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35 匯聚


  這家伙肯定是遇到泡泡鼠群了。
  聽到端木澤的慘叫,陳汐一點都不意外,因為就在前邊百丈的位置,有一片松軟的泥沼地,地面下生存著一群只有拳頭大小的鼠類妖獸。
  泡泡鼠行走于地下,來去如風,身體有如吹起的泡泡,體內盡是腥臭難聞的慘綠色毒液,毒性雖不大,但噴在人身上,那股臭味絕對能令人發狂。
  尤為重要的是,泡泡鼠的脾氣十分暴躁,遇到陌生的敵人,這些惡心丑陋的小東西就會集體選擇自爆,從肚皮內爆炸出來的慘綠色液體,簡直如下起了一場暴雨一樣,鋪天蓋地,躲無可躲。
  “這……”
  當看到端木澤時,杜清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見他就像被丟進了染缸中浸泡過,頭發、皮膚、潔白如雪的衣衫上……皆涂滿了慘綠色的液體,看起來就像一條丑陋不堪的蛤蟆妖。
  若非親眼所見,絕難想象眼前這人就是那個白衣飄飄,英俊瀟灑的端木澤。
  一陣風吹來,一股令人作嘔的腥臭氣瞬間充斥在空間的每一個角落中。
  “好惡心。”宋霖被空氣中的惡臭熏得睡意全無,捂著鼻子連連后退。
  “他沒有危險吧?”杜清溪皺眉問道。
  陳汐搖了搖頭:“沒事,只是臭點罷了。”
  嘔~
  杜清溪被熏得差點吐出來,當即毫不猶豫地遠遠離開這里,嘴中說道:“端木,你趕緊換件衣服,離開這里。”
  “你們……怎么可以這樣子!”
  端木澤睜大眼睛,失魂落魄地望著遠遠離開的杜清溪和宋霖,聲音中透著一股濃濃的悲愴,仿似一個被拋棄的怨婦一樣。
  “端木公子,我剛才已經提醒過你了,可是你不聽……唉,你還是趕緊換件衣服吧,真的很臭。”陳汐搖了搖頭,也隨之轉身離開。
  端木澤如遭雷劈一樣,傻愣愣呆了片刻,嘴中發出一聲悲憤到極致的低吼。
  陳汐你絕對是故意的,故意的!
  老子一定要殺了你!
  端木澤氣得大口喘息起來,不過甫一聞到自己身上那股惡臭,差點也令他暈厥過去,心中又是一陣暴怒,徹底把陳汐恨到了骨子里。
  當端木澤再次出現時,已經恢復了白衣飄飄的模樣,不過他的臉色卻是陰沉如水,盯著陳汐的目光,直欲殺人一般。
  “看來我已經把這家伙得罪慘了,不過只要有杜清溪在,想必他也不敢暗自朝自己下手。”
  陳汐搖了搖頭,徑直無視了端木澤的目光,轉身朝前走去。
  一路上,端木澤沉默寡言,在陳汐的帶領下,倒也再也沒有出現什么意外。
  杜清溪跟在其后,心中的驚奇卻是越來越濃,一路上不止一次地會遇到一些強大的妖獸,不過陳汐卻好像先知先覺一樣,帶著隊伍小心翼翼繞開,每次都是有驚無險。
  她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確小看了陳汐,因為連她偶爾都很難發現那些極善于隱匿的妖獸。
  而在端木澤心中,陳汐對周圍環境了如指掌的表現,令他愈發認為之前的一切都是陳汐故意令他出丑,一時之間,他對陳汐的恨意簡直到了溝壑難平的地步,若非有杜清溪在,他絕對會在第一時間殺了陳汐。
  在約莫接近天亮的時候,陳汐等人,終于穿過仿若天然屏障的森林,進入南蠻禁地,出現在一座巨大的湖泊前。
  這座渺無邊際的大湖名為靈崆湖,陳汐自然認得,他親手殺掉的第一頭先天境大妖,便是盤踞在湖泊中央的那頭修行兩千多年的雙首紫犀。
  此刻在靈崆湖旁邊,已經匯聚了不下數萬修士,放眼望去盡是密匝匝的人頭,吵雜的交談聲此起彼伏地響起,顯得熱鬧之極。
  “南蠻冥域的入口,不會是在靈崆湖之上吧?”陳汐看著遠處的人群,感到有些驚訝。
  “你不知道?”杜清溪似是比陳汐還驚訝。
  陳汐搖了搖頭:“我從沒參加過南蠻冥域試煉,也從沒注意過這方面的消息。”
  “哈,身為松煙城子弟,竟然連南蠻冥域試煉都沒有參加過,你混的可真夠差的。”端木澤在一旁插嘴道,語氣中透著強烈的不屑。
  陳汐瞥了這貨一眼,淡淡道:“雖沒進過南蠻冥域,但我了解南蠻山林該怎么走。”
  了解南蠻山林該怎么走……
  端木澤一怔,想起之前遭遇的冰尾毒蜂和泡泡鼠,猶如被人揭開心頭的傷疤一般,臉色瞬間變得陰沉之極,一字一頓道:“希望你的嘴皮子和修為一樣厲害,千萬別死在了南蠻冥域中。”
  這句話,就等于跟陳汐徹底撕破臉皮了。
  杜清溪皺眉望了兩人一眼,冷冷道:“夠了!若你們進了南蠻冥域還這樣,現在就請離開!”
  端木澤撇了撇嘴,不再言語,顯然是怕杜清溪真把他攆走了。
  陳汐巴不得離開呢,不過一看杜清溪冰冷之極的神情,想起跟她簽訂的三年合同,卻是遲遲開不了這個口。
  一行人加快步伐,數十分鐘后,便出現在靈崆湖邊的空地上。
  走近之后,陳汐才發現這些修士大多三五成群地聚攏一起,懷抱兵刃,神色機警。顯然,在這危險重重的南蠻禁地中,雖說都是競爭對手,但為了防止那些實力強悍的妖獸沖出來,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聚攏在了一起。
  畢竟南蠻冥域還沒有出現,還不是撕破臉皮搶奪煞珠的時候。
  陳汐一行人的出現,引起了周圍大多數人的注意。原因很簡單,白衣飄飄的端木澤往那一站,就跟一面旗幟一樣,只要在龍淵城混過的修士,哪能認不出這位風度絕佳的青年就是來自端木家族的年輕一代翹楚人物端木澤?
  “原來是端木公子!”
  “啊,端木公子也來了!”
  “端木公子,想不到在此地也能見到您!”
  ……
  一路上,對端木澤的問好之聲不絕于耳,本來還對陳汐一行人略有敵意的目光又縮了回去,端木家族名頭之大,在整個南疆也算得上是龐然大物,尋常修士可沒那個膽子去招惹。
  此時的端木澤,臉上又露出那一抹慣有的微笑,矜持中透著足夠的驕傲,憑著頭頂耀眼的光環,一行四人極為順利地挑揀了一處絕佳的位置。
  陳汐見此,也不得在心中感慨,單憑名聲便能起到這么大作用,那些底蘊古老的家族能夠延存至今,的確不是浪得虛名。
  被周圍眾人追捧之后,端木澤的心情似乎好了許多,瞟了一眼盤坐在地的陳汐,皺眉道:“喂,你這廚子當的也太不合格了,沒看大家都走一夜路了嗎?”
  陳汐直接無視這家伙,看向杜清溪:“需要吃點東西嗎?”
  杜清溪想了想,點點頭。從森林中走出來時,她頭上就帶著一層能夠隔絕神魂之力窺伺的黑紗,遮擋容顏,令人看不到她的神情。
  陳汐這才起身,從儲物戒指中摸出一些食材,升起靈火,開始烹飪起來。
  這枚儲物戒指是在離開清溪酒樓時,杜清溪交給他的,里邊足足有百丈的空間,堆積的食材猶如一堆堆小山一般,省點吃的話,足夠幾個人吃上兩三年了。
  被陳汐無視,端木澤絲毫不以為意,能夠令陳汐在這眾目睽睽之下烹飪飯菜,已經達到了他的目的。
  他要讓所有人知道,陳汐只是跟在自己身邊的一個身份卑賤的廚子,而并非表面上那樣可以平輩論交的朋友。
  此時見陳汐動手烹飪飯菜,端木澤不禁開始期待,這家伙此時的心情,一定很不好受吧?
  然而令端木澤失望的是,雖說周圍不時投來訝異、疑惑、恍然、鄙夷的目光,身為當事人的陳汐,神色卻是自始至終都沒有變過。
  不久,一鍋由上百種靈果摻雜五谷靈糧熬制的百珍粥熬好了,誘人的粥香帶著絲絲新鮮果木的味道,裊裊飄散向四周。
  咕嚕~咕嚕~
  四周響起一片肚子叫的聲音,這里大多數修士皆在先天境界左右,還無法像紫府修士那樣辟谷存活,來到這里也是攜帶有干糧的,不過當聞到這新鮮出鍋的美味粥香,說不垂涎?肚子都不答應!
  “端木公子果然非常人可比,出行還帶著靈廚師,這等生活質量可真讓人艷羨啊。”
  “那可不是,只聞著那粥香,就絕對知道那位少年起碼得有二葉靈廚師的水準!”
  ……
  端木澤聞言,心中愈發舒暢,神色矜持地拿起一塊白色餐布遮蓋在腿上,然后吩咐道:“給我盛碗粥。”
  陳汐正端著一碗粥在喝,聞言含糊答道:“沒了。”
  的確沒了,給杜清溪盛了一碗,給自己盛了一碗,又被餓死鬼投胎一般的宋霖盛去一大碗,鍋底已經被刮得干干凈凈。
  端木澤低頭看了看腿上準備好的餐布,又看了看空蕩蕩的飯鍋,神色變幻不定,精彩無比。
  “唔,這粥好喝,難得的是別有一番味道,毫不遜色于我家那個首席靈廚師。”宋霖大口喝粥,一臉陶醉滿足,不時還發出一陣刺耳的哧溜聲。
  “這種粥必然是自己摸索出來的,味道清甜軟糯,迥異于常,靈氣也是凝而不散,純凈綿延,的確不錯。”杜清溪頷首點評道。
  見兩人絲毫沒有為自己幫腔的意思,反而津津有味地評價起百珍粥的味道,端木澤臉色愈發難看起來。
  “咦!那是……”
  就在這時,人群中一陣躁動,所有的目光皆朝極遠處望去。
  杜清溪抬頭看了看,便收回目光,神色平靜說道:“原來是蘇家那丫頭,我就知道她不會錯過此次的機緣。”
  蘇家?
  陳汐心中陡然巨震,霍然抬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