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355 請賜教

感謝兄弟“shuyou16”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
  ————
  這一行人,站在雷城南門外,顯得極為惹眼。尤其是看到那名錦袍英俊青年,路過的修士皆露出敬畏的目光。
  “小聲點,沒看到雷侯府的少侯爺在那邊?”
  “啊!原來他就是名震雷城的王震楓,王少侯爺?”
  “不是他還能是誰?嘖嘖,也不知道那白衣女子又是何人,竟然勞少侯爺尊駕,一直陪護在身旁,想必也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
  “去去去,少侯爺的事情少插嘴,否則惹怒了他,你這輩子甭想再離開雷城了!”
  聽到路過修士的議論,王震楓微微一笑,顯得極為矜持和自信,不過當他目光落在身邊的白衣女子,心中卻是輕輕一嘆。
  略一沉吟,他輕聲開口說道:“雅晴姑娘,你這都在此等了一個多月了,不如回我府上,稍作休息一番,讓這些屬下在此等候,一有消息,再通知你也不遲啊。”
  這白衣女子赫然是天寶樓的雅晴!
  她此時正遠眺極遠處莽莽森林,神色怔怔,也不知在思索什么,竟是像沒有聽到王震楓的話一樣。
  王震楓眼底深處閃過一絲不悅,心中暗恨不已,自己身為雷侯府少侯爺,身份尊崇,實力了得,哪一點比不得那小子?但是無論再殷勤,雅晴卻也從來沒有關注過,甚至都懶得跟自己多說一句話!
  而那個家伙究竟何德何能,竟然能讓雅晴苦苦癡等月余時間?
  真是可恨啊!
  王震楓心中煩躁莫名,也再懶得掩飾情緒,忍不住說道:“雅晴姑娘,雖說黑日樓撤銷了對那小子的刺殺,但是你總該也知道,從火鴉鎮到雷城之間有著多少的兇險之地,別說一個金丹修士,就連涅槃強者也不敢踏足其中。我看他多半已經遭受什么不測了。咱們在這么等下去,又有什么意義?”
  雅晴霍然扭頭,眸光如電,冷冷盯著王震楓,“什么意思?你在詛咒他?”
  被這么一逼問,王震楓心中怒火狂涌,臉上卻僵硬陪笑道:“我也只是實話實說而已,既然雅晴姑娘不愿聽,我不再提就是了。”
  雅晴冷冷一哼,懶得理會這個紈绔侯爺。她知道王震楓為何如此纏著自己,除了貪婪自己美貌,還企圖通過自己,令雷侯府和水華夫人之間建立親密聯系。
  甚至她懷疑,王震楓接近自己,乃是出自雷侯的授意。
  “咦,那不是天寶樓前往荒木堡收購材料的商隊嗎?他們從荒木堡歸來,應該能了解到什么消息。”突然,旁邊一位強者出聲說道。
  雅晴抬眼一看,果然就看見一行人馬正從荒木森林中朝這邊馳來。
  這時候,隊伍前方的閻成和閻嫣,也看到了城門前的雅晴等人。兩人敢怠慢,當即脫離隊伍,率先朝城門飛掠而去。
  “屬下閻成,拜見雅晴姑娘。”
  來到城門前,閻成深吸一口氣,肅然躬身見禮,他可是知道,這年輕美麗的女人在天寶樓中有多大的權勢,自己雖然貴為大鑒寶師,但是卻萬萬得罪不起這個女人的。
  “辛苦閻管事了。”雅晴點了點頭。
  “雅晴姐姐,你什么時候來雷城的?若你早說會來雷城,我就不陪我爹去荒木堡了。”閻嫣來到身邊,拉著雅晴的手,親熱說道。這時候的她,哪里還有一絲冰冷驕傲的模樣,簡直就像個癡纏姐姐的小女孩似的。
  雅晴笑著揉了揉閻嫣的長發,卻是并不多說,而是朝閻成問道:“路上可曾發生什么事情?”
  閻成怔了怔,笑道:“托雅晴姑娘的福,一路有驚無險。”
  閻嫣卻在一旁興奮嘀咕道:“若說趣事,也有很多。我們在路上碰上一個特別慫包的小白臉,可惡透頂,跟大爺似的,一路上盡讓一個女人服侍著,人卻膽小如鼠,遇到什么妖獸都嚇得躲進寶輦中不敢出來,簡直丟臉到家了……”
  說著說著,閻嫣抬眼一看,卻發現雅晴根本沒聽自己說一樣,目光怔怔望著遠處,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
  閻嫣順著她的目光望去,登時就看到從寶輦上走下來的陳汐,神情重新恢復得冰冷驕傲起來,嘴中飛快說道:“雅晴姐姐快看,我說的慫包小白臉就是他,咦,他竟然走過來了……”
  閻成卻隱約感覺有些不對勁,雅晴姑娘看向陳汐的目光,似乎……有點激動?甚至連眼圈都泛紅了!
  這時候,陳汐已經走了過來,在他旁邊,自然還跟著云娜。
  “不用道別了,你趕緊離開吧,我們只是順路捎帶上你而已。”閻嫣見陳汐大搖大擺走來,旁邊的云娜卻像個委屈丫鬟似的,她就一肚子氣,冷冷揮手道。
  不過令她愕然的是,陳汐竟似沒有看見自己一眼,徑直來到雅晴身邊,輕聲笑道:“原來你早到達雷城了。”
  閻嫣一對美眸睜得滾圓,這慫包小白臉竟然認識雅晴姐姐?
  “你這個混蛋!”雅晴抬起小拳頭狠狠擂了陳汐胸膛一下,咬牙切齒罵道,眼淚卻像斷了線的珠子,傾瀉臉頰。
  她的反應著實太過激烈了點,令眾人都是一陣瞠目結舌,不知所措。但只有雅晴自己知道,從得知陳汐將要面臨黑日劫殺之后的這些日子中,自己內心承受了多少的驚慌和不安,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變成這樣,也不知道從那一刻起,陳汐成了她腦海中縈繞不去的影子。她只知道,當日夜盼望的陳汐,于此時安然出現在自己面前,她真的很想大哭一場。雖說她告誡自己要矜持一點,忍耐一點,但真到了這時候,眼淚又怎能忍得住?
  見雅晴哭得梨花帶雨,陳汐心中怔然之余,不免也涌出一抹濃濃感動,鬼使神差地走上前,把雅晴抱在了懷中。
  他沒有多說,但卻知道,這時候雅晴最需要的只怕就是自己的一個毫不猶豫的擁抱。
  看見這一幕,閻嫣如遭雷擊,整個人都懵了,一直對男人不假辭色的雅晴姐姐,竟然被這個慫包小白臉抱在了懷中?
  這時候她即便再傻也頓時反應過來,自己這次只怕看走了眼。
  閻成暗自抹了一把冷汗,心中慶幸一路上并沒有對陳汐惡言相向,他也萬萬沒想到,這個自己順路捎帶上的家伙,竟然跟雅晴姑娘的關系如此親密,若早知道如此,只怕非把陳汐當祖宗供起來不可!
  商隊一眾護衛這時候也來到了城門前,看到這一幕,頓時一個個傻眼了,嘴巴里足可以塞下一個鴨蛋。
  誰都沒有想到,這個一路上自己經常譏諷的吃軟飯的慫包小白臉,竟然有如此大能,連身份高不可攀的雅晴姑娘都泡進了手中!
  眾人只顧得驚訝,卻沒人注意到,云娜悄悄退后,拉開了與陳汐的距離,看見陳汐和一個自己陌生的女人擁抱,她心中涌出一抹莫名的酸澀和難過,揮之不去。
  不,也有人注意到這一幕,卻是雷侯府少侯爺王震楓。在見到陳汐和雅晴擁抱時,他心中就醋意狂涌,嫉妒之火熊熊升騰,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這個混蛋,把雅晴搶回自己身邊。
  這時候又見到一個姿色毫不遜色于雅晴的姑娘,同樣一副癡情模樣呆在陳汐身邊,他心中頓時就像吃了一萬只蒼蠅一樣難受,哀嚎不已,老天,現在的漂亮女人都怎么了?怎么了!?
  王震楓實在無法忍受眼前的一幕了,當即干咳道:“雅晴姑娘,既然陳汐已經安全抵達,咱們是不是先回城中,再好好敘舊?”
  雅晴頭枕陳汐寬厚的胸膛,心中開心無比,恨不得永遠這么下去,但此時卻被王震楓這一道聲音生生從夢中拉回現實,不由心中暗罵了這不開眼的混蛋一句,這才依依不舍離開陳汐懷抱,整了整衣衫,顯得略有些羞澀。
  “走吧,進城再說。”
  陳汐這時候也恢復了冷靜,察覺周圍眾人投來的目光中都帶著一絲怪異,他也不好意思在呆在這里了。
  “嗯。”雅晴從鼻翼中嗯了一聲,聲音溫柔,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
  “一起?”陳汐扭頭望向云娜,他感覺這時候扔下云娜一個人走,未免有些無情了。
  云娜愣了愣,萬萬沒想到陳汐竟還記得起自己,腦袋暈乎乎的,本想拒絕,但卻鬼使神差地答應下來。
  雅晴瞥了一眼云娜,沒有多說。
  云娜也偷偷瞄了一眼雅晴,同樣抿嘴不言。
  兩個女人都聰明無比,知道在這時候產生一些“交鋒”,只會讓自己在陳汐眼中的形象變得糟糕,那就大大劃不來了。
  看到這一幕,王震楓額頭青筋直跳,感覺陳汐像一位光芒萬丈的少侯爺,萬人矚目,而自己則淪為了路人甲,無人問津……
  他深吸一口氣,按捺下心中的不舒服,略一思忖,計上心來,當即朗聲大笑道:“走吧,我已吩咐下人在侯府中設下盛宴,并且邀請了一些咱們年輕一輩的俊彥人杰,一起來為陳兄接風洗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