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369 拉開帷幕

陳汐怒了!
  那艘古樸寶船是玄睛老黿王相贈,伴隨了他多年,雖談不上什么厲害法寶,但勝在安逸舒適,其中更留下了他諸多的回憶,這才是最重要的。
  原本他還打算抽個時間,把寶船重新煉制一番,增強其防御性,如此就可以在修煉路上一直伴隨自己。哪想到眨眼之間,寶船竟然焚化一空,化作飛灰消失不見了!
  當目睹這一幕的一剎那,陳汐就是再淡定,胸腔間也禁不住蹭蹭升起一縷怒火,這種無妄之災,絕對不能原諒!
  轟隆隆!
  天地搖動,亂流洶涌,赫連鈞和流煙雀正廝殺的難解難分,根本沒有理會四周一切。
  一人一雀戰斗不休,附近萬里之地都成了兩者的戰場,根本就不關心因為自己的戰斗,給這片大地上生存的生靈造成了多大傷害,又給陳汐帶來了怎樣的憤怒。
  前往錦繡城的修士有很多,這片天地間也有著不少修士途徑此地,面對這種肆無忌憚,只管自己高興,不管他人死活的行徑,這些修士心中也頗為不滿。
  但是礙于赫連鈞和流煙雀實力強悍,卻是無人膽敢前去制止。
  但是陳汐敢,并且他不是去制止,而是要狠狠收拾這一人一雀一頓,以此來宣泄痛失寶船的憤怒。
  嗡!
  劍吟如潮,天地震蕩。
  無邊的劍意夾著純粹凌厲的殺戮之意,化作一柄十余丈長的劍芒,朝這一人一雀當頭劈下!
  那可怖的劍勢,沛然的劍意,瞬間就破開那一片混亂的戰局,逼得赫連鈞和流煙雀都不得不暫時分開。
  一劍之力,竟有如此之威!遠處駐足的一些修士,都是面露驚容,驚嘆連連。
  “誰!竟敢插手本公子的戰斗?莫非欲要與本公子為敵?”
  “大膽!哪個混蛋出手的?”
  赫連鈞和流煙雀都是勃然大怒,他們正戰斗的不可開交,酣暢淋漓,都感覺下一刻就將殺死對方,卻不料竟被這一劍硬生生破開戰斗,不得不暫時住手,心中簡直恨透了這個突然插足戰局的外來者。
  兩者抬眼望去,卻見一個青衫的年輕人手持劍器,踏虛空而來。
  “是你?”赫連鈞認出了陳汐,有些詫異,旋即不悅皺眉道:“道友,你這是何意?難道想和這頭扁毛畜生一起與我為敵嗎?”
  “放屁!爺需要人幫忙嗎?”流煙雀尖叫連連,怒視陳汐:“我就知道你們人類沒一個好東西,想要合伙一起欺負爺就來呀,怕你們不成?”
  這一人一雀都對陳汐的攪局表達出強烈的不滿,若非陳汐剛才那一劍著實有點可怖,只怕他們態度還會更強勢一些。
  陳汐彈了彈劍身,平靜道:“你們都錯了,我不會幫誰,僅僅是來揍你們兩個的。”
  話音剛落,他人已經沖了過去,身影飄忽如梭,劍箓夭矯如電,瞬息來到赫連鈞身前,一劍劈斬而下。
  唰!
  “這家伙的劍勢倒的確有些厲害……”赫連鈞瞳孔一縮,不敢怠慢,探手取出一柄靈氣逼人的玉扇,翻手就朝迎面而來的劍箓點砸而去。
  這柄玉扇名叫山水扇,是幻獸宗傳承下來的一件地階極品法寶,扇面山水縱橫,霞光閃爍,十二根扇骨上密布玄奧符文,一開一合之間,能夠形成兼具攻擊防御的光幕,再配合他自身所修煉的道品武學《山水扇法》,端的是厲害無比。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他就是憑借這柄玉扇,打遍了北蠻修行界的年輕一代高手,至今未嘗一敗。
  在赫連鈞看來,陳汐實力的確值得重視,但想要戰勝自己卻明顯不可能。
  不過接下來一幕,卻令他神色一滯。
  砰!
  劍扇相交,劍箓無恙,那山水扇卻是被劈得出現一道道裂痕,更是斷了兩根扇骨!看得赫連鈞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過這時候他已經來不及思考,劍身傳來的恐怖劍意震得他虎口發麻,猶如遭受巨山壓身,不得不暫避鋒芒,朝一側躲去。
  “可惡!這家伙果然是那頭扁毛畜生的同伙,竟然毀我法寶!”赫連鈞憤憤不平,氣得直欲噴火,幸好他為了參加群星大會,還準備了一件更厲害的法寶,否則單單是這一下,今天他都非跟陳汐拼命不可。
  “呃……這是怎么回事?難道這家伙跟那頭扁毛畜生不是一伙的?”
  赫連鈞正準備反攻,抬眼一瞥,卻見陳汐已經舍下自己,轉頭朝流煙雀攻去,劍勢凌厲,毫不遜色于劈自己那一劍。
  并且他驚訝發現,跟自己戰的旗鼓相當的流煙雀,此時卻在陳汐的攻擊下,明顯有些招架不住,開始四下亂竄起來。
  竟然如此厲害!
  這家伙從哪里冒出來的?怎么以前沒聽說有這么一號人物?
  赫連鈞神色已變得肅然起來,從心中把陳汐當做了一個大敵看待。
  “怎么可能!你的速度竟然比爺還要快!哎呦喂,干嘛拔爺的羽毛!?”流煙雀尖叫不已,身影如赤電,在天空穿行不休,速度之快,只能看到一抹火紅光影。
  它快,陳汐比它更快,再加上劍箓所施展出的“坎劍勢”細密纏綿,滴水不漏,就像一張劍網似的,牢牢把流煙雀圍堵在這一片區域中,令其無從逃之夭夭。
  趁此機會,陳汐毫不客氣開始拔這頭扁毛畜生身上的羽毛了,一時之間,天空中火羽飄曳,洋洋灑灑,看得旁邊的赫連鈞又是一陣目瞪口呆。
  “別別別!別拔了,殺人不過頭點地,你干嘛這么羞辱于爺?爺到底哪里得罪你了?天殺的!爺這一身華美的羽毛啊……”
  流煙雀在半空中亂蹦亂跳,狼狽不堪,被陳汐連連拔毛,氣得它差點就昏闕過去。
  它哪曾想到,剛從地焱火海出來,還沒在修行界耀武揚威呢,就遇到這么一位拔自己的毛如探囊取物的生猛強人?
  “為什么?就因為你剛才掀起戰斗,把我的寶船也毀掉了,不拔了你的毛,我怎出得了這口惡氣?”感覺怒氣已宣泄的差不多,陳汐終于還是停手了,他跟這一人一鳥都沒多大仇恨,不至于去趕盡殺絕。
  “就因為一艘破船,你就拔爺的毛?”流煙雀尖叫道,聲音中盡是不滿。
  陳汐眼睛一瞪,頓時嚇得它再不敢說話了,擔心再被狠狠地拔一圈毛,那可就太丟臉了,簡直羞辱到家了。
  “難道他劈毀自己的山水扇,也是那艘被毀去的寶船?”赫連鈞瞥了一眼羽毛參差不齊,模樣凄慘的流煙雀,忍不住激靈靈打了個寒顫,心中暗呼僥幸,幸好自己不是那扁毛畜生,否則被人當眾拔羽毛,簡直就跟被人扒光衣服差不多,那臉可就丟大了……
  “好了,想要戰斗的話,你們還可以繼續。”陳汐拍拍手,轉身離開,走的很是瀟灑,毫無拖泥帶水。
  一人一鳥對視一眼,紛紛冷冷一哼,卻是不再提打斗之事。
  被陳汐這個猛人連消帶打之后,兩者也都明白了,此次群星大會的確是強者云集,萬萬不能再這么掉以輕心了。
  至于戰斗,到群星大會上再進行也不遲。
  一人一鳥很快就調整好心態,轉身離開,朝錦繡城飛掠而去。臨行前,兩者都望了陳汐的方向一眼,他們很好奇,這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實力未免太剽悍點了吧?
  在出發來錦繡城之前,赫連鈞和流煙雀的實力都曾得到過長輩贊賞和評價,不說能冠絕群倫,起碼也能傲視群雄了,肯定能躋身群星大會前三十名,拼一拼的話,甚至躋身前十也說不定。
  而陳汐卻能壓制自己一分,豈不是說他的實力已經足以問鼎群星大會前十了?
  一人一鳥雖彼此看不順眼,但心思卻是如出一轍,皆對陳汐的實力有了一個大致的判斷。這個判斷令他們感到震驚,直至進入錦繡城,還都沒能緩過神來。
  “走吧,距離錦繡城應該不遠了。”陳汐掃了一眼遠方。
  雅晴、云娜、閻嫣三女和王震楓連連點頭,神色中兀自殘留著一絲震驚,剛才陳汐的行動實在太剽悍了一點,看得他們也是一陣瞠目結舌。
  這個小插曲就這么過去。
  一行人重新啟程,飛速趕往錦繡城方向。
  越是靠近錦繡城,陳汐等人見到的修士就越多,蔚藍天空中幾乎被各色各樣的遁光和飛行法寶所覆蓋。就連地面上也都有一輛輛寶輦潮水似的飛馳向前。
  這其中不乏一些名震一方的厲害天才,一個個氣質獨特,或器宇軒昂,或玉樹臨風,或嬌媚冷艷,無一不是風華正茂,人中龍鳳。
  但更多的卻是前往錦繡城觀禮的修士,畢竟這屆群星大會可謂是千年罕見,風起云涌,沒有誰會錯過如此機會。
  一些師門長輩,宗族長者也都帶著門下弟子前來,希冀借此機會,能夠激發門下弟子的向道之心,令他們從中學到一些對自己有益的東西。
  ————
  ps:明天,呃不對,是今天依舊三更。周六和周日四更,補前天欠下的兩更。這周內必然會完成之前的約定的,請大家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