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334 獵殺目標

感謝兄弟“不朽的降臨”、“夜天雨”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
  ————
  飛行了大約一個時辰,陳汐確定身后沒有追兵,終于放緩了速度。
  他正在思考下一步怎么辦,安全方面他現在不是很擔心,在森林中,人數的優勢很難得到發揮,他一個人反而更靈活。
  最為重要的是,他十分熟悉叢林作戰。
  現在擺在眼前的問題是,雖說擺脫了身后的黑日樓刺客,但在前邊的路上,必然還有黑日樓此刻的分布,并且實力只會更強。若一直這么被動前行,必然會落入他們早已布下的一個個殺局中,這是他絕不愿看到的。
  陳汐知道,想要扭轉這種對自己不利的局面,首先自己必須要掌握主動權,而不是被牽著鼻子走!
  那么,該如何改變呢?
  一邊向冥暗森林深處飛馳,陳汐一邊在腦海飛快思索。
  冥暗森林很大,廣袤得仿似沒有邊際,隨著深入,這里的樹木體積越來越龐大,也越老越高,猶如矗立在蒼穹下的天柱,讓人難以想象這些樹木究竟存活了多少歲月。
  并且隨著深入,森林中開始出現山岳,大山一座接著一座,巍峨磅礴,不過卻都被這茂密的森林覆蓋著,若從天空俯瞰,大地上宛如一片高低起伏的森林之海,滿眼都是蒼翠之色。
  忽然,一陣悚然的感覺涌上心頭,打斷了陳汐的思緒,遠處是一座呈現灰褐色的山脈,不知道什么原因,光禿禿的,在這一片浩瀚的森林海洋中異常醒目。
  陳汐感覺到一種恐怖氣息,這種感覺讓他不安,來自內心的一種本能,讓他瞬間判斷,若自己再不離開這座光禿禿的大山,自己的性命就會遭到最可怕的打擊!
  嗖!
  沒有任何遲疑,陳汐全力施展星空之翼,化為一道虛無影子,翻山越嶺,儼然一副拼命逃亡的模樣,大約奔行了數十里地,這才停了下來。
  直至抵達這里,他心中縈繞的一絲驚悚感覺才消散,不再心驚肉跳。
  此刻他站立的地方已是郁郁蒼蒼,古木參天,與遠處那光禿禿的大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里生機勃勃,草木旺盛,而那里則死氣沉沉,寸草不生,荒涼不堪,并且山體上有一絲若有若無的神秘氣息涌動,像是塵封無盡歲月的魔窟要打開。
  那里究竟藏著什么東西?
  咔嚓!
  不等陳汐想明白,那遠處的光禿大山中,竟傳出奇特的聲音,像是山體龜裂,巨巖在移動,仿似有什么可怖的怪物要從山底深處爬出。
  轟隆隆!
  森林中,方圓百里內的妖獸、兇禽就像受到刺激一樣,驚慌不安,轟隆隆朝遠處瘋狂逃去,拔山倒樹,驚恐嘶吼。
  這一刻,竟像是末日來臨一樣,這片沉寂的森林,因為那座光禿禿大山的異動,變得前所未有的混亂。
  “這是……”陳汐睜大了眼睛,他看見遠處數座大山突然崩塌了,毫無征兆,冒著一片灰褐色的霧靄,景象駭人。
  數座大山崩塌,古樹破碎,地面裂開一個巨大的縫隙,那座光禿禿的山峰都陷落下去,形成一個觸目心驚的黑洞。
  轟!
  就在這時,一尊比山岳還要高大的龐大身軀,轟然沖出了地面,他的腰脊之下,被一道道密密麻麻的黑色鎖鏈捆綁,可只僅僅上半身,都仿似頂破了蒼穹,兩只眼睛如同巨大的湖泊,雙肩比橫亙的山岳還寬,一呼一吸之間,竟像刮起了颶風,激蕩四野,席卷八方,發出隆隆的雷鳴聲。
  “遠古神魔!?”
  陳汐震驚莫名,一眼就認出這尊龐大身軀的真面目,剛才正是因為他沖出地面,才導致諸多巨山崩塌,大地龜裂。
  這頭遠古神魔在劇烈掙扎,山岳、地面都在他的掙扎中崩塌破碎,煙塵滾滾,響徹天地,聲勢浩大可怖之極。不過他腰脊下被一道道漆黑鎖鏈禁錮,無論他如何用力,都無法掙開漆黑鎖鏈的束縛。
  那漆黑的鎖鏈必然也是一件強大的神物,否則決不能把一頭遠古神魔禁錮在此,令其無法為禍天地。
  嗡!
  陳汐突然感覺手中巨震,是滅星弓,這把從齊胤手中奪得的巫寶,此刻竟變得躁動起來,幾欲要脫手而出。
  “好強大的吸力,難道是因為這把弓,才引出的這尊遠古神魔?也對,煉制這把弓的材料是從遠古神魔身上獲得,這種做法對自詡身份高貴無比的遠古神魔一族而言,絕對是一種不能容忍的褻瀆。”
  陳汐在腦海中一瞬間,就推斷出很多事情,對煉體者而言,巫寶是他們最夢寐以求的神兵利器,但對遠古神魔而言,巫寶卻是最令他們痛惡的存在,因為每一件巫寶的問世,都意味著有一尊遠古神魔被殺害。
  意識到這一點,陳汐當即把滅星弓丟進了浮屠寶塔。就在這時,他注意到,遠處那尊遠古神魔的巨眼,霍然朝自己這邊望來。冰冷如湖的眼眸里,充滿滔天怒火,那種可怕的威勢,幾乎讓陳汐渾身一震僵硬,呼吸都變得困難許多。
  轟!
  最終,那尊遠古神魔的身軀在鐵鏈束縛下,無力墜落,從那巨大的裂縫消失了。而后聲音也止住,煙塵漸漸散去,只留下一片觸目心驚的殘跡。
  陳汐很長時間都沒有說話,這冥暗森林果然兇險可怕,竟然存在著遠古神魔這等無法想象的至強者,這里的環境之惡劣,絕對超出自己所歷經的任何險惡之地。
  陳汐不敢在此多停留,繼續朝前行去,不知不覺,竟已行進了數萬里路程,而時間也過去了數日。
  這些天來,他憑借速度快逾閃電的星空之翼,一路上避過了不少兇獸,當然不可避免的,也發生了幾次激戰。
  甚至直至此時,陳汐還沒有徹底擺脫追擊,一頭通體銀光燦燦的巨大蜈蚣,已經追了他兩天了。
  這是一頭很偏執又很強大的妖獸,長達數十丈,實力恐怖,通體甲殼堅逾精鋼,連劍箓都斬不碎,千百只長腿就像鋒利無雙的刀劍,碾碎樹木,橫掃山岳。只要陳汐稍慢,它就會循著氣息追上,糾纏不休。
  按照陳汐推測,這頭銀色大蜈蚣的實力,起碼在涅槃境之上,加上其出色的防御和快速如風的速度,自己想要徹底斬殺它,根本就是癡人說夢。
  他只能奔逃,此時別說讓他思索著如何對付黑日樓的刺客了,就是擺脫身后這頭可怕的妖獸,都讓他頭疼。
  轟!
  千百道寒光破空,橫掃而出,頓時所有的古木、山石都被碾碎一空,陳汐不用回頭就知道,那頭銀色大蜈蚣又追上來了。
  他毫不遲疑身子一縱,暴掠而出。
  轟!的一聲,陳汐剛離開,其剛才所站位置的一片古木樹林攔腰而斷,地面更被切割出千百道巨大的裂痕。
  旋即,一頭巨大的銀色蜈蚣蜿揮舞著千百條長腿,如同一條銀色閃電般出現,它那赤紅的血瞳盯著陳汐離開的方向,閃過一絲無比的憤怒,只差一點,卻又被他逃掉了……
  吼!
  突然,深林間響起一陣暴戾狂吼,一道高大十幾丈的黑影,沖了出來,伸手靈巧無比,抬手就朝地上的銀色蜈蚣抓去。
  這赫然是一頭通體金毛泛著霞光,兇殘暴躁的巨猿。
  那頭銀色大蜈蚣一驚,連忙揮舞鋒利的千百只長腿,朝巨猿絞殺而去。
  砰!
  巨猿身軀龐大,卻極為靈巧,化作一抹金光,倏然出現在銀色大蜈蚣頭部,雙手如流星隕落,拍砸而下,只一擊,就破開銀色蜈蚣堅硬無比的腦袋。
  這頭追殺了陳汐數日的銀色大蜈蚣,此刻在巨猿的暴擊下,也只哀鳴一聲,便即死去。腦髓和血肉被巨猿吞食一空。
  這就是冥暗森林,到處都是危險,到處都是可怕的兇獸生靈,弱肉強食,無處不存在著血淋淋的殺機。
  這里沒有道理可言,實力弱小是活不了多久的。因為下一刻就有可能成為其他兇獸嘴中的食物。
  接下來,陳汐又血戰多次,遇上了太多兇險,有好幾次都是深受重傷,差點一命嗚呼,慶幸的是,他的煉體修為足夠強悍,只怕不被傷及心臟和頭顱,能夠在短時間內恢復如初,所以才逃過了數場獸襲。
  陳汐如今已形成了一個很好的習慣,只要停下來就立刻恢復實力,稍作停留,便即馬不停蹄地離開,沒有半點的時間可供浪費。因為在一個地方超過一刻鐘,就會被聞風而來的兇獸侵襲。
  不過歷經這無數場生死戰斗,對陳汐實力的修為也大有補益,就在前天,他的煉氣修為已達到金丹中期,較之以往,戰斗力提升了不止一籌。現在就是讓他面對涅槃修士,也能戰個平分秋色。
  并且一路闖蕩與修行,陳汐意外尋獲了數十種稱得上天材地寶級別的罕見靈藥,更是獵取了不少兇獸皮骨和材料,價值無不驚人之極。加起來換做凝嬰丹,起碼能兌換數百萬顆,絕對是一筆可觀的財富。
  就在陳汐埋頭苦進的時候,在冥暗森林極深處,一片煙霧繚繞的亂石灘旁邊,也正有一群人正在策劃一場完善而周詳的劫殺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