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40 殺匪


  中年大漢名叫梁虎,是松煙城外兇名赫赫的一名盜匪頭目,修為雖只有先天圓滿境界,不過憑借他狡猾謹慎的性格,倒是一直流竄至今,活得極為滋潤。
  關鍵就在于,他從不得罪名門大族的子弟,只劫殺那些無身份無地位的底層散修。
  三年前,梁虎曾經參加過南蠻冥域試煉,對南蠻冥域的一切了如指掌,知道在這灰魘區和血腥山地交接的地方,借著重重灰霧的掩飾進行劫殺,往往能獲得異常豐厚的回報,根本不必費心費力地去獵殺煞獸來獲取煞珠。
  重要的是,在這里進行劫殺,只要小心一點,梁虎完全不必擔心自己的身份會被泄露出去。那些宗門子弟死便死了,他們的師門多半會以為他們死在煞獸的口中,而不會懷疑到自己身上。
  抱著這種心思,此次南蠻冥域試煉,梁虎也帶著十余名先天境的手下參與其中,為了便是大肆劫殺一票。
  事實也的確如梁虎所想,短短幾個時辰,他們便已劫殺了幾十個單獨行動的修士,獲得了大量煞珠。
  不過,梁虎并沒有被勝利沖昏頭腦,依舊謹慎地選擇單獨行動的修士作為劫殺的目標。
  然而此刻,他卻猛地發現,單獨行動的家伙,并不一定不厲害,模樣年輕的少年,有時候也不一定是任人宰割的雛兒。
  就像……眼前的陳汐。
  從動手,到察覺到陳汐眼神中流露出的冷靜肅殺之色,只不過一瞬間,然而在這一瞬間里,梁虎卻強烈地感覺到一股極度危險的感覺,他不敢猶疑,右腳猛地一踏地面,借這股反震力,折身擰腰,快速朝一側躍去。
  然而,已經晚了。
  刷!
  一抹驚艷的劍光憑空出現,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刺出,恍如閃電。
  梁虎身子尚在半空,左腹的位置卻不知何時多出一個劍孔,自背后洞穿而過,濃稠的血水驟然迸射而出。
  “怎么……可能?我八年前就已臻至先天圓滿境界,怎么可能連一招都擋不下?”梁虎跌落地面,低頭看了看左腹血水橫流的傷口,滿臉的不敢置信。
  “老大!”
  “老大受傷了?”
  “怎么可能!”
  見自家老大一擊不成,反而被一劍刺傷,梁虎的手下們皆是一愣,這才如夢初醒般驚呼起來。
  梁虎是他們的首領,在這南蠻冥域中,他先天圓滿境的修為儼然已矗立在巔峰行列,可是卻在一招中被刺傷倒地,這……這簡直就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一瞬間,在這些刀尖舔血的盜匪們眼中,那個持劍而立的少年,仿似一瞬間從一頭小肥羊化作了一個冷酷無情的強者,令他們感到心悸。
  其實,以陳汐的修為,若真正與梁虎對戰,也不敢保證一招就重傷梁虎,這次之所以如此容易得手,還要歸功于他強大的神魂之力。
  早在聽到梁虎等人的呼喊之前,他便以神魂之力橫掃四周,能夠與紫府修士媲美的念力把方圓百里的一切查探的清清楚楚,根本就沒有發現煞獸群的影子,又怎可能會上梁虎等人的當?
  而梁虎對此卻渾然不覺,只把陳汐當做未經世事的雛兒看待,麻痹大意之下,自然被洞穿先機的陳汐一招得手。
  沓!沓!沓!
  沉穩有節奏的步伐響起,陳汐神色冰冷,執劍上前,心中已是殺機洶涌。
  對于這些劫道害人的匪類,他一點好感都沒有,若非他神魂強大察覺到不妥,差點就上了他們的當命喪當場。此時此刻又怎可能輕易放過這些家伙?
  “兄弟們給我上,他再厲害也只有一個人,把他殺了,身上的煞珠就是我們的了!”梁虎強忍著劇痛,從地上爬起,大聲暴喝。
  “老大說的對,他只有一個人,咱們還怕什么?”
  “對!這小子身上說不定還帶著大量的煞珠呢!”
  “殺!”
  盜匪們被成功激起兇性,個個眼神瘋狂,朝陳汐圍攻而去。
  陳汐神色如常,不喜不悲。在南蠻山林三個月的夜夜苦修,與一頭頭先天境大妖的生死搏殺,令他已記不清自己受過多少傷,灑過多少鮮血。
  在殺戮與血腥中磨練出的實戰經驗,令陳汐在決定戰斗的那一剎那,便已進入戰斗狀態。
  沒有猶豫、沒有遲疑、沒有廢話,所有的注意力都鎖定在即將來臨的殺戮中,心境冷靜肅殺。
  “死!”
  腳踩天龍八步、陳汐手腕靈活旋轉,手中的青沖劍在一剎那化作狂風驟雨般的無數劍影,凌厲飚灑。
  視野中,盜匪們驚恐發現,無數道劍光猶如一張鋒刃構成的大網,瞬息而至,令他們躲無可躲。
  噗噗噗!
  空氣中,一連串的血花猶如迸射的熔漿,濃稠的血液一路飆射而出。
  這三個月的勤修苦練,令陳汐把《亂披風劍法》早已臻至‘知微’的地步,若論劍法之精妙,跟紫府修士也是不相上下,遠非這些土雞瓦狗狗般的盜匪可比。
  在陳汐日常書寫的《自省錄》中,他對自己的戰斗力評估時,便已標注‘紫府之下無敵手’。以活了近百萬年的洞府之靈季禺的挑剔眼光,也對此沒有提出任何質疑,由此便可見陳汐戰斗力之強蛻變到了何種程度。
  咯……咯……
  當前六個盜匪的眼瞳猛地睜得滾圓,神色猙獰僵硬,咽喉處皆被洞穿一個血窟窿,喉嚨里發出嘶啞滲人的凄厲聲音,隨即轟然倒地。
  直至死,他們也沒想到,陳汐的劍法竟然如此快,快到他們一招未出,便即喪命倒地。
  剩下五個盜匪舉起的武器僵硬在半空,愣愣看著身前七倒八歪死在地上的同伴,一股莫大的恐懼涌上全身,猶如被無形的大手掐住了喉嚨,竟是忘記了呼吸!
  他們雖是盜匪,但無不都有先天境的修為,在這南蠻冥域中,也不是沒有遇到過扎手的狠角色,但是憑借人海戰術,往往能夠取得最后的勝利。然而此刻,面對眉眼間一片肅殺之色的陳汐,他們這才發現,原來先天境和先天境之間,竟然存在著如此大的鴻溝!
  死了!
  一眨眼間,六個先天境同伙全死了……
  斗志猶如雪山崩塌,望著宛如惡魔般的陳汐,五名盜匪皆發出一聲驚恐的尖叫,便欲要逃跑。
  咻!咻!咻!
  青沖劍猶如飄渺的煙云,迷離的劍光挾帶著凌厲的尖嘯,輕松洞穿這五名盜匪的后背,所過之處,血花迸濺。
  這三個月的時間中,與那些兇殘譎詐的先天境大妖生死搏殺,令陳汐明白一個極為重要的道理,對待任何敵人,都不要有任何保留,務必以最快的速度殺死敵人,永遠是最安全的方法。
  他沒有留手,在他眼中,這些窮兇極惡的盜匪都是一群畜生,死不足惜!
  “我交出所有煞珠,求少俠不要殺我!”
  梁虎早被眼前的一切打懵了腦袋,直至看到陳汐拎著兀自流淌血珠的青沖劍朝自己走來,雙腿一哆嗦,砰地一聲跪倒在地,發出一聲驚恐之極的大叫。
  陳汐無動于衷,神色冷漠異常。
  “我跟你拼了!”
  見陳汐如此決絕,梁虎不由慘然一笑,在瀕臨死亡的恐懼刺激下,他猛地竄起身子,手中不知何時已多了一把烏黑的匕首,身子朝前一撲,匕首朝陳汐腹部丹田處狠狠捅去。
  刷!
  劍光乍起,梁虎的腦袋與身體分開,遠遠朝半空中拋去。斷頭脖頸處猛地噴出一道兒臂粗的血柱,灑遍地面。
  至此,梁虎一眾盜匪被當場全殲!
  若有人看到這一幕,必然會震驚于陳汐出手的狠辣與果決。
  “竟然有一萬多顆煞珠,這些家伙想必在這里已經劫殺了不少修士,真是罪大惡極,死不足惜。”
  從梁虎登上身上摸出百寶囊,略一打量,陳汐驚嘆煞珠數目之多的同時,心中愈發厭憎起這些滿身罪孽的盜匪。
  “在這南蠻冥域中,修為再高之人,實力必然也被限制在先天大圓滿境界,蘇嬌和李淮想必也是如此,不過兩人畢竟是紫府境修士,更是出身大家族的核心子弟,想必擁有諸多強大的底牌,我若是碰到這兩人,也不知誰輸誰贏……”
  把所得的煞珠丟入儲物戒指,陳汐默默沉思片刻,搖了搖頭,轉身離開。
  回到扎營的地方,杜清溪三人恰好吃完飯,見陳汐回來,根本沒想到他剛才歷經了一場血腥戰斗,打了個招呼,便即出發。
  陳汐自是不會把此事說出,跟隨其后,行進了一炷香的時間之后,周圍的景象驟然一變。
  原本鉛灰色的天空,陡然變成了暗紅之色,一股壓抑暴躁的氣息夾著滾熱的氣流撲面而來。
  這里不再有重重的灰霾,視野極為遼闊,能夠看到遠處嶙峋入云霄的山巒和奇形怪狀的巨大石頭,地面依舊沙礫飛舞,寸草不生。
  遠遠地,隱隱傳來一聲聲恐怖的嘶吼之聲,交織在暗紅色的天空下,令人感到極為壓抑。
  “從此刻開始,我們將踏入血腥山地,真正的危險和殺戮即將開始,大家要小心。”
  清冷如雪的聲音裊裊響起,杜清溪望著遠處宛如血色世界的一切,神色已是一片凝重。