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342 挾美同行

感謝兄弟“天旭子貢”、“terryhong”、“凌舌”、“用戶09768750”、“用戶04628179”、“點對點”、“流行升騰”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感謝兄弟“terryhong”再一次666的捧場打賞!拜謝了!
  ————
  嗡!
  手中的淺青色寶符泛起一絲波動,赤狐眼眸一瞇,輕輕笑了,“目標似乎發現了我們,正在朝返回冥暗森林內折返,走吧,圍獵要開始了。”
  赤狐腳尖一踏虛空,濺起一圈虛空漣漪,他的速度驟然加快了許多,其他黑日樓刺客紛紛緊跟其后。
  加上薔薇所帶領的五十名黑日樓刺客,他們一行現如今有一百零七人。
  這些人無一不是身經百戰的刺客,老辣無比,飛遁空中,散開隊形,呈扇形橫掠上前,推進的速度雖然快,但每個人臉上都是一副好整以暇,不見半點急迫,顯現出極高的戰斗素養,彼此之間的配合也極為默契。
  赤狐沒有撐起防御力量,任憑如刀子般的寒風吹在臉上,他的雙眼微瞇,表情頗為享受。聽到薔薇對陳汐的形容,他只覺自己心中的殺戮欲望也被一點點勾起。
  很久沒有遇到這么有趣的對手了,他對即將到來的圍殺很期待。
  赤狐不擔心目標能夠跑掉,或者說,沒有人能夠從他手上跑掉,因為在他手中,有著無數種鎖定敵人的方法,如影隨形寶符只是他的手段之一而已。
  他并不擅長戰斗,實力甚至比薔薇還略有不如,但他卻在黑日金丹榜上排在六十八名,反而比排名第七十六的薔薇還要靠前。
  原因很簡單,他的追蹤之術在所有統領級刺客中,無人能夠企及。組織這次派遣他來,也正是為了牢牢鎖定目標,杜絕任何令目標能夠逃走的可能!
  “所有人注意,目標停下來了,做好獵殺準備!”赤狐這次也沒有失手,很快便發現了目標的大體位置。
  ————
  這是一座林木覆蓋的山丘,大約千丈范圍,像在莽莽森林間隆起的一個小凸包,很不顯眼。
  陳汐當空而立,衣衫獵獵,忽然他抬起頭,目光望向遠方天空。
  遠方天空,一群小黑點,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向這邊飛來,空氣中,一股肅殺之氣,如烏云鉛垂,席卷而至。
  陳汐唇邊泛起一絲冷意,為了這一天的到來,他已經準備很久了,此刻望著那浩浩蕩蕩的黑日樓刺客出現,他心中沒有緊張,有的只是無盡殺意。
  他的心中沒有任何雜念,心神異常空明,只等待一個絕佳的時刻,他便會毫不猶豫發動雷霆一擊。
  因為他不喜歡被動挨打的局面,不喜歡被人當做獵物。而這一次,他就要讓對方知道,究竟誰是獵人,誰是獵物!
  天空中,赤狐和薔薇停了下來,在他們背后,一百零五名黑衣刺客分散而開,氣機已經遙遙把四周鎖定。
  沉悶純粹的殺機,覆蓋天地之間,附近百里內的妖獸仿似也察覺不妙,不敢朝這邊靠近。
  薔薇抬起素手,攏了攏耳畔青絲,手腕間的紫色鎖鏈叮咚作響,發出攝人心魂的奇異聲音。她盯著陳汐,冰冷的眼眸里毫無感情,像盯著一個死人。
  就是此人,逃出了自己的圍捕劫殺,這一次,她再不能容忍這種情況發生!
  看著孤零零立在遠處的陳汐,赤狐唇邊泛起一絲陰柔森然的笑容,悠悠笑道:“知道逃跑也是浪費力氣,所以不打算逃了?如此也好,委托我們黑日樓刺殺你的客人們,想必也愿意親眼看到你是如何慘死的。”
  赤狐并沒有急著動手,而是掐動法訣,祭出一面水波翻涌的鏡子。
  這面鏡子名為“靈犀鏡”,屬于奇珍異寶的行列,并無任何攻擊力,它的功效很簡單,能夠把附近的景色、以及所發生的事情,時時刻刻幻化出來。
  另一個擁有靈犀鏡之人,哪怕身在百萬里之外,透過鏡面,也能夠看到這邊發生的所有事情,宛如身臨其境一般。很是神奇。
  很明顯,赤狐這么做,就是要讓這里發生的一切,讓隔了不知多少萬里的某些人親眼看到。
  陳汐甚至已猜到,在某個地方,睿王皇甫經天那群老怪物正聚攏在另一面靈犀鏡之前,正在朝自己望來。不過他卻毫不擔心,看到又如何?誰勝誰負,還沒有定論。
  正如陳汐所猜測,此刻在戰王府深處那一片仙氣盎然的空間里,一面靈犀鏡浮現當空,其內景色流轉,纖毫畢現。
  當看到陳汐被黑日樓一眾此刻包圍的景象,皇甫經天、龍鶴道人、莫瀾海、趙紫眉、六梟上人、沖虛散人這六個老怪物一個個神情一振,眸露興奮之色。
  “黑日樓不愧是天底下第一刺客組織,出動這么多人馬,只為殺死一個小家伙,真是一個大手筆啊,這小子這次絕對死無葬身之地!”龍鯊島島主莫瀾海贊嘆道。
  睿王皇甫經天卻冷笑搖頭道:“咱們六家可都花了血本,才請動黑日樓出面對付這小子,出動這么點人,并不算什么。”
  “老夫卻不關心這些,只要那小子身上的寶物能安然到手,花費再大的價錢也不冤枉。”龍鶴道人呵呵一笑。
  提到陳汐身上的寶物,眾人眼神都是一陣火熱,盯著那靈犀鏡,那模樣,簡直恨不得一下子把陳汐從中揪出來!
  林木覆蓋的小土丘的上空,雙方遙遙對峙,一句場面話也沒有說。
  彼此都抱著必殺置信,務求在這一場戰斗中殺死對方,需要浪費口舌嗎?
  雖然知道己方已占據絕對優勢,但是赤狐還是決定先派幾人去試探一下。他歷經大戰無數,深知不可大意,陳汐能活到今天,實力必然不會簡單了。
  他喚來五名屬下,隨口說道:“速戰速決。”
  這五人不敢大意,目標雖然只寥寥一人,但卻能在薔薇統領手中逃脫,實力不容小覷。若是一對一,他們自知不敵。可若是五打一,他們卻有足夠的信心。想在黑日樓立足,尤其是身為普通刺客,必須要學會如何與同伴配合。
  這也是他們這些年一直存活下來的原因所在。
  五名黑衣刺客逼近,彼此所站立的位置錯落有致,遙相呼應,以毫無死角的戰斗方式,牢牢鎖定陳汐的氣息。
  不等這些人靠近,陳汐突然動手,膺力賁張,磅礴巫力涌入漆黑泛著幽暗光澤的滅星弓,拉滿如月。
  轟!
  一瞬間,陳汐像變作了另一個人,身上暴涌出恐怖如潮的殺意,黑發飛舞,殺機縈繞,配上拉弓滿月的身姿,宛如荒古射日滅魔的神祗,凜然含煞。
  圍攏而來的五人呼吸一窒,面色驟然一變,受陳汐殺意的干擾,他們的心神出現了一絲極其細微的波動。
  這一絲波動雖然只有不到一剎那間,但卻被陳汐敏銳撲捉住,鉗住弓弦的手,突然像拂動琴律,電光火石之間,已經連續變化五次!
  崩!崩!崩!崩!崩!
  就像追魂的奪命之音,又像在心頭擂動的亡命鼓點,五支無形箭矢,瞬間化作五道流光,直接破空而去。
  砰!
  一名黑衣刺客身體驟然爆碎,就像被神靈的巨錘狠狠砸中,那可怕的沖擊力,把他碎裂的血肉碎尸爆綻成一團血舞,滿空飛灑。
  一箭之威,恐怖如斯!
  其實這很正常,箭道迥異于其他戰斗方式,不中則已,一中必然殺敵,其攻擊力之強大,射程之遠,無可與之比肩者。
  雖說這一箭射出的僅僅只是無形箭矢,但卻蘊含著陳汐龐大的巫力,其上更覆蓋著風之道意、天空道意,速度絕倫,無形無質,絕對是狙殺敵人的利器,令人防不勝防。
  砰砰砰砰!
  幾乎同時,其他四人的身體也相繼被爆成一團血雨,飛灑飄落,尸骨無存。
  一瞬間,赤狐派出的無名黑衣刺客,全部陣亡,甚至臨死前連慘呼都來不及發出,那等血腥無比的場面,令在場所有人都是瞳孔一縮。
  他們自然都認得陳汐手中那柄滅星弓,并且知道那是一件巫寶,原本是齊胤手中的寶物,但此時用在陳汐手中,所爆發出的威力,卻令他們不敢置信。
  這家伙不止是一個煉體者,其煉體修為之強,似乎還要在齊胤之上!
  這個突然的認知,令在場所有人都心中一凜,要知道在這次行動之前,他們所接觸的資料上無不顯示,陳汐僅僅是一名煉氣士而已,根本就沒說過他竟還兼修了煉體功法。
  消息哪怕出現一絲偏差,就會造成行動結果的變動,這是身為一名刺客,必須謹記在心的,陳汐此刻所展現出的煉體力量,無疑令局勢也出現了一絲變動。
  這五個人的死,令這一絲變動暴露了出來,對他們接下來的行動反而是一件好事。因為他們的絕對優勢并沒有發生改變。
  “巫寶!神魔煉體流!這小家伙身上的秘密還真多啊……”
  睿王府的一眾老怪物也目睹了這一幕,除了剛開始心中一驚,很快就恢復如初。
  在他們看來,陳汐如今的個人作戰能力再強,也終究只是一個人,面對黑日樓上百號此刻的包圍,尤其是還有兩名統領級刺客的坐鎮下,他的結局也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崩!崩!崩!
  陳汐仿佛對自己的處境毫無察覺,不停地拉弓放箭,朝四面八方的黑衣刺客射殺而去。
  但可惜有了防備之后,這些黑衣刺客展現出其強悍的個人實力,無不從容不迫地避開了這些射殺,令得陳汐所有的攻擊都落空,仿似在做無用功。
  此刻在眾人眼中,陳汐的確像在困獸之斗,垂死掙扎。
  沒有人發現,被陳汐射出去的那些無形箭矢所落的地方,都不引人注意地泛起了一絲微弱的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