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378 登臨峰頂

感謝兄弟“15800872”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
  ————
  提及陳汐的名字,錦繡大殿內頓時陷入短暫沉寂中。
  皇甫經天、龍鶴道人、莫瀾海、沖虛散人、六梟上人、趙紫眉這六位的臉色都略顯陰沉,眸光如劍,冷冷掃向北衡。
  陳汐的名字,大殿中的地仙老祖都有所耳聞,原因很簡單,皇甫經天等人委托黑日樓對陳汐進行劫殺的事情,太過轟動了,想隱瞞都隱瞞不住。
  劫殺的原因,眾人也是略有耳聞,聽說是因為陳汐身上有著數件仙器,并且還從瀚海沙漠深處得到了乾元寶庫的諸多秘寶,皇甫經天等人原想據為己有,但卻不知何種原因,最終功虧一簣,未能如愿。
  這種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但說出來的話,只怕要傷及皇甫經天等六人的顏面,那就成得罪人的事情了,眾人都活了不知多少年,自然清楚這個道理。
  所以在剛才交談時,他們也都有意無意地避開了陳汐的名字,以免惹起這六人的不愉快。
  而此時北衡這一開口就道出陳汐的名字,無疑是捅破了這層窗戶紙,揭開了令這六人難堪的傷疤,氣氛自然就變得沉寂起來。
  感受著氣氛的變化,北衡心中一緊,神情微微有些不自然,但心中卻是不后悔提及陳汐的名字。
  “陳汐?我倒是也聽說過此子的名字。”
  成候掃了四周眾人一眼,像是沒有注意到氣氛的變化,笑吟吟說道:“這可是取得金池大會唯一一個百連勝的年輕強者,也是南疆修行界數千年來唯一取得如此成就的年輕人,了不得啊。”
  眾人面面相覷,卻是無人回應。
  皇甫經天六人的臉色則愈發陰沉起來,在他們看來,成候明顯是故意的,為的就是讓自己等人難堪!
  不過礙于成候的身份,他們也是敢怒不敢言。
  成候渾不在意眾人的態度,笑容依舊,繼續興致勃勃問道:“北衡道友,可否指一指哪一個是陳汐?也好讓我也見識見識此子的風采。”
  北衡敏銳發現,成候似是故意在刺激皇甫經天等人一樣,心中不由一陣奇怪,這是為何?難道成候想要接納自己這位義弟?
  “成候請看,那個身穿青衫,身姿峻拔的年輕人就是我那義弟陳汐。”心中雖奇怪,但北衡還是伸手指了指遠處登天峰,笑著回答道。
  “九千丈?”成候目光一掃登天峰,怔了怔,旋即訝然道:“雖說高度比不得其他人,但他的速度可是大有玄機啊,不快不慢,張弛有度,神情輕松,明顯沒有受到多少的道意壓迫,按照這種勢頭,倒是很快就能超越其他人。”
  說到這,聲音中已流露出一絲贊賞。
  大殿中的地仙老祖也都紛紛望去,心中也頗為認同成候的觀點。
  他們的目光老辣無比,看出陳汐行走登天峰之上,看似速度不快,但是儀態從容,不疾不徐,時時刻刻都在向上前進,毫無停頓,比之其他人攀爬山峰時的狼狽和艱難,明顯要高明出不知多少倍。
  此子的實力倒是的確不俗啊!
  這些地仙老祖也只是聽聞過陳汐的名字,此時一見,心中也是驚訝不已,不過礙于皇甫經天等人的顏面,卻是沒人開口說出來。
  砰!
  大殿中突然一聲巨響,眾人心中一跳,回頭望去,卻見北衡不知何時竟拍碎了身前案牘,一張老臉更是鐵青一片,似是怒極。
  “諸位,你們且看看登天峰萬丈高處!”
  北衡一指遠處登天峰,咬牙說道,“整整十三人,卻攔在了我家義弟身前,明顯是要圖謀不軌,欲行不善,這等手段簡直就是卑劣齷齪之極!”
  眾人看去,果然如北衡所說,正有十三名年輕弟子攔在了陳汐身前,那種劍拔弩張的對峙局面,任誰都能看得出來。
  當認出那十三名弟子的身份時,眾人頓時明白了北衡為何發怒,換做是他們,只怕也控制不住心中怒火。
  原因很簡單,這十三人皆是皇甫經天等六人的門下弟子,再傻的人也都看出,這是一場六大勢力針對陳汐的報復計劃!
  甚至說不定就是來自皇甫經天等人的授意……
  連成候這時候也不禁皺了皺眉頭,但卻是沒有多說什么。這是群星大會,只要不破壞規則,誰都不能說什么。
  “哈哈,北衡道友此言差矣,要度過登天峰的考驗,光有實力還不夠,考驗更多的卻是心性和頭腦。想要成為人上人,沒有一點手腕和智慧怎么行?”皇甫經天突然大笑出聲,聲如驚雷,響徹大殿。
  “哼,從一開始,群星大會就注定是一場殘酷的角逐,若是一個個都墨守成規,心存善念,這樣的比賽如何能選拔出真正的強者?”
  “不錯,一切都要看自己的實力和智慧,只要不觸犯規則,任何行為都可以被允許,就算是被殺死,也是活該,不能怨恨他人。要知道在往屆群星大會上,可都有不少人慘死在廝殺當中!”
  龍鶴道人、莫瀾海、趙紫眉等人也都紛紛開口,眼眸如劍,寒氣逼人,皆都不屑冰冷地盯向北衡。
  北衡臉色鐵青,氣得直哆嗦,卻是無法辯駁,因為這些老混蛋說的是事實,在往屆群星大會上,別說十幾人圍攻一個人,就是百多人圍攻一人的事情都發生過。
  “快看,開始戰斗了!”
  一名地仙老祖突然出聲,頓時把所有目光都吸引向登天峰。
  “卑鄙!”
  “這些混蛋竟然如此無恥,以多欺少,簡直不要臉了!”
  “麻煩了,這下陳汐只怕危險了。”
  “果然是那六大勢力的子弟,我就知道他們不會如此善罷甘休。”
  錦繡城中,雅晴、云娜、閻嫣等人同樣也看到了這一幕,都是憤怒不已,對陳汐充滿擔心。
  登天峰,萬丈高處。
  陳汐孤身一人被十三名修士呈扇形包圍,其他修士見此,都是紛紛避開,唯恐躲之不及波及到自己身上。
  “呵呵,這家伙要倒霉了。”
  “這家伙看來人緣不怎么好啊,竟然被這么多人圍堵在此。”
  “誰說不是呢,唉,趕緊走吧,這種事情可不是咱們能摻合的。”
  聽到眾人的議論,那十三名來自六大勢力的年輕子弟,臉色皆露出一陣冷笑,看向陳汐的目光,宛如盯著一個死人一樣。
  陳汐神色平靜,淡然打量了這十三人一眼,就悍然動手了!
  沒錯,一句廢話都沒說。
  這時候也根不用廢話,眼前的局勢早已注定,這是一場不死不休的戰斗,毫無回旋的余地。
  “殺!”
  陳汐甫一出手,就動了必殺之心,身影一縱,鬼魅似的來到一人身前,劍箓橫空,似流虹乍現,瞬間洞穿其喉嚨,帶起一串血花。
  殺掉此人之后,他毫不停留,側身橫跨,劍箓翻轉,朝身邊的修士狠狠劈下。
  砰!
  那名年輕修士剛舉起手中武器,就被鋒利堪比天階法寶的劍箓輕易劈碎,連帶整個人都被一斬為二,花花綠綠的五臟六腑夾雜著猩紅血水噴灑了一地。
  只一眨眼間,兩名金丹圓滿境弟子齊齊斃命,臨死前臉上還殘留著一抹愕然,似是沒想到這一切為何會發生的如此之快。
  別說是這兩人,就是他們的同伴也都萬萬沒想到陳汐如此狠辣,說動手就動手,好不拖泥帶水,猝不及防之下,竟被其偷襲得手了!
  其實他們一直在嚴陣以待,談不上什么猝不及防,他們感到突然的是,陳汐的速度太快,下手的力量也太恐怖,令他們連反擊的時間都沒有,就損失了兩名同伴。
  “這小子扎手,大家一起動手!”
  “可惡!殺了這混賬!”
  “殺!”
  僅剩的十一人皆是怒喝不已,施展出全部實力,朝陳汐圍殺而去。
  見此,陳汐不驚反喜,他擔心的就是這些家伙不戰而逃,那可就太可惜了。如今他們竟然還能提起勇氣沖過來,如何不讓他欣喜?
  “殺!”
  陳汐周身真元澎湃,腳步一踏地面,整個人宛如一縷輕煙,游走在人群之中,手中劍箓飛梭如電,夭矯如龍,每一劍劃出,必然帶起一串血花,取走一條性命。
  這些人的修為都在金丹圓滿境界,實力不錯,換做是在外界,他也不敢確定就能在極短時間內解決掉他們。
  但是在這登天峰上,陳汐卻有信心在極短之間內,全殲對方!
  原因很簡單,登天峰四周存在的道意壓迫力量,令這些人不得不分出大半經歷去抵抗,所能發揮出的實力,只怕不到平常的三成。
  而他則不同,直至現在,四周的道意壓迫力量也無法干擾到自己絲毫,能夠發揮出十成十的實力。
  在這種情況下,滅殺掉這群人,簡直就跟砍瓜切菜一樣輕松,半點不用擔心出現任何危險。
  其實陳汐根就沒用出全部實力,這些人也不配讓他全力出手。
  殺!
  陳汐下手毫不手軟,速度更是快逾閃電,無與倫比,求的就是全殲所有敵人,給六大勢力以最沉重的打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