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38 玄冥煞氣


  砰!
  一抹冷厲如雪的劍芒閃過,被陳汐擊落地上的煞獸頭顱上,瞬間被洞穿一個拇指粗細的窟窿。
  煞獸悲吼一聲,轟然倒地。
  “這些煞獸皆是由煞氣凝聚而成,可謂是不死之軀,只有碎掉其頭顱,取出其中蘊含的煞珠,煞獸才會喪失戰斗力,化作煞氣逸散。”
  杜清溪從一側走上前,一邊解釋,一邊從煞獸尸體的頭顱中摸出一枚鴿蛋大小的黑色珠子。
  “喏,你瞧瞧,這東西對我沒用,你留著,從這里出去的時候可以換些元石。”杜清溪隨手把煞珠拋給陳汐。
  陳汐接過煞珠,不由一怔,他猛地發現,杜清溪對自己的態度好像變化許多,多了一絲若有若無的照顧。
  “走吧,南蠻冥域中不能飛行,我們的目標還很遠,若不是在一個月內趕到,就浪費了這次難得的機會。”
  不等陳汐細細體味這種‘照顧’的原因,杜清溪便即抬步朝遠處行去。
  “掃把星,跟好了,千萬別掉隊哦。”端木澤像看小丑似的瞥了一眼陳汐,戲謔一笑,身子一縱,雙袖翩翩,身影瀟灑地朝前掠去。
  “唔,要趕路啊。”宋霖依舊是一副睡眼惺忪的狀態,像只喝醉了的猴子一樣,身影一飄一飄地跟在后邊,看似緩慢,卻是緊緊吊在隊伍的后邊,很是神奇。
  陳汐不敢猶豫,施展已臻至‘知微’境界的天龍八步,腳尖輕輕一點地面,在塵埃不曾迸濺起來時,他的身子就已經如同柳絮乘風一般掠出去十幾丈遠,動作談不上好看,但卻簡單利索,極為節省體力和真元。
  南蠻冥域中的天空永久都是鉛灰色的,加上沙塵彌漫,狂風呼嘯,整個天地間籠罩著一層吹不散化不開的霧霾,行走其中極容易迷路。
  不過杜清溪手中卻有一個小巧的銀色羅盤,按著指針的方向,四人快速前進,倒是省去了辨認方向的時間。
  趕路是極為枯燥的,不時還會從濃濃的霧靄中竄出一頭煞獸,雖說傷不到陳汐四人,但總歸會影響趕路的步伐。
  為了抓緊時間,除了陳汐之外,杜清溪三人皆祭出了自己的武器。
  杜清溪手中是一把泛著幽青光澤的燕尾弧短刀,上邊浮現著一朵活靈活現的青色蓮花,花瓣片片裊娜綻放,瀲滟生華,名為【太乙青蓮刀】,入階法寶。
  端木澤手中之劍長一尺、寬二指,劍身宛如一泓秋水,上刻七星,虹光彌散,點點冷冽星光飄灑搖曳,靈性十足,名為【七星鎏虹劍】,同樣是入階法寶。
  至于宋霖,手中則拎著一把傘狀武器,傘骨黝黑光滑,篆刻著無數繁密符文,傘面則是由一千零八枚環環相扣的鋒利鉤子組成,泛著森然肅殺的氣息,名為【天羅千鉤傘】,毋庸置疑,也是一件入階法寶。
  并且為了保護好自己,除了手中武器,三人皆穿戴上靈光閃爍的各式裝備,護甲、護肩、護腕、腰帶……乃至于腳上的靴子,無不品相不凡,功效玄妙,看得一旁的陳汐一陣眼花繚亂,心熱不已,不得不服氣,這些大家族出來的子弟,光是身上的諸多法寶,就不是一般人有能力擁有得到。
  全副武裝的杜清溪三人,實力雖因為封元丹的緣故保持在先天圓滿境界,但其戰斗力之剽悍,卻是超出尋常同階修士一大截。甫一察覺有煞獸接近,便會被三人中的一個搶先出手,皆是一擊必殺,絕無還生的可能。
  陳汐手中也拎著一把劍,這把劍通體青碧,劍刃鋒利,名為【青沖劍】,是他在小黑屋閉關時,托裴姵購買的,連同那部《亂披風劍法》,足足花去他兩千多塊靈晶,若非殺掉那頭雙首紫犀大妖時,意外獲得三千塊靈晶,他甚至連這柄才只達到凡器上品水準的【青沖劍】都買不起。
  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
  不過,能夠擁有青沖劍,陳汐已經很知足了,畢竟他的家底和處境,根本就沒法跟這些含著金勺子長大的大家族子弟相比。與其去羨慕嫉妒,倒不如想想日后如何通過自己的努力去獲得,這才是正事。
  一路上,因為有杜清溪三人在,陳汐幾乎都沒有出手的機會,只是在煞獸被殺時,他才會跑上前,挖出其頭顱中的煞珠。短短一個時辰不到,竟被他搜集到足足三百多顆煞珠,倒也算是一筆意外的財富。
  “也不知這煞珠能賣多少元石,聽說只有大楚王朝王都錦繡城中有人收購,若是如此,自己要把煞珠兌換成元石,可就有點麻煩了。”
  陳汐在心中暗暗想著,大楚王朝的王都錦繡城距離南疆足足百萬里之遙,也只有進階紫府境界,方才能駕馭法寶飛遁過去。不過即便如此,不花上十天半月,也難以抵達。
  “賣了作甚?據我觀察,這小小珠子中蘊含著一絲極為罕見的玄冥煞氣,在你修煉至涅槃境界時,用它來凝聚涅槃輪,其功效之妙絕對超乎你的想象。”
  季禺的聲音突然在心中響起,令陳汐身子一僵,隨即恢復如常,對于這個不按常理出牌的洞府之靈,他早已習慣了其神出鬼沒的種種手段。
  不過,這畢竟是他第一次跟季禺以神魂交流,不由好奇問道:“你能察覺我的想法?”
  “不能,但是我看你拿著煞珠凝眉苦思,猜也猜得出來。”季禺答道。
  陳汐恍然,心中不自覺松了口氣,自己心中的秘密和想法被人輕易地窺視了解,絕對是一件誰無法忍受的事情。
  “對了,你說這煞珠中蘊含著一絲玄冥煞氣?”放下心事,陳汐這才猛地意識到季禺話中的意思,不由心中一震。
  天地之間,蘊生著種種不可思議的煞氣,按威力不同分作天地人三階,每一階又分作上中下三品,簡稱三階九品。
  像常見的熔靈煞氣、冰魄煞氣,皆屬于最低等的人階下品煞氣。而能達到地階的煞氣,已屬于罕見的行列。能達到天階的煞氣更是可遇不可求的瑰寶。
  玄冥煞氣便屬于天階煞氣的一種,至于在天階中屬于何種品階,由于甚少關注這方面消息,陳汐也是不甚清楚。
  不過即便如此,只憑‘天階’二字,陳汐已敢肯定,只要自己敢說自己手中擁有玄冥煞氣,絕對會引來無數大修士的垂涎!
  之所以會如此,原因便在于修士想要突破涅槃境界,就必須以煞氣于丹田內凝結出涅槃輪。
  涅槃七煉,一輪便是一煉,而想要凝聚涅槃輪,除了足夠的真元,煞氣便是最為關鍵的所在!
  涅槃境修士實力的強弱,跟自身涅槃輪所用的煞氣品階有著密切關系。一個以人階煞氣凝聚出涅槃輪的修士,和一個以天階煞氣凝聚出涅槃輪的修士相比,在先天修為上已輸給人家一大截了。
  此刻得知小小的一顆煞珠內竟然存在一種天階煞氣,陳汐心情之激動也就可想而知。
  “不錯,不過這煞珠內的玄冥煞氣卻是極其之少,搜集上萬顆煞珠,差不多能提取出一團巴掌大小的玄冥煞氣。”季禺嘆息道,“若你不怕麻煩,我倒是可以把提取之法傳授于你。”
  雖說對陳汐而言,涅盤境還是一個遙不可及的目標,但是此時能夠搜集到玄冥煞氣,總比日后花時間去搜集要強。
  尤為重要的是,玄冥煞氣還是那種可遇不可求的天階煞氣,陳汐豈會錯過這等絕大機緣?當下毫不猶豫地答應。
  季禺倒也痛快,在陳汐還來不及反應之際,腦海中便浮現出一篇字句精煉的法訣來。
  法訣名為《鉤沉術》,乃是一種專門提煉煞氣的法門,構思巧妙之極,倒也不算難練。
  很快,陳汐便已掌握其法門,但是由于正在趕路,卻是沒法現在就拿出一顆煞珠試一試手。
  陳汐并不著急,任何法術的修煉,絕非一朝一夕之功,如同制符和廚藝,非勤修苦練,絕無法達到嫻熟自如的地步。
  因為得知了玄冥煞氣的奧妙,他一路上愈發勤快地搜集起煞珠來,這個變化瞬間惹來端木澤一陣陣白眼,更是毫不吝嗇地譏諷挖苦了陳汐一番。
  像‘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貪婪無厭的無恥之尤’、‘斂財成瘋的掃把星’……這些變換著腔調的挖苦字眼源源不絕地從端木澤嘴中潑灑而出,與專心于搜集煞珠的陳汐相比,此刻的端木澤就像一個空曠許久的怨婦一樣,嘴巴里永遠有說不完的碎碎念。
  后來杜清溪實在看不下去了,回頭冷冷瞥了一眼,這才讓端木公子意猶未盡的閉上了嘴巴。
  “唔,不講風度的小澤澤,其實蠻可愛的……”宋霖不失時機地嘀咕了一句。
  小……小澤澤?
  端木澤瞳孔驟然睜大,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栽倒。
  該死!好惡心!
  端木澤張了張嘴巴,卻是不知從何說起,因為他悲哀發現,在陳汐那個可惡的家伙面前,自己好像就沒有正常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