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377 道武玉牌

感謝兄弟“哪6”、“mabed”投出的寶貴月票!
  ————
  登天峰外。
  雅晴眼眸緊緊盯著登天峰,四下尋找陳汐的蹤跡,算一算時間,以他的實力應該到達登天峰了,怎么現在還沒出現?
  從她這個位置,完全能夠清楚看到登天峰上的一切,山水草木,乃至一個個人影,都纖毫畢現。
  踏入登天峰之后,就會遭到道意力量的壓迫,山勢越高,道意力量就越強大,能夠抵達峰頂的只有兩種人。
  一種是掌控的道意數量一般都在九種以上,
  另一種是對某一種大道修為的掌控,達到第六階小成境界之上。
  雅晴曾在金池大會上,觀看了陳汐所有的戰斗,知道他所領悟的道意肯定在九種之上,每一種都是大道,并且幾乎都已達到第六階小成境界之上。
  以此推算,陳汐完全可以登臨峰頂了,只不過是時間的早晚問題罷了。
  這點雅晴自是毫不擔心,她擔心的是陳汐遇到意外。
  據她所知,陳汐雖然朋友眾多,但仇敵也決不少了,并且他的敵人個頂個都是名震一方的年輕一代強者,他們都來自不同的古老大勢力,師兄弟眾多,這樣的勢力若糾集起來對付他一個人,那后果就真不堪設想了。
  “大伯呢?”一側,小陳瑜也睜大漆黑的眼睛,盯著登天峰,神情很認真。
  “放心吧,你大伯肯定會出現的。”翡冷翠笑著安慰兒子。
  “我也這么認為,陳汐大哥可是咱們南疆修行界的驕傲,年輕一代的領袖人物,創造了不知多少的奇跡,他肯定會出現,并且登臨峰頂的!”沐文飛眼睛放光,看著登天峰,聲音堅定中透著一股狂熱。
  如今在南疆修行界,陳汐絕對是所有年輕人心中的神話人物,潛龍榜大比第一,金池大會唯一一個百連勝人物,開創了整個南疆修行界的歷史,如此風云人物,怎可能連群星大會第一重考驗都通過不了?
  沐文飛一直以陳汐為榜樣,并且對陳汐有種近乎狂熱的盲目崇拜,他才不信陳汐會連登天峰都登不上的。
  云娜、閻嫣、沐瑤他們一個個目光都迅速掠過登天峰上下,掠過其中的一個個人影。
  “看。”云娜忽然開口盯著一處。
  閻嫣、沐瑤順著她的目光立刻看去,果然,在登天峰下方一個角落,正有一道峻拔的身影拾階而上,混跡在黑壓壓的人群中,很難被發現。
  “陳汐大哥!”沐瑤眼睛一亮。
  “這慫包小白臉終于出現了!”閻嫣心中也涌出一抹興奮,不知為何,哪怕如今知道陳汐實力極為強大,她還是忍不住把他當做了那個慫包小白臉,并且常常在心中這么稱呼陳汐。
  一旁的聞玄真人也很快發現了,溫和一笑,眼眸中也滿是期待。
  其實這時候的錦繡城中,來自大楚王朝各個疆域的人們都抬頭看著,要從中尋找到自己的人,一個個都期盼著,默默期待自己一方的人能夠安然抵達登天峰之巔。
  ————
  錦繡大殿。
  中央九龍寶座上空蕩無人,但在大殿四周,卻坐滿了人群。
  最前邊是兩個中年,一個身穿黑甲、面容冷峻漠然,一個身穿儒袍,氣度溫文爾雅。
  這兩人分別是武淵候羅魂,文成候江崇。
  兩人是當今楚皇的左膀右臂,統領掌控整個大楚王朝的武將、文官,身份之尊崇,就連一些皇親國戚都略有不如。
  并且兩人的實力都在地仙之上,深不可測,其中的武淵候羅魂更是度過了八重天劫,只差最后一道劫數,就可以羽化天仙!
  文成候江崇也不差,是地仙七重境修為。
  當今楚皇駕臨地心,為開啟化龍池做準備,群星大會就交由了兩人主持。
  在兩人下方的眾人則分成了兩排,一個個盤膝坐在案牘之前。
  最靠近前邊的自然是一些皇親國戚,睿王皇甫經天、戰王皇甫太武、齊王皇甫泰來,平王皇甫政泓都在其中。
  再往后面,便是來自大楚王朝各地的地仙老祖們。
  按照北蠻、南疆、中原、東海四大疆域,這些地仙老祖們又分作了四群人。
  其中中原地區的地仙強者最多,足足有三十多人,云鶴派的龍鶴道人、九鼎仙派的沖虛散人,黃天道宗的趙紫眉都在其中。
  其次便是東海地區的地仙老祖,也有十余人,像龍鯊島的莫瀾海、碧淵仙島的尹瓊圣姑等等。
  再次是北蠻地區的地仙老祖,有七八人左右。蒼窟山六梟上人也赫然在其中。
  最后的則是南疆地區的地仙老祖,只有流云劍宗太上長老北衡一人,孤零零坐在那里,處境顯得頗為尷尬。
  當然,還有一些隱世不出的老怪物并沒有到場,不過從中也能看出,大楚王朝各個疆域修行界水準的高低了。以中原最強,以南疆最為孱弱,東海、北蠻則夾在中間。
  一眼望去,錦繡大殿內足足匯聚了近六十位地仙老祖,這是一個足以令任何人都心驚膽顫的數字。
  此時這些老怪物們正一邊飲酒聊天,一邊注視著遠處登天峰的狀況。
  “這一屆群星大會可謂是人才濟濟,單是報名的數量,都達到五萬六千余人,乃是往屆之最,其中更有許多了不得的天縱奇才,的確是盛況空前啊。”
  文成候江崇的聲音溫煦清越,如晨鐘暮鼓,令人如沐春風,此時笑吟吟開口說道:“你們看,那云鶴派的卿秀衣、天璇閣的趙清河、睿王府趙清河、水煙閣甄流晴等人,時間才過去半天,卻都已抵達登天峰六萬丈高度,如此成績,也是歷屆所罕見,修為驚人。只怕此次群星大會前十人選,就會從這些人當中脫穎而出。”
  “哈哈,文成候謬贊了。”
  “呵呵,我家徒兒可當不起文成候如此贊賞。”
  “那可就承蒙文成候吉言了。”
  聞言,云鶴派老祖龍鶴道人、天璇閣邋遢老道、睿王皇甫經天等人都是爽朗大笑,喜悅不已。
  其他地仙老祖雖然心中略有不爽,但卻不得不承認,文成候說的是事實,這些被點名的天才人物,無論是資質、天賦、根骨、修為都已達到恐怖的高度,萬中無一,足以稱得上是絕世妖孽,這從登天峰上的表現中就能看得出來,誰都無法否認。
  “那以諸位道友的眼光來看,誰有可能成為此次群星大會的第一名?”文成候話鋒一轉,笑吟吟問道。
  “這登天峰只是群星大會第一重考驗,似乎還難以看出什么端倪吧?”戰王皇甫太武率先開口。
  文成候笑道:“只是猜猜而已,這樣才有趣嘛。”
  “我覺得應該是卿秀衣,此女乃是天仙轉世之身,早早就已臻至金丹圓滿境界,若非為了參加群星大會,憑她的資質,只怕早已進階涅槃境界。這些年雖然苦苦壓制修為,但正因如此,才愈發顯得不容小覷。”有人沉吟片刻,緩緩說道。
  龍鶴道人聞言,捻須一笑,心中自豪不已,拱手道:“承蒙道兄抬愛了。”
  “哼,卿秀衣的確了得,但天璇閣的趙清河可也是天生傲骨,邋遢老道這家伙為了培養他這個徒兒,更是用一縷遠古神魔的精血為其淬煉身軀,如今的實力,只怕連卿秀衣也有可能在他手中吹虧。”
  也有人不以為然,反駁道。
  邋遢老道斜睨了一下怪眼,豪邁笑道:“聽你這家伙的口氣,怎么酸溜溜的?是不是在嫉妒老道我啊?給我百八十件仙器,讓你做我徒兒的記名師尊如何?”
  聞言,眾人皆是莞爾不已,氣氛一下子也變得火熱起來。
  這些地仙老祖都對自家門下的弟子極為看好,自是不服其他人的弟子如何如何了得,當下都紛紛開口爭論起來。
  只有北衡一個人坐在案牘前喝悶酒,不是他不想說話,實在是此次參加群星大會的南疆修士中,除了陳汐之外,并無多少極其耀眼的天才人物。
  而陳汐由于和睿王府、黃天道宗等六大勢力的門下弟子結怨頗深,此時也不好當眾提及他的名字。
  所以北衡也只能閉上嘴巴,聽其他人討論了。
  唉,只希望我這陳汐老弟爭氣一點,最好能躋身群星大會前十,狠狠殺一殺這群老怪物的威風,也幫我出一口惡氣!
  北衡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北衡道友,你南疆可有什么厲害人物?”便在這時,一道聲音在耳畔響起,北衡抬眼望去,卻見文成候正在含笑望著自己。
  提及南疆,大殿中其他老怪物的眼神頓時變得怪異起來。
  眾所周知,南疆一直是大楚王朝修行勢力最為孱弱的地方,幾乎沒人去關注南疆出了什么厲害年輕人。
  在往屆的群星大會上,躋身前一百的年輕人中,也根本就沒有一個是來自南疆的!
  也正因此,這些地仙老祖們談及本屆群星大會的年輕人,皆都有意無意地忽略了南疆地區的年輕一代。
  北衡猜不透文成候為何會向自己問起這個問題,略一猶豫,還是硬著頭皮說道:“自然有,此人想必大家也有所耳聞,那就是我的義弟——陳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