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351 抵達雷城

感謝兄弟“shuyou13”“用戶04628179”、“清竹影”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縱橫首頁有免費抽獎活動,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大家趕緊去搶吧!
  ————
  擁有著一頭酒紅色微卷長發的,自然是云娜,聽到閻嫣威脅十足的警告,她心中雖略有些不舒服,但還是點頭笑道:“一定,一定。”
  前些天,陳汐決定離開時和自己一同上路,云娜便記在了心中,今天恰逢天寶樓的商隊前來,她當即就決定,跟著這支商隊一起走,路上也安全一些。
  畢竟荒木堡和雷城之間,還有上百萬里的遙遠距離,路上又危險重重,妖獸眾多,跟著天寶樓的這支商隊離開,無疑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見云娜神態恭順,閻嫣神色緩和許多,微揚下巴,淡淡說道:“我們待會就離開,你最好趕緊叫你同伴前來,我們可不等人。”
  說罷,轉身離開,留給云娜一道孤傲窈窕的背影。
  云娜對此卻渾不在意,她只是一個小家族出身的修士,自不敢跟天寶樓的人計較,更何況剛才那孤傲女人,還是一位大鑒寶師的女兒,身份尊崇,也遠非她能夠得罪的。
  “都過去十多天了,前輩他怎么還不出來?”云娜抬頭望著三樓一處緊閉的房間,秀眉微蹙,有點猶豫不定,不知道這時候去敲門,是否會打擾到陳汐。
  這時候,材料差不多已經收購完畢,天寶樓商隊的一眾護衛正在掃尾,馬上就要啟程返回雷城。
  “爹,您真打算帶著兩個陌生人?”一旁,閻嫣皺眉說道:“荒木堡魚龍混雜,更不乏心黑手辣的盜寇,萬一他們……”
  “一個小丫頭而已,有什么危險,結一段善緣也好。”閻成揮了揮手,感慨道:“出門在外,誰都不容易,能幫就幫吧,只要不拖咱們的后腿就行了。”
  閻嫣抿了抿櫻唇,轉過頭,見云娜兀自在發呆,不由冷冷道:“你同伴的架子很大嘛,非要等到我們離開時才出現?”
  “啊,我這就去叫他。”云娜一愣,不敢再猶豫,一咬銀牙,蹬蹬蹬朝樓梯口走去,心中卻有點惴惴不安,在心中安慰自己:“好不容易等到天寶樓的商隊,這機會可不容錯失了,前輩他知道了緣由,應該不會朝我發怒的……”
  見此,閻成不由搖了搖頭,說道:“你這脾氣得改改,容易得罪人。”
  閻嫣攏了攏耳畔青絲,滿不在乎道:“我就這毛病,這輩子都改不掉。”
  閻成再次搖了搖頭,卻是不再多說。
  ————
  嗡!
  煉器室內,響起一陣悅耳清吟,宛如天籟。
  陳汐打量著手中劍箓,眼眸中不由露出一絲欣喜,重新煉制過的劍箓,劍身長三尺、寬二寸,劍脊如山凝重,劍刃鋒銳無光,愈發顯得古樸簡約,隱約有一種返璞歸真的味道。
  看似平淡無奇,但只有陳汐知道,這柄劍箓的威力已提升一大截,完全可以和天階法寶相媲美,凌銳無雙。去參加群星大會,也不用擔心被對手拿厲害的法寶來壓自己一頭。
  又細細打量了一番,陳汐便即把劍箓收了起來,站起身子,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渾身的清爽感覺令他精神一振,不再逗留,推門而出。
  “啊,前輩你出關了?”云娜剛走到樓梯口,還沒來得及上樓,不經意間看見陳汐走出房門,不由驚喜開口道。
  耗費十多天時間,成功把劍箓的品質提升了一個檔次,這讓陳汐的心情很不錯,不由含笑點了點頭。
  云娜一呆,她這才發現,此刻的陳汐簡直像變了一個人,之前的他渾身破爛,滿身血跡,看起來臟兮兮的,像個乞丐似的。而現在他身穿一襲干凈整潔的青衫,一張清雋的臉頰棱角分明,眼眸深邃如神秘的夜空,長及腰間的長發隨意束縛了一下,配上他那峻拔的身姿,顯得愈發卓爾不群,飄然出塵。
  原來這家伙不但年輕,模樣還如此俊俏……等等!他,他……剛才竟然朝我笑了一下?
  老天!
  這冰冷無情殺人不眨眼的殺星竟然也會笑?
  云娜心中一跳,內心深處升起一絲異樣的感覺,那張明麗俏臉竟生起一抹紅暈,不知覺間竟低下了頭,不敢跟陳汐對視。
  那不經意間流露出的一絲羞澀,看得大廳眾人的眼珠子差點掉出來,這性感十足、火辣無比的小妞,竟然還會害羞?
  “怎么了?”陳汐走下樓,疑惑地看了一眼云娜。
  云娜嚇了一跳,登時清醒過來,搖頭道:“沒什么,啊,對了,我正要找您呢。”說著,就把自己打算跟隨天寶樓商隊一起離開的事情一并道出。
  說完,云娜仍舊不免有點惴惴不安,擔心陳汐責備她擅自幫自己做決定。
  哪知道陳汐只是點了點頭,隨意道:“也好,一起就一起吧。”
  云娜登時就松了口氣,連忙道:“他們在荒木堡外邊整理貨物,咱們趕緊去跟他們匯合吧。”
  當陳汐跟著云娜,剛走出荒木堡,就看到一個白衣女子冷冷朝自己望來,眼眸中帶著一絲戒備和警惕,隱隱約約還有一絲厭憎。
  他不由一怔,訝然問旁邊的云娜:“這是怎么回事?”
  云娜期期艾艾把剛才的事情解釋了一遍,小心傳音道:“像她這樣的大小姐,都是這脾氣,您不必和她一般見識。”
  陳汐笑了笑,不再多說什么。
  “還愣著干什么,要出發了!”閻嫣皺眉掃了一眼陳汐和云娜,冷冷道:“我再一次警告你們,路上千萬別動什么歪心思,否則有你們好看的。”
  云娜連連點頭,旋即低聲朝陳汐道:“您不會生氣了吧?”
  陳汐搖頭道:“不值得。”
  云娜拍了拍胸口,笑容燦爛道:“那就好,我還真怕您受不了這氣。”
  陳汐啞然道:“我的脾氣就那么不好?”
  云娜連連搖頭,心中卻暗道:“你若脾氣好,就不會把禿鷲流寇團全滅掉了,那個涅槃強者也不會被狂抽十耳光,又被從三樓丟下來了……”
  天寶樓的這支商隊很開就啟程出發。
  除了閻成和閻嫣,這支隊伍總計有六十名護衛,修為皆在金丹境界,神色精悍,實力都頗為不弱。
  雖然閻嫣極為不情愿,但還是不敢違逆其父閻成的意思,幫陳汐和云娜特地安排了一輛寶輦乘坐,此時陳汐就坐在寶輦中,細細打量著四周,看得出來,這支商隊不止一次在這條路線上前行,駕輕就熟,一路上并沒遇到多少危險。
  不過令陳汐感覺奇怪的是,這些護衛的神色并不輕松,反而透著一絲凝重,似是在防備著什么一樣,顯得有點不正常。
  “怪不得,原來這支隊伍似乎被什么東西盯上了……”陳汐目光隨意地瞟了瞟極遠處的叢林,他隱約能夠察覺到,有著什么東西,一直跟在這支商隊后方。
  “呵呵,小兄弟,喝酒嗎?”
  在陳汐沉吟之際,突然一道笑聲傳來,朝外一看,正是這支商隊的首領閻成,手中拿著一個青皮葫蘆,正在朝自己示意。
  “多謝了。”陳汐笑了笑,好不見外地接過青皮葫蘆,灌了兩口,略一品咂,不由贊嘆道:“好酒,只怕埋藏了好些年頭了吧?”
  閻成眼眸中泛起一絲欣賞,哈哈大笑道:“想不到小兄弟也是此道中人啊。”
  頓了頓,他略帶感慨道:“唉,若非危機關頭,非得跟小兄弟痛飲一番不可。實不相瞞,我們這支商隊惹了一個不小的麻煩,我女兒也是怕你二人跟著我們,被卷入這趟麻煩中,所以才……”
  陳汐點頭道:“我理解。”
  閻成笑道:“那就好,我來就是提醒兩位,若路上遇到一些危險,你們能逃便逃,務必要小心了。好了,兩位若有什么需要,盡管跟閻某說來,只要力所能及,絕對幫二位辦到。”說罷,便即離開。
  “這位首領為人倒也不錯。”一旁,云娜小聲說道。
  “那是當然,商人嘛,都生了一副八面玲瓏的心思。”陳汐若有所思道。
  “他該不會是想請您出手解決一些麻煩吧?”云娜眼珠一轉,訝然問道。
  陳汐不置可否,他也有些不確定,不過且不管閻成是否有此用心,路上就是遇到一些麻煩,一旦波及到自己,他只怕也不得不出手了。
  轟隆隆!
  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地面驀地劇烈顫抖起來,令寶輦都跟著微微晃動。
  “不好!是成群的血角蚓!”
  一陣驚呼聲幾乎同時響起,陳汐推開寶輦一側的窗口,抬眼望去。
  果然就看見在隊伍前方,地面陡然下沉崩塌,鉆出一頭頭形如蚯蚓,但卻比蚯蚓大了無數倍的妖獸破土而出,足足水桶粗細,體表布滿鉤狀倒刺,頭頂生著一支拇指粗細的鋒利血角。那轟隆隆的聲音,正是由血角蚓破開地面時所發出。
  一頭成年血角蚓的實力,大概相當于黃庭圓滿境界,但這是一種群居妖獸,一出動就是成千上萬,就是金丹境的修士一旦深陷其包圍,也是有死無生。
  眼前的景象無疑表明,他們遇到了成群的血角蚓攔路!
  ————
  ps:思路不暢,找了一位寫文的朋友聊天,交流之后,大致找到了一些癥狀。又研究了一下午細綱,感覺稍稍恢復了些狀態,很快就能恢復三更,這兩天大家多忍耐一些。話說,俺這些天過的真的很焦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