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387 眾心不一

道武之境,中央核心區域。
  距離此地還有數千丈之遠,陳汐就看到,一座遼闊無邊的古老廣場矗立那邊,占地足有百畝,地面鋪著斑駁暗啞的黑石,仿似歷經了無數歲月的沖刷,彌漫著古老滄桑的味道。
  此時在那廣場周圍,已經佇立著許多人影。
  陳汐的目光,從那些人影身上掃過,最后落在了廣場中央,那里,有著一座祭臺,通體由泥石壘砌,普普通通,但卻散發著一種古樸荒涼的獨特氣息,宛如遠古先民曾在這里祭拜天地一樣,有一種直指人心的神圣力量。
  望著那一座祭臺,陳汐沒來由想起了之前在錦繡城內見到的九龍祭壇,隱約感覺這兩者之間似乎有什么聯系一樣。
  “小心,當三千六百枚道武玉牌名花有主之后,在這片廣場上就會出現一百尊道武神座。”梵云嵐的聲音在耳畔響起:“那些道武神座以那一座祭臺為中心,層層分布,屆時三千六百名參賽者就會開始搶奪。越靠近祭臺的道武神座,爭奪的人越多,競爭極為慘烈。”
  陳汐的速度減緩許多,訝然道:“道武神座的分布,難道還有什么講究不成?”
  “這個我也不大了解,不過按照往屆群星大會的經驗來看,越靠近祭臺的神座,所獲得的道品武學的品質皆都厲害無比,大概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吧。”梵云嵐輕聲答道。
  陳汐這才恍然,在距離那片廣場不遠處,他和梵云嵐停頓下來。此時,在廣場周圍,已經有許多勢力的年輕弟子盤踞。其中,陳汐就看到了許多的老熟人。
  卿秀衣、趙清河、皇甫長天、甄流晴、皇甫清影、皇甫崇明、林墨軒、蕭靈兒等等,這些年輕一代風華絕代的巔峰強者,分成了不同的陣營。
  在他們這些天驕似的強者背后,都跟著各自門派中的弟子,人才濟濟,勢力強大,所占據的位置,也極為靠前,都是廣場附近最好的。
  其中,只有趙清河、甄流晴是孤身一人,不過兩人自身實力強大之極,立在最前邊位置,也沒人敢說什么。
  看到這么多熟悉的面龐,陳汐不由想起了這些年來的種種經歷,心中還真有點百感交集的味道。
  以前,自己總是被他們中的一部分人追殺,被迫逃亡,惶惶如喪家之犬,想一想都讓人唏噓不已。
  而如今,一切都不同了,歷經這些年無數次艱苦奮斗,自己所擁有的實力,已無須畏懼任何人!
  “大哥,那小子也來了。”
  陳汐和梵云嵐的到來雖然極為低調,但還是引起了不遠處一些人的注意,其中就有皇甫崇明,當看到陳汐時,他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眼眸中流露出凜冽殺機。
  旁邊的皇甫長天雙手負背,聞言,眼眸不經意掃了一眼陳汐,旋即收回目光,注視著廣場中央的祭臺,淡淡道:“相較而言,搶奪道武神座才是我最關心的事情。不過那小子想來也會參與進來,到時候你聯合其他人一起對付他就是了。”
  皇甫崇明點頭道:“這個我自然明白,大哥的對手是卿秀衣、趙清河他們。其他的事情交給我就行了。”
  皇甫長天拍了拍弟弟的肩膀,說道:“萬勿沖動,不要因為他一個人,丟失了搶奪道武神座的名額。”
  “大哥放心就行了。”皇甫崇明笑了笑,雖說陳汐如今的實力今非昔比,但他極有信心令陳汐止步于此地。
  畢竟恨不得將陳汐殺掉的,并不只他一人,旁邊的林墨軒、蕭靈兒、柳鳳池、蠻洪等人,也都視陳汐為眼中釘,只要把他們聯合起來,足以將陳汐輕易抹殺掉!
  正如皇甫崇明所猜測那樣,林墨軒、蕭靈兒等人,也都注意到陳汐的到來,一個個神色冰冷,目帶殺機,毫不掩飾自己的仇恨之色。
  “看來你的敵人不少啊,還都是一些名門大派中頂尖級別的天才強者。”梵云嵐若有所思道。
  陳汐摸了摸鼻子,淡然笑道:“其實和他們之間的仇恨,也是時候解決一下了,他們若敢來,我就敢接下。不過我敢肯定,最終會后悔的絕對不是我。”
  這句話看似平淡,但卻透露出一股執拗決然的鏗鏘味道,更隱隱顯現出陳汐對自己實力的強大自信。
  梵云嵐還是第一次見到陳汐展露出如此自信霸道的一面,美眸中不由泛起一絲漣漪,許久才說道:“若到了那時候,我也不會袖手旁觀的。”
  在兩人交談的時候,陸陸續續又有不少人馬趕到此地,放眼望去,廣場附近已經聚攏了近三千修士,密匝匝一片,頗為壯觀。
  人越多,氣氛非但不熱鬧,反而愈發凝重起來。
  所有人都知道,接下來為了搶奪只有寥寥上百尊的道武神座,必然會有一場殘酷血腥的惡戰發生,在這種風雨欲來的時刻,誰還有心思去閑聊?
  這時候的氛圍,也只能用劍拔弩張,暗流涌動來形容。
  然而正是在這樣的時刻,立在廣場最前邊,受到眾多眼睛矚目的甄流晴,突然扭頭離開了立足之地,分開人群,朝后方走去。
  眾人都是一怔,那可是一個絕佳位置,距離廣場中央的祭臺最近,她怎么如此輕易地離開了?
  出于好奇,他們的目光都追隨著甄流晴的身影,想要看看這位來自東海水煙閣的女弟子,一個被當今楚皇稱贊過的天之驕女,此時究竟要做什么。
  并且有心人還發現,這時候不止是甄流晴,連裂霄劍派的安千羽、明霞宗的王道虛、錦繡城周氏的周四少爺、東海碧淵仙島的花漠北、雷侯府小侯爺王震楓等人,也都朝同一個方向走去。
  而那個方向的盡頭——赫然是陳汐所在的位置!
  一瞬間,陳汐成了眾人矚目的焦點,他也發現了情況的微妙變化,不過神色卻是渾然沒有變化,甚至還有心情開玩笑,低聲朝旁邊的梵云嵐笑道:“剛才忘了跟你說,我除了有很多敵人,也有很多朋友的。”
  梵云嵐本來正自緊張,還以為這些人都是陳汐的敵人,打算此時朝陳汐動手呢,聞言不由暗松一口氣,她仔細一看,的確發現這些人一個個唇角含笑,并無任何敵意。心中頓時驚訝不已,這家伙這些年混的也不錯嘛!
  “陳汐,你終于來了。”
  “陳兄,我就知道以你的實力,完全可以抵達此地。”
  “陳兄,金池大會一別,咱們可是有一年沒見了。”
  甄流晴、安千羽、王道虛等人一來,便即含笑跟陳汐寒暄,渾不在意別人把他們劃分到陳汐的陣營當中。
  “雖然我不想承認你是我的朋友,但是誰讓你從我手中贏走一枚龍魂玉佩呢?本少爺交朋友,首先得順眼,其次是實力必須贏得我的尊重,兩樣你都占全了,我也只能把你當朋友看待。”周四少爺搖著手中玉扇,哈哈大笑。
  陳汐笑了笑:“我是不是該表現的受寵若驚一些?”
  周四少爺眉毛一挑:“必須啊,和你做朋友可要承擔不少的壓力,據我觀察,在場只怕有不少人想干掉你吧?如今我挺身而出,和拔刀相助沒啥區別,這份情誼你得欠下,有空請我喝一頓酒就行了。”
  陳汐點頭道:“你不說,我也得請你喝酒,一頓不夠,就十頓,保管陪到你滿意為止。”
  說到這,他目光一掃安千羽、王道虛、花漠北等人,笑道:“當然,也少不了諸位,屆時一定要喝個痛快,一醉方休。”
  眾人皆是爽朗大笑,點頭答應。
  甄流晴笑吟吟看著這一幕,也不多說,但是她往陳汐身邊一站,已經是旗幟鮮明地向在場眾人宣示,誰要和陳汐為敵,就是和我甄流晴為敵!
  此舉頓時吸引了不少目光,有羨慕,有不解,更多的是嫉妒。
  甄流晴是什么人,東海水煙閣的天之驕女,和卿秀衣、皇甫清影并駕齊驅的存在,集天賦和美貌于一體,是很多修士心中最完美的伴侶,平時能和她說上一句話就十分開心了,完全不敢有太大的奢望。
  若是一直如此還好,畢竟我得不到的,大家都得不到,相安無事,現在甄流晴卻和陳汐走得這般近,看上去關系還頗為“親密”,這自然令一些人嫉妒得眼紅不已。
  見到陳汐一下子多出這么多支持者,遠處的皇甫崇明、林墨軒、蕭靈兒等人的臉色變得陰沉起來,感覺事情變得有點棘手了。
  這正應驗了陳汐之前所說那句話,他的敵人有很多,但朋友也不少。敵人想要對自己不利,朋友自然會挺身相助!
  當然,這種友誼或許摻雜了許多東西,并不那么純粹,但是起碼現在這一刻,他們是和陳汐站在一條線上的,這份恩情就足以令陳汐銘記在心了。
  “陳汐,你過來!”就在這時,極遠處的地方,一道清脆嬌嫩的聲音倏然響起,當眾人看到聲音的主人時,頓時腦袋都懵了,一副活見鬼的表情。
  ————
  這一章是凌晨的時候碼出來的,用了定時更新功能,本以為中午12點能更新出來,但悲催的是,我忘了是凌晨,設置定時更新的時候,很粗心地設置到了明天中午12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