
  “我沒有殺他們,所以你要報答我?”陳汐若有所思道。
  齊胤漠然道:“他們若死了,就沒人和我一起搜集材料,交不出足夠的材料,我也活不了多久。”
  陳汐說道:“怕被大楚皇朝圍剿了?”
  齊胤這次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好,我可以放過他們兩人的性命,不過你首先要回答我幾個問題。”陳汐一指酒館老板和喬生,平靜道:“你的回答是否屬實,將直接影響到他們的死亡。”
  齊胤毫不猶豫答道:“好。”
  陳汐徑直問道:“他們有多少人?”他們自然指的是黑日樓刺客。
  齊胤道:“一百六十三人和三位統領級金丹刺客,分作三批行動,埋伏在冥寒森林內的是第一批此刻,總計五十三人,由一名統領級金丹刺客帶隊。”
  陳汐繼續問道:“統領級刺客?你可知道是誰?”
  齊胤回答的也毫不拖泥帶水,干脆直接:“黑日金丹榜第七十六名的薔薇統領。”
  陳汐一怔,點了點頭。
  在得知黑日樓將對自己進行一場劫殺之后,他也了解了許多有關黑日樓的資料,在黑日樓內效命的刺客,有著森嚴的等級體系。大致可以分作統領級刺客和普通刺客兩種。
  按照修為的不同,又被分作金丹、涅槃、冥化、地仙等不同等級的刺客。每一種等級都有著統領和普通刺客之分。
  針對統領級刺客的實力,黑日樓內還制定了數種極為完善的榜單,黑日金丹榜、黑日涅槃榜、黑日冥化榜……等等。
  并且只有能夠在榜單上躋身前一百名的刺客,其實力都是同等境界中的頂尖存在,單單論實力,甚至比大楚皇朝內的一些頂尖金丹強者還要厲害。
  陳汐就曾聽說一件當年曾轟動整個大楚皇朝修行界的事情。
  一位實力據說足可以躋身群星大會前一百名的金丹修士,結果卻一招之間慘死在黑日樓一名金丹刺客手中,而那名刺客甚至連黑日金丹榜都沒有進入!
  換句話說,那位黑日樓刺客,僅僅只是黑日樓一個普通此刻,連統領級都談不上。
  由此就可以知道,黑日樓統領級金丹修士的可怖之處了,放在外界,實力絕對一個個都能躋身群星大會前一百名。
  當然,或許他們的年齡大多已不足以讓他們參加群星大會,畢竟群星大會可是只有三十歲以下的金丹修士才能參加。
  不過這一切都不能幫到陳汐,他只知道,劫殺自己的刺客,才不會像參加群星大會那樣,對自己有那么多的條件可講。
  “五十三名普通刺客,一名在黑日金丹榜上排名第六十八為的統領級刺客,這還僅僅只是三批刺殺隊伍中的一支……那些老怪物還真是下足了本錢,否則黑日樓只怕也不會一次出動這么多人。”
  陳汐很快收攏思緒,認識到黑日樓派出的大致力量后,他心中沒有沉重,心中反而升起一絲熾熱戰意,這次若能從這一場黑日劫殺中走出,自己的實力應該能提升一大截吧?
  “他們埋伏的殺局如何分布的?”陳汐再次問道。
  齊胤漠然答道:“所有人皆聚攏在冥暗森林的一處天塹之地,布下了重重陷阱,就等你闖入其中。”
  “沒有分散開?”
  “他們曾研究過你的一切戰斗,尤其是你和楓葉城司空家大少爺司空痕那一站,你孤身滅殺十八名金丹修士的事情,他們早已鉆研透徹,知道分散力量會給你創造可乘之機。”
  說到這,齊胤目泛奇光,瞥了一眼陳汐,似乎也頗為驚訝陳汐這一戰所展現的可怕實力,旋即便恢復如初,繼續說道。
  齊胤的話無疑說明一件事情,為了劫殺自己,黑日樓也搜集了有關自己的詳細資料,然后針對自己的一切,才安排的這一場劫殺行動。
  或許自己應該改變一下行事風格?
  陳汐思忖片刻,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盯著齊胤的眼眸說道:“冥暗森林如此大,他們就這么確定,我一定會闖入他們的埋伏之地?”
  齊胤神色依舊漠然,答道:“我說過,他們埋伏在一處天塹,想要穿過冥暗森林,必須經過那里。”
  陳汐想了想,點頭道:“你的答案讓我很滿意,明天清晨,你帶我進入冥暗森林,這里的事情就一筆勾銷。”
  齊胤似是微微一怔,似是沒想到陳汐剛才還著急要離開,為何此刻卻決定明天上路,不過他很快就恢復如初,他才懶得理會這些,點頭答應。
  “我剛來火鴉鎮時,聽說你性格沉默寡言,極少說話,看來傳聞不實啊。”陳汐深深望了齊胤一眼,轉身離開酒館。他要找一個安全的地方休息一下。
  這句話是什么意思?齊胤皺了皺眉頭,望著陳汐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沉默許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