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341 紛紛潰散

啪!
  皇甫經天控制不住心中怒火,狠狠捏碎手中酒杯。
  其他老怪物眼眸中同樣燃燒著洶洶怒火,殺人者,人恒殺之?一只小螻蟻竟敢那此話來警告自己,簡直是活膩歪了!
  身為地仙境強者,他們何曾受過如此挑釁?
  沒有!
  就是放眼整個大楚王朝,都沒有人膽敢向地仙境強者張牙舞爪!
  但偏偏陳汐卻這么做了,這絕對是**裸的挑釁!
  這些老怪物氣得胸口起伏不定,恨不得當即就撕裂虛空,跋涉百萬里之外,將陳汐抬手抹殺。
  “來人!”皇甫經天沉聲道,聲如驚雷,震蕩八方,毫不掩飾自己的滔天怒火。
  “主上,有何吩咐?”一個管家模樣的老者,倏然出現在了虛無空間中,神色恭敬,心中卻是驚顫不已,清晰察覺到空氣中彌漫的沉悶殺機。
  “告訴黑日樓,此次任務若失敗,本王和在座諸位絕不會善罷甘休!必要時候,甚至不排除將黑日樓的勢力,從大楚王朝連根拔除,讓他們自己趕著辦吧!”皇甫經天眼眸冰冷,雷電閃現,毫不掩飾自己的滔滔殺機。
  “喏。”管家心中一顫,不敢再多問,匆匆領命離開。
  ————
  收起靈犀鏡,看著滿地的瘡痍和尸體,陳汐沒有過多感慨,危機四伏的森林里,可不是多愁善感的好地方。
  他開始清掃這次的戰利品。
  他第一個目標是赤狐,他對那一對能夠凝聚出剪刀虛影的青色鐵釬武器十分好奇。
  赤狐的手中的一對三尺長青色鐵釬被陳汐拿走,不僅如此,他身上所有東西全部都被陳汐搜刮掉。
  浪費一直是陳汐深惡痛絕的惡習,所以不出意外的,滿地的隨時殘骨也都被他搜刮了一遍,薔薇腕間的那一根拇指粗細的血色鎖鏈,再一次讓他眼前一亮,不過強忍著當場研究的沖動,把它放入了浮屠塔內。
  此次足足有一百零五名刺客死在當場,這些人皆有著金丹境的修為,身經百戰,然而遺憾的是,除了搜刮到一大堆地階法寶,陳汐再無任何收獲,因為這些刺客身上,根本就沒有隨身攜帶儲物法寶。
  想想也是,刺客這種職業,經常游走在生死之間,只怕從執行任務之前,都早已做好死亡的準備,除了手中最厲害的武器,自不會再把其他昂貴物品隨身攜帶。
  陳汐看著面前擺放的一百零三件法寶。
  在這一百零三件法寶中,刀槍劍戟都有,五花八門,但毫無例外,在每一件法寶的表面上,都有一個“眼睛”形狀的記號。
  很明顯,這些法寶都是出自同一個煉器師之手,這個“眼睛”記號,應該就是這位煉器師的獨特印跡。
  但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這些法寶,換做別的修士根本就用不了!
  陳汐一眼就看出,這些法寶都是為這些刺客量身裁定,每一件法寶都只能讓這些刺客一個人使用。換做其他人,真元甫一灌入法寶中,就會引起這件法寶內部結構的變化,最終化作一堆廢鐵。
  這是煉器師在煉制法寶時,就加入進去的一種禁制,想要改變,除非把法寶拆除了,但那樣一來,跟毀掉一件法寶也沒什么區別。
  “連死了都不給人留下一點戰利品,這黑日樓的作風還真夠吝嗇的。”陳汐暗自嘆了口氣,原本他還想著,等到了錦繡城,把這些法寶統統賣掉,必然能收獲一筆驚人財富,然而如今看來,也只能熄滅這個心思了。
  “不過抽個機會,好好琢磨一下這些法寶內的禁制,或許應該有解決的辦法,最不濟就拿去喂白魁也好,反正這小家伙什么都吃,應該不會拒絕地階法寶的誘惑的……”
  陳汐搖了搖頭,不再多想,他需要馬上離開。這里的血腥味如此濃重,馬上就會有許多兇獸聞到血腥蜂擁而至。
  等等!
  好像有什么東西遺漏了……
  離開沒多久,陳汐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此次黑日樓對自己的劫殺行動,總計一百六十八人,分作了三支小隊,其中兩支小隊如今已經被自己全殲,還剩下最后一支小隊。這支小隊由黑日金丹榜排名第六十五名的白穹統領帶隊,論戰斗力比赤狐和薔薇還要高出一截,實力不容小覷。
  當然,陳汐并不關注這些,他關心的是,赤狐和薔薇兩支隊伍的死,是否會引起這支小隊察覺,繼而朝這邊趕來?
  肯定會的!
  黑日樓刺客之間,想必有獨特的聯系方式,否則決不會分作三批來劫殺自己,那樣的話,就給了自己各個擊破的機會……
  陳汐沉思片刻,一個極為大膽的注意出現在腦海中,他要趁此機會,把黑日樓這次派來劫殺自己的所有刺客,統統抹除掉!
  ————
  黑衣、黑甲、黑靴,黑頭盔,這就是白穹,渾身上下籠罩在一層漆黑冰冷的甲胄當中,就像一位征戰沙場驍勇悍猛的將領。
  不過白穹此時的目光卻是陰沉如水,盯著腳邊的兩具尸體。赤狐和薔薇都身首分離,脖子被一劍抹掉。雖然他和赤狐、薔薇并沒有太多交集,但是看到兩人的死狀,也不由一陣默然。
  “尋覓到目標的蹤跡了么?”白穹忽然問道,他的聲音尖利沙啞,如同陰風嚎叫,聽在耳中,令人心中寒氣直冒,毛骨悚然。
  “搜尋到了。”手下成員立即忙不迭回答。
  “好,我們現在就出發。”白穹瞥了一眼剛才說話的那人,冰冷道:“另外,把這個消息報告給上邊,或者江尋統領。”
  “是!”
  ————
  江尋望著手中的玉簡,沉思片刻,那張普通的臉頰上涌過一抹訝然,旋即便恢復如初,躬身道:“屬下辦事不利,請七首領懲罰!”
  在他身前十丈外,站著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正是被他稱作七首領的崔山,他揮了揮手,問道:“白穹去追殺了?”
  “是!”江尋回答的言簡意賅,神色平靜,看不出半分波動,“赤狐和薔薇兩支小隊全部陣亡。”
  “哦。”崔山的聲音中透著一絲驚訝,旋即一聲輕笑:“呵呵,能把狡猾譎詐的赤狐和殺伐果決的薔薇打敗,看來之前我也低估了這個小家伙嘛。”
  江尋搖頭道:“根據白穹傳回來的情報,對方早早布下一座大陣,又引誘大量的兇獸,其中包括青麟鱷蛟、五彩雀鳳、大力金猿等霸主級兇獸。從現場來看,咱們的人九成都是死在了這些兇獸之手,還有數人自爆金丹而亡。只有赤狐和薔薇是被人割掉了頭顱。”
  崔山坐回椅中,輕輕地摩挲著他光潔的下巴,眼眸半瞇,沉默片刻,才啞然笑道:“了不得啊,個人實力如此出色,連戰術和謀略都如此出眾,若是收入我的麾下,必然把他當做核心統領級刺客培養,說不定日后又會出現一位能夠獨當一面的首領。”
  江尋平靜答道:“恐怕不行了,剛才屬下接到消息,睿王皇甫經天等人已經通過靈犀鏡,知道了一些真相,他們傳來話,若此次劫殺失敗,要把我黑日樓勢力從大楚王朝連根拔除。”
  崔山眼眸一寒,整個人轟然散發出一股可怕之極的氣息,在其背后更是出現了一輪浩大的黑日虛影,衣衫獵獵,宛如化作了一尊黑暗魔神。
  “罷了,強龍不壓地頭蛇,更何況那人錢財與人消災,此次行動若失敗,我黑日樓數千年來塑造的榮譽只怕要一掃而光了。”
  崔山嘆了口氣,揮手道:“那就把他抹殺了吧!”
  “是!”江尋點頭答道:“屬下打算親自帶隊,派出在大楚王朝境內活動的所有金丹統領級成員。”
  崔山點點頭,問道:“總計多少人?”
  “只需二十二位統領級刺客足夠了。”江尋答道:“他們的排名都在黑日金丹榜排前五十,擁有這等力量,天下任何金丹修士皆可殺。”
  崔山揮了揮手,似已懶得多說,坐在黑暗中開始閉目養神,待江尋離開之后,他才重新睜開眼睛,輕嘆了口氣,喃喃道:“接二連三地派出獵殺人員,是不是太過分了?若是被紫荊白家知道了……”
  ————
  陳汐雖然不知道白穹和其麾下的刺客實力如何,但是,他很清楚,對方此刻只怕早已知悉了赤狐和薔薇等人的死。
  他并沒有急著逃跑,而是躲在了一處山坳隱秘處,潛心修煉,努力讓自己恢復至最佳狀態。
  殺局,之前他已經布置好了,此刻就等魚兒上鉤了。
  一想到為了滅殺白穹等人,自己所付出的昂貴代價,陳汐心中也不免感到一陣肉疼和可惜。不過只要能達到自己的目的,付出這一切倒也值得。
  “希望這些家伙快點來吧,經此一戰之后,必須要離開冥暗森林,否則黑日樓再派出一些高手過來,只怕自己的行程又要被耽擱下來了……”陳汐眼眸望著遠處,神色堅定,喃喃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