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390 連獲重寶

感謝兄弟“青東”的366打賞捧場!
  ————
  百尊道武神座,橫空出現,映現無盡金光。
  這就是群星大會第三重考驗,三千六百人去搶奪這一百個名額,成功者不僅能進入下一輪考驗,還能從道武神座中獲得一部道品武學,一舉雙得。
  而失敗者,只有一個結局,那就是淘汰!
  此時,原本就沉寂的廣場,并沒有意料之中的暴動,反而是詭異的愈發沉寂起來,出奇的安靜,并沒有任何人輕舉妄動。
  因為誰都知道,如果沒有足夠的實力,搶先出手,非但不能占據一席道武神座,反而會引來殺身之禍。
  不過,這種安靜并沒有持續多久。
  僅僅片刻之后,在無數目光的注視下,最前方的卿秀衣突然動了,衣袂飄舞,如同一抹如夢似幻的煙霞,瞬息已來到一尊最靠近祭臺的道武神座之上,盤坐而下。
  颼颼颼……
  幾乎在同時,天璇閣的趙清河、睿王府皇甫長天、水煙閣甄流晴、小公主皇甫清影等人也隨之出動,分別搶下了靠近祭臺附近的一尊道武神座。
  看到這一幕,不少人眼神變幻,但最終卻并沒有人敢魯莽的多說什么,因為他們知道,不管是本身實力,還是身后的勢力,都足以支撐這些人毫無阻礙的坐在那里。
  因為,這些年輕人是當今大楚王朝修行界公認的頂尖天才,耀眼無雙的年輕一代領軍人物,在這種情況下,誰還敢與這些人為敵?
  只一瞬間,上百尊道武神座已經被占去七個席位。
  其中還有兩人陳汐并不認識,面孔極其陌生,一個是身材瘦削,面容冷厲的紫發青年,眼眸開闔之間,泛起絲絲縷縷電弧。
  一個是身材臃腫肥胖,笑瞇瞇的年輕胖子,不顯山不露水,但能夠在第一批搶到一尊道武神座,并且沒有遭到眾人覬覦,其實力必然也不容小覷了。
  “這兩人竟然能夠和皇甫長天等人并駕齊驅……天下的強者還真是多啊。”陳汐心中感慨了一句。
  “陳兄來的有些晚,或許不知那兩人,他們一個名叫于軒塵,一個名叫凌魚,都是隱世不出的老怪物親手調教出來的弟子,實力極為了得。”
  旁邊,王道虛輕聲解釋道:“早在第一重的登天峰和第二重的奪玉牌考驗時,兩人就顯露出高人一籌的手段,實力已經得到了大多人的認可,所以才能安然奪下一尊道武神座。”
  陳汐這才恍然,在群星大會沒有開始的時候,他就曾許多人說過,因為化龍血池的緣故,許多隱世不出的老怪物也都紛紛派出自己門下弟子,參與了進來。
  很顯然,這于軒塵和凌魚就是某兩個老怪物調教出來的杰出弟子。
  “走吧,趁現在其他人還都顧忌重重,我們先一起動手,否則待會只怕會陷入一場大混戰當中。”周四少爺突然說道。
  陳汐抬眼一掃,見自己這邊,除了搶先出手的甄流晴、皇甫清影之外,安千羽、王道虛、花漠北、王震楓和周四少爺一樣,也都做好了出手準備。
  陳汐又扭頭看了看身邊的梵云嵐,見對方也點了點頭,表示已準備妥當,當即答應道:“好,一起動手!”
  這時候的情況,的確如周四少爺所說,絕大多數都顧忌重重,遲遲沒人敢搶先動手,生恐成為眾矢之的,被其他人給圍殺掉。
  而在這時候,憑借自己和其他人的實力,聯袂出動的話,只怕也無人敢阻撓。
  再加上甄流晴、皇甫清影已經毫不掩飾地表示出對自己的支持,皇甫崇明、林墨軒等人也必然不敢在這時候從中作梗了。
  颼颼颼……
  沒有再猶豫,陳汐等人突然動身,化作一抹流光朝祭臺四周的道武神座掠去。
  見此,在場大多數人的確如陳汐所料想那般,處于對他們這一行人的顧忌,沒有人橫加阻撓。
  然而還不等陳汐長長松口氣,身后,驀地傳來梵云嵐的一聲憤怒叫聲。他心中咯噔一聲,霍然抬頭,就看見皇甫崇明、林墨軒、蕭靈兒三人,破空而來,正要全力劫殺梵云嵐。
  “找死!”
  陳汐在半空中,戛然止步,轉身已沖回梵云嵐身邊,臉色已是冰冷漠然之極。在關鍵時刻,這些家伙仍舊不知死活,突然插手,已經令他徹底動了真怒。
  “媽的,這些不長眼的混蛋!”
  “陳兄,我來幫你!”
  周四少爺等人也察覺這一幕,一個個怒喝出聲,轉身就要沖過來,卻被陳汐攔住了。
  “諸位,你們先去搶道武神座,這里的一切交給我了!相信我!”陳汐聲音決然,透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那好,你要小心一些,一定要堅持到比賽最后!”
  見陳汐態度如此堅決,周四少爺等人心中一凜,知道這時候容不得再多說,當即轉身朝祭臺附近的道武神座沖去。
  皇甫崇明、林墨軒、蕭靈兒三人在成功攔下梵云嵐之后,便不再動手,遙遙立在半空,抱臂冷笑。
  陳汐見到這一幕,頓時就明白,這些人是聲東擊西,明面是上對付梵云嵐,暗地里卻是為了阻礙自己搶奪道武神座!
  他們之所以這么做也很好理解,直接對付自己的話,那就徹底得罪了甄流晴和皇甫清影等人。而對付梵云嵐就不同了,因為誰都看得出,除了自己之外,梵云嵐和其他人都不熟,甚至連她的身份都甚少有人知道,根本不用擔心得罪誰。
  并且通過此舉,還可以把自己牽制下來,他們對付起梵云嵐來,自然不用擔心出現任何的壓力。
  “對不起……”梵云嵐低聲說道,神情有些難過。
  “無需多說,這種仇恨遲早是要解決的,說起來,也是因為我牽連了你才對。”陳汐拍了拍梵云嵐肩膀,安慰了一聲,扭頭望向皇甫崇明等人時,臉上已是肅殺一片。
  皇甫崇明突然哈哈大笑起來:“想不到你陳汐還是個多情種子,為了美人,連道武神座都不要了。”
  林墨軒和蕭靈兒也是嗤笑不已。
  陳汐手掌一握,漆黑暗啞的劍箓閃現而出,嗡!劍吟沖霄,一股凌厲得如同鋒芒般的氣息,轟然爆發而開!
  “今天,無論誰敢阻攔我和她的步伐,殺無赦!”
  陳汐那冷冽冰冷的聲音,如同寒風般刮過廣場,聲音中透著一種決然,更有一種毫不掩飾的霸氣,氣勢凌云。
  他明白,自己得罪的人的確不少,除了皇甫崇明、林墨軒、蕭靈兒之外,還有柳鳳池、蠻洪等人,這些人必不會讓自己輕易奪得一尊道武神座。
  再加上因為梵云嵐的緣故,令他徹底動了殺機,也不再愿意一直低調下去,既然戰斗不可避免,那就殺個痛快,何所懼哉?
  “這家伙……”
  望著身旁手持劍箓傲立當空的身影,梵云嵐一對美眸泛紅,籠罩起一層水霧,鼻子有些發酸,陳汐能夠為她而戰,她感覺下一刻哪怕死了,這輩子也值了。
  “不知天高地厚!”
  皇甫崇明、林墨軒、蕭靈兒皆是不屑冷笑,在他看來,陳汐此舉,就像是深陷絕境中的困獸發出臨死前的嘶吼,沒有半點的威懾力。
  “陳汐此人倒也是有情有義,如此膽識,實在是難得啊。”
  “可惜啊,性子太過執拗,企圖與皇甫崇明等人一戰,這種天才,最易夭折。此時沒了甄流晴、皇甫清影等人的庇護,我看他今日如何收場?”
  “這家伙挺狂啊,能夠走到這里的,哪一個不是名震一方的強者,這家伙竟然向所有仇人宣戰,真是有點自不量力了。”
  就在陳汐的聲音剛落下,廣場四周的眾人也頓時嘩然起來,一道道目光望向半空中的陳汐,有敬佩、有敵意、有不屑,更多的卻是嘆息,不看好。
  雖說陳汐的名頭,在場眾人也或多或少有所耳聞,但是在場每一個人的名頭,也不必他差了。
  并且許多人也都知道,陳汐的敵人不止是皇甫崇明、林墨軒、蕭靈兒三人,還有柳鳳池、蠻洪、裴鐘、薛晨等等。
  這些人無不是來自名門大派的金丹核心弟子,年輕一代的風云人物,實力和名聲都是有目共睹的。
  而陳汐除了身旁一個女人,就再無任何援手,又拿什么和這么多敵人抗衡?
  陳汐站于半空,凌厲如刀般的目光,緩緩掃過那些有些騷動的人群,抿嘴不言,神情更沒有任何變化。
  他既然已經決定戰斗,就決不會被一些議論質疑聲影響到自己的斗志!
  “諸位,既然陳汐向咱們宣戰了,哪有不接下的道理?咱們和他之間的仇恨,的確到了該解決一下的時候了!”
  騷動的人群中,一道充斥著怨毒的冷笑聲響起,而后,云鶴派的薛晨踏空而起,來到了皇甫崇明身邊。
  嗖嗖嗖……又是一連串破空聲響起,裴鐘、柳鳳池、蠻洪三人,也紛紛出動,和皇甫崇明等人匯合一起。
  只一瞬間,這七人就對陳汐和梵云嵐形成了圍攏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