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348 啟程雷城

感謝兄弟“靜思己過”、“青東”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感謝兄弟“四周”再一次10000打賞捧場!拜謝了!
  ————
  荒木堡內。
  禿鷲流寇團一眾兇徒的死,不再是人們矚目的焦點。并且隨著這些流寇的尸體被抬走,地面的血水被清洗干凈,整個大廳內重新恢復了熱鬧和喧囂。
  荒木堡魚龍混雜,秩序混亂,幾乎每天都要發生一些流血事件,今天禿鷲流寇團滅亡了,說不定明天又有一個新的流寇團出現。
  總而言之,這里充斥著動蕩、兇險、血腥、殺戮,尋釁復仇的戲碼時刻都會上演。常年在這里討飯吃的冒險者都早已習慣這里的一切。
  不過此時的氣氛熱鬧歸熱鬧,但卻沒人再敢大聲喧嘩,更沒有人敢朝大廳一處角落望去。因為在那里,剛剛單人匹馬誅殺一眾流寇的陳汐,正坐在一張略顯陳舊的酒桌前,在他對面是性感十足的云娜。
  那是一個冷酷無情的殺星,剛才已經用血淋淋的事實證明了自己的實力,所以沒有誰再膽敢有一絲的小覷和怠慢。
  荒木堡雖沒有真正意義上的主人,但卻有常年駐扎于此的商販,被稱作掮客,這些人不僅販賣酒水、靈丹、靈藥等修士消遣和必備的物品,還販賣情報、消息、以及幫助客人做一些雜事,深受眾多修士青睞。
  也正因此,這些掮客的實力雖低微,但卻沒誰會去為難他們。
  禿鷲流寇團一眾兇徒的尸體、以及地面上的血水,就是由云娜付出百顆凝嬰丹的代價,招來一個少年模樣的掮客來處理的。
  這個少年掮客名叫三永,瘦弱不堪,眼睛卻很靈動,一看就知道是個機靈聰明的家伙,從事掮客這一行,倒也稱得上是如魚得水。
  三永此時正襟危坐,神色謙卑,做出認真聆聽的模樣。
  眾人不經意間瞥到這一幕,都張大了嘴巴,他們大都知道三永這小子,整天吊兒郎當,性子憊懶,這時候卻突然擺出一副嚴肅認真的模樣,他們如何能不奇怪?
  不過旋即,他們又釋然了,面對那個剛剛抹殺三十條人命的殺星,換做誰,只怕也不得不小心翼翼對待吧?
  “如此說來,想要住在樓上的房間,必須得擁有相應的實力了?”陳汐問道,剛才他正打算上樓,卻被云娜叫住,說樓上的房間不是誰都能夠占用的,必須要有一定實力,否則有可能會被轟下來,嚴重的話,更可能被殺掉。
  住房間還要憑借實力,自然令陳汐詫異萬分,出于謹慎,他決定先搞清楚狀況再說,然而云娜也對此一知半解,無奈之下,只得尋找一名掮客問詢,眼前的三永就是被他挑中的掮客之一。
  說話時,陳汐抬頭望了望,荒木堡內部空間極大,單單是大廳,都容得下數千人,從他這個位置往上看,這內部空間又分作了二層、三層以及最高的四層。樓層越高,房間就越少,像第一層又近千房間,然而在第四層,卻只有不到三十個房間。
  “您說的沒錯,在這里的確是論實力分配房間的。”三永連忙回答道,口齒清晰,有條不紊,“實力最底下的,只能居住在一層,一般的金丹境修士只要實力不是太差勁,都可以住進去。第二層是金丹圓滿境修士居住的地方,第三層是涅槃境界,第四層則是冥虛境強者。”
  頓了頓,三永繼續說道:“在荒木堡內,大多數都是金丹修士,很少見到涅槃強者,至于冥虛境強者,那就更少見了,差不多有三年時間了,小的都再沒見到冥虛境出現。再加上每天都會有修士前往森林中探險尋寶,所以現在有很多房間都是空的。”
  聽完,陳汐不禁搖了搖頭,一個住的地方,都這么多講究,真是吃飽撐著沒事干了。
  似是看出陳汐心思,三永連忙解釋道:“客人您或許還不知道,荒木堡內的房間大有玄機。早在建設之初,每一層的房間內布局都不同。
  像第二層的房間內,都有一座功效奇妙的玉床,與地心相通,能夠汲取到一些地髓之氣,對修煉大有裨益。
  而第三層的房間不但能汲取一地髓之氣,房間內還開辟有煉丹房、煉器房等等。
  第四層的房間就不得了了,據說冥虛修士在其中修煉,都能得到不少的好處呢,簡直和一些小洞天福地差不多。”
  陳汐這下才感到有些意思,饒有興趣道:“那具體該如何占用房間呢?”
  三永陪笑道:“以您的實力,完全可以住進第二層了。當然,一些實力不濟的家伙若強自占用,多半會被轟下來,有時甚至會被殺掉,所以大多情況下,沒誰敢在這里渾水摸魚。”
  噗通!
  就在三永的聲音剛落下,二層突然掉下來一個人,重重摔在地上,鼻青臉腫,口中吐血。
  “廢物,憑你的修為也想和我們同住二層?真是活得不耐煩了。”二層樓欄桿旁,一個黑衣冷峻青年抱臂而立,不屑冷哼。
  “喲,又來一個打腫臉充胖子的爛貨。”在大廳眾人戲謔的目光中,地上那人掙扎起身子,灰溜溜抱頭逃掉。
  “多謝你了。”陳汐收回目光,付了一千顆凝嬰丹給三永。
  “您太客氣了,若您還有什么事情要問,盡管來找我。”三永眉開眼笑,能從眼前這個殺星手中得到報酬,讓他感到有些意外,連忙道謝了一聲,一溜煙離開了。
  該知道的都知道了,接下來,陳汐又從一些商販手中買了幾套衣服,打算先洗澡休息一番,再繼續上路。
  “前輩,您打算住在幾樓?”云娜小心翼翼問道。
  “先上去看看再說吧。”陳汐沉吟道,其實按他心思,住在三樓最方便,因為只有三樓才有專門的煉器室,借此機會重新鍛煉一下劍箓,若能將其威力再提升一個檔次再好不過了。
  云娜點頭道:“以您的實力,的確已經能夠住進二樓了。”
  陳汐笑了笑,沒有解釋什么,而是說起另外一件事:“聽說你過幾天也要前往雷城?我對路線并不清楚,如果可以的話,咱們一同上路吧,我會付你報酬的。”
  云娜忙不迭點頭答應,剛才陳汐為了她,一怒誅殺三十人,這個小小要求她怎可能會拒絕。
  二層樓走廊上,一些金丹圓滿境修士見到陳汐,倒也并沒有流露出什么惡意,之前陳汐全滅禿鷲流寇團的一幕,他們大多看在眼中,無形中已承認陳汐擁有和自己一樣居住二樓的實力。
  可是令他們愕然的是,陳汐并沒有在二層停留,而是徑直朝三層走去。
  “咦?我眼花了嗎?這家伙竟然朝三樓走去了?”
  “膽大包天!三層可是涅槃境強者居住的地方,他一個金丹后期修士,只怕一上去就被人給殺了!”
  “這小子莫非一位滅了禿鷲流寇團,就擁有挑戰涅槃境強者的資格了?”
  “這家伙明顯是第一次來荒木堡,還以那些涅槃強者都是吃素的,哼,讓他吃點苦頭也好,否則就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不止是二層的一些修士,連一層大廳內的眾人,也都被陳汐的舉動驚得目瞪口呆,不明白這個冷酷冰冷的殺星,怎會在這時候突然就變傻了……
  云娜秀目圓睜,朱唇微張,一對素凈修長的雙手按在胸口,一副驚呆了的表情,他……怎么會如此莽撞?難道就不擔心惹怒涅槃強者,把他殺害了?
  云娜感覺腦袋有點暈,連忙深吸一口氣,在心中安慰自己:“這家伙絕不是那種容易沖動的莽夫,說不定有什么底氣呢,嗯,肯定是這樣……”
  三層很快就到了。
  按照三永所說,有人住的房間,門前都會浮現一層符紋禁制,閃閃發光,極為好認,沒有符紋禁制的,就表明那是一處空房間,暫時無人占用。
  陳汐目光一掃四周,很快就找到了一處空著的房間,抬步走了過去。
  路上,并沒有哪個涅槃境強者出現,這讓陳汐暗松了口氣,想想也是,哪個涅槃強者吃飽撐了,整天以打架斗毆,欺負弱小為嗜好?
  然而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就在陳汐走至房間門前,打算推門而入時,一個枯瘦老者突然就從門內走了出來,一對三角眼冷冷盯著陳汐,目光不善。
  陳汐一怔,這處空房間怎會有人?還是說這老家伙修煉時,根本就沒記得關上門?但不管如何,這房間終究還是有人占用了,他只得轉身離開,在找一處房間。
  “站住!誰讓你上來的?”然而陳汐想走,那枯瘦老者卻不打算放過他,怪眼一瞪,就冷冷呵斥出聲。
  陳汐扭過身體,皺眉道:“我上不上來,還要經過你的同意?”
  枯瘦老者勃然大怒:“小東西,你這點修為有資格占用三樓的房間嗎?還敢對老夫出言不遜,真是不知死活。罷了,念你年幼無知,給你一個機會,自己滾下去,否則老夫親手廢了你修為,再將你扔下樓去。”
  “老而不死是為賊,我看說的就是你這種貨色,我也給你一個機會,自摑耳光十次,向我道歉,然后滾出荒木堡!”陳汐神色冷下來,身上殺氣倏然勃發,如利劍出鞘,震得虛空寸寸哀鳴。
  ————
  ps:卡文卡的厲害,碼字效率出奇的差,我在堅持,兄弟們多投票,給我動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