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358 身世驚聞

第一更!感謝兄弟“涂生”、“goodlook”、“zjb56436400”、投出的寶貴月票,感謝兄弟“用戶13671815”的888打賞捧場!
  ————
  這個徐青東的確很欠抽!
  陳汐原本古井無波的心,也禁不住涌出一股沖動,想要狠狠抽這家伙一頓,但思慮片刻之后,他還是強忍住了,虐一個跳梁小丑,真心沒多大意思。
  “唉,連應戰的膽氣都沒有,這家伙看來名不副實啊。”
  “誰說不是呢,或許真的是浪得虛名。”
  “掃興!真掃興!”
  大殿眾人見陳汐遲遲不應戰,皆是搖頭不已,神情中有疑惑、譏笑、不悅。有些女子看向陳汐的目光更是充滿鄙夷,感覺這家伙中看不中用,也太窩囊了,一點都不男人。
  “陳汐道友不說話,那就是承認主動認輸了?唉,看來一些傳聞有時候也是虛假的,當不得真。”徐青東見此,心中冷笑不已,臉上的不屑愈發濃郁。
  “好了,適可而止!”王震楓開口制止。
  他辦這一場酒宴,安排眾多同輩眾人前來,為的就是當著所有人的面,狠狠打壓一下陳汐的氣勢,令他在雅晴面前出丑。雖說陳汐沒有應戰,但是看看眾人的反應就知道,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哼,只不過是切磋而已,又不傷及性命,陳汐道友也太不給面子了。他以為他是誰?雷侯府是隨隨便便誰都能進的嗎?”徐青東這一刻志得意滿,繼續窮追猛打,一副要跟陳汐死磕到底的模樣。
  雅晴和云娜都是惱怒不已,陳汐一而再再而三地忍讓,這家伙不識好歹,反而蹬鼻子上臉,還真把自己當人看了!兩女眼眸一寒,正待說些什么,卻被陳汐制止了,一條喂不熟的瘋狂而已,跟他計較就太抬舉他了。
  見此,徐青東笑得愈發得意,不可一世,說話也肆無忌憚起來:“什么金池大會唯一一個百連勝,我看你的對手都太差勁了,不值一曬!”
  王震楓皺了皺眉,感覺徐青東有些過火了。他只是想打壓陳汐的氣焰,可不愿就此跟陳汐結仇,那樣的話,只怕雅晴第一個會跟自己反目,那絕對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哦,你說我太差勁?要不就由我先和你切磋切磋?”就在王震楓打算出面圓場的時候,突然,一道冷冷的聲音從迎賓大殿外傳來。
  只見一個頭戴明霞冠,腳踏云紋靴,相貌堂堂的青年踏步而來,只眨眼間,就出現在大殿之中,眸光如電,冷冷盯著徐青東。
  明霞宗——王道虛!
  在場眾人皆認出青年身份,一個個停止交談,神色愕然,似是沒想到王道虛會來參加酒宴。就連東道主王震楓眼皮也禁不住一跳,這場酒宴是他親手操辦,自始至終可沒有邀請王道虛。
  這家伙怎么來了?陳汐也不由微微一怔。
  “明霞宗宗門在雷城附近,王道虛出現在這里很正常。不過聽說明霞宗和雷侯府一直不對付,也不知王道虛突然前來,打的是什么主意。”雅晴似看出陳汐疑惑,飛快傳音道。
  陳汐恍然,也很好奇,王道虛怎會無緣無故地跑這里?
  王道虛卻是不理會周遭目光,冰冷盯著徐青東,面無表情道:“在下不才,在金池大會上敗在了陳汐手中,不知我這個手下敗將可有資格和你切磋?”
  徐青東心中咯噔一聲,臉色的得意之色消褪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凝重,他人雖狂放不羈,但卻并不傻,自然看出王道虛來者不善。
  甚至當聽到王道虛毫不避諱地承認不敵陳汐時,他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他或許對陳汐不了解,但卻對王道虛的實力清楚無比,無論是修為、還是名頭、乃至于背景,都在自己之上。
  這樣一個人,都敗在了陳汐手中,自己剛才卻在再三撩撥陳汐,這……簡直就是自己在坑自己啊!
  一瞬間,徐青東心中的得意和囂張不翼而飛。
  “既然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接受切磋了。”見徐青東遲疑,王道虛不由皺眉說道。
  雅晴心中一樂,笑著傳音給陳汐:“王道虛這家伙倒也有趣,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間接幫你報了一個大仇。”
  陳汐笑了笑,卻是并不多說。
  徐青東臉色變幻不定,哀求似的瞥了一眼王震楓。
  “罷了,切磋之事莫要再提,王兄大駕光臨,還是飲酒作樂為好,打打殺殺未免有**份了。”王震楓干咳兩聲,緩緩開口道。
  王道虛搖頭道:“這不是打打殺殺,切磋而已,又不傷及性命,莫不成徐道友沒有這個膽子接受切磋?那可就太讓我失望了。”
  “既然如此,徐兄答應就是,切磋而已,決不會傷及性命的,否則我這個東道主可是決不會答應的。”王震楓面色一沉,卻是不再勸阻,心中卻是恨透了王道虛這個攪局的混蛋。
  徐青東的心跌入低谷,他知道,這一戰勢在必行,否則就不止是自己丟掉顏面的問題,更可能會惹怒了少侯爺,那自己日后在雷城就再無立足之地了……
  轟!
  徐青東倒也是個狠角色,一旦決定戰斗,很快就拋掉雜念,周身真元鼓動,整個人頓時進入戰斗狀態。
  “還算有點膽魄,你出手吧。”王道虛淡淡道。
  “得罪了!”徐青東毫不客氣,一聲暴喝,抬手一抓而出,勁風呼嘯,道意流動,強大凌厲的爪勁撕得虛空寸寸爆綻。
  一抓之下,道意洶涌,勁風呼嘯,聲勢駭人。
  居然是一種極為厲害的道品武學,兩儀裂空爪。
  這種武學剛柔并濟,劃分陰陽,修煉至極致,有扭轉乾坤,掌握日月的神妙,配合徐青東金丹圓滿境的強大力量,真元陡然爆發,爪勁融合剛柔,剛猛可裂空,柔和如水流,無孔不入。
  與此同時,還有一個黑白光罩,一涌而下,把王道虛禁錮住。有一些結界的味道,這是對陰陽兩種道意的掌控極為精妙,才能達到的地步。
  很顯然,面對王道虛這等大敵,徐青東也是不敢怠慢。
  王道虛對此卻是看也不看,一拳砸出。
  這一拳,看似平淡無奇,但在擊出的時候就變了,道意彌散,如巨錘擊空,如雷霆轟劈,氣勢磅礴,一往無前。
  這一剎那,王道虛仿似化身一尊偉岸山岳,氣勢幾乎無可抗衡!
  砰!
  這一拳徑直擊破黑白光罩鎖定,余勢不減,把對方的爪勁也震得寸寸崩裂,而后拳面砰的一聲震在對方的胸膛上,直接把徐青東震飛了出去,狠狠撞在十幾丈外的墻壁上,吐血倒地,狼狽不堪。
  僅僅只是一拳,就分出勝負!
  眾人看著剛才還不可一世的徐青東,如今卻被一拳轟得口噴鮮血,狼狽倒地,都不由自主地倒吸一口涼氣。
  最為令他們頭皮發麻的是,王道虛還是陳汐的手下敗將,連他都能一拳轟飛徐青東,那如果是陳汐出手的話,豈非一根手指頭就能碾滅徐青東?
  如此一想,陳汐在眾人心中顯得高深莫測起來。
  “好!看來這一年的閉關苦修中,王兄的實力提升不少啊。”王震楓突然撫掌贊嘆,旋即揮了揮手,安排受傷的徐青東離開療傷,再不離開,那就太丟人了。
  “是他實力太差罷了。”王道虛搖了搖頭,言辭間盡是不屑。
  王震楓神色一滯,嘿然不語。徐青東是他收攏的得力高手,類似心腹,此時被人點評實力差勁,他心中好受才叫怪事。
  “要不要我和王道虛玩玩?”一旁的蕭軒天皺眉傳音道。
  “不用了,此次酒宴本是為了狠狠打壓一下陳汐的威風,至于這王道虛,他出身明霞宗,不宜在此大動干戈。”王震楓搖頭拒絕。
  蕭軒天灑然一笑,不再多問,若論身份,他和王震楓、王道虛這些人也是對等的,完全沒必要獻殷勤。之所以如此說,僅僅只是身為朋友的一種情分而已。
  王道虛并沒有注意到這些,他此次前來雷侯府的目的很簡單。
  上次在金池大會上敗給陳汐,他回到宗門之后,潛心修煉,刻苦之極,又獲得了宗門長老一些指點,實力在短短時間內突飛猛進,自覺已經有戰勝陳汐的把握,聽聞陳汐在此,就忍不住就趕來了,欲要再與陳汐切磋一番。
  所以在一拳戰勝徐青東之后,他便徑直來到陳汐所在的案牘前,說道:“那個不開眼的家伙我已經幫你解決了,不如咱們也切磋一二?上次敗在你手中,我可是不服的很啊。”
  陳汐一怔:“你來雷侯府,便是為了與我再次一戰?”
  王道虛點頭道:“不錯。”
  大殿內的眾人這時候也弄清楚了王道虛此行目的,紛紛露出興奮之色。
  王震楓和蕭軒天對視一眼,感到意外的同時,也都興奮不已,若能借助王道虛之手,狠狠打壓陳汐一番,那就再好不過了。
  雅晴和云娜也都面露無奈之色,好像……陳汐一下子成了香餑餑一樣,誰都想擊敗他,打破籠罩在他身上的耀眼光環。
  閻嫣扯了扯陳汐的衣袖,冰冷絕美的臉上露出一絲期盼,迫不及待道:“趕緊答應啊,讓我親眼見識一下你的實力好不好?”
  一個冰冷如山巔雪蓮花似的絕美女子,此時卻以一副期盼的眼神盯著自己,說實話,這種視覺上的逆差,挺讓陳汐意外的,意外之余他不由一陣無語,這丫頭該不會是天生的戰斗狂吧?怎么對戰斗如此感興趣?
  “陳兄,請賜教!”王道虛趁熱打鐵,神色一肅,拱手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