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39 血腥山地


  南蠻冥域究竟有多大?
  奔行了近六個時辰,陳汐依舊有種在霧中行走的感覺,除了時不時跳出來的一頭頭煞獸,再看不到其他的東西。
  此次進入南蠻冥域的修士足足有一萬多人,可直到現在,除了身邊的杜清溪、端木澤、宋霖,陳汐再沒有見到任何人。
  很顯然,在進入南蠻冥域的時候,每個人被傳送至的位置是不同的!
  “休息一下,再有一炷香的時間,我們就將走出這片灰魘區,進入到血腥山地。”
  杜清溪突然停下腳步,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手中地圖,扭頭建議道:“血腥山地中肆虐著數不勝數的煞獸群,并且到了那里,我們也將會遇到其他的修士,為了生存和煞珠,或者為了那座劍仙洞府,真正的競爭與殺戮很快就將來臨。”
  冷清如冰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罕見的凝重,這在杜清溪身上極為少見,可見那血腥山地的危險,令她也感到很棘手。
  “不錯,煞獸群中有時還伴隨著煞獸首領,實力相當于紫府初境,極為可怕。不過這些煞獸首領從不會主動攻擊人,但只要有人觸怒它,對于實力被限制在先天圓滿境界的我們而言,絕對是一場災難。”
  端木澤神色肅然,沉吟說道,沒有像往常一樣大言不慚的侃侃而談。
  見兩人神色皆帶著一絲凝重,正在盤算煞珠數目的陳汐也把注意力轉移過來,紫府境的煞獸首領?真正的殺戮即將來臨?血腥山地有如此恐怖嗎?
  “其實,我覺得最危險的還是跟咱們同來的其他修士。”宋霖揉了揉睡眼,在一旁插嘴說道。
  難道是說蘇嬌他們嗎?陳汐暗自思索。
  杜清溪和端木澤卻像是意識到什么,目光齊齊看向宋霖,兩人皆知,別看這家伙邋遢憊懶,嗜睡如命,可心中卻跟明鏡似的,周圍的任何風吹草動皆逃不開他的耳目。此時如此說話,他難道發現了什么嗎?
  “別這么看我,反正我在進入南蠻冥域之前,就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好像在那些修士之中,還藏著一些咱們不知道的厲害家伙。”宋霖攤了攤手,無奈說道。
  見宋霖如此說,杜清溪臉色已是凝重一片。
  “清溪,不用過多擔心,這些藏頭藏腦的家伙再厲害,可只要進了南蠻冥域,他們的實力也跟咱們一樣,會被限制在先天圓滿境界。咱們三人聯手,足以應對一切。”端木澤輕聲安慰道。
  杜清溪卻是聽不進去,隨意找了個地方,盤坐在地上閉目沉思。
  此次的南蠻冥域試煉,外來陌生修士占據了一大半,為了奪取更多的煞珠,或者為了那座劍仙洞府,這些家伙肯定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
  這些皆在杜清溪的意料之內,可是聽了宋霖的話,想起這些修士中還隱藏著諸多厲害人物,她還怎敢掉以輕心?
  宋霖的修為和她旗鼓相當,但所修習的功法極為奇妙,能夠敏銳地察覺到周圍可能存在的危險。而能夠令宋霖感到危險的人物,其修為該會有多恐怖?
  想不到,這次南蠻冥域鬧出的動靜如此之大,單是蘇嬌等人已經夠讓人頭疼了,如今又多出一些隱藏的強者,也不知到誰是最后的贏家……
  杜清溪心中輕輕一嘆,原本勝券在握的心不禁產生一絲動搖。
  “還傻愣著干什么,做飯啊!”
  端木澤瞪了一眼陳汐,轉身來到杜清溪身邊,聲音溫柔地說道:“清溪,趕了這么長時間的路,想必累壞了吧?要吃點什么,讓那小子幫你做。”
  陳汐已經學會無視這個時不時就要撩撥自己兩下的公子哥,很自然地把目光投向杜清溪。
  “也好,陳汐你看著做吧。”杜清溪睜開眼,想了想吩咐道。
  南蠻冥域中靈氣枯竭,煞氣充盈,若無丹藥元石補充,別說殺死煞獸搜集煞珠了,生存下去都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情。她之所以帶著陳汐,便是因為陳汐能夠烹飪出靈氣充沛的美味佳肴。
  “那就做一些緩解疲乏的菜肴,補充一下體力吧。”陳汐點點頭。
  “我也要吃!”宋霖在一旁大叫道,提起吃東西,這個一直睡不醒的邋遢家伙簡直就像打了雞血一樣,斗志昂揚。
  “別忘了做我那一份,再敢耍滑頭,我要你好看!”見陳汐拿出食材準備烹飪,端木澤似是想起什么,冷聲警告道。
  “哎,干嘛對咱們的靈廚師這么兇呢,不就是上午沒喝到百珍粥么,端木兄你想想,萬一他朝你碗里放點毒藥……哈哈”宋霖笑嘻嘻調侃道。
  端木澤一愣,對啊,一路走來自己對他又是譏笑又是挖苦,他若是記恨在心,還真有可能這么做。
  “唔,不下毒也可以,朝你碗里吐點口水,扔些鼻屎……”邋遢不堪的宋霖似乎對重口味的事情很感興趣,越說越興奮。
  太惡心了!
  端木澤嘴角狠狠一抽,看了看遠處的陳汐,只得在內心咬牙決定,吃飯的時候,若敢被本少爺察覺出一絲異味,麻痹的,一定要把這家伙撕碎成渣渣!
  陳汐沒那么無聊,也不像宋霖那么重的口味。馬上就要進入窮兇極惡的血腥山地,他就是想惡心惡心端木澤,也得視情況而定。
  畢竟端木澤如今跟陳汐是一伙的,彼此之間哪怕再看對方不順眼,在目前的情況下,也不得不暫時放下這段恩怨,共同面對即將來臨的危險。
  燒鱖魚、煎巴果、炸桂丸、生蔥爆炒肥楠蝦、翠菇油燜紅燒肉……很快,一盤盤色澤誘人的菜肴新鮮出鍋。
  一座畫著花鳥蟲魚的屏風內,屏風靈氣繚繞,里邊傳出一串猶如淙淙溪水般叮咚悅耳的絲竹之聲,端木澤、杜清溪、宋霖圍著一張青玉圓桌坐下,看著如同流水般呈上來的各色佳肴美味,嗅著空氣中飄散的各種誘人香味,心情頓時大好。
  能夠在這灰霾重重,風沙漫天,荒蕪如同廢墟的南蠻冥域內,吃上一頓如此豐盛又充滿靈氣的宴席,無疑是一件讓人很開心的事情。
  “想不到清溪準備的如此周全,連屏風桌椅都準備充足,置身此處,不聞風沙呼嘯之聲,不見灰霾陰暗之景,眼中鼻中盡是可餐秀色,曼妙絲竹,真是懂得生活啊。”端木澤捻著雕玉小酒杯一飲而盡,發出一聲滿足的感慨。
  “享受嗎?”杜清溪怔了怔,眼底深處涌出一絲悵然。
  “吃飯吃飯,聊什么天啊,唔,這道拔絲龍蕉果太好吃了……”宋霖餓死鬼投胎一般,雙手開工,筷子如雨點落下,吃得滿嘴流油。
  陳汐掀開屏風走了進來,放下一盆鮮嫩清香的珍果湯,便即轉身離開。
  “你不一起吃?”杜清溪抬頭問道。
  “我在烤肉,你們先吃吧。”陳汐頭也不回地答道,他可不想跟端木澤坐在一個桌上。
  “清溪,他喜歡就呆在外邊,再說他一個仆役,哪有跟咱們在一起吃飯的道理。”見杜清溪還要開口,端木澤連忙勸解道。
  杜清溪冷冷道:“他是靈廚師,我們是雇傭關系!”
  端木澤撇撇嘴,不以為意道:“哦,是這樣啊。”
  ……
  沒有時間去艷羨杜清溪三人的奢華生活,陳汐坐在極遠處的沙礫地上,狼吞虎咽般消滅掉一個烤熟的狍子后腿,填飽肚子,便即朝遠處灰霧重重的地方奔行而去。
  他要搜集煞珠。
  這一路行來,雖說已搜集到將近三千顆煞珠,但是這還遠遠不夠,按照季禺的說法,起碼得需要提取十萬顆煞珠的玄冥煞氣,才能凝結出一個涅槃輪。
  十萬顆煞珠,就意味著必須獵殺十萬頭煞獸,這絕對是個令人感到無望的數字。不過,陳汐好不容易進入南蠻冥域一次,不搜集到足夠的玄冥煞氣,他怎會甘心?
  然而就在陳汐奔出去不到三里地,遠處重重灰霧中猛地響起一聲凄厲的呼喊。
  “快跑,煞獸群來了!”
  聲音中透著無盡驚恐,不旋即,數個修士從遠處灰霧中倉惶奔跑而來,他們頭發凌亂,衣衫破裂,身上血跡斑斑,神態極為狼狽。
  煞獸群?這些人難道遭到襲擊了?
  陳汐頓住腳步,強大的神魂之力擴散而出。
  “快跑啊,煞獸群來了!”
  在陣陣凄厲的呼喊聲中,那些人已經臨近,卻不料意外陡然發生。
  只見為首那名中年大漢,在快要與陳汐擦肩而過的時候,猛地腰肢一擰,五指微張,探手朝陳汐的脖頸抓去!
  其他人見狀,也一改狼狽狀態,神色狠戾地朝陳汐圍攏而來。
  這哪里是被煞獸群襲擊之后狼狽逃命的可憐人,分明就是一群譎詐狡猾的歹徒!
  陳汐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看上去像是被突然的變故嚇傻了。
  看到這一幕,中年大漢滿是血漬的臉上浮起一絲猙獰得意的笑容,多傻的小肥羊,一看就是個雛兒啊。
  嗯?好像有點不對勁……
  中年大漢甫一對上陳汐冷靜如冰的眼睛,只覺一股莫名的驚悸從脊椎骨倏然涌遍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