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374 飛起來了

第二更!今天熬夜也會完成四更,不過更新會在凌晨之后了,大家明天看也可以。
  星辰世界。
  季禺負手而立,眸光幽邃,遙遙望著遠處那一道盤膝坐地的峻拔身影。
  就在剛才,陳汐進入星辰世界之后,只跟自己交談片刻,便開始盤膝打坐起來,自始至終一言不發,似是在參悟什么東西。
  其實在季禺看來,以陳汐如今所掌握的力量,堪比荒古時期的一些絕代妖孽,甚至比遠古神魔的幼崽都要強悍一絲。
  在同境界的修士中,擁有這等實力,完全足以躋身巔峰之列!
  但是……他好像還不滿足?
  季禺沒有打擾陳汐,就這么靜靜望著。
  “水火無情!”
  許久之后,陳汐突然站起身子,簡簡單單一拳擊出,速度很慢,但卻給人一種無處可逃的感覺。
  仿似莽莽乾坤,四野八極都在這一拳的鎖定之下。
  轟!
  這毫無花哨的一拳,甚至能用樸實無華來形容,所過之處,拳面四周的虛空寸寸崩碎,凌亂飛舞。
  幾乎同時,一股充斥著湮滅萬物的恐怖力量,轟然從拳頭中噴發,化作兩股氣流,一股浩蕩洶涌,蘊含水行道意,一股暴虐張揚,蘊含火行道意。宛如水火二龍,相互碰撞,呼嘯而出。
  哧啦!
  虛空中,驀地出現一道巨大裂縫,長達千丈!遠遠一望,宛如在虛空中開鑿出的一道虛無通道,散發出令人心悸的氣息。
  這是《大湮滅拳》的第一招“湮滅山河”,只不過被陳汐以水火道意施展出,所以重新取了一個名字而已。
  “很不錯的拳法!但他這一拳所施展出的力量,似乎并不是拳法的真正威力……”季禺眼眸一凝,旋即恍然。以他的眼力自是看出,陳汐只是借助了這部拳法運用道意的技巧,而并非這部拳法中本身所擁有的道意。
  不過即便如此,這一拳的威力依舊可怖無比。水火兩種道意本就是處于兩極的力量,相互排斥,這一拳能夠把水火兩種道意以一種獨特方式釋放出來,其構思之巧,稱得上是驚艷絕倫。
  非擁有大智慧的大能者,絕無法開創出這樣一部武學。
  “顛倒陰陽!”
  陳汐的身影再次出動,如驚龍出淵,穿梭虛空,指天踏地,而在其拳頭上,有一股令人心悸的力量在凝聚。
  一黑一白兩種力量在拳頭上氤氳,就像在衍化兩個世界,一個世界天在下,地在上,宛如被顛倒了一樣,另一個世界很正常,但天地間的萬事萬物,卻都顛倒了過來,頭在上,腳在下。
  只遠遠一看,都讓人有一種難過得想吐血的沖動。
  轟!
  裹挾著兩種完全顛倒,又完全相互排斥力量的拳頭,終于爆發轟出,一瞬間,乾坤顛倒,陰陽逆亂,無盡虛空都被轟得支離破碎,陷入一種大混亂當中。
  不過這一拳還未悉數打盡,力量也未曾徹底宣泄出來,陳汐的身形頓時一個踉蹌,臉色刷地變得蒼白,差點就跌倒在地。
  “不行,還是差了一分,陰陽兩種道意太過強大,若不能悉數掌握這一拳的精髓,不但發揮不出威力,只怕還會傷到自己了……不過,究竟哪里出錯了呢?”
  陳汐深吸一口氣,皺眉凝思,細細回憶著剛才一拳打出的每一個細節,整個人陷入一種癡癡顛顛的狀態。
  “陰陽之力本就是本源力量中最強大的兩種道意,若能融于一拳,對他日后在陰陽大道的參悟上,或許也有著極大的補益。”
  季禺見此,微微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他要去幫靈白修復身軀,自從把金靈蓮果融于靈白身軀之后,小家伙的意識一直陷入一種似睡非睡的狀態,遲遲不能醒來。
  一方面是由于靈白本就是一縷劍魂,不在五行中,想要替換一副身軀,困難要比天地間的一切生靈都要男的多。
  另一方面則因為靈白曾經自損而兩次性命,消耗太大,融合金靈蓮果之后,只是換了一副身軀,想要恢復本源性命,卻非一朝一夕就能恢復過來的。
  不過季禺很確定,當靈白蘇醒那一日,其實力將呈現一種可怖的速度暴漲,配合金靈之軀,實力只怕要比那時的陳汐還要厲害些。
  季禺很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
  十天之后,錦繡城上空騰起一股耀眼神霞,朦朧而飄渺,緊接著發出一聲龍吟,驚天動地,射出億萬霞光。
  錦繡城所有人都被驚動了,感覺大地之下,像是有一頭神龍從沉睡中醒來,從無盡塵封的歲月中睜開了眼睛,傲嘯八方,震蕩風云。
  一時之間,整個錦繡城上空異象紛呈,閃電交織,雷鳴轟響,神霞漫空,龍吟直沖九霄云外。
  “來了,登天峰要出現了,群星大會要拉開帷幕了!”城中所有老輩人物都睜大了眼睛,神色激動不已。
  錦繡城半空中,原本虛無縹緲一片,但是現在多出了一些模糊的影子,宛如有一座山脈正在隆起,若隱若現。
  登天峰是一座近似神跡般的山峰,存在的歷史已經不能考究,據說在錦繡城還未建成之前,便已經存在,古老無比。
  這座山峰高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丈,其上充盈著無窮道意,幾乎涵括了天地間所有大道、小道。
  修士行走其中,若道意修為不夠精湛,瞬間就會被震飛出山峰。
  即便道意深厚之輩,想要登臨峰頂,也是困難重重,和凡人徒手攀爬萬丈孤峭絕壁的困難程度不相上下。
  也正因此,登天峰成了群星大會上的第一道考驗,參加大會的年輕一代強者,必須要抵達峰頂,才算度過這第一道考驗。
  轟!
  極遠處的錦繡大殿上空,驀地沖起一道白光,直達天際,化作一道模糊之極的偉岸身影,看不清面容,但身上所散發出的古老蒼涼氣息,卻令天地都為之顫抖。
  “錦繡大殿的器靈大人!百年過去,他的氣息愈發恐怖了,有他坐鎮群星大會,天下間誰還敢來此搗亂?”
  老一輩人物都是驚嘆不已,旋即傳音給身邊晚輩:“切記,在攀爬登天峰之際,務必要小心一些,除了抗衡山峰自身的道意力量,還要小心其他人下陰手,往屆群星大會上,有些人修為不錯,但卻被人硬生生擠下了登山峰,含恨離開,這一點務必要當心了。”
  轟!
  登天峰的真面目終于展露在天地之間,這是一座古老、孤峻、浩大、巍峨之極的山峰,通體漆黑,表面蘊生著億萬彩色霞光。
  那億萬彩色霞光就是由風水地火、陰陽雷霆、山澤日月等等道意所散發,只遠遠一望就令人心生震撼,不能自抑。
  登天峰甫一橫空出世,整座錦繡城都亂了,所有人都在行動,一個個來自北蠻、南疆、東海、中原地區的年輕一代強者架起遁光,快速朝懸在半空中的登天峰沖去。
  那些沒有資格參加群星大會的,也都紛紛行動,搶占有利的觀看位置,都密密麻麻站在了登天峰四周,黑壓壓一片。
  這些人此次前來,或是為親友來助威的,或是送門下弟子來歷練的,或是純粹來一睹年輕一代強者風采的。
  嗖!嗖!嗖!
  卿秀衣、趙清河、皇甫經天等人率先沖上半空,其他人緊隨其后,密密麻麻一片,像蝗蟲一樣,數量至少要有兩千之眾,這是一個很壯闊的畫面。
  在登天峰山腳下,還籠罩著一層神霞光幕。
  這道神霞光幕大致相當于金丹后期的防御,只有憑借自身實力打破這層神霞光幕,方才能踏上登天峰,朝峰頂攀爬。
  噗的一聲!
  神霞光幕破開一個大洞,卿秀衣等人輕松之極地闖入進去,身影也隨之消失不見。
  “林墨軒、蕭靈兒、柳鳳池、蠻洪、裴鐘、薛晨……他們竟然一起動身了,難道已經形成聯盟,以防在登天峰上遇到意外,被人給擠下來?”
  “肯定如此,這些天才強者都心高氣傲,彼此瞧不順眼,并且大多數之間還有一些矛盾和糾葛,在登天峰攀爬時,彼此發生一些摩擦是肯定的。”
  “哈哈,只有這樣才精彩!”
  “也很殘酷的,此次參加群星大會的人數,足足有五萬之眾,單單是登天峰這一關,都能淘汰掉四成的參賽者!”
  此時,整個錦繡城都陷入一場喧囂的議論中。
  人群一個角落里,聞玄眉頭一皺,略帶焦急道:“陳汐還沒來?”
  沐瑤姐弟、閻嫣、云娜、翡冷翠都是面面相覷,搞不懂陳汐為何遲遲到現在都沒出現。
  雅晴搖頭苦笑道:“自從那天他閉關之后,房間內一直沒有動靜。唉,這家伙也真是的,他還沒有去楚魂衛報名,領取參賽玉牌呢。沒有參賽玉牌,根本就別想進入登天峰。”
  “娘親你看,大伯他來了!”小陳瑜一直在睜大眼睛四處搜尋,當看到陳汐那道峻拔的身影出現時,頓時脆聲叫起來。
  眾人抬眼望去,只見一個身穿青衫、身姿峻拔、清雋俊秀的年輕人正在朝這邊掠來,可不正是陳汐?
  “抱歉,我來晚了些。”瞬息抵達眾人身前,陳汐略帶歉然地說道,這些天他一直在參悟那一招“顛倒陰陽”,不知不覺間,竟忘了時間,若非季禺提醒他,差點就誤了大事。
  “別廢話,趕緊和我去楚魂衛報名,遲了的話,連參加大會的資格都沒有了!”雅晴瞪了陳汐一眼,雷厲風行,拉著陳汐的手就朝遠處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