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345 倚老賣老

感謝兄弟“ziisuker”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
  ————
  這是一處巖石裸露的峽谷,寸草不生,終日籠罩著一層濃濃的霧靄。
  嗖!
  一道峻拔的身影,劃破虛空,來到這片峽谷中,四下一打量,沒有發現危險,這才盤膝坐在一塊巖石上,開始清理身上的傷勢。
  在他身上,有著十幾道疤痕,皮開肉綻,鮮血流淌,甚至能看見一處處森森白骨,就像剛經歷一場生死惡戰,顯得可怖之極。
  換做尋常人,受到如此重傷,只怕早已痛苦呻吟出聲了,但他卻沒有,他非但沒有痛呼出聲,甚至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顯得極為平靜。
  片刻之后,他處理完傷口,站起身子,又把四周的血跡清除了一遍,這么做是為了避免附近的妖獸嗅到血腥味趕來。
  有條不紊地做完這一切,才不過花費了盞茶功夫,但對他而言,仿似每一分時間都寶貴無比,就像在與時間賽跑,不肯耽擱半點時間,當即盤膝坐地,開始運功修煉。
  此人,自然就是陳汐了。
  從離開冥暗森林,已經整整過去三個月時間。在這段時間內,他經過了一處處險惡之地,萬邪石灘、血靈之地、冰妖魔窟……
  每一處險惡之地,都像煉獄一般,充斥著無盡危險和殺機。這三個月中,他遭遇了不止多少的襲擊,有天災、有獸患、有從血煞中幻化出的恐怖血靈、有從冰寒陰地蘊生的冰妖魔頭等等,每場戰斗都是艱苦、兇險無比,細算下來,平均一天都要經歷一場苦戰。
  其中有好幾次,都是九死一生,差點就身隕道消。
  最驚險的一次是在雷暴荒漠,那是一片充斥著無窮雷霆閃電的荒漠,當陳汐從那里經過時,不幸被一頭盤踞在雷暴中的雷靈三頭鳥盯上了,這頭兇禽天生掌控雷霆力量,實力比涅槃修士都要恐怖,足足追殺了陳汐七天七夜。
  若非他全力施展星空之翼,煉體修為也足夠強悍,差點就被這頭兇禽活活用雷霆劈死,最后僥幸逃掉時,他身上幾乎再沒有一寸完好的地方,到處都是觸目心驚的傷痕,療養了足足三天時間,才基本恢復過來。
  其實在這到處都是殺機的一個有一個險地中,這頭雷靈三頭鳥還算是實力弱小的,有些地方還盤踞著無法想象的恐怖生靈,遠遠一望都讓人感到絕望和無助,遇到這種地方,陳汐根本就不敢靠近,繞路而逃。
  這段時間,受傷成了稀松平常的事情,好在他的恢復能力驚人,而且身上又有大量的療傷靈丹,這才沒有因為傷勢過重而亡。
  同時,經過這段時間密集戰斗的淬煉,陳汐的氣質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盡管看上去十分狼狽。
  與黑日樓刺客的一次次斗智斗勇,再加上這三個月的摸爬滾打,和各種強大生靈作戰,陳汐隨身攜帶的十余套衣物,早就都破成了碎布條。再加上每日每夜的艱苦作戰,他身上滿是兇禽猛獸的血,都沒有時間沖洗。
  然而破爛的衣服和渾身的血跡,也無法遮掩住他鋒利而散發出凜冽殺氣的目光,這股鋒銳的氣質,讓他看上去就像一柄冷光閃動的劍,仿似要把天都捅破一個窟窿。
  “吼!”
  一聲風雷似的獸吼傳來,茫茫大霧中,一頭渾身皮毛漆黑發亮,兩只血瞳似燈籠的巨大豹獸飛掠而至,血腥撲鼻,氣勢暴虐。
  風雷黑豹!
  這是一頭比金丹圓滿境修士都要可怕的兇獸,縱橫山野,來去如風似雷,是這片峽谷的一個霸主存在。
  它瞥了一眼巖石上盤膝打坐的陳汐,似知道趁這時候出擊,這個人類修士絕對抵抗不得,毫不猶豫一縱身軀,**丈長的巨大身軀,如一道劃破虛空的黑色閃電,撲殺而去。
  就在它的巨爪離陳汐還有一尺距離時,原本正在閉目修煉的陳汐霍然睜開眼睛,這一剎那,他的氣質陡然急變!
  鋪天蓋地的殺氣,毫無征兆地出現,充斥著每一寸空間。那殺氣之濃郁,仿似剛才尸山血海中帶出,令虛空都扭曲劇烈哀鳴。
  砰!
  來勢洶洶的風雷黑豹驀地發出一聲驚恐嘶吼,然而就像被掐住喉嚨一樣,失去所有力量,龐大的身體從半空中轟然墜地,軟綿綿癱在地上,渾身再無一絲暴虐氣焰,反而像一只受驚的小羊羔,瑟瑟發抖,驚懼不安。
  僅僅只是釋放的殺氣,就震懾得一頭兇獸瑟瑟發抖,斗志崩潰!
  “我來的時候,這頭兇獸一直呆在峽谷百里外的一處山洞,看護一株即將千年火候的血茯苓,怎會無緣無故離開巢穴?難道是有人故意把它引開的?”
  陳汐若有所思,這時候他的體力已經基本恢復,渾身傷勢也愈合如初,站起身子,辨認了一下方向,便即縱身而去。
  很快,他就來到一處山洞前,抬眼一看,果然就看到,一道窈窕身影,正躡手躡腳地在盜取那一株千年火候的血茯苓。
  這是一個身材凹凸有致,火辣無比的女人,肌膚白嫩晶瑩,略微卷起的酒紅色長發披散肩膀上,豐潤高聳的酥胸半露,下半身只穿著一件短皮裙,露出一對修長瑩白的大腿,性感十足。
  三個月來,第一次看到除自己之外的人類,這令陳汐心中升起一抹欣喜,他沒有打擾這名女子。
  千年火候的血茯苓,他已經看不進眼里了,這三個月的血腥殺伐,雖說歷經了種種生死磨難,但也讓他從那一個又一個的險惡之地,獲得了數十種在外界難得一見的天材地寶,每一件的價值,都要在這株血茯苓的百倍以上。
  “誰!”那名性感火辣的女子把血茯苓采擷到手之后,正打算扭頭就走,猛地看到,不知何時,在自己遠處的地方,竟出現了一道峻拔身影,她不由眼眸一凝,毫不猶豫,抬手就射出一蓬烏光。
  做完這一切,她那性感的朱唇邊不由泛起一絲冷意。
  由于經常出入這片峽谷的緣故,她見多了殺人奪寶的可惡家伙,為了應對這種局面,她早早就準備了一種歹毒無比的暗器——葵星喪命針,突然襲擊之下,瞬間就能把敵人射成一個馬蜂窩,倒地而亡。
  曾經,不止有一個家伙倒在了她的葵星喪命針之下,那些死去的家伙的實力,最高的甚至在金丹圓滿境界。
  所以她很自信,這個突然出現的卑鄙混蛋,下一刻也注定必死無疑。
  然而下一刻,她唇角剛翹起的一抹得意笑容頓時僵固。
  對面那道人影只輕輕一揮衣袖,她那例無虛發的葵星喪命針竟然不進反退,朝自己爆射而來!
  怎么可能?
  她的瞳孔驟然擴張,眼眸中帶著一絲愕然、驚恐,腦海中不自覺閃過一個念頭,難道我云娜今天要死在自己的法寶中?
  這一剎那,云娜忍不住閉上了眼睛。
  咄!咄!咄!……
  一陣密集如鼓點的聲音響起,穿金裂石,帶著獨特的韻律。
  難道我沒死?
  云娜等了半天,身上也沒有一絲痛苦傳來,她忍不住睜開眼睛,一眼就看到,在自己身前地面上,一根根細如牛毛的葵星喪命針,在堅硬的巖石表面整齊排成一排。
  這家伙沒有痛下殺手,難道別有企圖?
  云娜看著對面那衣衫破爛,渾身血跡斑駁,神色漠然平靜的青年,不自覺吞了吞口水,心中惴惴不安。
  她對自己的容貌和身材也極為自信,經常受到不少人的貪婪和窺伺,那種恨不得把自己壓在身下狠狠蹂躪的眼神,她早已習之以常。
  然而此刻,她一想到下一刻自己的身軀就會被這個血跡滿身,看起來骯臟不堪,且冷酷無情的家伙拿來發泄獸欲,她心中就一陣冰冷和恐懼。
  陳汐哪會想到,就在這短短的一剎那,對面這個女人就動了這么多念頭?
  雖然剛遭受到這女人的攻擊,但他卻并不生氣,大概還是因為這女人是他這三個月來見到的第一個活人吧,所以不忍心就這么殺了。
  但死罪難免,活罪難繞,他也懶得跟這女人再多客氣,徑直道:“幫我帶路,饒了你這次。”說著,右手輕輕一抖。
  “啊!”云娜一聲尖叫,腰間傳來一陣巨力,她的身軀騰空而起,不知什么時候,一條血色鎖鏈已經纏上了她的腰肢,她沒有任何察覺,突然的變故令她魂飛魄散,完蛋了!這家伙果然貪念自己的美色,欲要對自己不軌……
  嗖!
  一陣天旋地轉,陳汐已經破空而起,云娜驚恐地閉上了眼睛,迎面呼呼的風聲吹得她睜不開眼睛。
  “你到底要……要干什么?”云娜鼓足勇氣,顫聲道。
  “帶路。”陳汐答道。
  聽到這,云娜心中緊懸的那顆石頭終于落地,她開始琢磨起這個人的來歷,這家伙竟然需要人來帶路,難道他是從陰靈沼澤深處走出來的?
  不可能!
  她幾乎下意識地否定了這個猜測,太離譜了!因為在陰靈沼澤深處,還有更恐怖的雷暴荒漠、冰妖魔窟、血靈死地、冥暗森林……這條從青州抵達雷城的路線,早在數百年前就已荒廢,這些年來根本就沒人能從中活著走出!
  可是,這家伙若不是從陰靈沼澤深處走出來的,又怎會連路都不知道怎么走?
  就在這時,陳汐突然停了下來,“距離這里最近的城鎮在哪里?”
  云娜心驚膽戰地睜開眼睛,強自保持鎮定,小心答道:“最近的城市也在百萬里之外,不過就在前邊萬里之外的地方,有一座荒木堡,那是開辟在荒木森林中的一處城堡,很多來荒木森林試煉和冒險的修士都會在那里駐足和休息。”
  荒木堡?
  陳汐怔了怔,之前在地圖上,他可沒見過這個名字,不過他也沒有停留,繼續前行。荒木堡既然有修士聚攏,必然可以探聽到更多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