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339 陷阱重重

夢魘溶血花是一種罕見的靈藥,所散發出的獨特氣味,被妖獸嗅到之后,腦海中會出現極為強烈的幻覺。
  萬年火候的夢魘溶血花所產生的獨特氣味,甚至能讓妖獸認為,只要吞服了這種花,可以白日飛升,一步登天,羽化為一尊逍遙自在的天仙。
  功效雖有點夸張,但此花的藥力的確極為神奇,尤其是對一些蛻化人形困難的兇獸,吞服此花之后,能夠在極短時間內蛻變人形,擁有絕佳的修道之身。
  這對任何妖獸而言,同樣有著無法抗拒的誘惑。
  也正因如此,當陳汐把這株奇特的靈花丟入“星海無垠陣”時,這些霸據一方的兇禽兇獸才會不顧安危,毫不猶豫地沖進了“星海無垠陣”。
  陳汐沒有再過多感慨,盤膝坐地,開始恢復消耗巨大的體力。
  從布下大陣,到引誘黑日樓刺客來犯,再到把敵人全都引入大陣當中,直至最后把這些霸主級的兇獸召來,每一個步驟都耗費了他大量的心力和體力,其中更存在著諸多兇險,任何一個細節出錯,都可能令這一切化為烏有。而他自己,也將陷入死局。
  這是一場生死較量,容不得半點閃失。
  幸好,直至現在計劃已經完美進行了十之**,接下來就是“收獲”的時候了。
  ————
  這是一個陷阱!
  一個早已精心布置好,就等自己落網的陷阱!
  赤狐、薔薇、以及他們身后的一眾黑日樓刺客,臉色都很凝重,警惕四周,不敢有任何的懈怠。
  這是一座巨型幻陣,行走在大陣中,放眼四望,天地之間全都飄蕩著銀色的星光,更有無數的星辰在每一個角落忽明忽滅,深邃浩渺,令人摸不清楚真正的出路究竟在哪里。
  面臨僵局,赤狐并不慌張,說到底陳汐就一個人,陣法再厲害,也需要控制。有人控制的陣法和沒人控制的陣法,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陣法雖然有諸般神妙,但歸根究底還是外力的一種,刀尖舔血的日子過了這么久,赤狐很明白,戰斗的本質,還是雙方力量的較量。更何況,眼前這座大陣明顯僅僅只是一個幻陣,毫無殺傷力,只要被找到“陣基”所在,完全可以輕松破陣而出。
  凝了凝神,赤狐不再思索其他,把注意力集中在破陣上。
  這不是他第一次破陣,但面對如此厲害的幻陣,他還是第一次,雖然對這座星光飄渺的大陣不了解,但他依然心中篤定,憑借自己等人的力量,破掉這座幻陣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赤狐帶著眾人朝前行去,速度并不快,而且他每一步踏出,地上必然出現一個大洞,什么幻象,都會擊得粉碎,這樣不容易被幻象所迷惑。
  這個法子雖然笨,但極為有效,只要一步步朝前行去,搜遍整座大陣,必然可以找到陣基所在,破陣而出。
  萬變不離其宗,任何符陣,都會有其陣基,陣基是符陣的中樞所在,只需要把陣基摧毀,再厲害的符陣,也會在剎那間瓦解。
  越往前走,他信心越足。
  陳汐終究是一個人而已,眼前這座大陣也終究是一個毫無殺傷力的幻陣,這樣的力量怎可能阻擋得住自己的步伐?
  突然,赤狐停住了腳步。
  一側的薔薇謹慎問道:“怎么了?有情況?”
  赤狐臉上露出一絲疑惑表情:“目標正在朝我們靠近。”
  薔薇一怔,唇邊泛起一絲不屑:“這畢竟是一座幻陣,他只怕知道困不住咱們太久,忍不住要親自動手了。”
  說話時,她那冰冷絕美的臉上涌出一抹濃濃殺機,上一次陳汐從自己眼皮底下逃掉,已讓她積攢了一肚子怒火,而這一次自己更是墜入了陳汐的陷阱,這種接二連三的失利局面,早已氣得她快要發瘋,迫切需要殺人。
  只有殺人,才能宣泄她此時的滔滔怒火!
  赤狐沒有說話,他閉上眼睛,忽然,他霍然睜開眼睛,口中驚呼:“目標速度太快!并且不止一個……”
  說到這,赤狐的臉色已是大變,再沒有一絲的從容淡定,暴喝道:“快!敵人太多,馬上做好戰斗準備!”
  轟隆隆!
  就在赤狐的話音剛落,整個大陣中,陡然響起一陣雷鳴似的奔跑時,地動山搖,天地都像在顫抖。
  體積龐大如山的蛟獸、雙翼絢麗的兇禽、高達十幾丈的金毛巨猿……這一刻,仿似整座冥暗森林的霸主級兇獸都悉數到齊了!
  此時不止是赤狐,所有人都是臉色大變,他們終于發現,前來侵犯的不是陳汐,而是一片黑壓壓的兇禽兇獸!
  好可惡的家伙!
  好狠辣的心計!
  好恐怖的連環戰術!
  赤狐這一瞬間,終于明白了陳汐的所有計劃,這座幻陣的確毫無殺傷力,可若突然鉆進來一群可怖的妖獸,其造成的殺傷力,絕對要比一座大陣還要可怕。
  此時他們已經不能撤退,身在大陣中,他們也后退不得,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赤狐身經百戰,知道此時硬拼才有一線生機,當下一咬牙怒吼:“殺!”
  暴雷般的怒吼響徹整座大陣,也驚醒了正陷入一種驚慌的眾人,赤狐的暴喝聲立即讓他們找到主心骨。
  身為黑日樓的刺客,他們之間的配合默契無比,戰斗素養也遠超尋常修士,只一瞬間,他們就準備好戰斗隊形,朝那轟隆隆碾壓而至的獸群發動攻擊。
  赤狐暴喝一聲,率先沖入獸群。
  “終于開始了……”陳汐霍然睜開眼睛,站起身子,神識探入大陣,開始密切關注里邊正在上演的大戰。
  他訝然發現,那個陰柔得像個女人似的赤狐,一旦戰斗起來,卻剽悍得不像話,瘦削的身軀爆發出剛猛恐怖的力量,他在兇獸之間橫沖直撞,指東打西,吸引了大多兇獸的攻擊。并且赤狐的戰斗手段也極為獨特。
  赤狐兩手各握一桿三尺長的金色鐵釬,拇指粗細,邊緣鋒刃涌動著可怕的氣息,每一次揮動,都會凝聚出一個巨大的金色剪刀虛影,一剪而出,絞碎虛空,鋒銳無雙,圍在他身邊的兇獸,都在這一柄金色剪刀虛影下,受到了不大不小的傷害。
  咔嚓!
  赤狐不斷移動位置,金剪掠空,整個人所散發出的剽悍凌厲氣息,稱得上是所向披靡,其強悍的戰斗力,就連陳汐都看得心中訝然不已。
  不過相較于赤狐,薔薇的戰斗方式明顯也更可怖,這個血衣飄舞的冰冷女子,雪白的雙腕間纏繞著一條血色鎖鏈,細如拇指,揮舞而出,猶如一條血色長蛇在天空中騰挪轉移。
  并且每一寸鏈身都挾帶著強大的吞噬力量,兇獸的身軀只要被血色鎖鏈禁錮片刻,都會被吞噬掉一塊塊血肉精氣,詭異之極,也可怕之極。
  薔薇的這種攻擊方式,在群戰中效果很顯著,原本成群的兇獸被他沖擊得七零八落,這對他們所有人的威脅立即小了許多。
  其他黑日樓刺客配合十分默契,集中火力轟擊那些被沖散的兇獸。
  赤狐和薔薇兩位統領級刺客的戰斗手段讓陳汐大開眼界,但是他卻毫不擔心自己設下的殺局會發生變化。
  因為無論是蛟獸、雙翼兇禽,還是那金毛巨猿,無一不是強悍無比,薔薇雖然能把這些兇獸沖散,但是并不能給它們帶來致命的傷害。
  相反,赤狐和薔薇的不斷攻擊,反而激怒了這些兇獸骨子里的兇狠,一個個暴怒發狂,一致對外,開始大殺四方。
  轟!
  六名黑日樓刺客,只覺頭頂籠罩一片黑影,還來不及躲閃,就被蛟獸一巴掌拍成了一團肉泥,死狀凄慘。
  這頭蛟獸在冥暗森林中,絕對是防御和攻擊都處在巔峰之位的霸主,一身鱗甲刀槍不入,巨爪落下,同樣可以碾碎山岳,轟碎大地,可怕之極。
  不需要赤狐指揮,同伴的慘死,令其他黑日樓刺客幾乎把所有火力都轟向了這頭巨大的蛟獸。
  噗噗噗!
  這蛟獸頓時被無數的攻擊所淹沒,,哪怕它防御力再驚人,可是面對一大堆金丹境刺客的憤怒一擊,也瞬間就被打成了篩子。
  但正因為這頭蛟獸吸引了幾乎全部的攻擊,給其他兇獸可趁之機。
  那只遍體絢麗的巨大兇禽猛地俯沖而至,雙翼一展,鋒利如刀,在人群中橫掃而過,只一瞬間,就有十余個黑衣刺客被攔腰斬為兩半,鮮血噴灑,倒地而亡。
  其他兇獸也不逞多讓,幾乎都趁此機會,各自虐殺了不下十人,那等可怖的兇猛氣焰,看得大陣外的陳汐都冒出一絲冷汗。
  此時的星海無垠大陣中,血腥濃郁,碎尸遍布,慘呼不斷,配合著各種兇獸暴怒嗜血的咆哮聲,簡直就像一座人間血獄。
  陳汐立在大陣外,神色漠然,這些人的死,并不能讓他產生任何憐憫,他抬起頭,突然喃喃道:“只剩下十余人了,這時候差不多該自爆金丹了,否則可就全軍覆滅了……”
  說話時,他身形驀地暴退,瞬間已離開百丈之外。
  轟!轟!轟!
  果然如同陳汐所料想那樣,這個時候,這些黑日樓刺客自知突圍無望,已經開始自爆金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