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386 瘋狂的女人

道武之境,徹底隔絕于外界,沒有人能看到其中發生了什么。
  這是一片奇異的空間,天地之間,茫茫遼闊,無邊無垠,空氣中充盈著一股古老、浩瀚、神秘的氣息。
  身處其中,就像回到了荒古之前神魔縱橫的歲月,令人震撼。
  擊退丘笑楓之后,陳汐便從瀑布中奪取了兩枚道武玉牌,剛把其中一枚遞進梵云嵐手中,他整個人就被傳送進了這片奇異空間中。
  此時顧目四望,恍惚之間,他竟不知該向何處行去,因為這里實在太空曠了,除了天地,其他一切都沒有,空蕩蕩的死寂一片。
  “這里就是道武之境,其歷史可以追溯到錦繡城建立之初,是大楚王朝最為神秘的一處空間,當三千六百枚道武玉牌被參賽修士全部奪得之后,這里的天地之間,就會涌現一百座道武神座。”
  梵云嵐俏立在陳汐身旁,攏了攏耳畔青絲,語聲嚦嚦道:“只有憑借手中的道武玉牌,才有資格參與到搶奪道武神座的戰斗當中,屆時沒有搶到道武神座的修士,就會被淘汰出局。”
  說到這,梵云嵐的聲音也變得認真起來,“換句話說,三千六百名修士中,會在道武之境中淘汰掉三千五百人!而僅剩的一百人,就是本屆群星大會的前一百名。這一關也就是群星大會第三重考驗。”
  陳汐點了點頭,在他了解的信息中,也有對道武之境的描述。
  整個群星大會,總共分作四重考驗,第一重登天峰、第二重奪玉牌,第三重搶神座,第四重則是修士與修士之間的較量。
  如今,他們身處道武之境,即將面臨的就是第三重考驗,搶奪道武神座!
  道武神座,一種產生于道武空間的神奇之物,和登天峰一樣,沒有誰能道破其來歷,神秘之極。
  不過據陳汐了解的信息當中,卻有一種流傳甚廣的說法,據說那道武神座,乃是荒古之前的宗派傳授門下弟子武學的地方。
  只要在道武神座上打坐修煉,就有可能從中得到一種道品武學,這種武學的獲得,有高有低,極為神奇。
  “這一次我來參加群星大會,其中一個目的,也是想要搶奪一尊道武神座,看看能夠從中獲得一部道品武學。”
  梵云嵐美眸中泛起一絲希冀,說道:“據我血月魔宗的前輩說,道武神座中所蘊藏的道品包羅萬象,其中也有適用于我魔宗的厲害功法,憑我的資質,應該可以得到一部。”
  道品武學,對任何一名修士而言,都有著無與倫比的吸引力,不僅能提升自己的戰斗力,還能從中參悟出一種道意,端的是厲害無比。
  “聽你這么一說,我對這道武神座,倒是也產生了不少興趣。”陳汐笑道,參加一場比賽,還能獲得一部道品武學,沒有誰能不心動。
  不過據他所知,道武神座中的道品武學也是有高有低,有的蘊含大道,有的蘊含小道,并且每種道意的力量強弱也不盡相同。
  而想要從中獲得一部令自己滿意的道品武學,就要看各自所掌控的道意修為如何了,在往屆的群星大會上,曾經有一些驚采絕艷之輩,從道品武學中,獲得了諸多頂級道品武學,不僅蘊含大道奧義,連武學招式都強大無匹!
  “想要獲得一尊道武玉座,可并非那么容易的事情。名額只有一百個,卻有三千六百人競爭”梵云嵐認真提醒道,“而能夠來到道武之境的,個頂個都是頂尖的天才強者,沒有一個庸手,搶奪道武玉座時,免不了會產生一場殘酷血腥的競爭。”
  這個陳汐自然明白,屆時一百尊道武神座只要一出現,恐怕少不了一場驚天大戰,畢竟誰都不會樂意將此等機緣拱手讓人。
  尤為重要的是,即便不是為了獲得道品武學,眾人也必須去搶奪一尊道武神座,因為這決定著他們能否進入群星大會第四重考驗。
  而搶奪到一尊道武神座,也意味著自身已經躋身群星大會的前一百名,此等無上榮譽,也沒誰會甘心輕易放棄。
  “以你先前所展現出的實力,想要奪得一尊道武神座應該不難。”梵云嵐突然有開口點評了一句。
  陳汐苦笑道:“現在說這話,未免過早了一些,屆時能夠匯聚在此的,皆是大楚王朝頂尖級別的年輕一代強者,更何況我還和其中好幾位都有矛盾,到時候說不定會發什么什么意外呢。”
  他說的是實話,且不說卿秀衣、皇甫長天、林墨軒、蕭靈兒這一些仇人,單單就是和那些其他人競爭,都存在太多變數。
  畢竟他只是孤身一人,而其他人則不同,背后都有強大的勢力支撐,三兩成群、四五一伙的情況也很有可能發生,像他這樣的孤家寡人,很容易就成了別人攻擊的目標。
  梵云嵐怔了怔,認真說道:“我幫你。”
  陳汐也楞了一下,扭頭望著身邊的曼妙佳人,心中也不禁涌出一抹暖意,感覺這一段時間的辛苦努力很值得。
  梵云嵐被陳汐目光直勾勾盯著,她再淡定,嬌靨上也禁不住一陣發燙,慌亂閃避開陳汐目光,暗自深吸一口氣,說道:“走吧,如今我們所在的位置只怕是道武之境的邊緣地帶,還是早早趕到核心之地為好。”
  陳汐點點頭,他也知道,道武神座一般都出現在道武之境的中央核心之地,旋即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問道:“你的傷勢好了么?要不要我還背著你上路?”
  梵云嵐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眼眸中滑過一抹不易察覺羞澀之色,連忙搖頭道:“不用了,我早已恢復過來了,咱們趕緊行動吧。”
  說罷,她身影破空而起,衣袂飄舞,當先朝遠處飛掠而去,似是生怕陳汐再像之前一樣,不管不顧就把自己背在身上,那可就太難為人了……
  “還好,看來她對我的敵意已經消散了七七八八,至于以后關系能走到哪種程度,還是以后再說吧……”一邊思索著,陳汐身影一縱,追了上去。
  ————
  ps:明天中午12點一更,晚6點、11點分別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