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382 中央區域

有點晚,抱歉,凌晨左右,還有更新。
  ————
  登天峰上,陳汐悍然出手,一劍震碎一百零八柄飛劍,而后背著梵云嵐,沉默而行。
  登天峰外,目睹整個過程的眾人,都忍不住再次議論紛紛起來。
  “六萬七千丈高度!在如此恐怖的道意力量壓迫下,陳汐竟然還能一劍斬碎一百單八劍,拯救那女子于危難之間,這等實力可是有點太可怖了!”
  “錯!我倒是覺得那女子實力要更厲害,你沒看在陳汐出現之前,她已經滅殺十六名敵人?論及實力,只怕她要比陳汐還要強悍一些。”
  “我最感興趣的是陳汐和那名女子的關系,能夠毫不避諱地背負著這名女子登峰,難道兩人是情人關系不成?”
  “你們都錯了,自始至終都忽視了一個問題,那名女子的身份,你們可曾搞明白過?她是何門何派,姓甚名誰,你們又都有多少了解?據我觀察,那女人可是用的魔宗功法,并且火候精湛,實力強大,明顯是一位魔修!”
  “魔修?老天!該不會是血月魔宗之人吧?”
  錦繡大殿內,一名地仙強者怒極咆哮:“怎么回事?怎么會有血月魔宗的余孽出現在群星大會上?為什么?!”
  這位地仙強者道號玉昆子,是中原瓊池道宗的一位老祖,剛才死在梵云嵐手中的十多名年輕修士中,有大半都出自瓊池道宗。也正因此,玉昆子才會如此憤怒。
  大殿內的一眾地仙強者面面相覷,神色中也帶著一絲驚疑不定。
  血月魔宗這個名字在數千年前,簡直就是邪惡、罪孽的化名,令人聞風喪膽,在修行界掀起了無盡腥風血雨,給大楚王朝造成了極大重創。
  這些老怪物存活這么長歲月,自然對血月魔宗的一切了解頗深,和玉昆子一樣,他們也都隱約猜到了梵云嵐的來歷,所以心中難免有些驚疑。
  “諸位道友不必如此驚慌。”成候突然干咳出聲,笑道:“血月魔宗的問題,陛下早已心知肚明。那名女子名為梵云嵐,乃是血月魔宗一名殿主,之所以讓其參加群星大會,也是陛下的意思。”
  陛下的意思?
  眾人皆是一凜,心中紛紛揣測,當今楚皇為何要這么做?難道與血月魔宗之間,達成了什么協議不成?
  成候眼眸一掃眾人,搖頭道:“諸位不要妄加揣測了,陛下此舉必然大有深意,我等還是觀摩比賽為好。”
  “雅晴姐姐,你認識那名女子嗎?”杜清溪猶豫了再三,還是鼓足勇氣問道。
  “陳汐認識那么多美麗女子,我哪能一個個都能認識?”雅晴唇邊泛起一絲自嘲,看到陳汐背著梵云嵐一步步走向登天峰頂,她心中也頗為酸澀。
  “不用問我了,我也不認識。”云娜見杜清溪目光朝自己望來,連忙搖頭說道。
  “沐瑤我知道,她肯定也不認識那名女子,你呢?”杜清溪無奈,抬眼望向閻嫣。
  閻嫣撇撇嘴,說道:“我都說多少次了,我和陳汐只是普通關系,我才不關心他有多少紅顏知己呢。”
  話音剛落,她便遭來眾女一陣白眼,普通關系?誰信啊!
  閻嫣內心深處升起一股無力感,心中嘆息,難道每個女人都非要和陳汐有一腿,你們才甘心?
  “快看,第一批人已經抵達了登天峰之巔,開始搶奪道武玉牌了!”一旁的道玄真人突然驚訝出聲。
  眾人一怔,皆紛紛望向登天峰,果然就看見,卿秀衣、趙清河、皇甫經天、甄流晴等幾十人登臨峰頂,開始出手搶奪道武玉牌。
  在登天峰之巔,有著一片各種道意力量形成的瀑布,瀑布懸掛于峰頂千丈高空之上,傾瀉而下,道武玉牌便是從道意瀑布中產生的。
  所謂道武玉牌,就是一種類似身份憑證的物品,登臨峰頂的修士,只有逆著道意瀑布的洪流,從中搶到一枚道武玉牌,才能繼續參加群星大會。
  尤為值得一提的是,道武玉牌總計只有三千六百枚,搶奪道武玉牌之戰,也成了群星大會的第二道考驗。
  這一道考驗同樣殘酷無比。
  因為此次參加群星大會的年輕一代金丹修士,總計有五萬多人,按照外界群星大會的算法,能夠登臨登天峰之巔的,最多也不會超過兩萬人。
  兩萬人去搶奪三千六百枚道武令牌,其競爭之慘烈,完全就可以預見得到。
  “以陳汐的實力,搶奪到一枚道武令牌應該沒什么問題,但如今他背負著那名女子,實力必然將受到限制,萬一出現什么狀況……”聞玄真人眉頭一皺,卻是再也說不下去了。
  身邊眾女也都心中一緊,不再胡思亂想,紛紛把目光投向陳汐。
  ————
  六萬九千丈。
  七萬五千丈。
  八萬丈。
  ……
  陳汐背負著梵云嵐,越往上走,壓力就越大,那種從四面八方涌來的道意壓迫力量,也是隨之節節攀升,那種感覺就像行走在洶涌爆發的山洪之中,他不得不分出一半的精力去抗衡這種壓力,才能避免不被山洪卷走。
  換句話說,現在如果遇到敵人,陳汐僅僅只能發揮出尋常的五成實力。
  當然,其他人達到這種高度,必然也會遭遇到這種可怖的道意壓迫力量,甚至所能發揮出的實力還不如陳汐呢。
  因為道理很簡單,他身上還背著梵云嵐,后者所遭受的道意壓迫力量之強大,和陳汐并無半點區別。但如今這種壓迫,卻悉數都落在了陳汐身上。
  也就是說,陳汐雖說只能發揮出一半的實力,但這卻是因為他扛著兩個人的道意壓迫力量在前行!
  如果只是他一個人,而沒有自己的話……趴在陳汐的背上,梵云嵐心中也在思索這個問題。
  如今,她已經不去思索再如何去對付陳汐,因為這會讓她的心變得慌亂而茫然。所以為了分散注意力,她把心思都集中在陳汐的實力上。
  一路上,她一直都在觀察陳汐,觀察他的氣息、他登山時的速度、以及臉上神情的種種變化。
  因為通過這些微小細節的變化,能夠令她隱能夠約察覺到陳汐如今的實力,如今究竟達到了何種程度。
  得到的結果令她大吃一驚,甚至她差點不敢相信自己所得出的結論,原因很簡單,她竟然發現,以自己如今所擁有的全部實力,也有可能不是陳汐的對手!
  在瀚海沙漠深處時,這家伙才只是黃庭境界,如今才過去幾年,他的實力已經暴漲到這種程度了?
  “可以跟我說說,你是如何參加進群星大會的嗎?”就在梵云嵐心中震驚之際,陳汐的聲音突然響起。
  梵云嵐一怔,卻是沉默不語。
  “看來她對自己的恨意還很深啊……”陳汐唇邊不由泛起一絲自嘲,搖了搖頭,不再多問,繼續上前行去。
  從進入登天峰八萬丈的高度之后,寬敞的山路上只有零星的三兩個人,已經很少能看見一群一群的修士了。
  再加上山峰上的道意壓迫力量越來越恐怖,一路上也再難看見戰斗的發生,相較而言,他們兩人的處境還是極為安全的。
  “三年前,我修煉了一種秘術,這種秘術能夠讓我舍棄掉涅槃境界的修為,重新歸為金丹境界。”
  過了許久,梵云嵐的聲音突然在耳畔幽幽響起,陳汐沒有打擾她,一邊走,一邊側耳聆聽。
  “并且我血與魔族和當今楚皇也達成一種協議,允許我參加此次的群星大會,代價就是在三千年內,血月魔宗不會再次出現在世間。”
  陳汐怔了怔,只是為了讓梵云嵐參加群星大會,就付出如此大的代價?血月魔宗求的又是什么?
  “我已經向宗主發誓,此次群星大會,必然要躋身前十名之列,否則就以死謝罪。”梵云嵐繼續說道。
  陳汐再忍不住插嘴道:“為了什么?進入太古戰場?還是玄寰域?”
  梵云嵐搖頭道:“這個牽扯到我血月魔宗的一些秘辛,我不能告訴你。”
  陳汐沒有追問,而是問起另外一個問題:“那剛才那些人,又為何要向你動手?據我所知,你在之前的那些年中,一直以黑紗遮面,極少有人知道你的身份,又怎會無緣無故跟那些人產生恩怨?”
  “他們?”梵云嵐聲音中透出一絲不屑,說道:“他們大多是中原荒外血地附近的門派弟子,有瓊池道宗的,有淮南宗的,而你或許也知道,我血與魔族一直盤踞在荒外血地之中,自是難免發生一些爭斗,并且這種爭斗持續了千年之久,這些宗門弟子自然對我這個來自血與魔族的魔女恨之入骨了。”
  陳汐這一下才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心中也不禁一陣感慨,自古正邪不兩立,這等日積月累無數歲月的仇恨,也的確只能通過戰斗和廝殺來解決。
  “快到峰頂了,你還不放我下來?”梵云嵐突然說道。
  “你剛歷經一場大戰,消耗頗大,只怕還沒恢復過來,我還是背著你吧。”陳汐抬頭望了望,果然,只差不到三千丈距離,已經能夠登臨山峰之巔了,甚至隱隱約約能夠看到一條巨大的瀑布,從虛空中傾瀉而下,宛如銀河落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