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394 獎勵驚人

感謝兄弟“za6373”、“qtmike”、“55反倒是”、“watchywq”、“劍劫風暴”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感謝兄弟“青東”、“剎那破曉”的打賞捧場支持,拜謝了!
  ————
  “嗯?那女人怎么獨自去搶奪道武神座了?”
  “陳汐為她拼死拼活,攔下眾敵,她卻趁機搶奪道武神座,這……未免太讓人心寒了吧?”
  “不應該啊,會不會另有隱情?”
  就在凌魚沉思之際,耳畔傳來一陣喧嘩聲,他抬頭一看,頓時眉頭也是一皺。
  遠處,陳汐和皇甫崇明六人激戰不休,而在一側,一襲紫裳的梵云嵐卻突然轉身,腳踏虛空,來到祭臺附近,挑選了一尊道武神座坐下。
  動作是如此自然,渾然沒有一絲的忸怩,但卻令在場所有人都寒心不已。因為沒有人想到,梵云嵐竟會在這時候會丟下陳汐不顧。
  這女人,也太反復無常了點吧?
  這是在場大多數人心中的想法,紛紛為陳汐感到不值得。
  凌魚也不由一呆,撓了撓頭,他雖然能隱約琢磨出卿秀衣和皇甫長天的心思,但面對梵云嵐的這種出乎眾人意料的奇怪反應,他也感到十分不解。
  “唉,人心啊,的確太過譎詐,尤其是女人的心思,千變萬化,如鏡中花,水中月,誰又能琢磨得透?”
  凌魚心中嘆息不已,深深明白了其師尊說過的那一番話,就是大道天機,也比不得人心之莫測啊!
  “哈哈哈,陳汐,連你的女人都拋棄你了,你的人生未免太可憐了!”激烈的交戰中,傳出皇甫崇明的大笑聲,聲音中譏諷十足。
  “就是,像你這樣的可憐蟲,活著還有什么意思?”蕭靈兒等人也跟著嘲笑不已。
  陳汐的神色很平靜,置若罔聞,仿佛沒有受到任何影響,甚至,他戰斗的愈發勇猛起來。
  但落在其他人眼中,陳汐卻像是因為梵云嵐的無情拋棄而心中苦澀,欲要借戰斗來發泄心中的憤怒。
  這一幕看得皇甫崇明六人又是一陣大笑不已,再次出聲挖苦其陳汐,言辭歹毒無比,似是想要借此影響陳汐心神,令其方寸大亂,繼而將其擊斃。
  “可憐!實在是可憐!”
  “被一個女人在眾目睽睽之下,狠狠戲弄了一把,若換做是我,非引頸自刎不可。”
  “聽聞你小時候就被人叫做掃把星?如今看來,傳聞果然是真的,你可不就是實至名歸的掃把星嗎?哈哈哈……”
  一道道刻薄刁鉆的譏諷聲響起,別說陳汐,就連觀戰的眾人心中都是輕嘆不已,若非梵云嵐突然拋棄陳汐,他何至于落得如此局面?
  就在這時,被圍在中央的陳汐,周身巫力狂涌,六只粗如巖石的巨大手臂揮舞,齊齊朝半空中打出一個巨大的手印。
  轟隆隆!
  六只散發著古老、蒼涼、神秘氣息的手掌出現虛空中,遮天蓋地,籠罩八方**!
  每一尊手印都泛起繽紛絢麗的霞光,掌心紋路上,無數璀璨的星辰運轉不休,忽明忽滅,蘊含著深邃無邊的大道奧義,亙古長存。
  神通——星斗大手印!
  六只巨大手印橫空出現,風云色變,一股可怕的波動,以陳汐為中心,朝四周轟然擴散,單單是氣息,就把虛空震蕩碎裂,地面堅硬的徒弟更是被擠壓的寸寸龜裂,坍塌出一道道觸目心驚的裂縫。
  那等聲勢,仿似已把方圓暴力內的各種光芒、氣流全部都抽空,凝聚在六尊掌印之內,令得天地都有一種塌陷沉淪的動蕩感。
  嗡嗡嗡……
  中央廣場四周,仿似也感受到這種恐怖之極的毀滅氣息,散發出一股無形力場,守護著祭臺四周的百尊道武神座。
  這部傳承自洞府主人伏羲的神通功法,玄妙之極,掌心紋路的億萬星辰中,能夠涵蓋無窮道意,而不會發生沖突,并且道意越多,威力就越大,完全超越了道品武學的范疇。
  簡而言之,就是星斗無窮,道意無窮,威力亦無窮!
  好可怕!
  這一刻的陳汐,以法天象地化身十八丈高大,施展三頭六臂,同時施展出六尊星斗大手印,宛如遠古摘星奪月的神魔一般,令在場眾人都忍不住產生一種窒息般的驚恐錯覺。
  沒有人能夠形容陳汐這一擊的威力,也沒有人有哪怕一絲的信心能夠抵擋,那種感覺,簡直宛如面對一尊暴怒之極的涅槃強者,自身是如此的渺小蒼白,毫無掙扎回旋的余地。
  “這是什么神通!怎么可能有如此恐怖的威勢!”
  “我……竟然感到畏懼了!怎么可能?”
  “不好,這一擊絕對我等能夠抵抗,快逃!”
  皇甫崇明等人齊齊色變,內心升起一股不可遏制的驚恐情緒,斗志崩潰,并且那無處不在的強烈的危機感,令他們幾乎下意識就朝四方逃竄而去。
  實在太可怕了,在他們看來,只怕連涅槃境強者都帶給不了自己如此大的威脅,此時再不走,更待何時?
  “知道嗎?你們的譏諷、挖苦、嘲笑……都只是你們臨死前的遺言罷了,所以我才一味容忍你們,給你們一個最正常的死人待遇。如今既然享受了這種死人的待遇,怎能還逃走?給我統統留下來吧!”
  就在陳汐的聲音剛響起的時候,天空中,六尊星斗大手印,分別從六個方向狠狠拍砸在皇甫崇明六人身上。
  “不!”皇甫崇明最先遭到攻擊,他臉色血紅,雙手猛舉,接近全力把自己所有修為打出,企圖轟擊開這致命一擊。
  不過在星斗大手印面前,這種舉動也跟螳臂擋車沒什么區別,一下被震得支離破碎,只剩下一團血肉在半空蠕動著,身隕道消。
  蕭靈兒、柳鳳池、蠻洪、裴鐘、薛晨五人見此,直嚇得魂飛魄散、亡魂大冒,心中僅剩的一絲僥幸也消失無蹤。
  他們幾乎下意識地摸出身份玉符,毫不猶豫地就捏爆掉。
  嗡嗡嗡……
  一陣空間波動驟然泛起,猶如漣漪一般,一股無可抵御的吸力裹挾著五人的身軀,就要離開這片道武空間。
  轟!
  不過就在這百分之一剎那的時間里,五尊星斗大手印已經圍殺而至,碾碎虛空,震得那空間波動都微微一滯。
  就是這微微的一絲滯澀,徹底奪去了他們的性命。
  砰!砰!砰!砰!砰!
  五聲驚天動地的巨響,蕭靈兒等五人也步入皇甫崇明的后塵,直接被星斗大手印碾爆成一團血泥,連一絲掙扎的余地都沒有。
  旋即,空間波動震蕩,裹挾著五人化作血泥的尸體,徹底消失在了道武之境內。
  這是陳汐早就算計到的手段。
  因為他知道,如果滅殺其中任何一個人,都將會令其他人產生逃脫之心,并且他們一旦捏爆身份玉符,那么他想要全殲六人的算盤就徹底落空了。
  所以從戰斗一開始,他一直保有余力,故意和皇甫崇明六人周旋,一直在等候著最佳的動手時機。
  而這些人對自己挖苦譏諷時,無疑是他們心神最為松弛的時候,他抓住機會,發出殺招,一舉擊潰六人,最終取得圓滿成功!
  煙塵彌漫,戰斗的余波久久方才散去。
  死一般的沉寂。
  在場所有修士都是心有余悸,震撼無語,望向陳汐的目光中,不知覺間已帶上了一絲敬畏。
  一個人滅殺六名年輕一代天才強者,這等剽悍兇殘的戰斗力,換做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恐怕都無法做得到。
  尤為令他們感到心寒的是,陳汐最后那一擊,竟然強大到了能夠影響空間傳送挪移,就連捏爆身份玉符,都無法逃脫其攻擊,這等手段,也太過嚇人了!
  “等著吧,在最后一重考驗中,我會親手殺了你,為我那個丟人現眼的弟弟報仇!”道武神座上,皇甫長天冰冷盯著陳汐,在內心一字一頓說道,
  “看來之前自己倒是自作多情了,他的實力連我都不得不認真對待,哪有資格去照拂他,雅晴姐姐也太壞了,怎么就不告訴我這些呢?”皇甫清影皺了皺鼻子,心中有點不滿雅晴姐姐蒙騙自己。
  “我就知道這家伙可以的!”甄流晴唇邊泛起一抹無法遏制的笑容,美眸里異彩漣漣。
  “厲害,看來如果在最后一重考驗中遇到此人,必須慎重對待了。”于軒塵喃喃自語。
  “喲,這時候怎么舍得開口說話了?”一旁的凌魚撇了撇嘴巴,旋即神色認真道:“他的確是一個極為強大的對手,必須萬分小心了。”
  “好!真期待和此人戰斗一場,同為煉體者,我倒要看一看究竟誰掌握的神通更強大一些!”趙清河雙眸亮如星辰,陳汐的表現,已經徹底引起他內心的澎湃斗志。
  “呼!”
  陳汐深呼吸了一口氣,沒有理會四周眾人投來的各種目光,轉身朝祭臺附近的道武神座群飛去。
  見到這一幕,在場所有人頓時收起所有思緒,目光一個個朝遠處的梵云嵐望去,這個拋棄陳汐不顧的女人,此刻又該怎樣面對陳汐?
  “我……”梵云嵐張了張嘴。
  “不用多說了,只要我懂你的心思就行了。”陳汐毫不避諱地在梵云嵐身邊的一尊道武寶座上坐下,笑道:“你的做法起碼證明,你是無條件信任我的,我很高興。”
  梵云嵐眼圈一紅,心中被濃濃的感動和溫暖包圍。
  之前,陳汐曾對她說,相信我。
  而她也是這么做的,并且為了證明她對陳汐的這份信任,她毅然不顧眾人的猜測和詆毀,選擇了獨自奪取一尊道武神座。
  這是一個女人對男人最堅實的信任。
  凌魚不懂,皇甫崇明等人不懂,在場大多數人都不懂,只有陳汐一個人懂,因為他也對梵云嵐堅信不疑!
  ————
  ps:最后這一段看懂了么?男女之情,只有當局者懂,而身為局外人,常常因為看不懂其中的情況,搞得流言蜚語四起,各種詆毀,現實中也有很多這樣的例子的……就像今天我那剛剛失戀的哥們,這悲催孩子和女友關系很好,但就是敗在了這種流言蜚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