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37 南蠻冥域


  蘇嬌的目光平淡恬靜,無聲地打量著眼前的少年,她的神色同樣平靜,令人看不出她心中有何想法。
  “你就是陳汐?”半響后,蘇嬌緩緩開口,聲音中帶著一絲居高臨下的傲然。
  陳汐?
  此話一出,周圍眾人一頭霧水,只有那些來自松煙城的修士聽到這個名字時,才露出一絲愕然之色。
  在松煙城中,誰不知道掃把星陳汐的大名?
  正是因為知道這些,所以當看到陳汐竟然跟龍淵城幾個大家族的子弟廝混在一起時,這些人才會感到愕然。
  “我靠,掃把星怎么會出現在這里?他不是只會制符的廢柴嗎,怎么也來參加南蠻冥域試煉了?”有人難以置信。
  “啊,我終于想起來了,剛才他躲在端木公子背后,大伙都被端木公子的翩翩風采吸引,咱們才會忽略了這家伙。”有人借機開始狂拍端木澤的馬屁。
  “不會吧,蘇嬌姑娘還等人物,能被她喊出名字的人豈是泛泛之輩?哎哥們,這個陳汐究竟是誰啊?”那些外來修士好奇不已,紛紛開始打探陳汐的身份。
  “哈哈,你們還太年輕,全他媽瞎扯淡,老子告訴你們,那位蘇姑娘當年可是陳汐的訂婚對象,大概是陳汐四歲的時候……”有人開始肆無忌憚地講述陳汐當年被撕毀婚約的場景。
  聽著周圍轟然響起的議論聲,陳汐沉默不語,神色平靜到了極致,仿似周圍的一切都與他無關。
  “咦,掃把星?這不是真的吧?”端木澤故作詫異道,眼神中的戲謔和幸災樂禍,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的出來。
  “想不到蘇姑娘與他還有這樣一段往事。”
  一直抱臂而立的蒼濱訝然瞥了一眼陳汐,眼神中露出濃濃的不屑和鄙夷,“不過換做是我,也決不會嫁給這樣一個廢物的。”
  在周圍的譏笑和嘲諷之中,陳汐站起身子,目光盯著蘇嬌,突然說道:“我爺爺的死跟你有關吧?”
  “我……”蘇嬌愣了一下,旋即神色變冷,皺眉道:“你爺爺的死與我有關系嗎?”
  “敢做不敢認?”陳汐繼續追問。
  被陳汐步步逼問,蘇嬌心中惱火不已,一字一頓道:“你覺得我會跟你一個破落家族的廢物解釋嗎?你要明白,你我兩家的婚約已經不在,現在我就是殺了你,也不必擔心出現任何麻煩。懂嗎?”
  見陳汐不開口,蘇嬌眼底閃過一絲鄙夷,口吻愈發肆無忌憚:“退一萬步說,就是我殺了你爺爺,就憑你這點實力又能奈我何?”
  “記住,弱者是永遠沒有發言權的,家境破落是先天不足,能力平庸是后天不足,你兩樣都占全了,還敢這么跟我說話,真是愚蠢可笑。”
  “下次見到你,若還敢這么跟我說話,我一定殺了你!”
  說罷,蘇嬌帶著蒼濱轉身離開,走的時候她那嬌艷的臉蛋上依舊掛著恬靜的微笑,像一個凱旋的女王。
  “蘇姑娘,那個陳汐交給我吧,我一定會好好炮制他,直到你滿意為止。”遠處,隱約響起一道清朗的聲音。
  “李淮公子有心了,不過南蠻冥域要緊,其他的還是暫且放一放吧。”
  李淮?
  陳汐霍然抬頭,望著遠處人群中那個俊朗青年,心中喃喃道:“李家大少爺么?你們果然是一伙的……”
  “你沒事吧?”這是杜清溪第二次問陳汐了。
  陳汐搖了搖頭,神色平靜如常。自幼至今,他不知遭受到了多少譏諷挖苦,蘇嬌這點打擊,并沒有讓他感覺多委屈憤怒。
  相反,因為看到了李淮和蘇嬌在一起,令他愈發斷定,爺爺的死跟這兩人背后所代表的勢力絕對逃不脫關系!
  杜清溪沒有再多說,因為南蠻冥域將要出現了。
  嗡!
  片刻后,一聲奇異的波動驀地響徹在靈崆湖四周,原本平靜的湖面仿似被丟下了上千枚炸雷,轟隆隆掀起一道道百丈高的巨浪。
  巨浪滔滔,猶如一條條百丈長的水龍在游走咆哮,天地靈力在這股劇烈的波動中猛地被攪亂,氣流飛灑呼嘯,猶如刮起了颶風。
  刷!
  在場所有人的目光皆被眼前一幕吸引。
  “南蠻冥域要出現了,大家退后!”
  就在話音剛落,靈崆湖上方,百多條浪花凝聚的水龍盤繞在一起,形成一個巨大的水力漩渦,瘋狂旋轉。
  幾乎在同時,一股滔天的吸力從漩渦中洶涌而出,靈崆湖方圓百里的靈力瞬間被吞噬一空,地上的碧綠草木更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變黃,一個靠近湖邊的修士沒來得及后退,瞬間被卷入漩渦,身軀化作一蓬血沫,眨眼消失不見。
  “小心!一旦被漩渦吸走,哪怕是兩儀金丹修士,也會在瞬間被絞碎成渣滓。”
  其實不用提醒,在場眾人目睹了剛才一幕,早已再次后退了數百丈,感覺漩渦吸力變得沒有威脅,這才心有余悸地站穩身軀。
  轟隆隆!
  天空中陡然響起驚雷般的劇烈響聲,令人駭然的一幕出現了,在那巨大的漩渦后方,虛空仿似被神靈的大手捏碎,寸寸崩裂,一個黑光翻滾的大‘門’漸漸凝聚成形。
  隨著這道‘門’出現,那股恐怖的吸力也隨之消失無蹤,天地恢復正常。
  “走!”
  一道人影,搶先朝那‘門中’暴掠而去。
  其他人見此,哪里肯落后其他人,化作一道道黑影,朝那‘門’中蜂擁而去。
  “清溪姐姐,小妹先行一步。”
  蘇嬌回頭脆聲笑道,腳下白鶴一震雙翅,刷地一下便已消失在‘門’內。蒼濱和李淮腳踩飛劍,也隨之進入其中。
  “咱們也進去吧,這扇通往南蠻冥域的大門只會出現一刻鐘,下次出現就是一個月之后了。”
  在蘇嬌一行離開不久,杜清溪也帶著陳汐三人走進‘門’內。
  嗡!
  一刻鐘后,靈崆湖附近已經是空無一人,那湖水上空的大‘門’驟然消失不見,破碎的虛空恢復如初。
  嘶啦!
  就在通往南蠻冥域的大‘門’消失不就,靈崆湖畔,虛空就像布帛一樣被撕裂開,探出一對修長白皙的雙手。
  緊接著,一個修長高挑的紫袍青年從虛空裂縫中踱步而出,他撫摸著下巴,眺望著靈崆湖之上,若有所思。
  陽光照在他臉上,那輪廓分明的五官仿似精雕細琢過一樣,俊美異常,眸光似湖,瞳孔中宛如有兩團紫色雷霆在旋轉,為他平添一股妖異神秘的氣息。
  “該死!原來是一個生存于空間裂痕中的廢墟之地,老子還以為是有一方未曾發掘的小世界呢,這下完蛋了,被那刁蠻小娘們逮到非……”
  紫袍俊美青年臉上露出一絲懊惱之色,隨即察覺到什么,劍眉猛地一挑,刷地一聲,他的身影便即消失原地,宛如憑空蒸發了一樣。
  “又被他逃了,這該死的混蛋!”
  虛空砰地一聲,破碎開來,露出一個深邃幽暗的通道,一個容顏嬌艷身材窈窕的少女怒氣沖沖地走了出來,目光在周圍一掃,似是沒找到自己想要的,當即狠狠跺了跺腳,轉身毫不猶豫地重新回到虛空通道內。
  十萬里范圍的南蠻山腹地內,也正是修士公認的南蠻禁地深處,一處斷崖瀑布前,虛空驟然浮現出一圈圈漣漪,隨之從中走出一個高挑修長的人影來,赫然便是剛才那個紫袍青年。
  “唔,竟然有這么多大妖……嗯,不錯不錯,躲在這里一段時間似乎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說著,紫袍青年摸著下巴,四下張望了一番,伸出修長白皙的右手,朝虛空中輕輕一抓,原本空無一物的手中,驀地多出一頭水桶粗細的黑色大蟒來。
  這頭大蟒頭生一血色小角,全身密布著一層層云紋似的鱗片,腹下更是生出四只金色的小爪子。
  “喲,快要蛻化成蛟龍了呀,可惜,白白修煉了五千多年,到頭來也只得乖乖成為爺的腹中餐……”
  紫袍青年邪邪一笑,絲毫不理會巨蟒眼中流露出的哀求,五指用力,根根猶如利刃一般深深扎入巨蟒頭中。
  蓬!
  巨蟒頭顱瞬間化作漫天血雨飄灑而下。
  紫袍青年猶如紫色漩渦的雙眼微微瞇,唇角勾勒起一抹刀鋒般的弧度,仰起頭,伸出猩紅的舌頭,任憑血水潑灑在自己身上,肆意地享用著這種粗獷的血腥盛宴。
  ……
  砰!
  陳汐甫站穩身子,還來不及看清四周景象,一道黑影撲面而來,當下毫不猶豫地一拳擊出,直接把黑影砸飛出十幾丈外的地面上。
  吼!
  黑影匍匐在地,不甘地嘶吼一聲。
  陳汐這才看清,這道黑影竟然是一頭牛犢大小面目猙獰的野獸,它通體漆黑如墨鐵,雙瞳殷紅如銅鈴,散發出暴虐兇殘的氣息。
  煞獸?這就是南蠻冥域嗎?
  陳汐望了望四周,只見這里的天空彌漫著厚厚一層鉛灰色的陰云,隱隱透著一股暗紅之色,地面盡是巖石沙粒,凜冽的風呼嘯卷過,沙塵飛舞,彌散如霧,令人望不到遠方究竟哪里是盡頭。
  ——
  高考,團結的一天,有愛的中國,祝高三童鞋金榜題名,上一所自己鐘意的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