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335 扭轉乾坤

感謝兄弟“挑燈看書2013”、“四周”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
  ————
  這一片亂石灘,位于冥寒森林極深處的邊緣地帶,巨大嶙峋怪石凌亂分布,有些怪石甚至有千丈高,但卻只有十余丈范圍粗細,遠遠望上去,就像一根直插云霄的長槍,凌然傲立,不畏風霜。
  嗚嗚嗚……
  凜冽如刀的風掠過亂石堆,經過那些奇形怪狀的巨石,發出如泣如訴,尖銳刺耳的聲音,就像冤鬼在哭號,又像群魔在尖叫。
  這里就是冥暗森林之后的有一個險地——萬邪石灘!
  和冥暗森林不同,萬邪石灘生靈全無,靈氣枯竭,環境極為惡劣,這里常年刮著一種奇特罡風,吹入耳中,就會在腦海中產生種種幻象,勾人心魄,稍有不慎就可能丟掉三魂六魄,化作一具干尸。
  并且越往深處,罡風越大,產生的幻象也越恐怖,相較于冥暗森林內兇獸之間發生的血腥殺戮,萬邪石灘無疑要更可怕。
  因為這是一種天災,防不勝防。
  此時在萬邪石灘的一處隱秘之地,一群黑衣人肅然而立,神色卻沉重難看許多,一個呼吸之間,就被目標從眼皮底下逃掉,并且還殺死了自己的三名同伴,這個結果令他們心頭都蒙上一層濃郁得化不開的陰霾。
  血衣飄舞,青絲飛揚,薔薇靜靜立在一塊怪石上,冰冷的眸子里毫無感情,甚至沒有一絲的波動。
  所有人都沉默不語,只有如泣如訴的尖利風聲在嗚嗚響起,帶著攝人心魄的力量。
  沒過多久,薔薇霍然抬頭,其他黑衣人也都露出警惕之色,不需要任何招呼,他們立即做好戰斗準備。
  “薔薇,是我!”
  一道陰柔如水的聲音遙遙傳來,伴隨聲音,一個下巴尖尖,膚色白皙,唇角含笑,笑起來左臉頰有個酒窩的俊逸男子,眨眼間便來到眾人面前。
  俊逸男子白衣勝雪,唇角含笑,但他的氣質卻是陰柔無比,隨著他的到來,四周空氣都像凝結,地面細碎的沙礫更是蒙上了一層晶瑩的冰粒。
  在他身后,同樣跟著大約五十名左右的黑衣人。
  薔薇看清來人,點頭道:“赤狐,你來了。”
  此人赫然是黑日樓統領級此刻,黑日金丹榜排行第六十八名的赤狐,他目光一掃薔薇和其身后的眾人,訝然道:“不會你們真的出事了吧?”
  薔薇點頭道:“你猜對了,無論是火鴉鎮的獵殺行動、酒館老板的假地圖誘敵之策,還是齊胤的引蛇出洞行動,都以失敗告終,我也損失了三名屬下。”
  “如此厲害?”赤狐眼眸一瞇,配上他那尖尖的下巴,就像一只譎詐的狐貍。
  薔薇說的云淡風輕,但他自然明白其中的厲害,并且他極為了解薔薇的實力,能在她手中安然逃脫,無疑證明那小子的實力明顯要比預估的還要強大。
  “上邊低估了此人的實力,尤其是其對局面的掌控,已達到了常人無法企及的水準,再配合他對危險的敏銳洞察力,和果決堅狠的行動力,即便是我也無力挽回局面……”
  薔薇一字一句分析道,他的語氣平穩,不疾不徐,顯得極為冷靜,詳細把自己所見到的一切詳細地說了一遍。
  赤狐的臉色一點點凝重起來,雙眸開闔之間,精芒閃動,當機立斷道:“為了這次行動,上邊準備了很久,所以只允許成功,不許失敗。”
  說到這,他抬眼望向薔薇,問道:“可曾采集他的氣息?”
  薔薇素手伸出,彈指一顆水滴似的物品,說道“他殺了我三個屬下,真元波動很小,能采集的并不多。”
  赤狐略一打量,說道:“已經足夠了,由此足可以啟動一道如影隨形寶符了。”
  說話時,赤狐摸出一枚淡藍色玉符出現手中,略一祭煉,把那一顆水滴物品融入符箓內,旋即亮光一閃,恢復如初。
  “好了,大致位置已經可以確定,目標還未離開冥暗森林,開始行動吧!”赤狐閉目沉思片刻,霍然睜開眼睛,朝極遠處望去。
  嗖嗖嗖!
  在赤狐和薔薇兩位統領帶領下,眾人很快就消失在萬邪石灘。
  ————
  冥暗森林,一棵大樹旁邊。
  陳汐盤膝而坐,他剛剛經歷一場惡戰,滅殺了一頭實力可怕之極的血睛青嘴鱷,自身也受了不小的傷。
  不過在強悍的煉體修為下,他的傷勢很快愈合,力量也正在快速恢復,用不了多久,就能重新恢復到最佳狀態。
  在他身前,擺放著一柄大弓。
  這些天來,他有意鍛煉自己的煉體實力,把煉氣修為放到了一邊,全力以巫力為戰,不止修煉法天象地、三頭六臂這兩部神通,還嘗試著開始研習挽弓擊箭之道,斬獲頗多。
  以陳汐的修為,施展法天象地之后,身體能達到十六丈高度,自身力量也會暴漲三成左右,配合三頭六臂的話,自身力量雖沒有增加,但在戰斗時所發揮出的實力卻能提升一大截。
  單純以煉體修為而論,有了這兩部神通的輔助之后,所擁有的戰斗力比煉氣修為還要高出一籌!
  并且在法天象地和三頭六臂的輔助下,無論是施展星空之翼,還是星斗大手印,所發揮出的威力也提升將近三成左右。
  別看僅僅只是提升三成,用以戰斗時,那絕對是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就像前些天他在斬殺一頭恐怖兇獸錐刺斑紋虎時,正常而戰,他根本不是其對手,但施展了法天象地和三頭六臂之后,卻是在寥寥三招之內,就把錐刺斑紋虎拍成了一灘肉泥。
  至于箭道修煉,也是小有成就。
  挽弓射箭,講究眼疾手快、心隨意動,不但力量要足夠,速度、準頭都極為重要,尤其是準頭,是考驗一名箭士最基本的要求。
  百步穿楊、百步穿心、這都是對世俗凡人的要求,對于修士和煉體者而言,想要在箭道上展現出強大的武力,對準頭、速度、力量的要求要更為苛刻。
  因為修士之間的戰斗,無不擁有飛天遁地的本領,快如閃電的身法,比最靈巧的燕子還敏銳,比最擅長飛行的鷹隼速度都快,想要準確命中他們,其難度之大也就可想而知了。
  對現如今的陳汐而言,他并不缺乏力量和速度,他要練習的就是如何鎖定目標,并擊中目標。
  箭道的修煉,和其他武道都截然不同,對神識的要求比自身力量要更高。
  只有神識強大了,才能鎖定敵人的行動,于間不容發之際撲捉到一絲滅殺敵人的機會,并牢牢抓住,然后悍然出擊,其中任何一個細微的疏忽,都有可能讓攻擊落空。
  總而言之,箭道修煉,最基礎的就是“眼到手到”,身心如一,在決定出箭那一剎那,必須把挽弓、搭箭、瞄準、射擊等所有動作在同一時間完成,如此方能發揮出箭道的真正威力。
  當然,這僅僅只是基礎。
  據說在荒古時期,一些精通箭道的大強者,甚至一箭能洞穿虛空,齏粉星辰、摧毀百座山岳,在萬里之外殺敵人于一念之間。
  陳汐如今也只能做到嫻熟射箭,摸索到了箭道的一絲皮毛,這還多虧了齊胤,齊胤死后身上所帶的儲物法寶中,有著一枚玉簡,上邊記載著名為“滅星碎月箭”的箭道神通。
  這門神通詳細記載著有關箭道的知識,例如如何挽弓能讓力量更大、搭箭時的手法該如何做,才能達到最快的速度……等等。
  當然,這箭道神通,必須以弓箭巫寶來施展,陳汐手中如今只有一把滅星弓,卻并無箭矢,也只能憑借弓弦之力,射出無形箭矢,力量雖強,卻無法和真正的箭矢相媲美。
  值得一提的是,這種箭矢也必須是巫寶級別的,因為尋常箭矢根本就承受不住一箭射出時所蘊含的威力,也只有巫寶級的箭矢,才能發揮出一箭的全部威力。
  不過即便如此,憑借陳汐如今的箭道實力,百里之內,也足以擊殺任何普通金丹修士了。至于厲害點的,那就要視情況而定了。
  陳汐睜開眼睛,從打坐中醒來,精神奕奕,渾身上下恢復到最佳狀態,他抓起地上滅星弓,正打算前行。
  就在這時,突然一股細微的力量波動倏然掃過他的身軀,猶如水波悠然蕩漾而開,消失得無影無蹤。
  如影隨形寶符!
  身為一名能夠制作出完美上階寶符的符陣師,陳汐幾乎瞬間,就認出了這一絲力量波動是由何物發出的。
  顧名思義,這如影隨形寶符,就是一種用以追蹤的上階寶符,只需敵人的一縷氣息,就能搜尋出敵人的位置,如跗骨之蛆,如影隨形。
  想要躲避這種搜尋,除非實力達到冥虛境界,否則連涅槃境修士都是躲避不開。
  “終于來了么?”注意到這一絲波動,陳汐不僅沒有半點緊張,反而顯得有些迫不及待,好像早已等待多時一樣。他背起滅星弓,沒有前行,而是掉頭折返,朝冥暗森林中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