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363 赫連鈞


  深夜,雷城天寶樓。品書網(www.booksrc.net)
  從雷侯府離開之后,陳汐便隨著雅晴來到了天寶樓休憩,同行的還有閻嫣和云娜。
  閻嫣是大鑒寶師閻成的女兒,回到天寶樓就等于回到了家,而云娜也跟著來到天寶樓,就有點奇怪了。
  據陳汐所知,云娜出身云氏家族,是雷城中一個極為普通的小家族,她深夜不歸家,卻跟隨自己來到天寶樓,陳汐隱約能猜到些什么,卻也并不說破。
  雅晴和閻嫣自然不會多說什么,幫陳汐和云娜安排了兩間貴賓室住下,兩女便即離開。
  已是深夜,剛才又參加了一場波瀾起伏的酒宴,陳汐也感覺有些疲乏了,洗了個熱水澡正打算休息,卻有意外之客來訪。
  是水華夫人。
  看見這位清艷動人,艷傾天下的美夫人到訪,陳汐并不驚訝,在嵐海城天寶樓時,他就知道在群星大會之前,必然會再與水華夫人見一面,只不過是早晚的問題罷了。
  細算起來,這位美夫人其實幫了他很多忙,例如在嵐海城相贈十柄玄階極品劍器,再例如在楓葉城時,委托雅晴來幫自己解決一些小麻煩,就連他身上的紫金天寶令都是水華夫人相贈。
  這些恩情雖小,但積少成多,就不得不讓人認真對待,陳汐當然不敢忘懷。雖然他也知道水華夫人接近自己,必然是有所求,但卻懶得計較那么多,只要對方無傷害自己的心思就行了。
  水華夫人此次前來,和陳汐交談了不到一炷香時間,仿佛并沒有什么目的性,只是在閑聊,沒過多久便即翩然離開。
  空氣中香風裊裊,佳人已杳渺無蹤。
  陳汐盤膝坐在床上,沉思許久。
  水華夫人雖沒有表明來意,但通過與之交談,便不難發現,她一直在以一種潤物細無聲的行動來接近自己,幫助自己,但卻并無收納自己為她所用的意思。
  仿似自始至終,她只是想向自己表明一個善意,僅此而已。
  “無論如何,自己總歸還是欠了她一份恩情。或許這正是她想要的吧?”陳汐搖了搖頭,不再多想。
  翌日一早,天剛濛濛亮。
  陳汐起床洗漱之后,便即走出房間。
  昨夜回到天寶樓時,他便和雅晴說話,今日便啟程前往錦繡城。畢竟群星大會再有一個月就將開始,還是早早趕到為好。
  剛走出房門,陳汐就看見雅晴、云娜、閻嫣已經等在那里了。
  這次群星大會,匯聚著整個大楚王朝修行界的年輕一代強者,可謂是高手云集,盛況空前。這場盛事不僅有諸多參與者,還有無數人萬里迢迢前往錦繡城,為的就是一睹年輕一代強者的風采。三女自然也不會錯過這場盛事。
  不過臨行前,雅晴卻把陳汐叫到了一邊,低聲傳音道:“云娜打算離開雷城前,回家族內取回其母親的骨灰,所以不打算跟咱們同行了。”
  陳汐一怔,笑道:“不就是取骨灰嗎,耽擱不了多少時間,咱們同她一道走一趟,再啟程也不遲。”
  雅晴嘆息道:“我也是這么想的,不過云娜的情況有些特殊。”
  “怎么回事?”陳汐眉頭一挑,掃了一眼遠處的云娜,見她神色恍惚,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隱約猜到,或許跟她家族內的事情有關。
  果然,接下來雅晴所說的話,證明了陳汐的推測。
  原來雅晴在云家的地位頗為低微,她的母親只是當今云家家主云書豐身旁的一個丫鬟,云書豐一次醉酒,獸心大發,強要了云娜母親的身體,這才產下了云娜。
  云娜出生沒多久,其母便因病而終。而云書豐家有妻妾無數,子女滿堂,哪里會在意云娜這個因為一次意外得到的女兒?若非云娜是他的親生骨肉,他幾乎都快忘掉是否有這個女兒了。
  再加上云娜的母親只是一個丫鬟,云娜在運價當中,不僅遭到那些云家子弟們的排斥,譏諷她為賤種,連那些奴婢仆婦都對她惡言相向,渾然沒有當做家主之女看待。
  由此就可以知道云娜的身世有多凄慘了。
  陳汐得知這一切,也不由嘆了口氣,心中對云娜愈發憐憫起來。能夠在這種惡劣環境中長大,并且堅強獨立地活到現在,云娜的生活過的真挺不容易的。
  他當即決定,陪云娜走一趟云家。
  得知陳汐的決定,雅晴和閻嫣都很贊同,云娜卻有點受寵若驚,看向陳汐的眼神都變了,感激中帶著無法言喻的喜悅,熠熠發光。
  一行人當即離開天寶樓,不過剛走出門,就看見一襲華美長袍的少侯爺王震楓早已等待那里。
  “你怎么在這里?”雅晴秀眉一皺,有些膩歪,這家伙纏了自己好些天,昨天的酒宴上又指使其他人找陳汐麻煩,如今還有臉出現,真不知道他的臉皮厚到了什么程度。
  “我是來向陳兄道歉來了。”王震楓尷尬一笑,便即走上前,神色一肅,說道:“昨日的一切都是王某的錯,還望陳兄勿要介懷。”
  陳汐已經懶得多想這家伙的態度轉變怎會如此之大,搖了搖頭:“事情都過去了,王兄無須客氣。”
  說罷,便帶著云娜朝云氏家族的方向走去。他可不想再跟這個很會制造麻煩的家伙攪合一起。
  雅晴和閻嫣見此,也不再搭理王震楓,緊緊跟了上去。
  不過陳汐還是有些低估了王震楓的臉皮厚度,被自己無視之后,王震楓非但不怒,反而一副渾不在意的樣子,心態出奇的好,再次緊巴巴追了上來,笑問道:“你們這是要去哪里?我陪你們一起,在這雷城可沒有我不知道的地方。”
  陳汐抿嘴不言。
  雅晴三女自然也懶得搭話。
  王震楓哈哈一笑,自我開解,繼續言辭誠懇地說道:“我知道昨日的一些事情,給陳兄制造了一些麻煩,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就這樣,一路上陳汐等人不說話,只有王震楓在一旁喋喋不休,像個犯了錯的小跟班似的。
  看見這一幕,路上眾人一陣瞠目結舌,差點以為自己眼花了,要知道那可是雷侯府尊崇之極的少侯爺,在雷城都是響當當的存在,怎會變得如此低三下四?
  就在王震楓說的吐沫橫飛,口干舌燥的時候,陳汐一行人終于看到了云氏一族所在的府邸。
  云家的府邸占地百畝,規模甚至連如今的陳家都不如,普普通通,跟陳汐一路所見到的其他恢弘高大的建筑根本沒法相比,在這偌大的雷城當做,云家的確是個貌不起眼的小家族。
  就連王震楓這位在雷城土生土長的少侯爺,在看到云家府邸的第一眼都是一臉惘然,喃喃道:“云家?雷城還有這個家族?”
  由此可見,云氏家族的底蘊有多弱小普通了。
  臨近府邸門前,云娜神色卻顯得復雜起來,深吸一口氣,敲了敲門。
  門外,走出一個中年仆從,看見門外的云娜,先是一愣,旋即不屑冷哼道:“喲,你這個賤種還沒死啊?怎么想起回家了?”
  聽到賤種兩字,云娜面色驟然一變,雙手不自覺攥緊,冰冷道:“讓開,我回不回家需要向你稟報么?你一個云家養的奴才而已,最好管住自己的臟嘴!”
  中年仆從一怔,旋即勃然大怒:“你說什么?”
  這時候他也注意到陳汐一行人,臉皮一翻,嘿然冷笑道:“我明白了,你以為交了一群狐朋狗友,就可以回家耀武揚威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云娜一怒,雙眸直欲噴火。
  陳汐也是眉頭一皺,連奴仆都敢如此刁毒,由此就知道云家對云娜的態度如何了。
  啪!
  一聲脆響,王震楓不知何時已沖上前,狠狠抽了這仆從一巴掌,直扇的他倒飛出去十幾丈,大口噴血不止。
  “什么狗東西,竟敢罵我‘狐朋狗友’?換做其他地方,爺早活剮了你!”王震楓狠狠呸了一口,滿臉不屑,那種與生俱來的傲氣,和身上不經意涌現的尊貴氣息,竟震得這中年仆從忘了慘呼。
  “云姑娘,出于義憤,我忍不住出手給了他一下,沒關系吧?”王震楓轉頭望向云娜時,臉上已是一片和煦笑容,令人如沐春風。
  說話時,他卻是望向了陳汐,見陳汐不置可否,頓時就明白自己這次賭對了。
  “難道他們這次來云家,是找茬來了?”王震楓心中不由一陣興奮,找茬可是自己的拿手好戲,若是搞得好,說不定就能讓陳汐對自己冰釋前嫌呢!
  “我現在才發現,你今天看起來順眼許多了。”雅晴瞟了王震楓一眼,訝然說道。
  王震楓哈哈一笑:“有雅晴姑娘這句話,我心足矣。”
  沒有理會在地上吐血不止的那個仆從,陳汐一行人徑直朝大門中走去。
  “來人啊!快來人啊!云娜那賤人找一群幫手回來找事來了!”半響之后,那名仆從噌地爬起身子,扯開嗓子凄厲尖叫起來,聲傳四野,頓時驚動了整個云家。看首發無廣告請到品書網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