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359 云娜的身世

求收藏!求訂閱!我去碼第三更!
  ————
  陳汐嘆了口氣,認真看著王道虛,說道:“在群星大會上再切磋不好嗎?”
  王道虛搖頭:“不行,我乘興而來,怎能敗興而走?”
  其他人聞言,也都是紛紛點頭不已,都巴不得見識見識陳汐的實力呢。
  陳汐沉吟片刻,突然說道:“剛才你那一拳,蘊含山岳之勢,道意通達,對土行道意的領悟,應該快要臻至第六階的小成地步了。招式凌厲剛猛,勢大力沉,兩者配合的確是摧枯拉朽,無堅不摧。但卻并不是毫無破綻。”
  眾人一愣,這家伙打算口頭上談而論道?
  那可就太無聊了!
  眾人很不滿,想看你陳汐真刀真槍干一架都這么難嗎?
  王道虛也很疑惑,但還是耐心問道:“有何破綻?”
  陳汐掃了一眼四周眾人,不再多說,直接站起身子,右手食指伸出,輕輕朝王道虛面門點去。
  終于開打了!
  內心抱怨不休的眾人都是精神一振,睜大眼睛,一眨不眨地望去,唯恐錯過任何細節。然而令他們失望的是,陳汐僅僅只是伸出了一根手指,沒有磅礴涌動的真元、沒有絢爛奪目的道意,只是普普通通一指,平淡平凡之極。
  而那王道虛面臨這一指,更是動也未動,似是不屑動手,又似是在等待。總之,兩人此刻所呈現的狀態,一點都不像是將要激烈戰斗的樣子。
  “這家伙在做什么?”王震楓同樣看得一頭霧水,疑惑不已。
  “我看他和王道虛早就串通好,故意在裝神弄鬼罷了!”蕭軒天曬然笑道,眼眸中透著一絲不屑。
  王震楓卻是不這么認為,按理說,任何一個正常人,只怕都決不至于在眾目睽睽下玩這些小把戲,陳汐和王道虛都不傻,怎可能學一些江湖騙子去裝神弄鬼?
  難道其中還另有玄虛不成?
  王震楓皺眉不已。
  雅晴、云娜、閻嫣三女距離陳汐最近,看得也最清楚,但同樣沒看出所以然來,眼眸中都是一片茫然。
  只有王道虛感受和其他人不一樣。
  隨著陳汐這一指探出,他突然感覺自己像墜入了無底深淵,四周毫無借力之處,又像面臨天降雷霆,躲無可躲,逃無可逃。
  四面八方涌來的壓力,令他嗅到一股瀕臨死亡的氣息,在這種壓力下,他的腦海中瘋狂思索著所修煉的任何武學,然而令他絕望的是,自己完全找不出一招半式,能夠化解自己所處的危局!
  就仿佛這輕描淡寫的一指,已經把四野八極,莽莽乾坤全部鎖死,那種發自內心的無力感,令他渾身被冷汗浸濕,眼瞳驟然擴張,幾乎要窒息。
  這是什么武學!?
  王道虛心中駭然,心中的斗志、自信、驕傲幾乎快要被瓦解,被粉碎!
  他萬萬沒想到,從金池大會結束至今才過去不到一年時間,陳汐的實力卻已經成長到如此可怕的地步,僅僅只是一指,就令自己心生瀕臨死亡的絕望感覺。
  可怕!
  這家伙的成長速度太可怕了,簡直就是一個絕世妖孽!
  王道虛思緒如麻,整個人已處于一種崩潰的邊緣,不過就在他快要扛不住的時候,周圍一切壓力頓時消失不見。
  也就是在這時,陳汐收回了自己的手指。
  若再這么下去,他很擔心徹底壓垮了王道虛內心的驕傲和斗志,若如此的話,自己這一指就成了他心中一個魔障,若破除不了,日后修煉將再無進步的可能。
  眾人都愕然地看著這一幕,他們不懂王道虛的感受,所以感覺陳汐很莫名其妙,伸出一指,又收回來,這是鬧的哪一出?
  不過也有眼睛毒辣之人敏銳察覺到,王道虛的氣息很不正常,臉色僵硬,神色恍惚,周身衣物隱約可以看到一層水漬,那是被汗水打濕的痕跡。仿似剛才那一瞬間,發生了令他感到極為可怖的事情一樣。
  王道虛深吸一口氣,恍惚間卻有種劫后余生的感覺,仿佛剛才的一切都只是自己心中的幻象,那么不真實。渾身濕漉漉的感覺,頓時令他徹底清醒過來,他這才發現,自己渾身上下都被冷汗浸濕,就像剛從水中撈出來一樣。
  不過他已經顧不得這些,抬頭看著陳汐,神色復雜,語氣卻認真之極,說道:“多謝手下留情。”
  陳汐笑了笑:“切磋而已,王兄莫要放在心中,若成了羈絆,只怕不利于修行。”
  王道虛點點頭,感慨道:“在這一屆群星大會上,必然有陳兄的一席之地,至于能走到多遠,這已經不是我能揣度的了。”
  說罷,他渾然不理會大殿眾人,轉身便即離開,正如他之前所說那樣,乘興而來,乘興而去,瀟灑之極,也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
  “就這么認輸了?”
  “就這么走了?”
  “古怪!太古怪了!”
  王道虛主動認輸,令眾人感到吃驚之余,又感覺很荒謬,沒辦法,以他們的實力和眼力,根本就不可能窺伺到陳汐那一指中凝聚的可怕殺機。
  “喂,剛才你都做了些什么啊?”閻嫣忍不住心中好奇,小聲問道。
  “你剛才不都全看到了嗎?”陳汐拎著酒壺,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他發現這雷侯府珍藏的美酒,入口辛烈,直燒心肺,余味卻清冽甘美,別有一番滋味,喝起來很是痛快。
  看著守口如瓶的陳汐,閻嫣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氣鼓鼓扭過頭去,心中兀自碎碎念:“慫包小白臉一旦得瑟起來,簡直可惡透頂了!”
  其實不止她好奇,在場眾人何嘗不好奇?
  但也只能把這份好奇埋進肚子,看不看得出,那是自身實力和眼力的問題,若是直接問出了口,那就是直接承認自己實力和眼力太差勁了,誰都不愿自降身份,所以誰都不會開口問詢。
  “陳兄實力如此了得,不如咱們倆也切磋一番?說實話,蕭某很想知道,陳兄剛才那一指究竟有何威力,是故弄玄虛呢?還是真的蘊含著驚天動地之威力?”
  便在這時,蕭軒天長身而起,踏步而出,寬白衣衫獵獵飛舞,眼眸似星,唇角含笑,顯得頗為灑脫。
  陳汐放下手中酒杯,站起身子,嘆息道:“看來這場宴會我不能再呆了,還是早早離開為好。”
  眾人一愣,萬沒想到陳汐竟打算中途退場,說走就走,面對蕭軒天的邀戰,一點面子都不給。
  “陳兄何必如此心急?交過手再走也不遲!”說話時,蕭軒天突然直接動手,一個箭步跨出,從背后抬手朝陳汐肩膀抓去。
  勁風獵獵,虛空震蕩,整個大殿的空氣都紛紛潰散,發出如浪濤般的嗡鳴爆音。
  這算偷襲嗎?
  顯然不算,蕭軒天已經開口提示,并且這一招打出,聲勢浩大,堂堂正正,并無偷襲之嫌,充其量只是先發動手而已。
  不過即便如此,還是引得雅晴、云娜、閻嫣三女一聲驚呼,畢竟這蕭軒天說動手就動手,太突然了,令人猝不及防。
  “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蕭軒天說打就打,令陳汐心中也不由一惱,當下不再客氣,袖袍鼓蕩,揮手拂了出去。
  啪!
  柔軟的衣袖此刻卻像化作一柄巨錘,徑直砸在迎面拍來的手掌上,猶如巨山壓頂,震得蕭軒天蹬蹬蹬連退數步。
  “來得好,這才痛快!我剛剛只是試探,接下來才是我的真正實力!”蕭軒天朗聲一笑,身上戰意狂涌,長發與衣衫共飛舞,風度凌云,瀟灑不凡,頓時引得四周一陣喝彩。
  就連閻嫣都暗暗點頭,這才像個男人啊!哪像那個慫包小白臉,被逼的沒辦法了才不得不應戰,婆婆媽媽的,比女人都墨跡!
  陳汐神色平靜,淡然道:“痛快嗎?希望接下來你也讓能讓我痛快起來。”
  唰!
  話音剛落,他的身影已消失在原地。
  好快!
  蕭軒天眼眸一凝,雖然沒有捕捉到陳汐的身影,但他卻是不敢怠慢,渾身真元暴漲,撮掌為刀,化作漫天凌厲到掌,朝四周虛空狠狠拍去。
  砰砰砰……
  不得不說,這蕭軒天實力的確強悍,身游八極,指天打地,每一掌打出,都有萬鈞之力,砸得四周虛空都凹陷出一個個透明掌印。
  并且這些凹陷的透明掌印內,都充斥著一股坍塌、枯萎、火燒火燎的焦糊味道,明顯蘊含了極為狂暴的火行道意。
  “蕭家的《赤霞融虛掌》的確了得,掌印凝而不散,力量含而不露,軒天這家伙隱藏的很深啊,只怕他已掌握了這部道品武學的精髓,隨手打出就有如此威力,若換做是我,也不得不先避其鋒芒,再另覓機會,伺機而動。”
  中央主座上,王震楓暗暗點頭,有點驚訝蕭軒天所施展的手段,不過接下來一幕,卻令得猛地睜大眼睛,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
  因為在他的視野中,猛地看到陳汐的身影輕松穿過漫天掌影,宛如鬼魅一般,倏然出現在蕭軒天背后,探手朝后者肩膀抓去。
  這一擊,正是之前蕭軒天為了攔下陳汐所使用的招式,此刻卻被陳汐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