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349 暴甲蠻熊

第二更!感謝兄弟“leonstone”投出的15張寶貴月票支持!兄弟,你太v587了!另外,待會要去武昌車站送朋友離開,今天只能兩更了。明天開始恢復三更!
  ———
  嗡!
  一陣力量波動,引起了暗中的陳汐注意,他抬起頭,神識橫掃而去,很快就了解到一切,那是乾坤挪移符的波動,江尋等人也隨之消失不見了。
  陳汐唇邊不由泛起一絲譏諷之色,黑日樓的刺客也會逃?
  從進入火鴉鎮,直至在這冥暗森林艱苦戰斗這段時間,他整個人都處在一種緊繃的狀態,在種種危機的刺激下,他的心境、修為、實戰力量都得到了飛躍般的提升。
  就在江尋一行人出現之前,他的煉氣修為再次突破,達到了金丹后期,煉體修為也已臻至金丹中期。稱得上是突飛猛進,節節攀高。
  相較于自身修為,他那悟道境界的提升,無疑最為顯著。
  五行、陰陽、星辰、雷霆、風、天空……甚至是彼岸、沉淪這兩種道意力量,也都得到大幅度提升。
  按照道意四境十二重樓劃分,他早早就已掌握的五行、陰陽、風、天空這九種大道奧義都已達到了小成境界第七階。
  這離不開《萬藏劍典》的修煉,要知道萬藏劍典八大劍勢中,蘊含了八種大道,囊括五行,涵蓋陰陽,巽、乾、兩種劍道更代表著天空、風兩種道意,陳汐經常用以戰斗,對道意的領悟自然水漲船高。
  星辰、雷霆兩種道意卻增長極為緩慢,不過如今也已堪堪達到小成境界第六階地步,這也同樣離不開修煉《周天星戮鍛體之術》和對伏羲神像的日夜參悟。
  彼岸和沉淪兩種道意卻極為神秘莫測,陳汐日常幾乎都不曾關注過,但這兩種道意卻時時刻刻都在以一種緩慢的勢頭增長著,如今也都達到了第五階的道意境界,只差一步,就能達到小成地步,很不可思議的一種提升。
  不過按照陳汐分析,彼岸和沉淪兩種道意,涉及到引渡、鎮壓等神秘力量,或許在自己斬殺敵人時,目睹了種種生死,不自覺間就對彼岸、沉淪兩種道意有所體悟,所以才會令其不知不覺間已提升至這種地步了。
  總而言之,道意力量的全方位顯著提升,無疑是一件喜事。以前他只有憑借劍箓的力量,才能施展出“道意化形”的攻擊力量,而如今,他完全不用再借助劍箓,所施展出的道品武學,都足以達到如此水準。
  也正因為修為、道意境界的飛躍提升,令陳汐的戰斗力連連暴漲,如今別說是這些黑日樓刺客,就是面對天仙轉世之身的卿秀衣,他也有信心將其擊敗!
  江尋等人此刻的慘敗而逃,無疑證明了這一點。
  歷經這么多天的反復狙殺,陳汐心中那股火氣也消散了許多,他隱約猜得到,經此一役,只怕黑日樓再不敢朝自己下手,除非派遣來修為在金丹境之上的刺客。
  不過按照他對那群老怪物的了解,他們只怕不敢委托黑日樓這么做,否則就是以大欺小,會徹底得罪紫荊白家。
  就是退一萬步說,若這些老怪物真拼著得罪紫荊白家的危險來殺自己,他們自己動手就行了,何必再花大價錢請黑日樓的刺客?
  確定了這一點之后,陳汐已不再忌憚于來自黑日樓的威脅。
  他計算了一下時間,距離群星大會還只剩不到一年的時間。而從此地想要趕到錦繡城,必須要經過萬邪石灘、血靈之地、冰妖魔窟……等等險惡之地,直至穿過雷城,方才能抵達錦繡城。
  想通之后,陳汐不再耽擱留戀,轉身便消失在森林中。
  ————
  三天后。
  消息傳回了黑日樓,被江尋稱作七首領的崔山在得知此事之后,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也不知過了多久,他突然啞然失笑,搖了搖頭。
  “師尊,您為何發笑?”旁邊,一個約莫**歲,帶著一個金項圈,模樣極為俊俏的童子出聲問道。
  “我笑這些人愚蠢,刺殺失敗并不算什么,他們愚蠢就愚蠢在,明知目標不可戰勝,竟產生了背叛黑日樓的想法,其心可誅啊!”崔山輕輕嘆息道。
  童子的大眼睛烏溜溜一轉,笑嘻嘻道:“我怎么感覺您好像并不憤怒?甚至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后,反而輕松許多?”
  崔山沒有否認,點頭道:“不錯,我思來想去,讓那個陳汐活著也好。并且我前些日子從天寶樓那位水華夫人口中,無意間得到了一個天大的秘密,這個秘密讓我決定,寧愿承認刺殺失敗,也決不會再朝陳汐下手了。”
  童子驚訝道:“什么秘密?”
  崔山避而不談,只是笑了笑,顯得有些高深莫測。
  “那您這么做,只怕那陳汐也不會領情,說不定因為之前的刺殺行動,他還會記恨上您呢。”童子嘻嘻一笑,也不再探問那個“秘密”是什么。
  “有得必有失,記恨又如何,等他想要報復黑日樓的時候,只怕我早就退隱潛修去了,到了那時候,就是整個黑日樓勢力被他連根搗毀掉,又與我何干?”
  崔山沉默許久,這才沉吟道:“不過陳汐的事情可以暫時不理會,江尋等人卻必須抓回來,以極刑處死,樓內的規矩不能就此被破壞了。”
  童子清澈的眼眸中,驀地閃過一絲凜冽殺機,肅然點頭道:“師尊放心,徒兒知道該怎么做。”
  崔山點點頭,突然警告道:“赤松,你可別去惹那個陳汐,否則可別怪為師將你逐出師門!”
  赤松怔了怔,神色不自然道:“師尊放心,徒兒決不會這么做的。”
  崔山深深望了赤松一眼,淡然道:“別人不了解你,但為師是看著你長大的,又怎會看不出你的心思?你人小鬼大,資質也超出世間大多天才一大截,但心機太過深沉,反而會影響你的道途。”
  赤松的笑容有些僵固,說道:“師尊說的什么,徒兒怎么有些聽不明白?”
  崔山冷冷一哼,眸綻電光,沉聲道:“你明白我的意思,我不會阻攔你去幫薔薇報仇,但絕不是現在!”
  赤松身體陡然一僵,雙手不自覺地悄然握緊,眼眸中更涌出一抹極度的恨意,一閃即逝,許久之后,才苦澀說道:“師尊,那徒兒什么時候可以行動?”
  崔山淡淡答道:“群星大會之后,若陳汐沒有進入太古戰場的機會,隨你處置。”
  赤松追問道:“若他僥幸進入了呢?”
  崔山沉默許久,揮手道:“若那樣的話,隨你怎么做。”
  赤松點點頭,不再多問,轉身離開。
  “若陳汐能夠進入太古戰場,只怕全天下人,也無法阻攔他前行的步伐,你又何談幫薔薇報仇呢……”崔山望著赤松離開的背影,心中不禁輕輕嘆了口氣。
  ————
  睿王府,那處仙氣盎然的空間內。
  管家匍匐在地,額頭黃豆大的冷汗直流,他的頭更是恨不得埋進地縫里,氣氛很沉凝,仿佛每一寸空氣中,都蘊積著無邊的怒火和殺意,壓抑得他呼吸都感到困難起來。
  原因很簡單,就在剛才黑日樓傳來消息,已經撤銷了對陳汐的刺殺行動,按照約定,黑日樓償還了雙倍的價錢,算是兩清了。
  但對在座的諸位地仙境強者而言,這個結果卻是他們萬萬無法接受的,費了這么大心血和代價,才苦苦籌謀出的一個計劃,怎么能說撤銷就撤銷了?
  每一個老怪物的臉色都是陰沉如水,無聲的憤恨和怒火,令得這片空間的一切都仿似凝固。
  “該死的黑日樓,明顯沒把我等看在眼里,必須將它連根拔起,驅逐出大楚王朝之外!”許久之后,一個老怪物突然暴喝出聲,聲如炸雷,震得那位管家差點魂飛魄散,身體都不自禁瑟瑟發抖起來。
  “對!必須對黑日樓施以懲罰,否則我等顏面何存?”
  “哼,任務說撤銷就撤銷,這黑日樓出爾反爾,反復無常,的確該受到一些教訓了!”
  “真是一群窩囊飯桶,連一個小小金丹境螻蟻都殺不死,我看這黑日樓也不必在大楚王朝內生存了!”
  一種老怪物都是按捺不住心中憤怒,紛紛出聲。
  只有睿王皇甫經天沒有說話,相較于其他老怪物臉上那毫不掩飾的憤怒之色,皇甫經天的臉色反而顯得極為古怪,似頹然、似平靜、似憤恨、似驚懼……不一而足。
  很快,眾人就注意到皇甫經天的異樣,紛紛止語,抬眼望了過去。
  皇甫經天猛地深吸一口氣,整個人仿似剛從沉思中清醒過來,面無表情道:“諸位,按照之前的約定,咱們與陳汐之間的恩怨只能一筆勾銷了。”
  聞言,眾人都是一愣,不敢置信,就這樣放棄了?之前的約定只是說著玩玩,怎么可能當真呢?
  皇甫經天的目光從眾人身上一掃而過,目光冰冷,神色更是沒有一絲感情波動,淡淡道:“這是我皇兄親口吩咐下來的,你們還有什么異議嗎?”
  能被皇甫經天如此稱呼的,也只有……當今楚皇!?
  眾人瞳孔驟然一縮,心卻在瞬間跌入低谷,連當今楚皇都得知此事,強自插手來阻止了,他們還能說什么?
  因為這是大楚王朝!
  這是皇甫家的天下!
  哪怕他們修為再高,明面上也不敢違逆當今楚皇的命令。
  所有老怪物都明白,從這一刻起,再想搶奪陳汐身上的寶物,無疑就是和當今楚皇作對,和整個大楚王朝作對,這個后果他們承擔不起,他們背后的勢力也承擔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