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338 滅敵之局

感謝兄弟“我雜辦呢”、“zhangeryi”、“mebed”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以及“mebed”兄弟兩個888打賞捧場!
  ————
  崩崩崩……
  一道道無形箭矢破空,猶如倏然爆射的流光,每一根流光都帶著凌厲、肅殺、無堅不摧的鋒銳氣息。
  所過之處,一株株粗壯古老的大樹直接被貫穿,地面的堅石厚土被炸成碎屑爆灑飛天,只片刻之間,小土丘方圓十里范圍內已是千瘡百孔,猶如一個馬蜂窩,滿目瘡痍。
  情景駭人,但卻對黑日樓刺客造不成任何威脅。
  在赤狐、薔薇兩位統領級刺客帶領下,上百黑衣刺客,成圓拱形朝陳汐逼近,他們當然不會只圍不打,相反,每個人都施展出自己最凌厲的攻擊,鋪天蓋地般朝陳汐籠罩而去。
  道品武學、法寶、法訣……各種攻擊席卷天地,浩瀚恐怖的威力激蕩四野,震碎云霄,轟破虛空,方圓百丈范圍內,宛如火山爆發、地動山搖,可怕之極。
  爆炸所產生的強烈流焰、炫目刺眼的無匹華光,令天地都黯然失色,那里的一切都已經看不清楚。
  “這一下,那小子只怕要死了。”
  睿王府,當空懸浮的靈犀鏡內,景象已是一片模糊,全部被各種神霞充斥,目睹此幕,云鶴派的龍鶴上人不由感慨出聲。
  “不是只怕,是肯定必死無疑!”
  睿王皇甫經天哈哈大笑,聲音中透著無比暢快,“不出三日,那小子身上的所有寶物,都將是咱們的掌中之物,諸位,難道你們不覺得此事值得慶賀一番?”
  說著,他舉起了手中酒杯,仰頭飲盡。
  其他老怪物見此,也都一個個含笑舉起酒杯,一飲而盡,仿似不如此,就不足以宣泄心中的興奮和喜悅。
  是啊,夢寐以求的寶物就將到手了,值此時刻,誰能不激動呢?
  至于從一個小輩手中搶奪寶物是否有失顏面,他們卻無人提起,甚至根本就自動忽略了這種小細節。
  這就是大人物的心態了,只要被自己看上眼的,就予取予奪,渾不在意螻蟻的死活。
  “嗯?那是什么?”正在歡笑飲酒之際,龍鶴上人不經意看到,在那靈犀鏡表面,驟然亮起無數點璀璨星光。
  一點點的星光,按照一種玄妙的軌跡層層交疊,環環相扣,幾乎一瞬間,就把所有的神霞、光芒、流焰吞沒……
  旋即,靈犀鏡內,景象驟然一變。
  滿天星斗彌漫,籠罩四方八極,那黑日樓所有刺客的身影,全部都消失,宛如憑空蒸發了一樣,再也尋覓不到一絲存在的蹤跡。
  這是……
  所有老怪物眼瞳都是一縮,瞬間認出,那赫然是一座龐大復雜的陣法!
  一股不妙的感覺,倏然涌上所有人心頭。
  ————
  陳汐立在大陣之外,氣喘吁吁。在剛才鋪天蓋地的攻擊中,他也是受到不小的傷害,此刻渾身焦黑,頭發披散,很是狼狽。
  不過看到眼前那座星光彌漫的大陣,他還是露出一絲笑容。
  在殺掉齊胤、然后從薔薇的圍捕中逃掉之后,他就在一直思索著如何掌握主動權,將一切威脅抹殺掉。
  在前行時,他在思索。
  在與一頭頭可怖兇獸激戰時,他在思索。
  在一次次身負重傷,抓緊時間療傷之際,他也在思索。
  當一個人專注于某件事情時,所爆發出的潛能絕對超乎想象,所謂不瘋魔,不成活,就是這個道理。
  眼下這座星光彌漫的大陣,就是陳汐苦苦思索出來的杰作。
  想要將比自己多出百倍的敵人一網打盡,布下一座大陣,無疑能起到不可思議的作用,大陣可以用來防御,亦可以用來殺敵。
  有了這個想法之后,他在冥暗森林中搜集了很多材料,又將浮屠寶塔內的材料用了七七八八,方才布下了這座大陣。
  這座大陣名叫“星海無垠”,修士一旦陷入其中,就如同掉入了一片無垠星海當中,無論如何飛馳、如何反抗,都無法跳脫大陣的束縛。
  除非懂得破陣之法,或者達到冥化境界,以力破力,摧毀這座大陣,否則陷入其中,就如同陷入絕境的籠中鳥,插翅難飛。
  簡單點說,“星海無垠”可以稱作是一座巨型迷幻陣,只能死死困住敵人,卻并沒有任何的攻擊性。
  這也沒辦法,陳汐身上的材料,以及在冥暗森林中所所搜集到的,也只能布下此陣,至于其他的大型殺陣,他倒是懂得布陣之法,但卻苦于材料缺乏,也只能拿“星海無垠陣”來將就了。
  不過效果同樣顯著,在用自己不擅長的箭術示敵以弱之后,敵人果然如同所料想的那樣,以為自己黔驢技窮,已成困獸之斗之勢,逼近而上,結果卻落入自己早早設下的局中,由獵人變成了獵物……
  此時,包括赤狐和薔薇在內,黑日樓的一百零五名刺客,如今全都陷入大陣,一時半刻,絕對無法從脫困。
  這是一個機會,一個一網打盡的絕佳機會!
  沒有遲疑,陳汐縱身而起,一瞬間沖向森林深處,離開了這座大陣。
  片刻后,他來到了一片瀑布附近,隔著百丈距離停了下來,沒有耽擱片刻時間,當即拉開滅星弓,猛地爆射出一道無形箭矢。箭矢破空,帶著無與倫比的沖擊力,撞進瀑布中,震得山石碎裂,水浪滔天。
  “吼!”
  就在這時,一聲驚天的獸吼咆哮聲響起。一頭體積龐大如山,通體青灰色,覆蓋冰冷鱗片的蛟獸破水而出,足有水缸那么粗的巨爪探空而出,尋找膽敢侵犯自己潛修的挑釁者。
  “砰!”
  迎接它的是另一道無形箭矢,更加凌厲,鋒銳,貫滿磅礴巫力,狠狠攢射在它的頭顱上,濺起一連串刺眼火花,這頭蛟獸大怒。
  它看到了陳汐,一下子騰躍而起,快速撲閃而至,張口便吐出一片汪洋似的寒冰霞光,將前方的山林都化作了冰霜,生機滅絕。
  陳汐撒腿狂逃,全力施展星空之翼,整個人如一抹透明虛影,瞬息已掠出千丈之外。
  蛟獸暴怒之下,緊追不舍,四肢踐踏,瞬間碾平了一片又一片的高大樹木,驚得諸多猛獸膽寒,慌亂逃奔。
  陳汐在森林中穿梭,很快來到一片開滿花海的峽谷前,滅星弓再次開張,爆射出一道道流光箭矢,在花海中犁出一道道觸目心驚的傷疤,花瓣紛飛,泥土翻騰。
  一頭羽翼絢麗,大足有幾十丈的兇禽猛地從花海中飛出,暴怒振翅,剛才有一道無形箭矢,差點就傷到了它!
  它睜開鋒利如刀的血色眼眸,正好看見了峽谷前的陳汐,當即雙翅一振,發出一聲暴怒清啼,化作一抹絢麗煙霞,朝陳汐沖去。
  這絕對是一頭可怕的兇禽,所過之處,虛空被如刀雙翼斬碎,其身上所挾帶的可怕氣流,就像颶風一般,橫掃山石,席卷古木,任何東西都悉數化作了飛灰。
  陳汐再次狂逃而去,片刻后又來到了一片領地當中。
  這里生存著一頭渾身皮毛燦爛如金霞,高有十余丈的巨猿兇獸,暴戾兇狠,大手一拍,輕易就齏粉一座大山,是這片區域的絕對霸主,沒有任何兇獸能夠撼動。
  陳汐根本就沒動手,只在金毛巨猿的巢穴百丈外,晃了一下身體,就引出了這頭暴躁到無法形容的兇獸霸主。
  就這樣,整片冥暗森林中變得混亂不堪,體積龐大如山的蛟獸、羽翼絢麗的兇禽、暴躁兇狠的金色巨猿……等等十余頭各個區域的霸主都被陳汐成功激怒,在森林中發狂,進行追殺。
  這些兇獸甚至還在半途相遇了,不過它們似乎早已熟識對方的存在,并沒有對峙廝殺,而是緊跟在同一個敵人陳汐身后,追殺不放。
  這一幕驚得冥暗森林中的其他猛獸,都是一個個驚懼不安,簌簌發抖,這么多霸主級存在全體出動,它們還以為末日要來臨了。
  最終,這些霸主級兇獸在陳汐的“帶引”下,來到了“星海無垠陣”之前。
  看見陳汐站立大陣之前,不再逃跑,這些兇獸并沒有被怒火沖昏頭腦,反而放慢速度,顯得有些猶豫,似乎也察覺到了大陣的存在。
  唰!
  似乎早預料到這一幕,陳汐拿出一朵鮮紅如燃的花朵,花瓣上呈現著絲絲縷縷的暗金之色,蘊含著澎湃驚人的生機,散發出一種獨特的氣味。
  這朵殷紅花朵甫一出現在空氣中,氣味就被這些兇獸嗅到,他們的眼眸一下子變得充血,充滿貪婪和熾熱,似乎在他們眼中,陳汐掌間的這朵花,就像世間無上的美味一樣,透著難以拒絕的誘惑。
  陳汐唇邊泛起一絲笑意,抬手就把此花丟進了星海無垠陣內。
  轟隆隆!
  性情最為暴躁的金毛巨猿第一個忍不住,大步流星,踐踏山石,朝大陣內沖去。其他兇獸見此,略一猶豫,最終也沒忍住誘惑,全都沖進了大陣內,瞬間不見了蹤跡。
  “可惜,為了讓這些兇獸出手,一株萬年火候的夢魘溶血花就這樣沒了,不過只要能借此滅了黑日樓那些刺客,倒也物有所值……”
  陳汐站立在大陣前,心中暗松了口氣,計劃直至此時,都在他的掌控中,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等待結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