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346 *耳光

云娜暗送了口氣,一路上,眼前這個衣衫破爛,渾身血跡的家伙并沒有對她做什么,這讓她懸著的心終于放回了肚子。
  她原本想試探著問一下,看能否讓這個家伙把纏在自己腰上的血色鎖鏈拿開,如果可以讓自己自由行動那就更好了。
  但她很快就熄滅了這個想法,因為她驀地發現,自己素來自豪的速度,在這個家伙面前,慢的像龜速般,為了趕時間,都是這個家伙提著她前進。她終于體會到了一把什么叫風馳電掣,快如閃電!
  整整一炷香時間過去,這家伙的速度沒有任何變緩的趨勢,云娜不由暗暗咂舌,好恐怖的體力啊!
  不過如此一來,云娜心中反而升起一絲擔憂,就這么大搖大擺的飛馳在半空中,萬一被沿途的妖獸襲擊怎么辦?
  要知道在這通往荒木堡的路上,可是生存著諸多強大之極的妖獸,尋常修士根本就不敢在半空中飛馳,因為那跟找死沒什么區別。
  但接下來的一幕幕,卻令云娜頓時明白,自己的想法有多么的可笑,又是多么的多余。
  絕大多數時候,這個家伙甚至連停頓都不會停頓,抬手一劍,任何攔在身前的妖獸都會被洞穿頭顱,瞬間喪命。他實在太強大了,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哪一頭妖獸能夠抵擋住他的一擊。
  那種感覺,就好像他的劍憑空出現在妖獸的頭顱前方,然后輕輕地收割它們的生命,如此輕松,如此隨意,簡直不費吹灰之力!
  親眼目睹了這一切,云娜心中僅剩的一絲不甘也蕩然無存,在她眼中,這個渾身破爛骯臟兮兮的男人,就像一個冷酷無情的魔神,是自己絕對無法撼動的存在。
  陳汐突然放慢了速度,遠處的茂密森林中,一座巨大的城堡出現在了他的視野當中。那座城堡約莫占地千畝,呈圓形矗立,不時能看到修士飛進飛出,粗略估計起碼可以容納一萬人左右。
  能在妖獸肆虐的荒木森林深處建造一座如此龐大的建筑,可見它的建造者的實力有多么的雄厚。
  按照云娜的說法,這荒木堡是由雷城一些頂級商會建設,為的是把它當做運送貨物的落腳地。但后來不知怎么的就廢棄掉了,漸漸變成了一些前來荒木森林試煉和冒險的修士的落腳地。
  由于荒木森林妖獸諸多,并且其后方就是雁蕩峽谷、陰靈沼澤、雷暴荒漠、血靈死地等等兇險之地。這些地方危險歸危險,但卻存在著許多外界難得一見的材料和寶物,就像一座天然寶庫,吸引著許多修士從四面八方趕來,一來可以磨礪實力,二來又可以搜尋一些罕見寶物,可謂是一舉兩得。
  而荒木堡因為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絕佳的防御能力,自然成了修士心中最安全的落腳地。
  陳汐收回了纏在云娜腰間的血色鎖鏈。這條鎖鏈是從薔薇身上得到,也是一件罕見的地階極品法寶,具有吞噬精血的可怖威力。
  云娜獲得自由,長松了口氣,小心翼翼道:“您大概是第一次前來荒木堡,要不要我帶您進去?”說完這句話,她就后悔了,恨不得扇自己的嘴,跟這個危險的家伙在一起,自己是活得不耐煩了么?
  “也好,我會給你報酬的。”陳汐點頭道。
  云娜一呆,這家伙如此霸道冷酷,竟然會答應給自己報酬?老天!這難道是錯覺?
  “走吧。”陳汐奇怪地掃了云娜一眼,他總感覺這女人有點古怪,似是經常會不自覺的出神,也不知她在思索些什么。
  云娜如夢初醒,忙不迭在前邊帶路,像一頭受驚的小鹿似的。
  這一幕看得陳汐又是一陣搖頭,這女人外表性感火辣,怎么卻像個小孩子似的,冒冒失失,心性修為也太差了。他渾然不知道,在云娜的心中,他的形象早已變得可怕之極,根本就淡定不起來。
  很快,兩人就進入了荒木堡。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大廳,單單一座大廳都能夠容納兩千人,空間極大,并且這里遠比陳汐想象的要熱鬧許多,三五成群的修士聚集在一起,喝著酒聊著天,喧囂的很。
  令陳汐感到驚訝的是,這里修士的水平普遍都比較高,甚至有幾位修士能給他帶來一絲壓力。就片最普通的修士,其實力都在金丹境左右。
  這里好像根本容不下紫府、黃庭境的修士在此立足。
  并且陳汐注意到,這些人看似在閑聊,目光中卻都帶著微微的不善和強烈的警惕,這是只有那種刀尖舔血,實戰經驗極為老辣的修士身上才有的特質。
  陳汐和云娜的到來,令大廳驟然安靜下來,眾人的目光齊齊匯聚在他們身上,或者說都匯聚在了云娜身上,目光火辣而肆無忌憚,貪婪無比。
  陳汐也敏銳察覺到這一點,他扭頭看了看云娜,發現這女人倒的確長得可以,擁有吸引人的本錢。
  其實云娜長得何止不錯,微卷的酒紅色長發披散于肩,令她那一張嫵媚明麗的臉蛋帶著一絲慵懶的誘人味道,豐潤高聳的酥胸半露著,飽滿瑩潤的令人垂涎,尤其是那一對暴露在短皮裙下的修長大腿,光潔白嫩的像圓潤的象牙,透著無法言喻的誘惑。
  這樣一位身材凹凸有致,火辣無比的性感美女,俏生生出現在眾人面前,像不引起矚目都難。
  云娜雖不缺乏經驗,但此時被眾人毫不掩飾貪婪之色的盯著,神色也不由產生一絲慌張,下意識朝陳汐身邊靠攏。
  令她沒想到的是,她不經意間的舉動更是刺激了這些人。
  大廳內頓時響起一陣口哨聲,響亮無比,這些家伙都在起哄,個個笑的肆無忌憚,有些人嘴里甚至冒出一些不堪入耳的話來。
  “小妞,陪哥哥睡一晚,保你欲仙欲死,欲罷不能!”
  “沒想到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還能遇到這么誘人的小妞,瞧她那皮膚,好水嫩啊。”
  云娜的神色變得羞憤無比,緊緊抿著嘴唇,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樣。
  陳汐皺了皺眉,剛想開口,人群后方突然傳來一陣騷動。
  “讓開!讓開!”
  十余個修士分開人群,擠了過來。這群人模樣皆剽悍之極,身穿黑色勁裝,左肩有一個禿鷲模樣的圖案,所過之處,其他修士都是敢怒不敢言,明顯對這些人忌憚無比。
  這些人迎面走來之后,肆無忌憚地就把陳汐和云娜圍了起來。
  云娜嚇得面如土色,她認得他們,禿鷲流寇團,這個兇名昭著的流寇團里邊,都是一些兇惡無比的兇徒。
  他們縱橫在荒木森林中,以打劫為生,殺人無數,每個人手上都沾滿鮮血,曾經有許多勢力想清剿他們,卻沒有一個成功。這個團里,每個成員勢力都相當強悍!尤其是他們的首領孟老禿,兇名之盛,人人忌憚。
  由于他們專撿無門無派的散修下手,從不得罪名門大派的弟子,到現在,他們反而活得更加滋潤。
  最為令云娜惶恐的是,早在一個月前,她就被這禿鷲流寇團的首領孟老禿盯上了,揚言若自己不答應做他的小妾,就把自己的身子給強奪了……
  她只是一名破落的小家族子弟,哪可能抗衡得了禿鷲流寇團的首領?她之前冒險進入雁蕩峽谷,一是為了采擷血茯苓,二來也是為了躲避這件事,哪想到現在還是被這些兇徒給撞上了。
  僅僅一瞬間,云娜臉色的血色褪得一干二凈,渾身不自禁地顫抖起來。
  “哼!你這個賤人,不答應做我家老大的小妾就算了,竟然還找了一個乞丐似的男人在身邊,難道你認為,我家老大連一個乞丐都比不上?”
  “你們這對狗男女,真是活膩歪了!”
  “老大,你在后邊聽到了嗎?事情都這樣了,我看把這女人的姘頭殺了,然而把這女人帶回去,讓兄弟們都一起樂呵樂呵,然后再殺了也不遲。”
  一眾禿鷲流寇團的兇徒紛紛鼓噪起來,望向陳汐的目光一個個充滿毫不掩飾的不屑和殺機,當目光落在云娜身上時,就化作了肆無忌憚的貪婪灼熱之色,那模樣,仿似恨不得把云娜給吞進肚子去。
  大廳中其他修士見到這一幕,卻是無人阻攔,選擇了冷眼旁觀,禿鷲流寇團這幫兇徒太強悍,他們也是不敢招惹的,怎可能會冒著性命危險為兩人素不相識的人出頭?
  云娜愈發驚恐,面露絕望之色,她看了看身旁的陳汐,張嘴欲言,似是想要把其中緣由告訴陳汐,提醒他趕緊獨自離開。
  不過卻被陳汐制止了,他看著面前的這些人,笑了笑:“沒想到,我一來到荒木堡,就能遇到這樣的大陣勢。”
  云娜怔了怔,又是驚懼又是擔憂地望了陳汐一眼,似想不明白都到了這種時候了,這家伙怎么還有心思開玩笑,難道他被嚇傻了么?
  禿鷲流寇團的一眾兇徒聞言,都不由冷笑連連,這渾身破爛不堪的家伙還真有意思,死到臨頭了還嘴硬,真是無知者無畏啊。
  陳汐收起笑容,認真問道:“在荒木堡中殺人,沒關系吧?”
  云娜正自魂不守舍,也沒聽明白陳汐話中真正的意思,當即就點了點頭。
  陳汐不再多問,抬手取出劍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