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332 鏈鎖神魔

感謝兄弟“用戶46761996”、“半只萬寶路”、“我雜辦呢”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再呼喊一聲,月初第一天,大伙手中有月票的,趕緊投出來吧!
  ————
  清晨的火鴉鎮,天空依舊灰蒙蒙一片。
  當陳汐來到火鴉酒館時,齊胤已經整裝待發,背上依舊背著那把漆黑泛著幽暗光澤的大弓,魁梧剽悍。
  在他身后,還跟著十余個火鴉鎮惡人,這些人都要和齊胤一起,前往冥暗森林搜集材料,要么獵殺妖獸抽取其皮毛骨骼,要么采擷靈材挖掘靈礦。
  隊伍很快出發。
  冥暗森林位于火鴉鎮后方,廣袤無垠,森林中的樹木古老高大,粗大無比的需要七八人合抱,樹冠離地面都在百丈以上。
  這里的每一棵樹都如此巨大,不過樹與樹之間的間隔卻十分寬闊,地面都是厚厚的腐朽落葉,有力踩上去,整個人都會被埋入其內。不是因為下邊有沼澤,而是因為地面的腐葉層太厚的緣故。
  由于森林太過廣袤茂盛,陽光也無法穿透那厚厚的樹葉層,行走其中,一片陰暗,幢幢樹影看上去頗有幾分可怖。
  齊胤走在前邊帶隊,陳汐安靜地緊隨其后,一行人都沒有說話,氣氛顯得很沉悶,只能聽到遠遠傳來的妖獸嘶吼聲,平添了一份兇厲滲人的氣息。
  隨著深入,眾人的神色都變得警惕起來,戒備四周,如此一來行進的速度自然大大降低許多。
  按照陳汐所知,他們已經離開冥暗森林的外圍,開始朝深處進發而去。
  這一路上倒是沒有發生意外,相反整座森林都靜悄悄的,死寂一片,別說妖獸,連一只蟲蟻都沒有發現。
  有點不正常!
  陳汐清冷的眸子光芒流轉,望著前邊寧胤雄健的背影,陷入沉思之中。
  咻咻咻!
  忽然,奇異的嘯音驟然劃破這死寂的氣氛,就像從巖石裂縫中突然鉆出,突如其來,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朝這邊逼近。
  不需要招呼,所有人都停了下來,警惕戒備。
  “小心!是青梭燕!”一位惡人高聲尖叫,聲音驚恐。其他人也都齊齊微微一變,立即釋放出各色防御法寶,如臨大敵。
  話音剛落,十幾道箭矢一般尖細的青色刃芒從森林中各個方向爆射而來!
  這些青色刃芒速度之快,猶如閃電,劃破虛空發出嗚嗚咽咽的尖銳聲音,刺人耳膜,那迎面而來的殺氣卻是凜冽如刀!
  噗噗!
  兩名惡人的防御法寶,就像紙糊的一樣,被青色刃芒輕易洞穿,一瞬間,兩道血泉從兩人胸口迸射而出!
  “啊——”兩人凄厲的慘叫聲回蕩在森林間。
  其他人都是悚然一驚,但卻無暇顧及其他,他們的防御法寶同樣也遭受攻擊,正在劇烈波動,發出震耳欲聾的砰砰聲,幾欲破碎。
  不難想象,如果再來一波攻擊,他們也難逃被青色刃芒洞穿而死的下場!
  陳汐呆在隊伍后方,所受的攻擊最小,稍一避讓就躲開掉了,顯得輕松之極,此時他也看清楚,那一道道的青色刃芒,竟然是一群青色燕子。
  青梭燕,體型扁平如梭,通體淺青色,雙翼展開不過巴掌大小,據說此妖獸血液內流淌著一絲荒古兇禽流影雀的血脈,速度快如閃電,來去如風。
  它們的體型除了像一根鋒利的長梭,攻擊也如同長梭一般鋒銳無匹,在自身閃電般的速度配合下,所爆發出的攻擊可怕至極。
  由于速度極快,體型又細小如梭,青梭燕也被稱作森林中天生的刺客,它們極擅長突然偷襲,并且是成群結隊出動,等到獵物發現它們時,往往已經被洞穿而亡。
  一擊不中,青梭燕明顯露出退意,它們也沒有想到這些防御法寶如此堅固,它們的攻擊被阻,動作不禁有些遲緩。
  這些火鴉鎮的惡人個個實戰經驗豐富,看見同伴慘死在自己面前,他們心中又驚又怒,這時候看見青梭燕露出一絲力竭的跡象,當即毫不猶豫悍然出手。
  他們深知,如果不趁著青梭燕力竭,一旦等它們恢復剛才那如同流影驚鴻般的速度,自己的勝率極低,甚至有可能全軍覆滅。
  劍芒、刀氣、槍影……各種凌厲攻擊,如暴風驟雨般潑灑而出。
  在這兇險的森林中,其實無論是誰,都十分厭憎像青梭燕這樣體型微小,又以速度稱雄的兇獸,因為在這種環境下,你永遠無法像青梭燕這般進退自如,而且它們一擊不中,立即遠遁,并且會再次伺機偷襲,難纏之極,令人煩不勝煩。
  砰!砰!砰!
  五只青梭燕被擊中,在半空中爆出幾團血霧。相較于攻擊而言,青梭燕的防御能力極差,一旦被擊中,基本上就沒有活口。
  為了避免在接下來的行程中被青梭燕群騷擾襲擊,這些惡人鐵了心要把這群青梭燕全部殲滅,下手毫不留情,各種攻擊爆射而出,附近百丈內的粗壯大樹無不從中而斷,木屑橫飛,場面看上去混亂無比。
  而在這混亂中,陳汐目光一直鎖定在齊胤身上,像一個局外人一樣,無動于衷,也根本不曾出手。
  此刻齊胤已取下背上大弓,肌肉賁張的雙臂展開,挽弓如滿月,弓弦一震,就是一道無形箭氣迸射而出,每一箭都精準狠辣,滅殺一只青梭燕,顯現出極為強悍的箭道修為。
  齊胤的身軀也在射箭過程中騰挪轉移,似有意似無意地朝遠處掠去。
  眼見他就要徹底脫離這支隊伍,驀地一道人影沖出,如同鬼魅一般,徑直朝他掠去,抬手一抓,已拎住他的后襟,把他重新帶回了隊伍。
  “你要做什么?這是戰斗!不是胡鬧的時候!”猝不及防被抓回來,齊胤心中頓時一驚,毛骨悚然,不過當看清抓住自己的人之后,他神色瞬間變得鎮定起來。
  此人正是陳汐,他唇邊泛起一絲冷意,眼眸冰冷:“這的確是戰斗,不過相比青梭燕,你更加讓我厭惡。”
  齊胤面色一沉:“你在說什么?”
  “其實昨天晚上我就發現你在說謊,以黑日樓的智慧,是決不會讓一個外人知道自己的計劃之后還活下去的,這很不正常。你能活著,無疑證明了一件事情。你的身份應該不止是五大惡人之一,只怕還是黑日樓埋設在火鴉鎮的一名刺客,我說的可對?”陳汐淡淡說道。
  他的手緊緊鎖在齊胤喉嚨上,眼眸卻是在掃視四周,視線并沒有在那些兀自在與青梭燕戰斗的眾人身上停留,而是望向森林深遠處,仿似看到了什么一樣。
  齊胤眸子里出現了一剎那的慌亂,旋即變得安靜無比,漠然道:“你猜的不錯,不過如今你已經陷入重圍當中,就是現在殺了我,你也必死無疑。”
  陳汐唇邊泛起一絲冰冷嘲諷:“我能不能活著,待會才知道,不過我說你現在必死無疑,你信么?”
  齊胤默然,一副認命的模樣。
  “臨死前,可不可以告訴我一件事情?”陳汐問道,他似乎并不急著殺死齊胤,反倒好像在等待什么。
  “你說。”
  “殺了你們黑日樓的刺客,可有懸賞可拿?”
  “沒有。”
  “你們黑日樓此刻的命還真是一文不值啊,不過這把弓倒是不錯,這應該是一件跟隨你多年的巫寶吧?”
  陳汐抬手抓過那把漆黑大弓,觸手冰涼,沉重異常,竟不下萬斤之重,并且上邊隱隱縈繞著一絲蒼涼古老的巫力,神秘浩蕩。
  所謂巫寶,就是煉體者所用的兵刃,和煉氣流的法寶不同,巫寶的煉制極為困難,并且只能煉體者自己去煉制。
  因為煉制巫寶的材料只有一種,那就是遠古神魔的尸體,其骨骼、牙齒、經脈、指甲、甚至是頭發、眼睛都可以煉制成巫寶。也只有遠古神魔的尸體骨骸,才能融匯巫力的力量,使之發揮出如同法寶般的威力。
  并且每一件巫寶,都必須煉體者以自身精血喂食和孕養,并且需要不斷以巫力淬煉其中的雜質,如此方能達到血溶于水,如臂使指的地步。
  不過在大楚皇朝內,遠古神魔的尸體極為罕見,甚至比仙器都難以見到。也正因此,世上九成九的煉體者,手中都根本沒有巫寶可使用,由此就可知道巫寶的珍貴程度了。
  當然,即便沒有巫寶,煉體者憑借自己堪比法寶的肉身,照樣在能夠在同階之中,完全碾壓煉氣士。
  齊胤神色終于變了,不是心疼自己的巫寶,而是陳汐的話,徹底粉碎了他心中最后一絲僥幸。
  他剛才一直在使用真元來施展大弓,所發揮的威力不到百分之一而已,為的就是掩蓋自己煉體者的身份。所以他被陳汐抓住之后,并不擔心什么,煉體者能夠斷臂重生,只要不被傷及頭顱和心臟,下一刻就能恢復如初。
  然而現在,他發現自己錯了,陳汐能認出巫寶,自然知道自己是煉體者,殺自己時豈會不知道弱點所在?
  “可不可以放我一命,我拿一部箭道神通交換,這張滅星弓也歸你所有,如何?”齊胤沉聲道。
  “你們黑日樓的刺客任務失敗后,不都會自殺?你怎么如此怕死?”陳汐反問道。
  “誰都怕死,正因為怕死,所以才要努力著活著,不是嗎?”齊胤眼眸凝視著陳汐,神色坦蕩,渾然不覺得怕死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
  陳汐不置可否,正待說話,卻似猛地察覺到什么,眼眸中寒光流溢,在齊胤愕然驚恐的目光中,一掌震碎了其心臟。
  “你……好狠!”齊胤嘴角溢血,目光露出刻骨仇恨,很快就變得暗淡下去,身體癱倒在地,就此喪命。
  “我也要活下去,所以你必須死。”
  陳汐搖了搖頭,隨手取走齊胤身上的儲物法寶,看也不看,腳尖猛地一踮,整個人如一縷輕煙似的,瞬間鉆進了森林中,消失不見。
  這時候,其他惡人也徹底把青梭燕滅殺一空,還沒來得及長松一口氣,就駭然發現齊胤不知何時,竟然已經倒地斃命了!
  這也怪不得他們,青梭燕的攻擊太過凌厲,以他們的實力,根本就不敢有一絲分心,陳汐和寧胤又是站在隊伍后方,他們想早早發現都難。
  “不好!那個煞星不見了,難道是他殺了齊胤?”有人發現陳汐不見,驚喊出聲,其他人也頓時反應過來,臉色一下子變得奇差無比。
  在這宛如一座迷宮一般的兇險森林中,沒有了齊胤帶路,這讓他們如何走出去?
  沙沙沙……
  一陣細微的風聲響起,吹動地上腐朽的落葉。
  緊接著,在眾多惡人視野中,驀地出現了十余道黑布蒙面的身影,一個個宛如幽靈一般出現,悄無聲息!
  ————
  ps:某個兄弟跟我說,這幾章有懸疑、驚悚、偵探等類型小說的色彩,就是不像熱血升級仙俠文,呃,我想問問,你們也這么認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