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367 群雄匯聚


  感謝兄弟“神之天地魔”、“DT40”、“海的微笑”、“zhenjun7256”投出的寶貴月票!感謝“四周”兄再一次10000打賞捧場!
  今天感覺昨天的牢騷有些過于激動,但我不后悔,接下來會安心寫作,不再為不值得的人大動肝火,不值得。品書網www.booksrc.net
  ————
  距離群星大會的時間越來越近,大楚王朝內風起云涌,八方匯聚。
  北蠻、南疆、東海、中原等地,無數的家族、宗門修士以及形色各異的散修,紛紛朝錦繡城趕去。
  一些小家族小勢力是無緣參加這次盛會的,畢竟錦繡城位于中原核心之地,路程遙遠不說,且途中充斥各種危險,實力孱弱,只怕還未達到錦繡城,便已葬身在各種危險中了。例如獸患侵襲、流寇劫掠等等。
  所以能夠有實力前往錦繡城,參加群星大會的修士,無不來自霸據一方的大勢力,并且隊伍中皆有高人帶隊。
  至于閑云野鶴一般的散修,想要目睹群星大會的風采,實力只怕都要在金丹境之上,或許才能安然抵達錦繡城。
  并且為了不錯過這場盛事,許多勢力提前一個月就出發了,畢竟這一屆群星大會是公認的盛況空前,千年難得一見,天才強者數不勝數,若是錯過只怕要后悔一輩子。
  當整個大楚王朝徹底沸騰起來的時候,陳汐、雅晴、閻嫣、云娜、以及雷侯府少侯爺王震楓也離開雷城,朝錦繡城行去。
  群星大會之所以吸引了整個修行界的目光,一是這場盛事是由當今皇室主辦,若能在群星大會上取得名次,注定將大放異彩,名揚天下,為世上所熟知,贏得無上榮譽。
  二是因為只要取得群星大會前十名,就可以參加入太古戰場,直抵傳說中的圣地,一個最接近仙界的地方——玄寰域!
  所以說這群星大會,爭的除了名次,還有進入太古戰場,直抵玄寰域的資格。
  云鶴派。
  群峰排戟,層巒疊嶂,一處煙霞彌漫的空靈山峰上,一行行紅爪白鶴翩躚飛舞,清啼九霄,宛如人間仙境。
  嗡!
  突然,一陣劇烈的天地波動轟鳴而起,似大道梵音,響徹九天十地。那處空靈山峰上空,驀地出現億萬朦朧神霞,仿似天降瑞氣,形成一朵朵蓮花似的奇特異象。
  這里的異象瞬間驚動了整個云鶴派。
  “那里是秀水峰,難道大師姐出關了?”
  “大師姐她從瀚海沙漠歸來,就一直閉關不出,此時一朝得出,風云激蕩,異象驟生,只怕實力又提升了一大截!”
  “是啊,此時距離群星大會只有一個月,以大師姐天仙轉世的傲人修為,足以斬獲魁首,奪得第一!”
  云鶴派諸多山峰上,一道道遁光破空而起,遙遙朝秀水峰望去,目光中都帶著驚嘆和狂熱之色。
  這一天,云鶴派大弟子,天仙轉世之身的天之驕女卿秀衣,閉關三年之后,天降瑞霞,道音梵唱,重現人間!
  天璇閣。
  天璇閣是一個幾乎隱世不出的門派,門中弟子極少出現在世間,神秘低調,但在整個修行界,卻沒人敢小覷天璇閣的實力。
  原因很簡單,當今楚皇、四大王府的王侯,以及皇室一些不問世事的高手,或多或少都曾在天璇閣修行過!
  單單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天璇閣的勢力有多嚇人了。
  畢竟若是沒有一點底蘊,也根本不可能吸引如此多皇室之人前往修行。
  天璇閣一處密室中,熱浪翻涌,火焰滾滾,灼熱無比,那種可怕的高溫仿似能融化萬物一般。
  咕嘟!咕嘟!
  密室中有一個青銅大鼎,鼎下烈火洶洶,鼎身篆刻鳥獸蟲魚,還有上古先民祭祀上天的圖案,散發古老滄桑的氣息。
  鼎內沸水如燒,呈現血色,濃稠無比,詭異的是,這些血水卻毫無血腥之氣,反而逸散出絲絲縷縷的馨香,咕嚕嚕冒泡。此時正有一個青年盤膝坐于其中,雙眸閉合,他仿佛感受不到爐鼎的灼熱,那張冷峻的臉頰上一片云淡風輕。
  吼!
  忽然密室當中出現了一頭巨大無比的神魔虛影,這一頭遠古神魔虛影幾乎占據了整個密室,甫一出現,便仰天怒吼,劇烈掙扎,聲如驚雷,仿似欲要掙扎脫困。
  “只是一縷精血殘魄,還不速速為我所用?”就在這時,青年霍然睜開眼睛,猛地口綻炸雷,大喝而出。
  一瞬間,這頭遠古神魔虛影就像遭到重創一般,不甘心地化作縷縷神霞,悉數涌入了青年的身軀之中。
  轟隆隆!
  青年那健碩勻稱的身軀中,發出一陣陣道音般的雷鳴聲,頭頂血氣如霄,氣息磅礴浩蕩,古老無比。
  “好強大的力量,以我如今實力,躋身群星大會簡直如探囊取物一般!”青年握緊雙拳,感受著渾身激蕩的充沛力量,忍不住仰天發出一聲長嘯,清越嘹亮,直震九天。
  “哈哈哈!清河,還不速速啟程,前往那錦繡城,一展無雙崢嶸!”密室外,響起邋遢老道豪邁爽朗的大笑聲。
  這一天,天璇閣弟子趙清河,融化遠古神魔之精血為己用,破關而出。
  睿王府。
  一座巍峨雄偉的漆黑宮殿內,身材魁梧高大的睿王高坐中央寶座,氣勢沉渾,周身涌散滔天氣息,遠遠望去,他整個人宛如一輪璀璨太陽,令人不敢逼視。
  “這一屆群星大會非同小可,長天,你可有信心躋身前十?”隆隆聲音似雷鳴翻滾,響徹恢弘大殿之內。
  大殿下方,兩名青年并肩而立,左邊那名一襲黑袍的青年平靜答道:“父親,我何曾讓您失望過?”
  他身姿高挑,氣度沉凝,雙眉如墨,聲音雖平靜淡然,但卻透著一股強大無比的自信,氣勢凌然軒昂。
  這就是皇甫長天,一個名聞天下的修煉狂人,一個天資、悟性、實力都驚艷無比的年輕一代強者!
  “哈哈哈。”睿王爽朗大笑,點頭道:“如此最好,暫且不說你,崇明你呢?在魔焰海修煉三年,可有信心在群星大會上傲視群雄?”
  皇甫崇明肅然道:“這三年來,這次在群星大會上,孩兒定然不辜負父親這些年的悉心栽培!”
  “很好!這次的群星大會前十名,如果我睿王府能占據兩個名額,你們兩人無論有任何請求,我統統都答應你們!”
  睿王從寶座上站起身子,負手于背,俯瞰大殿下方,聲如黃鐘大呂,那種嚴峻威儀的臉頰上滿是豪邁之色。
  東海,水煙閣。
  這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小島,景色卻頗為雅致,有山有水,飛瀑蒼松,茂林修竹,清幽絕俗。
  此時正值落日,晚霞如燒。
  小島一座山峰之巔,只有一株蒼虬老松,一方菜畦,一間草屋,金燦燦的草屋屋檐下還掛著一串紅彤彤的辣椒,平添一股世俗氣息。
  一個相貌秀美絕倫,頭戴素色錦帕,打扮卻像農婦的年輕女人,正挽起袖管、光著腳丫,彎身在菜畦中采摘蔬菜瓜果。
  紫色的茄子、青色的豆角、水靈靈的白菜……都是世俗中尋常所見的蔬菜,若說特別,或許這里的蔬菜瓜果明顯要新鮮一些,靈氣一些。
  年輕女子的動作嫻熟無比,明顯經常從事這樣的事情,直至夜色將臨,她這才從菜畦中直起身子,挎著菜籃喜滋滋走進草屋中。
  很快,一縷炊煙升起,天空也懸掛上一顆顆明亮星辰,在這無邊無垠的大海上,顯得又圓又大又亮。
  年輕女子走出草屋,在蒼虬老松下的案牘上擺放了兩雙碗筷,又把剛出鍋的四碟菜擺放上邊,抬手一招,案牘上又多出一個青溜溜的酒葫蘆。
  “師尊,吃飯了,這只怕是您最后一次遲到徒兒做飯了,還不速速現身?”做完這一切,女子抬手敲了敲身前的那棵蒼虬老松,笑嘻嘻說道。
  “吃不下,一想到我的乖乖好徒兒就要離開,為師的心啊,就難受的要命。不吃,不吃。”老松樹內響起一聲嘆息,慢吞吞說道。
  “嘻嘻,你難受的是沒人幫你做飯了吧?不吃拉倒,反正我是要去參加群星大會的,吃完我就走了啊。”說著,年輕女子坐在案牘前,拎著筷子,細嚼慢咽起來。
  她吃的很仔細,不時還抿上兩口清酒,直至吃完,老松樹內也再沒有聲音一絲聲音,氣氛顯得很安靜。
  “我走了,您也多保重。等我看倦了玄寰域的一切,就會回來看您的。”用過餐,年輕女子站起身子,靜靜駐足在老松樹前沉默許久,這才一字一頓地認真說道。
  無人響應。
  年輕女子笑了笑,不再遲疑,轉身來到山巔崖岸前,衣袂飄舞,她人已經凌空而起,翩然消失在茫茫無垠的夜色大海之上。
  “甄流晴?真留情?哈哈哈,走了也好,之前為師若再和你相見,只怕你就真不愿意走了……以你的資質,進了玄寰域之后,成仙也不難。”
  慢吞吞的聲音中,從老松樹內走出一個胖乎乎的小老頭,童顏鶴發,臉膛紅潤,頜下白須如瀑,飄舞不休。他抬眼望向甄流晴離開的地方,目光中電閃雷鳴,日月交替,久久才恢復一片平靜。看首發無廣告請到品書網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