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353 赴宴

深夜。
  荒木森林中,篝火燃盡,眾人都已進入深度打坐。
  陳汐有點無奈,不敢亂動彈,怕驚醒了云娜。
  就在數個時辰前,云娜見他獨自一人喝酒顯得有些無趣,便拎著酒壺和他對飲起來,不知不覺竟然喝得酩酊大醉,此時,正像一只小貓似的螓首枕在他腿上酣然大睡呢。
  “唔,你這個殺星,長得還蠻俊俏的,若能對姐姐好一點,非讓你把姐姐娶回家不可……”
  突然,從云娜的櫻唇中,發出一道夢囈似的含糊聲音,陳汐一怔,摸了摸鼻子,神色有些尷尬,心中卻暗道:“我難道對她很不好么?”
  陳汐低頭打量了一番云娜,不得不承認,這女人的確是美艷動人之極,肌膚如雪,身段窈窕凹凸,一頭酒紅色的微卷長發如瀑似的披散而下,瑩潤酥胸半露,象牙似的光潔大腿修長豐腴,性感十足。
  此時頭枕自己大腿而眠,長發凌亂,儀態不拘,鼻翼微動,散發出一縷混合著濕熱酒味的芳香氣息,如此慵懶,散發著驚心動魄的誘惑,令人恨不得一親芳澤。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陳汐心中也涌出一絲異樣,輕輕撫摸了一下云娜的長發,心中沒來由嘆了口氣。
  溫柔鄉是英雄冢?
  陳汐并不這么認為,只是他身上肩負的東西太多,一直都在有意無意地回避男女之事,杜清溪如此,沐瑤如此,雅晴如此,眼前的云娜也同樣如此。
  其實原因很簡單,他只是感覺任何一個女人只要跟了自己,都注定過不上安穩美滿的生活,反而會因為自己,生活變得顛沛流離,動蕩不安。
  這不是他想要的,所以一直都不曾真正面對過,大膽追逐過。
  想著想著,陳汐腦海中不自覺想起了卿秀衣和梵云嵐。她們一個是天仙轉世之身,大楚王朝備受矚目的天之驕女,一個是血月魔宗的一殿之主,涅槃強者。
  這兩個女人,之前都恨不得殺死自己,偏偏卻在因緣巧合之下,反而跟自己雙雙發生了男女之事,世事之難料,令他都措手不及,不知該如何面對。
  此時想起那日情景,陳汐心中也是亂如麻絮,理不出個頭緒。
  日后若相見,彼此是敵是友?
  日后若不見,彼時彼景又可曾能忘懷?
  沒來由地,陳汐再次嘆了口氣,感覺這情之一字,的確是傷人傷神,令人無法抗拒,又無法揣度和掌控。
  便在這時,一股危險的感覺涌上心頭,陳汐頓時就從紛亂思緒中清醒過來,眼眸一掃四周眾人,不由搖了搖頭,罷了,這個麻煩還是自己幫他們解決了吧。
  想到這,陳汐不再遲疑,輕輕把云娜抱進寶輦中安置好,目光一掃極遠處那黑魆魆的森林,身影一晃,便即悄無聲息地消失在原地。
  森林深處,一頭滿身鱗片,足有十幾丈高,體型健碩粗壯的黑熊,正躲藏在一株古木之后,一對血色瞳孔望著極遠處的商隊,目光中透出暴虐殘酷的光澤。
  這明顯是一頭極為聰慧的暴甲蠻熊妖,別看體積龐大,但是躲在在黑暗中,氣息全無,悄無聲息,若非陳汐神識強大的驚人,也極難發現它的存在。
  似察覺到什么,這頭熊妖霍然抬頭,血色瞳孔中爆射出一團冷電,劃破黑暗,瞬間就看到在十丈外,不知何時竟立著一道峻拔人影。
  “若你就此離開,我可以饒你一命。”
  此人正是陳汐,他淡然望著這頭暴甲蠻熊妖,心中也是暗驚不已,后者的實力只差一步,就能抵達涅槃境界,不過由于它體內擁有著一絲神獸血脈,又是一頭妖修,其實力已完全可以和涅槃修士相媲美了。
  “小小人類,竟敢這么和我說話,真是找死!”這頭熊妖口吐人言,血瞳中明顯閃過一絲不屑,它已經看出,面前這小家伙僅僅只是金丹后期,像這種小東西,它一巴掌都能拍死一個。
  說話時,它毫不客氣直接動手,龐大的身軀一晃,巨掌破空,金光激射,狠狠朝陳汐頭頂拍砸而來,速度竟是靈敏之極!
  它剛一撲過來,附近古木就碎裂倒塌,那黃金巨掌重逾萬鈞,氣勢迫人,所過之處,虛空都被震碎,氣流狂暴飛散。
  陳汐不敢怠慢,面對熊妖那十幾丈高的身軀,他周身巫力噴涌,霞光爆綻,身軀也是瞬間化作十幾丈高,整個人的氣息轟然暴漲,震蕩八方,正是神通法天象地。
  轟!
  陳汐腳步一踏,大地龜裂,毫不猶豫一拳砸了出去。
  拳掌相交,天地間爆發出一股恐怖巨響,氣流席卷,方圓百丈內的所有古木化作齏粉,地上飛沙走石,裂痕無數。
  暴甲蠻熊妖一聲大吼,身體踉蹌倒退,甫一站定,心中便是一凜。
  而陳汐則已是再度躍起,一腳飛踢而來。
  暴甲蠻熊妖再不敢輕敵,雙手破空拍下,宛如巨山鎮壓,碾爆虛空,聲勢如雷。
  砰!
  陳汐的整條右腿都發光,磅礴古老的巫力爆發,橫掃這兩只如山大手,最終砰的一聲,與之硬撼了一記。
  他墜落在地,而暴甲蠻熊妖則被一股巨力震飛了出去,再次踉蹌倒退。
  “吼!”
  比拼力量,連續被兩次震退,令這頭熊妖徹底怒了,雙目泛紅,氣焰狂暴,全身鬃毛鱗甲泛起刺眼金光,一聲巨吼,震蕩天地,肅殺之氣迫人而至。
  它再次猛撲過來,甫一動作,渾身發光,符文密布,雙掌如掄巨山大斧,爆發出燦爛的芒光,朝陳汐席卷而來。
  陳汐胸腹間也是熱血沸騰,感覺終于找到了個棋逢對手的力量型對手,可以大展身手酣暢淋漓地干一架了。
  轟!
  配合著神通法天象地、星空之翼、星斗大手印,陳汐身形飛縱,毫不閃避,如閃電徹空,沖殺而上。
  一人一熊,全力對抗,戰斗瞬間白熱化,一路沖擊,縱橫數百里遠,戰場翻閱越來越大,那拳掌相交所爆發出的轟鳴聲,簡直就像九霄落雷,震得整片荒木森林內的妖獸都是轟然逃竄,驚恐不安。
  這里的異動,自然驚醒了商隊眾人,一個個爬起身子,駭然地望著遠處。
  遠處的天地間,正有兩道十幾丈高的身影在戰斗,舉手抬足之間,氣流如爆,金芒綻射,霞光沖霄,可怕之極。
  “那好像是暴甲蠻熊妖!和它對戰的又是誰?好恐怖的力量!”
  “那人明顯是一位煉體者,施展法天象地,巫力滔天,竟然與暴甲蠻熊妖戰得不分上下,難道煉體修為已達到了涅槃之境?”
  “厲害!太厲害了!”
  眾人目瞪口呆,一個個都在顫粟,那兩道身影對戰的余波太恐怖,令他們感受到一股窒息的壓抑感覺。不過由于兩者交戰所爆發出的力量光芒太過刺眼,沒有人看出,那道十幾丈高的人影是陳汐。
  只有云娜,匆匆一掃四周,沒有發現陳汐的身影,隱約猜到了些什么,卻是不敢確信。因為在荒木堡內,陳汐所施展的力量,都是一個煉氣士才擁有的,根本就沒顯現出一位煉體者才擁有的巫力。
  “那道人影……似乎是那個小兄弟啊?”閻成瞳孔微瞇,神色驚駭,但卻也不敢確定那道身影究竟是誰。
  “他?”閻嫣唇邊泛起一絲嘲諷,搖頭道:“那個慫包若有這等實力,幫他倒洗腳水我都心甘情愿。”
  閻成無奈搖頭,自己這個女兒明顯對陳汐成見很深,他也不好多說什么,只是輕嘆道:“不管是誰,他都是咱們的恩人,若沒有他,咱們只怕今晚就遭到暴甲蠻熊妖的攻擊了。”聲音中透著一陣后怕。
  “嗯,待會若有機會,一定要好好報答這位恩人。”閻嫣很贊同父親的觀點,認真點頭道。
  “吼!”
  暴甲蠻熊妖巨吼如雷,鋪天蓋地,似驚濤拍岸,其攻擊也是力大如山崩,那對金色的爪子每一次落下,都有破碎虛空,攪亂陰陽的威勢,與陳汐的拳頭撞在一起,神霞漫天,爆音隆隆,令遠方眾人駭然。
  人們驚的不是暴甲蠻熊妖,而是那一道人影,那等恐怖的肉身力量,竟然不落下風,甚至,可能更勝一籌。
  兩者縱橫沖殺,所逸散出的力量橫掃天地,古木一片片坍塌倒地,那些荒木森林中的低矮山石全都四分五裂,更有一些百丈山峰瞬間炸開,化為齏粉。
  不旋即,兩人的戰斗就綿延至數千里之外,再也看不見,只能聽到一陣陣雷鳴似的爆音和獸吼聲遠遠傳來。
  即便如此,眾人仍舊心潮澎湃,不能自已,這一場驚世大戰,注定會讓他們在極長一段時間內無法忘懷。
  很快,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不見,天地間重歸一片沉寂。
  眾人面面相覷,究竟是誰輸誰贏了?
  “前輩,剛才您去哪里了?”云娜一抬頭,就看到陳汐出現在自己身邊,不由有些驚喜,就在剛才,她還在擔心陳汐呢。
  云娜的聲音也驚醒了在場眾人,看見陳汐這個慫包小白臉,眾人都是一陣搖頭。
  有人甚至低聲嘀咕:“這慫包家伙剛才明顯被嚇得躲起來了,還用問嗎?說不定還嚇得尿褲襠了呢!”引得旁邊眾人一陣哄堂大笑。
  陳汐笑了笑,渾然不理會周圍眾人的譏諷,徑直登上了寶輦,剛才與暴甲蠻熊妖一戰,雖成功擊敗了它,但力量的激烈對抗和消耗,令他也感到一陣深深的疲乏,打算好好休息一下。
  “你說,剛才那人會不會真是他?”閻成若有所思道。
  “我都說了,若真是他,我幫他倒洗腳水都可以。”閻嫣沒好氣道:“但是,可能是他么?一個吃軟飯的小白臉罷了,哪有一點高手的樣子?”
  “行行行,趕緊上路吧,不管誰勝誰負,咱們必須趁現在離開,萬一暴甲蠻熊妖還活著,只怕就麻煩了,還是趕緊離開為好。”閻成揮了揮手,他有些頭疼和自己的女兒聊起陳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