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396 弒魔斗場

感謝兄弟“watchywq”的打賞捧場支持!
  ————
  河圖碎片嗡鳴不休,散發出的奇異波動所掠之處,一路上的強大壓迫排斥之力悉數潰散消失,陳汐飛掠其中,如履平地,沒有受到半點的阻礙。
  約莫飛掠了盞茶功夫之后。
  前方那茫茫如霧的神霞當中,倏然出現一方石碑,表面斑駁殘破,模糊一片,仿似歷經了無數歲月的侵蝕,散發出一種古老滄桑的韻味。
  在石碑附近,有著無數個光球在飛舞,每一個光球都流溢著璀璨之極的光芒,仔細看其那赫然是道意的力量,如同實質一般,從無形趨于有形了!
  道本無名,強名之曰“道”。
  而這虛無的大道奧義,此刻竟也映現出“有形”的痕跡,頓時令陳汐大吃一驚,因為據他所知,只有完整的大道奧義,才會從無形化作有形!
  眾所周知,天地間的各種道意無窮無盡,每一種道意都分作“四境十二階”。當修士掌控的道意力量,達到第六階小成地步時,所施展出的武學,就能幻化出種種異象,被稱作“道意化形”。
  不過這種道意化形,并非是真正“有形的”,而是修士借助道意武學所施展出的一種異象。和真正的有形道意根本無法相提并論。
  只有當某種道意達到完整地步,也就是第十二階的圓滿境界,修士所掌控的道意力量,就會如同實質一般呈現出來。
  并且值得一提的是,只有大道奧義才能達到圓滿地步,而小道并無完整的說法,因為從一開始,小道就注定是大道的一種分支。
  嚴格來說,小道僅僅只是一種殘破的大道奧義罷了,像雨水道意、潮汐道意這樣的小道,就統統隸屬于水行大道。
  “一枚光球就代表著一部道品武學,這豈不是意味著,眼前所見到的所有道品武學內,都蘊含著一種完整的大道奧義?”以陳汐之淡定,此時也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蘊含大道奧義的武學,自然比蘊含小道的好,而蘊含著完整大道奧義的武學,自然要更珍貴,更罕見。
  這種道品武學,在修行界也被稱作完美武學!是一種可遇不可求的瑰寶,連大楚王朝的一些古老宗門都不見得擁有。
  像陳汐所修煉的《萬藏劍典》,雖說八大劍勢中各蘊含一種道意,但卻并不屬于完美武學,修煉它,自然可以掌握其中的道意,但卻并不能保證你能把其中的道意圓滿掌控了。
  而完美的道品武學則不同,只要參悟出其中道意,并且將這部武學的所有精髓吃透,完全可以掌控一條完整的大道!
  陳汐的目光也變得火熱起來,看著在石碑四周飛舞不休的一顆顆光球,心中不禁暗自感慨,怪不得人人都搶破頭參加群星大會呢,單單是這些完美的道品武學,都足以令任何人瘋狂了。
  他自然也極為心動,但卻并沒有立刻動手,而是朝石碑上望去。
  石碑上空蕩蕩的,并無任何值得矚目的地方,但識海中劇烈顫抖的河圖碎片卻告訴陳汐,這一塊石碑并不簡單。
  “難道石碑內還藏著什么東西不成?”陳汐抿了抿嘴唇,終究還是抑制不住心中好奇,靠近石碑,抬手朝其表面摸去。
  “禁制?”
  然而令陳汐意外的是,那種原本消失的壓迫排斥之力,居然從石碑表面擴散而出,那等力道,極度的恐怖,宛如被設下了一道可怕無比的禁制,不允許任何人侵犯。
  他就是拼盡全部力量,手掌在距離石碑一尺之地時,也再也無法前進一絲一毫!
  轟!
  識海中的河圖碎片似乎暴怒了,猛地釋放出一股浩大恐怖的無形波動,狠狠轟擊在石碑表面。
  一瞬間,陳汐就感覺那種壓迫排斥之力頓時瓦解潰散,自己的手掌猝不及防之下,猛地狠狠印在了石碑表面,由于用力過猛,直接將其擊得四分五裂。
  嗖!
  還不等陳汐所有反應,一枚形狀奇特,宛如龜甲的物品,倏然騰空而起,徑直朝自己飛射而來,消失在識海當中。
  “又一塊!怪不得在自己識海沉寂多年的河圖碎片,此時竟然會產生如此強烈的顫抖……”
  陳汐的識海中,此時又多出一塊河圖碎片,四周的七個虛影也被占據了一個,也就說,他如今已擁有三塊河圖碎片,只差六塊,就能拼湊出一件完整的河圖!
  不過下一刻,他就顧不得關注這些了,因為隨著他得到這一枚河圖碎片,整個人竟然不由自主地朝祭臺外飛去!
  “不會吧,我還沒有得到一部道品武學呢!”剎那間,陳汐已經被傳送至祭臺外邊,立在原先所在的虛空星河中了。
  想要再接近那一座祭臺,也根本不可能了,因為有一種無形力場硬生生擋在他的身前,任憑他如何轟打也破除不開……
  “老天!你這不是玩我嗎!?好不容易進入祭臺,竟然只得到一塊破河圖碎片出來了,這這這……”
  這一刻的陳汐,氣得也差點忍不住破口大罵,惱火萬丈,有什么比看著無數的完美道品武學眼睜睜消失在自己的世界,更讓人揪心?
  若能夠重來一次,他寧愿先選擇一部完美的道品武學,也不要那一枚河圖碎片,畢竟這玩意還不完整,放在識海中根本連一點用處都沒有,簡直就是廢品一個。
  “入寶山而空回啊!該死的河圖碎片,什么時候出現不好,偏偏這時候給自己碰到了,簡直就是不能容忍……”陳汐忍不住深深嘆了口氣,臉色很是難堪。
  轟!
  仿似聽到陳汐的埋怨,識海中,河圖碎片內驀地涌入一股磅礴的氣息,鋪天蓋地,在其腦海中爆炸而開,各種晦澀難明的圖案、文字如同浮光掠影,以一種驚人的速度,閃現在腦海。
  大地浮沉、天穹動蕩、萬物枯榮、歲月變遷、百世興替、人道滄桑……一幅幅發生在無盡宙宇每一個世界的景象,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閃現。
  快得連思緒都跟不上,但是卻給陳汐一種深深烙印心底的清晰感覺,無窮無盡的畫面雖然過去,可是每一幅畫面的任何一個細節,他都能半點不差地想起來。
  他甚至看到其中一幅圖畫中,一名幼女是如何呱呱落地,而后成長為懵懂兒童、豆蔻少女、窈窕女子、風韻少婦……直至雙鬢斑白,皺紋滿布,牙齒脫落,而后溘然長逝的。
  每一個細節,都是那么纖毫畢現。
  每一幅畫面,都像歷經了一個完整的人生之旅。
  剎那芳華逝。
  彈指紅顏老。
  這種從來沒有過的體驗,令陳汐大腦幾乎一片空白,忘記了四周所有一切。
  也不知過了多久,陳汐才如夢初醒一般,長長吐了一口濁氣,眼神也恢復清明,當他再次去回憶腦海中的那些奇異畫面時,卻再也尋覓不到,仿似剛才的一切根本就沒有發生過一般。
  不過陳汐唇邊卻是泛起一絲笑意,因為他赫然發現,那些畫面雖然消失了,但自己腦海中卻不知何時多出了另一樣東西。
  神通——神諦之眼!
  這是一部極為奇特的罕見神通,修煉成功之后,能夠在眉心出現一只豎目,能夠看穿天地間萬事萬物的真正面目,任何掩飾、潛行、偽裝、幻化、魅惑……都將在此這一只豎目的注視下無所遁形。
  甚至修煉到高深境界,還能一眼窺破一個人的修為的高低、所掌控的道意又達到了哪種程度,其武學招式的破綻又在哪里,在對敵時,往往能夠起到未卜先知的驚人效果!
  此等神通,雖然并無任何殺傷力,但是那種窺察萬物、近似未卜先知的威力也足以堪稱驚世駭俗了。
  “神諦之眼,如神俯察人間,窺破萬物妙諦……真是好名字!好神通!”陳汐驚嘆連連,萬沒想到,河圖碎片竟然會給自己這么一個意外驚喜。
  ————
  地心之下,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丈。
  “嗯?”盤坐在化龍血池上空的楚皇霍然睜開眼睛,目光掃視,仿似已穿透了無盡厚土大地,將錦繡城任何變化都看在眼中。
  “道武祭臺可是發生了變故?”楚皇心中一動,一道神念倏然擴散而出。
  錦繡城外的無盡蒼穹之上,驀地浮現出一尊渾身仙氣澎湃虛無身影,赫然是錦繡大殿的器靈。
  從登天峰出現,群星大會開始的時候,他便隱匿了蹤跡,消失在世人眼中,但群星大會上的每一個細微變化,卻逃不過他的法眼。
  “左丘雪的兒子陳汐,剛剛從道武祭臺內獲得了那一枚河圖碎片,如果不出意外,他還獲得了神通神諦之眼的修煉之法,這部神通玄妙無窮,足以在三界神通金榜上排名前百了。”
  “哦?一枚塵封了無盡歲月的河圖碎片,竟然被這小家伙收走了?”
  楚皇眼眸泛起一抹訝然,旋即便即恢復古井不波,淡然道:“看來此子的確如水華說的那樣,是擁有大氣運之輩,當年左丘家的那位何其了得,連我都不是其對手,試圖用武力破壞道武祭臺,取走河圖碎片,可最終不也沒成功么?這就是氣運不夠啊。”
  “氣運?小家伙的命格可是被天機覆蓋,連我都窺伺推算不到,可不是只擁有大氣運那樣簡單。接下來如何做?是不是從其手中索要回那一枚河圖碎片?”器靈問道。
  楚皇沉默許久,這才搖頭道:“那東西的確是三界見獨一無二的重寶,但是對你我而言,非但無用,甚至還有可能是一場災禍,既然他得到了,留給他就是了。”
  說罷,他揮了揮手,閉上眼眸,重新進入打坐中。
  器靈見此,也默默一點頭,消失在云層蒼穹之上的虛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