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361 了斷恩怨

第一更!抱歉,有點晚了,繼續努力去碼第二更。
  ————
  “那小家伙的確稱得上驚采絕艷,在本侯所見到的年輕一代人物中,足以稱得上是頂尖天才,差不多已經可以和卿秀衣、趙清河一類的天之驕子相媲美。”
  肅穆恢弘的大殿中,雷侯王洪虛那渾厚鏗鏘的聲音隆隆回蕩,字字如雷,振聾發聵,“不知崔兄以為如何?”
  崔山爽朗一笑,感慨道:“還用說嗎?我黑日樓的多位統領級刺客,可都喪命在他手中,若實力不夠,只怕活不到現在。”
  王洪虛點了點頭:“的確,一指之力,能夠把氣機、殺氣、真元、道意全部鎖定于方寸之間,毫不外漏,這等手段只怕一些涅槃境修士也辦不到。見微知著,單憑這輕輕一指,此子在群星大會上,都足以傲視諸多天才。”
  說到這,他那威儀剛毅的臉頰上不由浮起一絲自嘲,“可憐我那孩兒,自始至終都沒有搞清楚那小子的實力有多強大,弄巧成拙,自取其辱。”
  “少侯爺也是年輕氣盛罷了,經此挫折,或許對他日后修行也是一件好事。畢竟誰年輕的時候沒有為女人爭風吃醋過?”崔山笑吟吟說道。
  王洪虛哈哈一笑,卻是不再多說,而是把目光望向了水華夫人。這次他們之所以能相聚在此,便是因為這位清艷嫵媚,媚傾天下的女人。
  雖說水華夫人在修行界極少拋頭露面,但無論是他王洪虛,還是黑日樓的七首領崔山,卻都不敢小覷她。
  原因很簡單,這女人是當今楚皇唯一的一個親妹妹!血統、身份、無一不尊貴到了極致,面對這樣一個身世尊崇的女人,誰敢有一絲的小覷之心?
  崔山同樣也把目光看向水華夫人,正是因為上次聽了水華夫人的勸解,他才扛著巨大壓力,毅然決然終止了對陳汐的刺殺行動。
  不過他心中至今還很疑惑,那小子究竟什么來歷,竟然能令得水華夫人屈尊紆貴,請求自己放過陳汐一馬?
  要知道放棄刺殺陳汐,他不僅將面臨著黑日樓其他高層所帶來的壓力,同時還得罪了睿王皇甫經天等六個地仙強者,若得不到一個滿意的答復,后果實在不堪設想。
  “看來兩位也有點坐不住了。”水華夫人微微一笑,如雨后玫瑰初綻,嬌艷欲滴,“群星大會再有一個月就將開始,這個秘密也到了該公布的時候了。”
  王洪虛和崔山聞言,神色皆變得認真肅穆起來。
  “陳汐出生在南疆松煙城陳氏一族,那只是一個小家族,普普通通,并無任何值得注意的地方。但因為陳汐的母親,這個小家族卻變得不同起來。當然,那時候只怕陳氏一族的族長陳天黎也并不知道,自己兒媳婦的真正身份竟然會讓我家皇兄都震驚的心顫不已,唯恐得罪了陳家。”
  水華夫人鳳眸流轉,聲音中帶著一絲撓人心肺的獨特磁性,裊裊幽幽在這肅穆恢弘的大殿中回蕩著。
  令當今楚皇都感到心顫震驚?
  王洪虛和崔山互望一眼,皆看出彼此心中的震撼,神色愈發認真凝重起來,若真如水華夫人所說,那陳汐母親的身份可就太恐怖了,甚至已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似沒有注意到兩人的震驚,水華夫人繼續說道:“但是也正因為陳汐的母親,陳氏一族才遭到了滅族之禍,幸存者無幾,并且毀掉他們這一族的,正是他母親背后的族人。”
  聽到這,王洪虛再忍不住心中疑惑,開口道:“怎會如此?難不成他母親所在的家族,不同意這一段婚事?所以含恨出手,滅了陳氏?”
  崔山也皺眉說道:“我猜也應當如此,畢竟這陳氏一族太弱小,只怕遠遠無法和陳汐母親背后的家族相提并論,地位和身份都懸殊甚大,最容易釀成悲劇。所謂門不當戶不對,大概如此了。”
  水華夫人搖頭道:“這個我也不甚清楚,畢竟像陳汐母親所在的那等家族,必然是一個我們只能仰望的龐然大物,其內發生的事情,根本不是我等能夠揣度的。”
  王洪虛心中震驚之余,愈發好奇:“不知夫人能否告知,那個家族究竟是何方神圣?怎會顯得如此恐怖?”
  崔山也點頭道:“是啊,莫非是玄寰域中的強橫存在?”
  “玄寰域?”水華夫人搖了搖頭,笑道:“你們可知玄寰域紫荊白家?”
  兩人皆點點頭,紫荊白家他們自然都聽說過,那是一個矗立在玄寰域的一個大勢力,連當今楚皇前往拜訪都進不了白家的大門,由此就知道白家的權勢如何滔天了。
  水華夫人感慨道:“那紫荊白家何其強大,但與陳汐母親所在的家族一比,卻也不值一曬,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無法相提并論。”
  王洪虛和崔山一愣,徹底被震撼到了。在他們眼中,紫荊白家已經是只能仰望的存在了,竟然還遠遠無法和陳汐母親所在的家族相比,這簡直就像聽一個神話,令他們差點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究竟是怎樣一個家族啊?”王洪虛繼續問道,這時候的他,渾然不像一個權勢滔天,一怒震八方的侯爺,反倒像個好奇寶寶一樣。這也怪不得他,實在是水華夫人所泄露的秘密實在有些駭人聽聞了。
  水華夫人沉默許久,才輕輕吐出兩個字:“左丘。”
  左丘?
  王洪虛和崔山面面相覷,神色惘然,這個姓氏他們前所未聞,腦海中的記憶中,根本就找不到有關左丘氏的半點信息。
  “據我皇兄所說,這個家族古老之極,并不在玄寰域中,世間也極少有人得知這個家族存在的。”水華夫人說道。
  “不在玄寰域?難道在其他大世界?”王洪虛和崔山都是一怔,他們也知道,天地之大,浩浩無窮,存在著諸多大世界和小世界,自己所在的地方,僅僅只是眾多世界中的一個而已。
  水華夫人搖了搖頭,沒有說話,只是伸出玉手,輕輕指了指上方。
  嘶!
  王洪虛和崔山倒吸一口涼氣,他們之前雖隱約已猜到一分,但卻根本不敢相信,但是此時得到水華夫人的證實,兩人頓時如遭雷擊,腦袋都懵了。
  仙界!
  左丘氏竟然是仙界當中的一個家族!
  王洪虛和崔山深深呼吸一口,卻仍舊無法排除心中震撼。
  修士苦苦修煉,參悟天道,無不是為了羽化天仙,逍遙宙宇之間,與天地同壽,擺脫生老病死之拘囿。
  這是每個修士心中最至高的目標,值得付出一生去攀爬,然而這個過程實在太難了,從人到仙,萬中無一,幾乎絕大多數修士都含恨在路途當中,身隕道消,消失天地之間,根本就無法看到一絲希望。
  王洪虛和崔山兩人也在求索仙道的途中,感觸尤甚,此時得知陳汐母親竟來自仙界一個家族,那種來自心靈深處的震撼,的確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
  “當然,這僅僅只是我皇兄的猜測,具體是否屬實還無法確定。”
  水華夫人掃了一眼兩人,緩緩說道:“不過,無論是我,還是我皇兄,還是選擇了相信這個事實。畢竟漫漫修仙路,若能在成為天仙之前,就與仙界一個大家族交好,無論付出任何代價都是值得的。”
  王洪虛和崔山頓時明白了一切,看來當今楚皇和水華夫人都早早開始布局了,為的就是榮登仙界之時,不至于淪為孤家寡人。而陳汐此子,就成了最重要的一枚棋子。
  “陳汐此子畢竟是陳氏族人,陳氏一族就是慘遭左丘氏剿滅,若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是否有些孟浪了?”王洪虛皺眉道。
  水華夫人笑道:“富貴險中求,不付出一些代價,怎可能有來日的收獲?實不相瞞,這世上有人恨不得殺死陳汐,以絕后患,像松煙城李氏家族、龍淵城蘇氏家族,以及現在的戰王府。
  但他們卻不敢輕易這么做,因為陳汐身上畢竟有左丘氏一族的血脈,想要殺他很容易,但殺了他之后將要面臨的后果,卻是他們誰都承擔不起的。
  這也是為何陳汐自幼遭受諸多磨難的原因,他們雖不敢殺死陳汐,但卻又不得不接受某些人的指使和命令,只得動用一些小伎倆來折磨陳汐了,企圖令陳汐在諸多磨難中自己把自己活活逼死,如此一來,誰也不能多說什么。”
  “某些人?”王洪虛訝然道:“難道還有人膽敢向挑釁左丘氏?”
  水華夫人唇邊泛起一絲譏諷,嘆息道:“這些人同樣來自左丘氏,正是當年剿滅陳氏一族那一批人。”
  崔山一直在沉默,在腦海中不斷消化所聽到的驚人消息,聞言,也忍不住嘆息道:“太復雜了,這只怕是左丘氏族人之間的爭斗吧?陳汐母親是一方,那些剿滅陳氏一族的又是一方。而陳汐夾在縫隙中,有人想他死,有人想他活著,真是錯綜復雜之極。”
  水華夫人輕輕一笑,站起身子,說道:“好了,該說的我都已經說完了,這時候也該去見一見那個小家伙了,告辭。”
  說罷,她人已翩然離開。
  ————
  ps:這一章能看懂嗎?足足耗費4小時才敲定,寫的腦袋都大了。當然,小汐汐的身世沒那么詭譎,慢慢會把一切揭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