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360 禍起云家

大殿眾人悚然一驚。
  陳汐這一抓,平淡無奇,但卻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在正面作戰時,還能輕松做到這一步,就令人震撼了,畢竟剛才蕭軒天是猝然動手,而陳汐則是堂堂正正對敵,高下立判。
  蕭軒天身在局中,跟其他人感受又截然不同。陳汐看似淡然無爭的一個人,但突然一動手,所顯現出的實力,卻是令他心中一驚。
  尤其是面臨陳汐這一抓的時候,他只覺處處都風起云涌,雷鳴電閃,簡簡單單一抓,卻仿佛蘊含著數種道意,鎖定乾坤,顛倒天機,自己居然有一種無所抗拒的感覺。
  嗡!
  來不及躲閃,蕭軒天周身驟然浮現一抹刺眼金光,符紋流轉,霞光彌散,凝聚成一副寶甲,護在周身。
  這赫然是一件地階極品寶甲。
  陳汐目光一閃,變爪為掌,一拍而下,力道也是提升數倍。
  砰!
  光華波動,四處炸開。
  蕭軒天踉蹌退后數步,心中再次一驚。他身上這一副寶甲,極為珍貴,由大煉器師煉制而成,上邊符陣重重,足有九九八十一種之多,能夠抵御掉同階敵人的七成力量,端的是防御驚人。
  然而陳汐這一掌之力,雖說被抵御掉大半,但剩余的力量仍舊震得他氣血翻騰,渾身氣機都差點崩亂,這等掌力又該多恐怖?若是無寶甲防御,只怕自己的肩胛骨瞬間就被拍碎了吧?
  不過,戰斗之中也來不及多想,蕭軒天又是一步跨出,周身火焰流動,宛如一尊沐浴火焰的神祗,一手撐天,一手摩地,疊加成萬般掌印。
  “天地無常,烈火無情,融天焚地,燃盡八荒!”
  這一刻的蕭軒天,須發飛揚,舉手天之間,火浪翻滾,萬千掌印仿似萬千條火龍,咆哮虛空,朝陳汐沖去。
  “這家伙還是不死心啊……”
  陳汐心中暗自一嘆,剛才他若是施展劍箓,一劍足以劈碎蕭軒天身上的寶甲,將其一斬為二,可惜,對方似毫不領情,依舊糾纏不已,冥頑不靈。
  遺憾的是,這只是切磋,而非真正的生死戰斗,無法以生死論勝負。
  此時此刻也不容陳汐多想,當即駢指為劍,周身風雷奔涌,水火如潮,風、雷、水、火四種道意噴涌,真元有時候如火焰沸騰,有時候如長江大河奔流不息,全都凝聚在一指之間。
  陳汐同樣主動出擊,迎頭而上,身影如電,幻化出一道道虛影,掌握風雷水火四種道意,和蕭軒天戰在一起。
  蕭軒天身為蕭氏重點栽培的核心弟子,隱藏實力也極為不凡,不過和陳汐相比,卻要差上許多,有好幾次陳汐都手下留情,沒有取其性命。
  不過蕭軒天卻是毫不領情,兀自死纏爛打,毫無之前的灑脫風度可言。令得陳汐也是皺眉不已,當下不再忍讓,招式變得凌厲起來。
  不能當場殺人,那可以給對方造成一些傷害總是可以的。
  瞬息之間,兩人已交手不下數百次,身影交換,快如閃電,在眾人看得目眩神迷之際,人影便即分開。
  陳汐氣定神閑,毫發無損。
  而蕭軒天則披頭散發,衣衫寸寸破裂,那裸露的皮膚上依稀可以看到一道道醒目血痕,狼狽不堪之極。
  這還是陳汐留手了,否則他稍加一些力道,那些血痕就可能給蕭軒天造成無法愈合的重創。
  眾人見此,直看得目瞪口呆,就像徹底傻掉了一樣。
  他們之前雖然隱約猜到陳汐實力很強大,但是當看到連蕭軒天這位蕭氏的絕世天才,在陳汐收下都淪為這幅凄慘模樣,還是令他們感到一陣頭皮發麻。
  “這慫包小白臉原來真的如此厲害……”閻嫣這一刻終于見識到陳汐的實力,心中的震驚已經無法用語言形容。
  王震楓心中也是震驚之極,他和蕭軒天的實力大致相當,屬于那種不分伯仲的層次,令他震驚的就在這里,陳汐能輕松擊敗蕭軒天,豈不是也能輕松擊敗自己?
  他有點無法接受這個事實,身為雷侯府少主,他自幼所接受的都是最優等的傳承,財侶法地樣樣不缺,并且還都是最頂尖的。
  原本他以為,憑借自己的實力足以在群星大會上大展拳腳,展露崢嶸了,然而陳汐的出現,頓時令他意識到,自己之前是不是有點小覷天下英才了?
  “我不服,再戰!”突然一聲凄厲憤怒的大喝響起,震蕩大殿,驚醒了在場還處于震驚中的眾人。
  只見滿身血痕的蕭軒天再次不管不顧地出手,他披頭散發,氣息暴虐,明顯已動了真正的殺機,而非如之前所說那般只是切磋而已。
  “夠了!”
  不等陳汐動手,王震楓一聲暴喝,搶先閃身而出,攔在蕭軒天身前,厲聲喝斥道:“切磋而已,敗了就敗了,難道你非要血濺當場?”
  “連你也認為我不是他的對手?”蕭軒天慘然一笑,仿似敗在陳汐手中,令他驕傲的內心遭受到了極大打擊。
  陳汐見此,不由搖了搖頭,此人看似灑脫,風度翩翩,其實內心卻頗為狹窄敏感,接受不得失敗,注定在修行路上走不長遠。
  “好了,你先退下吧。”王震楓以不容拒絕的口吻說道,蕭軒天此刻所暴露出的毛病,令他也是皺眉不已,不過身為好友,他也不忍再多說什么,只希望他休息之后,能恢復過來。
  陳汐沒有再逗留,這場宴會上接二連三的變數令他頗為厭煩,還是早早離開這個麻煩之地為妙。
  王震楓自然不會再挽留,他舉辦這次宴會可謂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原本想打壓一下陳汐的氣焰,但如今看來,明顯已經不可能實現,再挽留陳汐也沒多大意義了。
  陳汐一走,雅晴、云娜和閻嫣也不再停留,緊隨其后相繼離開,那模樣倒像是眾星拱月一般,令得大殿眾人又是一陣嘆息不已。
  這場匯聚了雷城眾多年輕一代天才人物,舉辦在雷侯府迎賓大殿的酒宴,就這樣落下了帷幕。
  所有參與宴會的人都知道,不出明天,宴會上的一切必將傳遍整個雷城,而陳汐之名只怕也會一夜被雷城所有修士所熟知。
  誰都無法阻擋這一切的發生,哪怕以王震楓的能力,也無法阻止這些消息不泄露出去,除非把在場所有人都殺了滅口,但是這可能嗎?
  就在陳汐一行人離開沒多久,在雷侯府深處,一座恢弘古老的大殿中,此時正端坐著一位中年、一位老者和一位美婦人。
  中年身材高大,黑須黑發,威儀隆重,渾身仿似籠罩在雷電之中,虛空塌陷,氣流亂竄,顯現出一種滔天氣勢。
  那名老者慈眉善目,頭腦之后,冉冉浮現一輪渾圓巨大的黑日異象,仿似通往地獄的大門,散發出令人心悸的氣息。
  而那名美婦人鳳眸如水,容顏清艷,膚白如凝脂,光滑水潤,烏黑鬢發如瀑披散而下,身段窈窕婀娜,天然風流,端坐一側,氣勢竟毫不遜色于其他二人。
  這三人,赫然正是雷城之主雷侯!黑日樓七首領崔山!天寶樓背景神秘的水華夫人!
  ————
  ps:實在寫不動了,累趴了已經。這章有點少,大家姑且一看,明天繼續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