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393 神祗之眼

法天象地!
  三頭六臂!
  一招硬撼六位年輕一代頂尖強者的攻擊!
  老天,這家伙最厲害的手段難道是煉體功夫?
  望著半空中那個化身十八丈,生著三頭六臂,周身散發恐怖巫力的高大身影,廣場眾人又是一陣騷動。
  之前,陳汐斬殺林墨軒時,所展現出的劍法凌厲無匹,道意充盈,早已被人認出,那是世間最難修煉的《萬藏劍典》!眾人本以為陳汐是一個專修劍道的劍修,哪想到才眨眼之間,陳汐竟然會棄劍不用,化身為一位巫力滔天的煉體者?
  甚至,其煉體修為所展現出的可怖威力,比劍道修為還要霸道可怖一些!
  他們頓時明白,陳汐不但兼修了煉體、煉氣兩種功法,并且在這兩條道路上,都取得了足以令在場任何人自慚形穢的輝煌成就!
  一個人的精力總是有限的,想要在年紀輕輕就掌握超凡脫俗的實力,原本就艱苦無比,困難重重,也只有那些資質、悟性都屬于拔尖級別,同時又能獲得眾多資源支持的天才人物,方才能在短短時間內一飛沖天,遠超常人。
  但是這些天才之中,也極少有人同時兼修煉體、煉氣兩種修煉道路,原因很簡單,時間不夠用,精力不夠用!
  想要在一種修煉方式上取得成就,都已經艱難無比了,誰還肯浪費時間兼顧兩種修煉方式?萬一出現什么不妥,浪費了大量寶貴時間和經歷,只怕一輩子就全毀了。
  當然,世間萬事萬物并不那么絕對,在這茫茫天地間,還是有一小撮生來就資質冠絕群倫,悟性驚采絕艷的妖孽級天才的。
  這些人是上天的寵兒,就像被天道氣運加身了一樣,無論做什么都是順風順水,手到擒來,在世人眼中無法企及的榮耀,他們或許隨隨便便就能夠獲得到。
  像卿秀衣、趙清河、皇甫清影、皇甫長天、甄流晴……等等在年輕一代中最頂尖的一撮人,就是這種妖孽級別的天才。他們身上就是發生再不可思議的事情,在所有人看來也都很正常。
  而現在,在眾人眼中,陳汐無疑也成為了這種妖孽級別的天才人物,并且在心中,也把他歸為了卿秀衣、趙清河那一類年輕一代頂尖級強者。
  轟隆隆!
  半空中,陳汐施展神通法天象地、三頭六臂和皇甫崇明六人激戰在一起,戰況激烈,方圓千里范圍都化作了戰場。
  無論是陳汐,還是皇甫崇明六人,無不掌控著強大之極的力量,交戰在一起,光團激蕩,氣流轟鳴,璀璨可怖的法寶霞光夾雜著種種道之奧義飛濺四野,呼嘯八方,令天地都顫抖不已,震駭人心。
  在場眾人都早早祭出防御法寶,抵抗著四下逸散的戰斗余波,再往天上看時,已經看不清楚一切。
  因為戰斗實在太過激烈了,交戰雙方的身影都籠罩在各種刺眼光團之中,已經分辨不出此時究竟孰弱孰強。
  當然,在場還有一小撮實力極為強悍的人,敏銳捕捉到了戰局的所有變化,并且這一小撮人此時都已盤坐在一尊尊道武神座之上。
  “這家伙竟然和我一樣,煉體、煉氣兼修,實力也頗為不錯。有趣,當年在南疆時,我倒是看走眼了……”趙清河端坐神座之上,撫摸著下巴,悠悠望著遠處的戰斗,目光中第一次露出感興趣之色。
  他自然記得陳汐,當年在南疆松煙城,那頭遠古神魔欲要一掌拍滅整個陳家宅邸時,就是他的師尊邋遢道人在關鍵時刻出手,成功降服了那頭遠古神魔。
  當時趙清河對陳汐并無多少印象,說句不好聽的話,眼中根本就沒陳汐這個人,因為彼此實力、修為、出身都有著天壤之別,宛如兩個世界的人,毫無交涉,他也不可能屈尊紆貴向一個弱者示好。
  也正因如此,當此刻見到陳汐大發神威,以一對六,顯露出極為強悍的煉體修為時,他心中才感到一陣驚詫,不得不承認自己當年的確是看走眼了。
  “幸好,這家伙實力還算不錯,萬一出點什么事情,我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向雅晴姐姐交代呢。”
  皇甫清影暗松了一口氣,剛才見到陳汐遭受重擊時,她心中也極為擔心,甚至已經暗自決定,若陳汐真死了的話,她就尋一個機會偷偷將那些殺死陳汐的人滅掉,這樣的話,就好跟雅晴交代了。
  “唔,剛才那名魔女在眾目睽睽之下,和陳汐勾勾搭搭的,也不知陳汐那位情人是如何想的……”皇甫清影眨了眨眼睛,扭頭瞥向一側的甄流晴。
  此時的甄流晴輕抿櫻唇,星眸一眨不眨凝視遠處戰場,秀美素凈的臉頰上沒有任何的情緒變化。
  沒有人看到,甚至連她也沒有注意到,自己那一雙纖細白皙的素手因為攥的太緊,指甲深深陷入掌心皮肉內,流溢出了一絲絲殷紅血痕。
  雖無言,但卻不代表她不關心陳汐。
  雖靜默不動,可誰又知道,一旦坐進道武神座,不到考驗時間結束,就無法離開神座半步?
  “若非如此,自己只怕早已在戰斗剛開始之際,就奮不顧身地沖到他身邊了吧……”甄流晴在內心深深嘆了口氣,對梵云嵐有著一種難以言喻復雜之極的嫉妒。
  “怪不得出山的時候,老東西千叮嚀萬囑咐,務必不要小覷天下人,如今看來,老東西說的還蠻對的,這個名叫陳汐的家伙所擁有的實力,的確值得我認真對待。”
  另一側,胖乎乎滿臉笑容的凌魚一臉驚嘆,旋即扭頭望向旁邊,“于兄,你感覺他們誰會輸掉?”
  滿頭紫發的于軒塵搖頭道:“我哪能知道,若一對一,肯定陳汐穩贏,但如今卻是六對一,我也不好妄加推測。”
  凌魚撇嘴道:“你這跟沒回答有啥區別?那我再問你,若你和陳汐戰斗,可有幾成勝算?”
  “不好說。”于軒塵神色依舊平靜,回答的模棱兩可。
  凌魚一捂額頭,狀似痛苦呻吟道:“你們這些家伙,一個個成熟老練,死氣沉沉,沒有半點年輕人的朝氣,跟你們在一起簡直就是一種折磨啊,早知如此,打死我也不出山了。”
  于軒塵沉默不言,眼眸只是盯著遠處的戰局,若有所思。
  “唉,你們啊你們,活得太累,沒意思,太沒意思了……”凌魚見此,只得哀嘆一聲,悻悻作罷,不再多問。
  不過凌魚顯然是那種坐不住人,性子跳脫,不一會,他就又把目光投向卿秀衣和皇甫長天身上。
  然而他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
  卿秀衣仿似對周遭發生的一切都漠不關心,籠罩在一層濛濛煙霞中的絕美臉頰上,波瀾不驚,自始至終都沒有泛起半點漣漪,猶如遺世dúlì的仙子,沒人能揣測到她在思索什么。
  而皇甫經天則雙眉緊蹙,眼眸含煞,盯著遠處戰場,渾身散發滾滾殺機,似乎極為擔心弟弟皇甫崇明的安危。整個人猶如一柄恨不得出鞘的長刀,欲要飽飲鮮血,擇人而噬。
  這兩人,一男一女,一動一靜,相映成趣。
  凌魚胖乎乎的臉頰上浮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一個什么都不關心的女人,卻偏偏放出一縷神識窺伺戰斗,她又是在關注什么?又為何要裝出一副無動于衷的模樣來掩飾自己?”
  “而那一個什么都關心的男人,看似極度關心自己的弟弟,但眼中卻殊無感情,明顯是個鐵石心腸之輩,恐怕只是覺得他的弟弟丟了他的顏面吧?至于他的弟弟是死是活,或許還沒有他的顏面要重要……”
  凌魚突然樂了,想起自己離開山門時,老東西曾說過的一句話:“天機不可揣度,但又怎抵得過人心之莫測?修仙問道,若參透了本心和他心,想不羽化登仙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